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二十四章 異狀突顯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四章 異狀突顯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一位俏麗的女子,悄無聲息的走了出來,臉上一抹平靜。

馮海峰滿臉得色:「幸好有『暗影』再側,否則我們的計劃就要落空了。這小子到底是何身份,怎麼會查探出我們那無色無味,甚至連低階丹藥師都無法查探出的毒藥?」

俏麗女子微微一笑:「肖家這麼大一座府邸,何況他肖明還是城主,我幽蘭山莊敢指望你一人?」

「咳咳1

戰逍遙跌落的房屋中,傳來一陣咳嗽。

馮海峰陡然一驚:「什麼?這小子竟然沒死。我去殺了他。」

「我還有好多問題沒問,怎麼會下重手。反正肖家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下,你去玩會吧,記住別玩死了。」

馮海峰手提一劍,掠入了房內。

偷襲的聖者實力還不清楚,僅僅是隱匿氣息和隱匿精神力的法門就極其了得,肖家竟然被幽蘭山莊控制。目前具體情形不明,進來之時根本就沒有察覺到任何的異常,還是的裝弱偷襲才行。

戰逍遙拍了拍身體上的灰塵,輕撫著胸口,狼狽的站立了起來。

馮海峰滿臉狠厲:「小子,你親近肖芷若到底是何目的,你到底是誰?你師父是誰?」

戰逍遙咳嗽連連:「我師父的名頭,說出來嚇死你。你也不配知道。」

「小子找死。」

馮海峰竟然大武師水準,氣勁狂放,迅捷攻來。

戰逍遙身體一閃,武師氣勁凝聚右手猛然揮出,高揚的巴掌抬手就朝著馮海峰面頰招呼。

啪!

清脆而響亮的巴掌聲,在兩人的房間中迴響。

馮海峰兩眼暴突,一臉獃滯,若不是臉頰上的疼痛,實在難以相信竟然被一名武師撫了面子。

馮海峰瞬即暴怒:「小子,我要殺了你。」

那女子還未動手,此刻看我怎麼玩死你。

戰逍遙依仗的是速度和鬼魅般的身法,右拳迅捷無比,躲避過馮海峰的劍身,后右拳迅捷的一拳擊出。

噗!

一口血水混合著兩個牙齒,從摔倒的馮海峰嘴裡吐出。

「你、你小子,怎麼可能。」

戰逍遙微微一笑:「不可能?你都可以背叛肖家,我替肖你揍你怎麼不可能了?」

馮海峰陡然咆哮:「啊!你去死。」

砰!馮海峰身體倒飛,撞擊在牆壁上,摔的七暈八素。

暗影平靜的走了進來;「你很邪門,隱藏了修為。你到底是誰?」

戰逍遙微微一笑:「想知道我是誰,先問問我手裡的劍。」

趁其不備,立馬偷襲。

戰逍遙『極寒』挽出,迅速掠近,一道狂猛的氣勁湧出。

豁然暗影的身體消失在原地,瞬間又出現在戰逍遙背後。

不愧為幽蘭山莊的有名殺手,這詭異的身法和速度和我有的一拼。

戰逍遙跟隨著掠動,重劍猛然暴擊而出。

暗影再度消失不見。

房間中,忽然響起暗影嫵媚的笑聲:「哈哈哈哈哈,就你還想追我,我暗影可不是浪得虛名。」

這聲音竟然還帶著震懾心神,撩撥心智的作用。

無非是速度快,加上詭異的步伐,當氣息從另一處出現之時,一定會有波動,只是強弱的差別而已。

如要比暗影更快,只能提前捕捉她的氣息波動,同時提高自身的速度。

戰逍遙收起了『極寒』,挽出『無光』,精神力完全探放。

一道細微的氣息,突然出現在自己身後。

「咯咯,俊秀少年,精神力很是強大嘛,小小年紀皮囊也不錯,我倒很是願意和你征戰殺伐一番呦,床上的征戰的那種。咯咯咯咯。」

一股悄無聲息的狂猛氣勁,再度暴憾來襲。

馬的,還是慢了些。

砰!

戰逍遙張口吐出一口血水,身子重重的撞擊在牆壁上,砸出一個凹痕。

房間中不見暗影人影,只有幾度嫵媚的聲音傳來:「呦,身體這麼強悍,你哪裡是不是也這麼強悍呢?」

跌坐在地的馮海峰,張口哈哈大笑:「你不是很牛逼么,哈哈哈哈,看你怎麼死。」

馮海峰的身影干擾了戰逍遙的聽覺和精神力。

戰逍遙吐出一口血水,抬腿猛然就是一腳:「你特么閉嘴。」

「啊1砰!

馮海峰悲催的被戰逍遙一股巨大的力量,踢飛了出去,撞穿了一面牆壁,再度重重的砸入一面牆壁內,聳拉著頭顱,氣息微弱。

「你竟然是一名聖級武者?小子,我對你越來越好奇了,我們的征戰肯定會很有趣呢。怎麼樣,來征服我吧。咯咯咯咯。」

戰逍遙兩眼一閉,靜靜的站立著。

空曠的房間立體畫面立時呈現在腦海,一道極其迅捷的黑色絲線在自己身體周圍快速掠動。

豁然那黑絲朝著自己掠來,一柄漆黑的匕首,只能看到尖瑞,其餘都是一面模糊。

『無光』一掠,反手就是一劍。

叮!

金屬撞擊聲和一溜子火星閃現。

暗影不僅匕首偷襲,還畜了力道,左手猛然一掌。

砰!

戰逍遙胸膛,再度遭受一掌,身體再度拋飛。侵入體內的金屬性元素,令肺腑一片絞痛。

戰逍遙強行壓制下傷勢,盎然站立起身。

「咳咳,咳咳。」

這暗影速度實在太快了,一定是使用了什麼寶物增加了速度。打鬥如此劇烈,可到此時,為何肖家一點動靜都沒有,也沒有人來。

肖家一定是出了什麼狀況,越是如此,水火五行屬性決不能輕易使出,一旦被她走脫,只怕消息就要傳開,肖家定當完蛋大吉。

戰逍遙眼睛一轉:「幽蘭山莊有名的殺手暗影,果真了得。」

「咯咯,小子對我有興趣了么,我光滑的肌膚和讓你銷魂蝕骨的功夫更是了得呢。」

暗影的身影游移不定,聲音從各個方向傳來。

「別太得意,我早晚會殺上幽蘭山莊,將你的伴侶什麼秒射的王緲給你剁碎了。」

暗影氣息陡然一變:「小子,你到底是誰,你怎麼會知道?難不成你就是那修武學院管理藥材庫的教習,戰逍遙?」

轉瞬那暗影再度笑了:「咯咯,小子你連我都打不過,怎麼可能打的過莊主。能逼迫我動手,你小子也算是一號人物,不願意回答我的問題,那麼你就死吧。」

戰逍遙掏出一把丹藥拋入口中,全身貫注的注意著周圍的動靜。

侵入體內的金屬性暗勁已經開始躁動,身體忽然一熱一冷,好在異狀並不是很明顯。

「小子,你的身體很詭異啊,莫不是已經被我暗勁所傷,咯咯,受死。」

一道黑色絲線朝自己掠來。

戰逍遙氣息狂放,左手一掌朝黑色絲線爆擊而去,同時立馬轉身游龍刺豁然使出。

黑色絲線,在掌勁襲來之時,已經掠到戰逍遙身後。

暗影剛準備有所動作,一道藍色游龍突然襲來。

極度冰冷的氣息,立時將暗影凍的徹骨一寒,周身立刻凝結上了一層冰屑,掠動的身體陡然一慢,瞬間就被冰凍在了原地。

這、這什麼狀況,這小子用了什麼寶物,這般寒冷。

暗影一張俏臉煞白,眼瞳驚恐的看著一步步走來的戰逍遙,驚駭到了極點。

戰逍遙不敢輕易打碎冰塊,圍繞著暗影轉悠了幾圈,只把暗影看得心驚膽戰。

這小子太強了,肉身強悍,技法詭異,雖然力道不強,可這技能太邪門。

練能者、練能者,這小子竟然是練能者。

看這相貌,竟然如此熟悉。一定就是張老嘴裡說的那個學院小子?可是這怎麼可能,這簡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戰逍遙轉了幾圈后,殺意已動。極寒帶著狂嘯的力道,猛然朝暗影砸去。

砰!一聲巨響,冰渣飛濺,一股微弱的靈能波動后,暗影竟然消失了。

地上只有一雙白色的靴子和一大團血跡,暗影憑空消失。

「特么的,竟然還是被這小娘皮跑了,竟然有保命手段。幽蘭山莊不能留了。

咦,這鞋子竟然也是魂器,附帶加速效果。歸我了。」

戰逍遙來到馮海峰身前,強行壓下體內的異動,幾個巴掌將馮海峰抽醒。

暴戾手段獲取了信息后,打廢了馮海峰,朝一處牢房走去。

肖家一干人,昏迷在地,顯然是中了迷藥。戰逍遙一一喂服解藥后,這才清醒過來。

肖芷若躺在戰逍遙的懷裡,俏麗的眼帘張開。

一張俊秀堅毅的面龐,滿是關切神色,蒼白的面頰上,嘴角還有一抹血跡。

「肖遙,我這是怎麼了?」

「你頭暈只是暫時的,一會就沒事了。幽蘭山莊的頂級殺手暗影買通了馮海峰,潛入了府內。你們應該是中了迷藥。」

肖芷若豁然大驚:「我表哥他,怎麼會?怎麼敢?難怪這幾日,到處拉著肖家護衛喝酒,竟然是他。」

「他還活著,被我重傷了。黑虎城的勢力可能馬上就會來犯,你要轉告你爹爹速度組織,額」

忽然戰逍遙身體猛然一陣滾熱,極度的眩暈令大腦一震昏迷。

可即便如此,戰逍遙雙臂一環,緊緊的將肖芷若擱在大腿上,沒有將肖芷若摔了出去。

戰逍遙陡然的異狀丹環抱著自己的強有力胳膊穩當有力,再度觸動著肖芷若。

肖芷若艱難的站起身來,滿臉關切:「你竟然傷的這麼重,來人,快來人埃」

戰逍遙搖了搖頭,略微清醒些後繼續說道:「你不用擔心我,你家府內護衛等被下了陰手中了迷藥。你速度組織城內各力量,做好防備。他們一旦發現城內戒備森嚴,就會退卻。」

這少年竟然如此關心肖家,此刻不顧個人安危,仍舊擔心這肖家。

這少年的話語竟然和那黑衣人有幾分相似。

豁然一股寒意襲來,戰逍遙的身體再度猛然一冷,身體沒來由的一陣顫抖。一股股極冷的氣息從嘴唇冒出。好在異動還不是很劇烈,還能夠暫時壓制。

「肖遙,你、你怎麼樣,你可是被那人所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