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二十六章 小爺來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小爺來也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既然暗影已經知道了自己的實力,就無需再隱藏。

一身白衣的戰逍遙,昂首闊步的朝幽蘭山莊走去。

半路打暈了一名黑衣殺手之後,戰逍遙搶奪過令牌,大刺刺的進入了幽冥山莊。

「站住,你是誰?你如何進來的?」

「我叫戰逍遙,修武學院的教習,來找你們莊主聯絡聯絡感情。」

戰逍遙正說話間,身形猛然發動,輕鬆打暈了一名黑衣殺手。

另外三名黑衣殺手立刻補充上來,一陣乒乒乓乓過後,一黑衣殺手鬼哭狼嚎奪路而逃。

碾壓,絕對強悍的碾壓,這些黑衣殺手直接逃逸。

戰逍遙也不追擊,只是大踏步朝山莊內走去。

「莊主,一個叫戰逍遙的小子進入了莊園,正在闖庄。」

王緲一身魂器鎧甲,仰頭哈哈一笑:「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要闖進來。你去叫他們好生招呼,留口氣就行。對了暗影還沒有消息么,夜闌城還是沒有動靜么?」

那黑衣人身軀顫抖:「回,莊主、沒有任何消息。」

王緲大刺刺的坐在陽台躺椅上,好整以暇的看著夜空的星星。

砰!一處處樓閣被巨大的力道轟成渣渣,木屑四下飛濺。

一個個殺手的身體拋飛半空,一處處機關被毀壞。

在一處院府內,角落各處堆放著一個個的牢籠,籠子里都是一些奄奄一息的少男少女。

戰逍遙手中『極寒』揮舞不停,將籠子悉數打開,可一些身體薄弱的已經只剩下出氣聲。

戰逍遙怒了,重劍揮舞的更是迅疾。

砰砰砰!

一處處的院府,悉數被破壞,殺手們均被震傷。

「庄、莊主,不、不好了,那戰逍遙已經殺到了『夜梟三組』的院府。」

王緲豁然滿面怒氣:「廢物、全特么是廢物,一個教習而已。大武師他們人呢,全部給我過去殺了他。馬的,一個教習還要我親自動手么?」

不一刻,砰的一聲巨響,王緲精神力範圍內的一棟樓閣爆發炸裂。

一聲炸雷般的叫囂聲,陡然傳來:「王緲小兒,小爺我來了,出來待客。」

好整以暇的王緲,豁然嚇了一跳,身子一震躺椅竟然被震散架了。

王緲陡然站立起身,面色凝重:大武師七重的氣息而已,怎麼會攔不住?

轉瞬,戰逍遙的身影已經出現在了王緲眼帘。

怎麼會這麼快?

王緲朗聲問道:「你就是修武學院的戰逍遙?」

戰逍遙眼睛一轉:「對,是你家小爺我。你那姘頭怎麼不在?」

王緲陡然大怒:「狂妄小兒,不知死活。」

「慢著。你可知道我家師傅是誰?若沒有一個強有力的靠山,我敢夜闖你幽蘭山莊?」

戰逍遙狂傲的話語,令王緲將信將疑,動手也不是不動手也不是。

「告訴你吧,你幽蘭山莊得罪了我師父,早就該灰飛煙滅了。」

王緲滿面驚疑:「你師父到底是誰?你小子竟然隱藏了修為?」

「我師父的名號說出來嚇死你,自從我被學院開除后,碰巧就遇到了他老人家。一路相隨鞍前馬後,好不容易拜在他門下,修為有所提升。嘿嘿。」

十幾名殺手團團圍住戰逍遙,王緲昂身站在比武的擂台上。

小爺,我今天先氣死你再說。戰逍遙再度張口道:「想不想知道,你一次次的行動是如何失敗的啊?」

我武聖八品,拿下眼前這小子也就片刻功夫,暫且問問原由。王緲強壓下心頭的怒火:「你且說來聽聽。」

戰逍遙微微一笑:「你派藍庭錢潛入學院,打探消息,那藍庭錢竟然想要殺我,惹了我,當然沒有好果子吃。黑色森林,僥倖讓他逃脫算他運氣」

王緲牙齒一咬:「竟然是你做的?」

戰逍遙微微一笑:「悲鳴洞穴里,那個大武師不知道死沒死啊?」

王緲胸膛起伏,雙拳緊纂。

「紅林山脈中,夜梟六組的追我了一天一夜,好像也沒活著吧。」

王緲陡然暴怒,狂暴的氣息猛然狂放,吹拂的地面一片煙塵。

「別急啊,你不想知道你的三名副莊主到哪裡去了么?」

「你說?他們人呢?」

「哦,他們懼怕我師父的威名,已經在亂星礦區洞穴中,自刎了,還有你的小情人,暗影潛伏夜闌城城主府,好像也沒有回來吧。哪,你看我手裡的劍,腳上的靴子,你眼熟么?」

王緲猛然盯著戰逍遙拿出的黑劍和腳上的靴子,滿面憤怒的同時,咆哮著:「他們都是聖階修鍊者,是被你殺的?」

王逍遙微微一笑:「想知道啊,叫聲小爺來聽聽。我就告訴你。」

「小子,你找死。」

王緲修為很是不俗,速度之快,轉瞬便到,狂暴的氣息立時如同大山一般砸向戰逍遙。

我去,這速度不再我之下。

戰逍遙腳下飛掠,速度不停,王緲徑直追擊。

戰逍遙極寒拿出,翻身就是爆然一劍。

「你竟然是武聖?」

王緲護體氣勁大放,右拳猛然一拳揮出。

砰!兩股氣勁撞擊,戰逍遙徑直被一股巨力撞飛了出去。

「哼,你太弱了。」

咳咳。

戰逍遙,艱難的站起身來,雙臂隱隱顫抖,張口吐出一口血水,胸腹一片劇痛。

僅僅一拳之威就將我的攻擊化解,這王緲太強悍了,武聖八品,拳頭之硬,力量之強,絕對不下於我。

王緲再度動了,身體迅捷的掠來,剛猛的拳勁猛然大放。

「小子受死。」

站逍遙身體迅捷的化作一道殘影消失在原地。

「想跑。」

王緲速度竟然也是不慢,徑直追來。

戰逍遙再度反身就是一劍,極其冰冷的氣息瞬時將王緲一層衣衫凍成了冰屑。

王緲周身起勁立時鼓盪,形成一道氣勁屏蔽,冰團將王緲凍在了原地。

「小子,你很邪門,竟然是練能者,這冰凍雖然強悍,你覺得能夠困住我么。」

氣勁層內的王緲,說話都帶著寒氣,氣勁猛然暴起,砰砰砰砰,冰層一道道裂痕瞬時傳來。

糟糕,這都凍不住,必須在他破開冰凍前,傷他。

戰逍遙『極寒』猛然打砸而,。

王緲猛然一聲大喝:「罡氣鍾。」

砰!嗡嗡嗡。

狂猛的氣勁,鼓盪,一道氣勁形成的大鐘,竟然將王緲護在裡面。

我去,這王緲防禦極其變態,幸虧那防禦鎧甲沒有被他得了去。

戰逍遙一擊不奏效,乘著王緲護體氣勁卸去,立刻再度掠動,五行元素火屬性運轉。

「逍遙斬。」

六道凝實的火屬性劍氣,劈砍而出。

王緲剛剛撤去護體氣勁,來不及躲避,戰逍遙的劍氣已經到了。

「罡氣護體。」

砰砰砰

六聲聲響,戰逍遙的攻擊盡數被王緲承受了下來。

氣勁四射,擂台已經完全化作木屑。

劍氣的氣勁過後,六道黑紅色的火蛇,立刻蜿蜒而出。

極度的炙熱,立刻將王緲包裹,雖然有護體氣勁,可是氣勁內的空氣也是一片熾熱。

「這、這是什麼。啊1

王緲被熱氣燙傷,卸去氣勁后,身體飛掠,閃到一旁。

一聲鎧甲滾燙,裸露在外的皮膚滿是水泡。

王緲掏出一把丹藥拋入口中。

「小子,你太邪門,我承認看走眼了。你能逼我動用實力,已經很是不弱了。今日甭管你的師父是誰,你都要死。」

一把開山巨斧,被王緲擒出。

王緲猛一踏地面,朝戰逍遙劈來。

戰逍遙飛掠,四下閃避,王緲狂暴的氣勁,四下飛射。

砰砰砰的聲音不絕於耳,整個幽蘭山莊莊主樓閣,四零八落,化作一片廢墟。

王緲狂暴的氣勁,強大的力道,戰逍遙此刻不敢硬抗。

水火屬性,想在偷襲,已經很難。

目前只有幻劍術和寶器防禦鎧甲,還未使用,可是必須是趁其不備,突襲才有可能湊效。

王緲的氣勁防禦很強,而且至少還修鍊了防禦的一種功法,看他那一身鎧甲至少也是魂器。

打不過就逃,硬拼那就是傻子。

戰逍遙幾個閃掠之間,將幾名黑衣殺手擊飛,朝山莊外逃去。

「可惡小子,有種別跑。吃我一斧頭。」

「吃你妹啊,傻不愣登的和你對拼。有種來啊,來追我。」

王緲一旦掠近,戰逍遙反身就是一劍,不是烈炎就是寒冰氣浪,王緲不得不閃避。

如此反覆幾次,竟然追擊不上,越拉越遠。

王緲一張猙獰恐怖的面頰,更是猛鬼一般,恨不得抓住眼前這小子,一通胡劈亂砍,剁成肉泥。

有王緲追擊,黑虎城戰逍遙是不敢去的,那裡強敵眾多。

必須吸引開王緲后,翻身潛入黑虎城進入歷練塔,獲得武聖力量傳承后,方有可能硬戰。

掠到遠處林中,戰逍遙斂息心法運轉。

借著夜色,迅速朝黑虎城掠去。

空曠的林木中,戰逍遙竟然失去了蹤影,王緲暴怒,氣勁狂放,朝著林中一頓胡劈亂砍。

「出來,小子你給我出來。」

戰逍遙速度不停,徑直掠入黑虎城,朝著城中的歷練塔而去。

戰逍遙直接來到了傳承塔,上了二樓。

一進入寶塔二樓的熒光屏障,4個一模一樣的戰逍遙出現眼前。

兩個武者、兩個法者,各種武技攻擊和法術攻擊,同時襲來。

戰逍遙精神力大放,身體迅速閃出。

躲避之下,仍舊有技能撞擊在身體上。

百分之七十五的實力么?四個又如何。

戰逍遙技能豁然使出,兇猛的火焰頃刻將四個幻象焚化。

四個幻象,立時化作一道道金色光華,湧入戰逍遙體內。

一股強悍的力量,陡然從身體各處傳來,肌肉力道滿蘊,一陣舒爽。

久拖不得,必須儘快解決王緲。

戰逍遙步法不停,轉身上了三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