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二十七章 有種還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七章 有種還手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一進入三樓的熒光屏障,只有一個幻象站立。

武法融合技能瞬時朝戰逍遙劈來,狂暴的氣勁和滾滾的火焰,霸道威風。

我去,這完全就是此刻百分百實力的自己。

戰逍遙不敢託大,不敢碰觸那火焰,速度迅捷掠出,那幻想竟然也一樣的速度追擊而來。

寒冰游龍刺反身使出,將幻想凍在原地,戰逍遙剛準備有所動作,那幻想竟然強悍的破冰而出。

我靠,尼瑪。這還怎麼打?

戰逍遙眼睛一轉,有了辦法。

戰逍遙收起極寒改為用掌,那幻象也同時撤去重劍。

戰逍遙於幻想同時向著對方發動了攻擊,就在狂猛掌勁襲來的瞬間,戰逍遙一套銀白色的鎧甲上身。

砰!

戰逍遙被擊飛,幻想消散一空。

一股更為磅的力量湧入身體。

咳咳,咳咳!

「乃乃的,自己打自己真疼,怪不得聖級修鍊者少了很多。馬的,都是死在了自己的幻象下埃」

揉搓著胸口,戰逍遙一閃身出了歷練塔。

寶器防禦鎧甲當真不錯,身體只是有些震蕩。

戰逍遙撤去鎧甲,朝幽蘭山莊再度挺近。

之前逃逸的一片林木已經完全被毀壞,看著一片狼藉的山包,戰逍遙連連咋舌。

「這老小兒,是受了多大的氣啊,將這麼大一座山包給劈平了。」

四周沒有任何氣息,戰逍遙掉頭朝山莊掠去。

一進入山莊,山莊內也是一片狼藉。

「看來這老小兒,是想逃逸了。」

戰逍遙大聲吼道:「刀疤臉,小爺我來了。」

山莊深處,一股滿是怒氣的暴呵聲傳來:「小子,你這是找死。」

一道身影立時飛掠而來。

劈山斧,帶著狂猛的氣勁,悍然朝著戰逍遙劈來。

戰逍遙極寒擒出,反手就是猛然一劍揮擊而上。

砰!劇烈的震顫,震蕩的整個山莊一陣震顫。

兩人站立之處,一個五丈方圓的大坑呈現。

斧頭架不住重劍的堅硬,竟然迸飛了一塊。

王緲滿面震撼,極度驚訝的問道:「怎麼會?你的力量怎麼會這麼強了?」

戰逍遙微微一笑:「我還沒有使出全力呢。看劍。」

戰逍遙重劍再度揮舞,兩股龐大的力量再度撞擊在一處。

砰!

王緲只覺得兩隻手臂猛然一顫,幾股巨大的力量,震蕩的手臂酸澀,虎口開裂。

而眼前這少年竟然渾然無恙,似乎還有所保留。

「這、這不可能,這不科學。」

戰逍遙朗聲一笑:「我可沒有使用融合技欺負你哦,純粹是力量。你的力量不是很強么,你的防禦不是很霸道么,來,我們繼續。」

戰逍遙翻身掠出,再度猛然劈砍。

王緲雙眼大睜,翻身就走。

「哎,你這沒意思了,打不過就跑。」

這邪門小子,不到一個時辰時間,力量竟然如此強悍了。

王緲此刻哪敢在和戰逍遙對拼力道。

戰逍遙微微一笑:「想不想知道,你那暗影現在在哪?你不想知道你的小情人的消息,你不想為幽冥山莊死去的屬下報仇了么?」

自己的一片基業就此毀了,一眾屬下,竟然被這小子扮豬吃虎給抹殺了個乾淨,我王緲不服。

王緲陡然轉過身來,惡狠狠的瞪著戰逍遙。

「真乖,站好別動,吃我一劍。」

兩人再度撞擊在一處。

幾個回合下來,饒是王緲如何咬牙堅持,可此刻斧頭斧刃只剩下一個角還是完好的。

強行使力,更被強大力道震蕩,雙臂已經完全抬不起來了,一道道血口在胳膊各處呈現。

從來霸氣凌凌的王緲,此刻竟然滿心的無力感。

戰逍遙極寒一收:「來,我不用武器,我讓你。」

王緲牙齒一咬,再度攻來。

砰!

拼盡全力的王緲,巨斧劈砍在了突然出現一聲銀白色鎧甲的戰逍遙身體上。

戰逍遙雖然被劈飛,可是卻輕巧的站立起來。

「你、你、你竟然會有寶器防禦?」

王緲快哭了,雙臂不住顫抖,那一身銀白色鎧甲威武銳利的少年正向自己走來。

戰逍遙頑邪性子大起:「這可是你們那幾名聖級副莊主送我的。來啊,有種就來啊,我讓你劈。」

王緲獃滯在原地,沒有了動作。

戰逍遙微微一笑:「好吧,你不來,那就我來。」

戰逍遙擒出極寒,猛然朝王緲胸膛擊來。

王緲迅速躲閃,戰逍遙追擊不停,幾個閃躲竟然已經被戰逍遙追上。

猛烈的攻擊再度劈來,王緲一聲暴呵鼓起護體氣勁:「罡氣鍾。」

砰!

罡氣鍾,陡然爆裂,化作點點星光,狂猛的氣勁,將王緲震退。

「我叫你防禦強悍。」

戰逍遙幾步掠出,『極寒』迅速抽擊,直接將王緲當做了彈力球。

王緲肉身也是極其強悍,硬生生的扛住了三個回合的抽擊。

滿嘴血沫,胸膛後背一片血肉模糊的王緲,有氣無力的趴在地上:「你別再打了,殺、殺了我吧。」

戰逍遙猛然一重劍,劍身拍打在王緲的腳踝。

「啊1

極度的慘嚎響起:「有種,你殺了我,殺了我埃」

一聲聲慘嚎,自幽蘭山莊內傳出,極其恐怖。

王緲奄奄一息:「幽冥宗,不會放過你,王且更不會放過你,你殺、殺了我吧。」

戰逍遙猛然一驚,張口問道:「幽冥宗在哪?誰發起的這場紛爭,為何一定要奪取落日城、夜闌城?你的爹爹為何會入魔?為何會被困在落日城地牢內?」

王緲滿眼狠厲:「我、身為幽冥山莊庄、主,怎麼可能會告訴你。你、別、別做夢了」

猛然腹部水火靈丹再度輕微異動,戰逍遙暗道不好。

月圓之夜明明已經過去,可這幾天來異狀越發頻繁。

王緲雖然作惡多端,可是還不能死,許多秘密還未問出,卻又不能輕易放過。

戰逍遙重傷了王緲,繳獲了一些物品,將王緲丟在了山莊之外,待山莊被空無一人後,一把大火焚起,掠了出去。

夜空已經滿是烏雲密布,磅的大雨說來就來。

戰逍遙騰著飛劍,鼓起氣勁,朝落日城飛去,忽然頭腦一陣眩暈襲來,體內異動陡然爆發。

只來得及收起飛劍,戰逍遙就一頭栽落。

不知多久后,戰逍遙才醒轉,緩慢的張開眼睛。

一株株色彩艷麗的花花草草呈現眼前,而近在眼前的竟然是一株紫蘭色的花朵。

視線逐漸清晰,一隻只蜜蜂、蝴蝶在花叢中翻飛,眼前的藍色花朵上,一顆晶瑩的露珠凝聚其上。

胸腹的疼痛減緩,精神力探查內腑,紅色和藍色的靈丹都已經沉寂下來,只是體內的破壞土屬性力道仍在。

溫暖的陽光照耀在身體上,每動一下全身都無比疼痛。

這一次的異動,竟然十分猛烈,腹部更是一陣劇痛,額頭冷汗直冒。

戰逍遙艱難的坐了起來,一扭頭竟然是一片漫無邊際的花海。

更令人驚訝的是,花海竟然全都是中階、高級藥材。

濃郁的藥材芬芳,縈繞鼻端。

而自己身後不遠處則是一處山崖。

一條悠長的獨獨小道,通向花海深處。

戰逍遙盤膝而坐,運轉起《噬靈決》,修復起身體的傷勢,去除體內的土屬性暗勁。

半個時辰后,疼痛減緩,戰逍遙才緩緩的站立起來,沿著小道,向花海深處走去。

走尋約一個時辰,遠處才出現一道身影。

一身粉色短裙,瀑布般的長發披散著,一個極其清純的女子,在花叢中跳躍追逐著一隻蝴蝶,銀鈴般的笑聲不時傳來。潔白的小退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惹眼。

那女子竟然沒有發現戰逍遙,只是神情專註的追逐著蝴蝶。畫面極度唯美而溫馨。

胸腹的疼痛,再度襲來,一口血腥之氣翻湧而上。

「咳咳。嗯。」

戰逍遙強忍不住的咳嗽聲,打破了唯美畫面的寧靜。

那少女豁然轉頭,一雙純真的大眼睛驚訝的看著戰逍遙。頭髮凌亂,滿身泥土雜草的戰逍遙與整個畫面格格不入。

少女長相極為精緻,滿是清純可愛,所有的表情竟然都從一雙大眼睛里表現了出來。

「你,你這個叫花子是怎麼進來的?」

戰逍遙十分不好意思的指了指遠處的懸崖。

少女淺淺一笑:「小哥哥,就會騙人。我們萬花谷,外人根本就進不來的。」

萬花谷?江亞子口中的無花穀穀主喜愛之人就被困在萬花谷。

疼痛,再度襲來,腥甜之氣再也壓制不住,戰逍遙張口吐出一道血水,身體極度的虛弱,頭暈目眩間竟然再度暈了過去。

當再度清醒過來之時,戰逍遙發現自己竟然浸泡在一個大木桶里。

木桶內滿是乳白色的液體,各種藥材浮在液體表面。

而自己的身軀身無片縷,一縷縷溫和的氣息從全身各處毛孔鑽入體內,滋潤著每一個細胞。

一抬頭,是一間鋪設簡單的木質房屋,窗戶打開,一縷溫和的陽光灑落。

只是木桶離窗戶太遠,看不清窗戶外的景象。

咿呀一聲,木質房門被推開,一道粉色的倩影映入眼帘。

「呀,小哥哥你終於醒了。」

少女驚詫的奔了過來,渾然不顧,面色尷尬的戰逍遙,圍著木桶轉了幾圈后好奇的打量著戰逍遙。

「原來,叫花子也可以生的這麼好看。嘻嘻。」

「那、那個這是什麼地方?」

「小哥哥不記得了么,這裡是萬花谷,你身受重傷,身體虛弱,我娘替你醫治的。」

那少女美眸顧盼流轉,滿是清純可愛。

綠裙少女繼續說道:「你知不知道,你差點就沒命了。好在我娘醫術高超,而且心底善良,不然你此刻已經……」

戰逍遙這才知道自己有多冒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