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二十九章 意外功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意外功勛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戰逍遙臉頰微紅,這條吊墜本是在夜闌城陪肖芷若逛街之時,偷偷買來準備送個肖芷若的,只是那價格太過低廉,而且材質極其普通,也就是三星靈丹異獸的獸殼而已。

「不貴,不貴,你要喜歡送給你了。」

「哇,真美,謝謝逍遙哥哥。」

一條極其普通的手鏈,竟然都能讓柳若柔歡喜半天,看著柳若柔極度欣喜的表情,戰逍遙微微嘆息。

第二日一早,谷主就送來一個玉盒。戰逍遙在柳若柔依依不捨的眼神中,跟隨著車隊向外部出發。

車隊只有一個押送之人,長長的車隊,來到一處屏障之前,車隊悉數鑽入了屏障,押車之人卻站立一旁。

戰逍遙一頭扎入屏障,一轉頭身後的一切都消失不見,呈現眼前的就是一處荒蕪的山谷,而且就連之前的長長的馬車車隊竟然都消失不見。

在附近打探了一番,竟然絲毫找尋不到任何山谷存在的蹤跡。這大陣之中,竟然還附帶屏蔽、幻象等陣法。布陣之人,手法極其高明。

在一無人之處,戰逍遙一閃身進入了『時空之匙』,和小蛇一般大小的『蚯蚓』戲耍了一番,煉製起丹藥來。

一打開玉盒一朵艷紅色,如同一抹火焰般的花朵呈現眼前。

「一直以為,火焰花是在極熱之地,原來竟然也能種植而出。這藥材極其稀有,想來需要我辦理的事務定然極其艱難。」

眼下王緲被殺,幽蘭山莊被滅,王且一定會有所動作,只是不知道會針對落日還是夜闌,多半是落日城。

只是不知道王且是受誰指使,為何一定要襲擊落日城和夜闌城,難道真的是為了放出魔頭?

他們的目的又是何在?暗影消失到哪裡去了?

突然又冒出來一個幽冥宗,看來這幽冥宗才是幕後黑手。

落日城的動靜如此之大,只怕自己的身份早晚曝光。

謝懷城故意大肆宣揚,我這個智力取勝的教習,只怕也會引起有心人的懷疑。

擊殺王懷遠的神秘人,根本就不可能查探的到的,除非有傻子,跳出來自己承認。

拋卻腦海的紛亂思緒,戰逍遙專心煉製起丹藥來。

戰逍遙將一株藥材懸停在空中,以極冷寒氣和靈能不斷淬鍊,去除雜質。

將一眾藥材如法炮製后,又將一株株藥材以微火慢慢轟熱。

藥材的信息、葯團的屬性,紛紛反映在了腦海。

之後就是粉碎混合葯團,上爐、烘製。

這一步最為關鍵,兩種相剋藥材,烘製過程中一點點的麻痹大意,都有可能前功盡棄。

烘製過程中,火焰花以極寒氣息慢慢侵入,冰晶雪蓮以極熱氣息侵入,緩慢的催發葯團藥性,在逼迫兩股藥性在中和藥劑的催化作用下不斷融合。

整整八個時辰過去,戰逍遙精神力完美契合,每一個動作都一絲不苟,毫不慌亂。

一股溫和的丹成氣息擴散開來,直到將極品丹放入玉盒之中存儲,戰逍遙才長長呼出一口氣。

冰火丹溫熱一個時辰,四品丹極品丹才是大功告成。

戰逍遙倒也不急,整理起了收繳的各種物品。

「魂器鎧甲周剛的,咦,這本《罡氣決》好東西,修鍊完了給周剛。

咦,怎麼會有一雙魂器爪刺,從哪裡的來的?不管了,小天的。……」

各種儲物袋、儲物戒指裡面多的是藥材、靈石,只不過藥丸居多,丹藥只有幾位聖者級有一些。

「劫掠從來都是一本萬利的買賣。哈哈。」

突然,戰逍遙想起自己路日城接取的功勛任務,不知如何了。

此刻趕緊查看起來。

「職業竟然依舊是練能者。什麼?怎麼會這麼多功勛?。」

會員玉牌內,功勛總數顯示是1871600。

「之前接取一些零碎任務,也就一千多功勛,此刻竟然一百八十多萬?這?莫非是謝懷城全部都算在了我頭上。」

「哈哈,哈哈哈哈。不要白不要。」

興奮良久,戰逍遙才盤膝打坐開始修鍊。

這一段時間以來不斷打坐修鍊,吸食修者靈能,都還在六靈珠四重修為,好在靈能即將滿溢,就可以突破五重了。

七十個日夜過去,修為達到六靈珠五重的戰逍遙,閃出了時空之匙,朝落日城飛掠。

近一個月未見,落日城損毀的房屋已經重建,燒毀的房屋都已經粉刷一新,看不出發生過陣亂一般。

到是不少人家,還掛著白布、輓聯,有殘留著悲傷氣氛。

當戰逍遙出現在學院的那一刻,沒有一個學員不認識戰逍遙的。

戰逍遙立時成為了學院的新聞人物,智退高手的舊聞再度成為了熱門話題。

謝飛燕早已經符合了畢業標準,已經回到了城主府。

小天、鳳霞舞和周剛是拼了命一般的在修鍊,進步速度讓人驚訝。

而周剛狂吃靈石,也直接突破了到了四靈珠五重,也已經被特批招入了學院武教職位。

戰逍遙無奈的搖了搖頭,將準備好的物品分送了眾人。

高年級班的王超等幾十號好友,來到落日城一處酒樓,好生聚了一番。

王超滿眼熱切:「老大,給我們講講當時的故事吧,面對十幾個聖者級修鍊者,你是如何做到高手群中過,面不改色,渾然自若,還能滔滔不絕口若懸河呢?」

切,這種小場面。想當初,我可是站在最頂端的存在,這點架勢和心裡素質還是有的。

戰逍遙架不住一眾學員的央求和熱切,只能極為臭屁的講述了一番。

雖然已經聽一眾武教講述過多遍,可此刻聽戰逍遙口若懸河再次講來,又格外不同,更是分外刺激。

戰逍遙儼然成為了高年級班公認的老大。

戰逍遙和鳳霞舞的感情已經被公認,鳳霞舞只是俏臉一紅,倒也沒有在刻意阻止,兩人心靈的默契也是前所未有。

戰逍遙住房內,酒後的兩人,臉頰微紅,鳳霞舞吐氣如蘭的依靠在戰逍遙的肩膀上。

看著面若桃花,嘴唇閃爍著誘人光澤的鳳霞舞,戰逍遙一府頭,兩張嘴唇就觸碰在一處,不一刻就傳來一陣嬌*吟。

第二日戰逍遙一身黑色服飾,來到了校場,又指導了一番。

剛回到院長辦公室,王超徑直走了進來。

「院長,路日城重新洗牌后,你交給我的藥材,很受歡迎,修武學院葯堂名號更為響亮。目前我們和各宗派勢力的關係良好,基本都是正派。商貿往來更加頻繁,已經拓展到了其它許多行業。學院一部分錢財用於購買材料,其餘已經入賬,這是你需要的靈丹。」

王超從儲物戒指中,掏出了十幾個包裹放在了桌子上。

戰逍遙特別想揭下斗篷,告訴王超實情,可是又害怕這消息太過震驚,走漏了出去,思索了一番還是忍住了。

「你畢業后想留在學院么?幫助學院進一步拓展商貿,往附近城池拓展。」

王超胖臉一凝:「院長,這個、這個,我怕我做不好。我爹爹他可能會讓我回家族幫著家族打理生意。」

戰逍遙微微一笑:「沒關係,你儘力去做,你在商貿方面很有頭腦,等你做大做強了,我們修武學院和你合作,搭乘你的順風車。」

一個月過去,鳳霞舞和小天相繼逼近武聖水準,周剛竟然已經四靈珠八重。

在『時空之匙』內服用下,『冰火丹』后,體內的水火異動徹底安穩下來,再也沒有出現過異動。

通過落日城的戰鬥,戰逍遙發現一處異常,自己的武法融合技能,物理攻擊力道和同修為武者力量根本就不相上下,甚至還要超出一些,而附帶的五行傷害更比同階法術修鍊者要遠超很多。

「鳳爺爺不是說,練能者是集二者之長,但又兼有二者之弊么,難道鍛體決不僅僅是為了承受五行試煉更是強悍肉身增強自身力量,以承受更多靈能,發揮出更兇猛的物理攻擊。一定是這樣,看來每日揮舞『極寒』並不是枯燥無用的練習。」

戰逍遙調整了幾人的訓練計劃后,也為自己制定了一套訓練計劃。

上午練習鍛造術,下午修習銘文,晚上則讓小天、鳳霞舞、周剛同時挑戰自己,後半夜則四處獵殺五星、六星異獸,同時繼續進行血浴鍛體。

鳳霞舞、小天和周剛,吞噬靈石提升修為是很快,有『丹霞丹』也能解決吞噬靈石帶來的虛浮後遺症。但是吞噬靈石,對於他們後期的成長很是不利。

尤其是進入神階問鼎仙庭的門檻他們可能一輩子都無法觸及,必須要不斷的戰鬥、不斷凝練靈能,將吞噬而來的靈氣徹底化作自己體內的靈能,熟悉每一絲、每一縷,充分和身體的每一個細胞融合,才能再進行下一步的吞噬,而且在後期,自己步入大丹師煉藥水準后,必須幫助他們煉製大丹,徹底去除吞噬靈石的不良後果。

鍛體決,已經修鍊至第四重,遺憾的是土屬性的『鐵臂鋼猿』找尋很久,一直沒有發現蹤跡。

『極寒』每日的揮舞,增加到了五百次。純粹靠手臂力量的揮舞,而不是依靠靈能。

目前還屬於秘密武器的就是武法融合技和幻劍技能,幻劍術需要皇階修為才能修鍊。

《毒行天下》戰逍遙只是學習了毒理知識,並未深入研究,就轉手交給了小天。

《罡氣護體》已經小成,上品的防禦系技法,也算很是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