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三十二章 靈魂碰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二章 靈魂碰撞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不管那強悍的執法堂到底有何目的,只要不來招惹我,目前的情形下絕對不可與之為敵。

令戰逍遙為難的是,自己一世尊者,這一世竟然身為凡人,透在骨子裡的高傲和尊者的霸氣不是輕易就能改掉的,面對高傲、高姿態的對手,戰逍遙總有一種忍不住衝上去踹兩腳的衝動,可是戰逍遙清楚的知道,自己這一世還是個低階新手,還有伴隨自己的『厄運體質』,想要狂妄、高調目前還沒有那個資本,還必須要低調行事。

戰逍遙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那執法總使無緣無故的召見自己,定然有著什麼目的。一種風波將起,大戰降臨的緊迫感壓抑著戰逍遙。

自己的實力暴露,以後水火屬性決不可輕易使出,殺手才是保命的關鍵。

戰逍遙目光凌凌,豁然起身,來到了小天住處。

漆黑的夜風撫動著戰逍遙的長發。

戰逍遙眼神凌冽,對著鳳霞舞、周剛、小天張口道:「你們是我最信任的人,我不知道以後會遭遇何種強敵,不論遇到什麼樣的對手,我希望你們都有自保的辦法,你們必須要跟上我的腳步。要想傲立於亂世江湖,就必須要有狂傲的姿態和足矣自保的資本。在以後的腥風血雨之中,我們才能笑到最後。從今日起,我的訓練加倍,你們每個人的訓練都要加倍。」

戰逍遙的話語極其嚴肅,亂世江湖這個詞語對於當前的狀態,卻有些過於危言聳聽了。可鳳霞舞、小天、周剛對戰逍遙的話語,極其認同。

寬敞校場站立的四人,沒有一個是有雄厚家族勢力的,落日城事件修武學院名聲大噪,戰逍遙智勇之名不脛而走,以後遇到的對手將更加可怕,更加兇橫,家族勢力只會更加強橫。

沒有家族勢力依仗,那麼只能憑藉自身實力面對強敵,即使打不過能夠逃跑也是一種資本,一種自保的資本。

「我所依仗的步法,也已經都教授給了你們。來,你們三個全力攻擊我。我只用武師的力量,打不到我,今晚你們別想休息。」

戰逍遙的話語極其嚴厲,整個人的氣質無形之中給人一種壓迫感,完全成為了另一個人一般,一個從來不認識高高在上之人。

鳳霞舞面色嚴肅,故作輕鬆的說道:「一會把你打疼了,你可別哭哦,我調教學員可是從來不會客氣。」

鳳霞舞的玩笑,只有戰逍遙微微一笑,就連鳳霞舞都是滿面嚴肅,戰逍遙的強悍早就深深震顫了幾人,想要打到這小子,只怕太難,太難。

鳳霞舞的長鞭技法,已經融合進入了逍遙戰技,早已經不是鳳斷山教授之時模樣。攻擊、防禦、招式變化更加多元化,令人防不勝防。

小天有了魂器爪刺加上《斂息心法》、《逍遙步法》,再融合逍遙戰技創新后的爪刺技能,威力更是威猛,而且被戰逍遙鍛體后,身體的柔韌性、強悍程度都大大提升。

而周剛完全是朝著移動人肉沙包的方向發展,每日食量暴增、身軀更加高大挺拔,一身鼓脹的肌肉極其嚇人。肉身的防禦和強悍,已經完全超出了同階武道修鍊者。同階法術師已經徹底奈何不了周剛。

周剛眼神凌厲,霸氣的盾牌舉在身前,將身前完全防禦住,只有一雙眼睛牢牢的鎖定著戰逍遙,右手一柄單手斧緊緊的握在手中,伺機而動。

鳳霞舞可遠攻,率先動了,赤紅色長鞭猛然揮動,空中頓時出現五道紅色殘影,道道絢爛奪目,道道鞭影滿帶大武師的霸道氣勁,五道氣勁分為五個方向,同時攻來,每一道之間氣勁又相互籠罩,形成了一個扇面。

戰逍遙身體陡然動了,身體掠動的同時,張口道:「太慢了。」

逍遙步法踏出,身體鬼魅掠動,兩個呼吸之間就繞過了周剛。

小天卻在此時暴起發難,同樣的步法使出,卻被精神力強大的戰逍遙輕鬆捕捉到了身影。

戰逍遙眼神一凌,身體再度掠出,瞬息之間就消失在原地,掠向鳳霞舞。

鳳霞舞可是不慢,步法同樣迅捷,可是掠動的身影,總是能被戰逍遙輕鬆捕捉到。

周剛成為了中心,三人圍繞著周剛不斷遊走,鳳霞舞和小天成為了戰逍遙追掠的對象。

鳳霞舞和小天是極其鬱悶的,力道上自己比戰逍遙要強出不少,速度也是不慢,可是自己的掠動總是能被戰逍遙提前窺破,別說攻擊了,就連躲避都無法躲避,總是能被戰逍遙提前預知。

一個時辰后,周剛絲毫沒有找尋到一絲攻擊的機會,一次都沒有出過手,因為根本就捕捉不到戰逍遙的身影。

周剛速度要比幾人慢了些許,此刻仿若成了最為無用的柱子,滿心挫敗感。

我真是無用,老大極力幫助我,自己又吞噬了那麼多的靈石,依舊只是拖後腿的。每次對戰,總也幫不上忙,也許自己真的不適合修鍊,回家幫助辛勞的爹娘更為合適。

噹啷!周剛丟掉了手中的盾牌,頭顱低垂著。

「老大,我真是沒用,別說攻擊了,就連幫助小天和霞舞嫂子都做不到。」

戰逍遙停下了身子,走到了周剛面前:「幾次失敗就垂頭喪氣,以後如何應對強敵。」

周剛滿面羞愧,頭顱更是低垂。

「來,我們繼續。小天你的目標可是我。」

幾個時辰后,饒是極其堅韌的小天,也不由得泄氣了,外表冰冷的小天絲毫沒有了鬥志。

戰逍遙內心一陣悲涼,突然湧現出莫名的不耐和煩躁之感,自己上一世可是無上聖尊,這一世怎麼碰到了這些笨拙的傢伙。

「小天,我知道你的目標是成為凡塵大陸頂尖殺手,你的綽號我已經幫你相好了。影殺,如同影子一般悄無聲息一招之間襲殺。幽蘭山莊的暗影,靠的就是速度和突襲,她還活著。你的第一個目標就是她,打不敗她你不配擁有影殺之名。」

鳳霞舞鳳眸一凝,看著突然如此嚴厲的戰逍遙滿心疑惑:「逍遙,你對他們是不是太嚴苛了。那麼你呢?你的目標呢?」

鳳霞舞的話語讓戰逍遙陡然一愕,自己這一世還真的沒有好好謀劃過,定過目標。自己『厄運體質』能否順利解決,水火屬性第三重覺醒能否經受的住試煉,還為未可知,更別提什麼徹底融合了。

鳳爺爺的血仇,仙緲大陸兄弟的背叛,似乎成為了自己的目標,可是那目標如此之遙遠,自己亂星礦區逃逸鐵血宗大能追殺的倉皇身影還歷歷在目。鐵血宗的強悍,遠非一朝一夕能夠與之為敵。好好活著才是關鍵。

戰逍遙不僅想起了歸來之日,酒樓小聚之時自己的話語,此刻那話語歷歷在目,卻又有了別樣的意味。不僅要好好的活著,還要完全自保之下,好好的活著。

戰逍遙目光凌凌,張口輕聲說道:「我的目標就是好好活著,我心逍遙的好好活著。」

雖然戰逍遙曾經是修武學院的笑話,是落日城的笑話。可一系列事件后,戰逍遙已經成為了修武學院的一個傳奇,落日城的英雄。戰逍遙如此訓練自己,那一定是有了極強的追求目標,活出尊嚴,受到世人的尊敬。

鳳霞舞此刻,再度錯誤的理解了戰逍遙的話語。只有戰逍遙內心深處,深深的明白,自己的目標只是不想受到鉗制,完成鳳爺爺的遺願,必須要經受住試煉之苦,徹底融合水火異動,踏入仙緲界,遨遊各界大陸,徹底擺脫這一世的凡人歷程。

唉!你既然想擺脫凡人,可你為何如此幫助他們,將你頂級心法、步法、戰技傳授給這些在你眼中不值一提的塵世凡人?你真的將他們當做朋友了么?

陡然,戰逍遙內心深處一聲低低的嘆息,和一句滿帶質問的話語傳來,這嘆息來的莫名其妙,卻滿帶嘲諷意味,極其震撼心神。

高傲的戰逍遙內心深處再度爆發出一聲吶喊:「我是戰逍遙,我心亦逍遙。仙緲大陸才是我的目標,你一個凡人靈魂竟然敢嘲笑我仙緲大陸無上聖尊,當真可笑,可笑。」

一股更為低沉的無奈嘆息,在度傳來。

這兩股靈魂交織碰撞來的極其突兀,戰逍遙完全沒有心理準備,呆愣愣的站在原地,完全礎

那兩股碰撞,又迅速的消沉了下去,瞬間悄無聲息。

我是誰?我此刻到底是誰?佔據這具軀體的靈魂到底是仙緲界的戰逍遙還是這一世凡人的戰逍遙,剛才那兩股靈魂碰撞又是如何來的?為何會發生這樣的情況?

陡然,神識之海一股極其猛烈的刺痛傳來,竟然完全無法壓制。

「逍遙,逍遙你怎麼了?是不是你那異動爆發了?」

鳳霞舞一步奔近,攙扶著搖搖欲墜的戰逍遙。

戰逍遙搖了搖頭,滿面蒼白。

戰逍遙雙眼漫無焦距,輕聲張口道:「霞舞、小天,你們陪我到威靈山山巔坐一會吧,陪鳳爺爺看看日出。」

戰逍遙的異樣,令鳳霞舞和小天不解,卻並沒有張口詢問。

天色微亮,一抹魚肚白呈現天際,一座墳塋前,三人站立著,沐浴著朝陽的升起。

「鳳爺爺,我知道假如你尚在人世,一定會告訴我答案。我戰逍遙存活在這一世的意義到底為何?」

戰逍遙的話語令鳳霞舞分為不解,卻只是靜默著沒有張口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