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三十三章 我心逍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三章 我心逍遙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鳳霞舞知道,戰逍遙失蹤的一年裡經受了很大很大的變故,許多問題等時機成熟了,一定會告訴自己。

靜靜站立了兩個時辰,戰逍遙面對著鳳斷山,不,是戰南天的墓碑前良久,依舊沒有找尋到自己需要的答案。

這一刻,戰逍遙迷茫了。轉世重生的疑團也已經不再重要了,似乎那兄弟背叛之仇都已經無足輕重,因為此刻戰逍遙突然失去了前行的勇氣和目標。

耀眼的金黃色光線,灑落,整個修武學院和落日城都沐浴在一層艷紅色的光芒之中。

清冷的山風呼嘯,搖動著山巔的林木,更顯威靈山山巔的孤寂與清幽。

「修鍊其實就是修心,高傲的你,只需低下你的頭顱,重新認識你身邊的夥伴,你就能找尋到真實的自己。何須在意你的目標,心性使然,我心逍遙,自然會找尋到答案。」

轟!戰逍遙腦海再度傳來一聲靈魂的聲音,這聲音竟然如此熟悉,竟然就是這一世凡塵大陸廢材戰逍遙的話語。

也正因為這一聲來自靈魂深處的話語,戰逍遙陡然清醒。

執法總使帶給自己的壓迫感太強烈了,隱約之中想起了鳳斷山的強敵鐵血宗,這才有了莫名的壓力和壓抑之感,以至於迷失了自我,才會對鳳霞舞、小天和周剛說出如此嚴厲的話語,才會嚴苛的訓練他們。

高傲的無上聖尊戰逍遙,刻進骨子裡的傲氣,逼迫的自己嚴苛的對待他們,以至於太過於嚴厲。

如果真的當他們是自己的兄弟、朋友,就應該相信他們,而不是質疑他們。

「你其實還是在乎他們的,若不然,也不會如此對他們這麼嚴苛。成長需要時間,需要彼此的信任。若不是鳳爺爺對你無比信任,你又怎麼能夠如此迅速的進階成為聖者。」

神識之海內,靈魂深處的話語再度傳來。

戰逍遙一度以為,這一世的戰逍遙已經徹底死去,靈魂已經徹底湮滅,沒想到的是昨夜突然傳來話語。

這一具身軀內,竟然同時擁有兩個靈魂,一個姿態高調、傲邪,一個多愁善感,滿是真性情。

修鍊其實就是修心、修心,修心……

不經歷這凡塵一世,永遠無法體會凡塵人族情感。自己再也不是什麼仙緲大陸的無上聖尊,這一世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個凡人,一個剛剛踏入修鍊門檻眾多聖階修鍊者之一而已。

戰逍遙身軀陡然一震,從來沒有如此清晰的認識自己。

「小天、周剛,霞舞,對不起。」

突然其來的道歉,令鳳霞舞反應不過來,更無法察覺戰逍遙內心深處掀起的滔天巨浪。

「逍遙,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戰逍遙很想將自己強悍精神力的秘密說出,可是這些秘密太驚人,自己這一世根本就不是原本那個戰逍遙了。

「等機會合適了,我一定會告訴你。」

戰逍遙微微一頓,陽光般的微笑重新掛在了臉上,繼續說道:「走吧,我們回校場,繼續。」

戰逍遙似乎又回復到了以往那個開朗頑邪,五行屬性覺醒后的戰逍遙。

這一刻,眾人的壓力頓去。

周剛滿面疑惑的說道:「老大,我還是喜歡現在的你,廢材之時你太教條,遵規守矩沒有新鮮感,昨晚的你又太盛氣凌人高高在上,無法接近,此時的你才是我認識的老大。」

周剛的話語雖然直白,可是一向直言直語,徑直說出了三人的心聲。

戰逍遙邪邪一笑:「嘿嘿,昨晚我迷失了,此刻我又回來了。只要你認我這個老大,我永遠都是你的老大。走吧,校場走著,今天非要好好調教調教你。」

一大清早,校場上並沒有幾個學員。

四人分散站立,此時的戰逍遙已經完全沒有了昨夜的壓迫感,鳳霞舞長鞭再度動了。

「不錯,你這一招應該是逍遙斬改成了鞭法,速度極快,都是實質攻擊。只是,速度有些慢了,等你修為不斷增進,這攻擊定然不俗。」

一個時辰后,周剛還是一次攻擊的機會都沒有使出。

「老大,你就讓我打你一次不成么?」

戰逍遙微微一笑:「你的作用是防禦,是保護隊友,不一定非要發動攻擊,用你最擅長的幫助隊友,讓隊友發揮特長,才是你最該做的。有時候綠葉才是最為重要的,而紅花雖然好看,可是也會凋零。天生我才必有用,後天修鍊靠自身。我獨行俠戰團防禦手的位置早就為你留著了,我希望我們能夠走的長遠,在修鍊一途上並肩前行。」

周剛怔怔的看著一臉稚嫩,卻話語老氣橫秋的戰逍遙,內心陡然一陣熱切。

自老大回來后,自己這些時日來的成績已經遠遠超越了十幾年的累加,就連自己都滿滿的不可思議。老大的話語絕對沒有錯,我周剛永遠只佩服老大。

戰逍遙內心是極其高傲的,這一世身為凡人,決不允許自己有所懈怠,自己認定的朋友也定然不能太弱。

而自己只不過是依仗了強大的精神力,在神階高手、帝階大能,甚至於未曾顯露蹤跡的神階巨擎面前,還弱小的什麼都不是。

自己需要成長,而隊友更需要自己帶領。即使目前他們很弱,但是只要他們肯努力,未來就有無限的可能。

此刻,戰逍遙儼然成為了四人的核心力量,成為了團隊的精神支柱。

砰,鳳霞舞的長鞭,一分為四,四分為八,八分為六十四,陡然漫天的鞭影密布,層層疊疊,將戰逍遙退掠的路線封的死死的。

戰逍遙忍不住張口道:「漂亮。」

鳳霞舞狡黠一笑,長鞭再度一抖,一條實質鞭影更為詭異的朝著戰逍遙重要部位擊去。

「霞舞老婆,這可是我的命*根*子,你,你想守寡不成。」

戰逍遙油嘴滑舌之下,步法卻是再度提升,已經使出了大武師的水準。

「當你對敵之時,敵人可不會手下留情,你再要胡言亂語,信不信我讓你……讓你……」

戰逍遙速度不減:「讓我什麼啊?是不是讓我不能,嘿嘿嘿……」

鳳霞舞臉頰一紅,輕聲啐了一口,手中鞭影不停。

戰逍遙口花花,可是小天和周剛充耳不聞,一心只關注著戰逍遙的身影,對此戰逍遙不住的暗自讚歎。

「不錯,你們已經逼迫的我動用了大武師力量,以後每天半夜的對戰訓練加倍。」

三人這才放鬆下來,就在此時戰逍遙陡然暴起發難,突然襲向周剛。

砰!爆發的掌力,猛然擊打在周剛的盾牌上,毫無防備的周剛盾牌被拋飛,身軀直直飛落。

周剛狼狽的爬起來:「老大,你說話不算話,你不是說結束了么?」

戰逍遙微微一笑:「嘿嘿,任何時候都不能放鬆警惕。這是這一堂課最後一節的內容。好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看著身姿妙曼的鳳霞舞,戰逍遙再度張口道:「霞舞,我們的戰鬥還沒結束呢,我們……」

鳳霞舞鳳眸一瞪:「臭小子,想得美,討打是不是?」

「嘿嘿,不敢,不敢。」

三天後,一個極其震撼而振奮人心的消息傳遍了整個落日城:「聽說了么,落日城王懷遠及其叛襲的幾個宗派,一夜之間全部被殺了。」

「聽說了,聽說了,而且好像滄河郡黑虎城也來了一次大換血,不少宗派宗主紛紛暴斃,那黑虎城城主還有好幾位高階修鍊者突然就消失無蹤,不知道在懼怕什麼。」

「聽說啊,來了一批大能高手,來無影去無蹤,一夜之間沒有絲毫的聲息,竟然死了那麼多人。嘖嘖。太血腥了。」

「活該,我聽說,都是因為落日城事件,欺負普通城民,那些自視高傲的修鍊者終於得到了懲罰。」

落日城內,一酒樓之中,一桌桌的食客議論紛紛。

「逍遙,你聽說了么,黑虎城……」

鳳霞舞話語還未說完,戰逍遙徑直張口道:「這一定是執法堂的手筆。如此一動,逃逸了倒還好說,發布功勛任務就可以輕易追殺他,如果王且狗急跳牆,指不定矛頭就會對準落日城或者是我,瘋狂的反撲是一定的。」

鳳霞舞愕然的看著戰逍遙,此刻戰逍遙那冷靜的思維和聽一句思考三步的成熟思維,再度令鳳霞舞敢到異樣,似乎戰逍遙身上永遠有看不透、令人吃驚的地方,一種遠遠不符合這個年紀的成熟心思和氣質,藏匿在這少年體內。

天惠城斷刀堂襲殺之夜、落日城王懷遠叛襲之夜,戰逍遙所散發出無與倫比的殺氣,遠遠不是一個少年能夠擁有的。

鳳霞舞眨巴著美眸:「哪一天,乘著你睡著了,一定要把你剖看好好研究研究。」

戰逍遙驚訝了:「啊?為何要研究我?」

「你總讓人看不透。」

戰逍遙邪邪一笑:「想看透我,今晚只要你願意,我定然讓你好好看看。」

鳳霞舞瞪了戰逍遙一眼:「沒個正行,滿腦子毒毒的思想。」

不知不覺間,竟然一個月過去了,令人驚疑的是在沒有任何有關王且、王緲、幽冥宗和執法堂的絲毫消息,就如同徹底蒸發了一般。

而且落日城出了如此大的動靜,竟然沒有前來找尋戰逍遙尋仇的。

越是沒有絲毫信息,戰逍遙越是滿滿的擔憂,不過戰逍遙每日的訓練卻從來沒有停止,對小天、周剛等人更是極其嚴苛。

還有半個月就是學院放假的日子,也是王超、周剛等人畢業之時。

這一日,戰逍遙正在練功房揣摩練習著武技,鳳霞舞突然走了進來:「逍遙,鐵曄在外面等你,似乎找你有事。」

「哦,他可是無事不登三寶殿的主,我去會會他。」

學院一處偏僻的角落,戰逍遙走了出來。

鐵曄徑直張口道:「逍遙兄,落日城、黑虎城的事情聽說了吧。真是大快人心,執法堂出面當真是狠厲,這下可大大剎住了狂妄之徒的野心。」

「這都過去多久了,你才提及。」

「哦。對了,你們院長在不在?」

「找我們院長何事?」

「哎,還不是戰技斗場的事?」

戰逍遙猛然一驚:「戰技斗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