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三十九章 夜流大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九章 夜流大少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哈皮狗』極其鄙視的看著戰逍遙,此刻將頭轉向鳳霞舞,話語一轉,一副高高在上的神情:「嘿嘿,小美人不如你跟了我們老大吧,好吃好喝各種修鍊資源絕對不少。」

戰逍遙眼神極其不善,可冷厲的鳳霞舞卻直接動了,迅捷的速度瞬時閃出,就連戰逍遙都有些愕然。

啪!

一聲清脆的耳光清晰的傳來,『哈皮狗』英俊的臉頰上陡然多出了一道紅色五指櫻

所有人的滿是不可思議的看著鳳霞舞,實在沒有想到如此美貌、氣質冷厲不凡的女子,突然間就動手了。

『哈皮狗』的臉頰扭曲著,兩眼暴突,極其難以置信,如此多人之下一介女流竟然打動手打我:「小娘皮,你特么的竟然敢打我。」

「我是一名武教,不僅教人武道戰技更教人做人、修鍊之道,你難道不知道人不可貌相么。這一巴掌,就是我替他打的。」

「教訓我,還輪不到你。特么的,要不是攀少看上你,信不信我一定將你修為震散,賣入紅樓當……」

該忍時自當忍,欺負人也該有個限度。鳳霞舞可是我的女人,辱罵她就是找死。

戰逍遙眼神瞬時就變了,冷厲的氣息陡然爆發,直接打斷青年的話語:「我今日還就告訴你,你那什麼大少的賭約我和沒有毛關係,你給我有多遠滾多遠。」

嘩!戰逍遙的話語立時讓人群一片嘩然。

「這小子是誰,之前還一脈溫和,此刻竟然如此囂張,這小子死定了。」

那青年的面色陡然變了,憤怒道:「你知道我是誰么?竟然如此侮辱我,小子你很好。你也不打聽打聽,夜流城青年八傑的跟班,我林若可是好惹的。小子,你今日攤上事了。」

「『夜流城青年八傑』名頭不小,而你不過是跟班而已?好大的名頭,你們怕么?」

戰逍遙滿帶嘲諷之意,對著周剛和鳳霞舞說道。

周剛可是深知戰逍遙桀驁不馴性格的,落日城副城主叛襲之日,照樣暴揍副城主。一個大少的跟班而已,此刻老大都不怕,我周剛怕什麼。

那青年面色一寒怒道:「來人,給我教訓教訓這無知小子。」

青年身後十幾個人怒氣騰騰的圍了上來。

戰逍遙邪邪一笑:「八俊傑的小小跟班,我要讓你這條『哈巴狗』哦是『哈皮狗』成為『落水狗』。」

狂,極其狂妄。這白衣少年何來狂妄的資本,如此折辱大少的跟班,只怕是徹底完蛋了。

圍觀之人個個悲哀的看著白衣少年。

可鳳霞舞卻滿面戲謔,內心暗道:戰逍遙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沒有什麼是他不敢做的,既然是對面無禮在先,我鳳霞舞就陪他一起瘋狂吧。

周剛、小天、鳳霞舞動了,瞬間就動了。

此刻,周剛突然氣息狂放,一面盾牌咧咧生風,

三人突然暴起發難,加上鳳霞舞詭異的長鞭,立時將幾人擊中,從橋面跌落掉入了河裡。

圍觀之人,個個搖頭嘆息著,敢惹夜流城大少跟班的代價很慘很慘。這幾個狂妄之徒,死定了。

黑衣女子被攀少看中了,到還好說,這三個少年只怕是玩完了。

林若徹底怒了:「小子找死。」

一柄霸氣凌凌的長槍,頓時抽了出來,洶湧的氣勢凌凌,朝著戰逍遙衝來。

「八俊傑的跟班而已。小天,交給你了。」

戰逍遙話語還未說完,一道急速的身影瞬時掠過,速度之快,直接在混戰在一團的人群中左右穿插,輕巧掠動,悄無聲息之下瞬時就撲到了林若面前。

一雙詭異的利爪,漫起數十道爪影,而且速度詭異,幾道殘影出現在林若周圍。

刺啦!

林若的護體氣勁被突破,一身衣衫多出了幾十道爪痕,立刻成為了布條。

小天之前冰冷的氣息,讓一眾圍觀者就覺得這少年很強,此刻小天的強悍更是卻遠遠超出了一眾人的認知。

林若陡然一陣驚慌,轉頭望去,自己的十幾個跟班不少已經躺倒再地,呻吟不止。

誰都沒有想到,之前一脈溫和低調的戰逍遙竟然是這幾人的頭,而且這兩名跟班模樣更是強悍無比,就連那黑衣女子的修為都極其不俗。

「小子,不管你是誰,你惹錯人了,趕緊叫他們住手。不然……」

靜立一旁的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不然怎樣?」

「不然,張大少不會輕易放過你們。」

「哦,是么,我倒,你口中的張大少是何須人也。」

戰逍遙優哉游哉的走進,周身一絲氣勁也無。

可每走近一步,林若頓覺得一股實質的精神威壓,壓迫的自己喘過氣來。

戰逍遙控制著精神力,只是鎖定在林若身上,外人卻未看出端倪。

『曼陀羅』面頰上也沒有了之前的得手,怒氣的說道:「張大少可不是好惹的,我奉勸你們趕緊賠禮道歉,說不定還有迴轉的餘地。」

強迫他人比斗,還要別人道歉。

戰逍遙凌厲的目光猛然朝那火爆身材的女子射去,只是這凌厲的眼神頓時將『曼陀羅』震懾住了。

好犀利的眼神,這少年怎麼會擁有如此強大的精神力,難道竟然是一名高手。

若說戰逍遙是高手,『曼陀羅』極其不信,也就一稀疏平常少年而已,能有多高的修為。

林若有著依仗,此刻雖然敗了,可是卻絲毫不懼:「你們等著,張大少不會放過你們,有種你們別走。」

林若和『曼陀羅』竟然都不是這些少年男女的對手,這幾個年輕男女惹惱了林若,只怕要糟了。

戰逍遙面色一寒,身體射而出,一道更為迅捷的身影掠過,猛然一腳踹在了林若的身體之上。

林若根本就沒想到,這一直沒有動手的少年會突然暴起發難,竟然敢對自己下手,雖然力道不強,可是速度之快自己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住手1

陡然遠處街道上一聲暴戾的大喝之聲傳來,可戰逍遙的速度太快了,結結實實的一腳,林若身體頓時拋飛,身體劃過一道弧線,跌落進入河裡。

!這一直沒有動手的少年竟然也是大武師了,難怪如此囂張,竟然敢惹林若。

突然傳來的暴呵聲,令一眾人轉過了頭去。

「啊,竟然是『飛花狂刀』夜流城的不敗戰神。」

「好帥埃」

人群沸騰了,偶像出場立時引起了不少的躁*動,可是看著『飛花狂刀』那不善的眼神,不少人已經對橋上的四人升騰起滿滿的憐憫心思。

『曼陀羅』等人個個滿面欣喜,立刻閃開一條通道。

『飛花狂刀』一步步,傲然的越過人群,在眾人的矚目之中,走到了橋中心。

「我朋友好心邀請她比斗,你們如此做法是不是太過了?」

。圍觀的人群,立刻再度議論紛紛。

『飛花狂刀』夜流城的不敗戰神竟然是那張大少的朋友,能與夜流城不敗戰神做朋友的修為定然不弱,可是為何之前人群的議論卻不盡相同。

圍觀之中,也不是沒有正義感之人,此刻一漢子張口道:「『飛花狂刀』我們敬你修為了得,可今日這事也怪不得這少年,是林若欺人太甚,強迫這美女比斗,而且話語傲囂,他們才會如此做法。」

一些人頓時附和著:「是啊,林若的做法一向如此,即便他是張大少的跟班可也不能欺人太甚埃你可是我們心目中偶像,雖然和張大少是朋友,可是也不能有失偏頗。」

「哼,敢說我張大少欺人太甚,背後議論我是不是不太妥當埃」

人群中一名身著不俗,相貌冷厲,腰間墜著一枚玲瓏玉佩的勁衫青年緩緩走了出來。

「張大少駕到1

當說話的青年緩緩走出之時,一個跟班模樣的護衛朗聲喊道。

隨著這話語一出,人群立刻雅雀無聲,個個恭敬,在沒有一個人敢指責林若。

來人是誰,來人可是夜流城『青年八傑』之一的張嘯,張大少。

河水中撲騰著的林若,雙臂一震,身體凌空而起,帶著滿身水漬飛出了河面。

「大少,就是這少年欺人太甚,我一時不備被他偷襲。」

遠處圍觀的人群,低聲議論道:「張大少親自出面了,這少年倒霉了。」

大多夜流城城內的青年那女誰人不認得傲囂的張大少,只有個別遊歷到夜流城的修鍊者不認得。

此刻一修鍊者張口向一旁的青年問道:「這張大少很強么?不就是一紈大少么。」

「錯了,張嘯張大少雖是大少,可修鍊資質可是不差的,他可是夜流城『青年八傑』排名第二的青年高手。武聖六品實力,近戰功夫極其了得,只不過輕易不顯露罷了,那『飛花狂刀』都不是他的對手。」

「這麼強?」

「不然,你以為『夜流城青年八傑』的名頭是虛的么?而且這八傑之中,有好幾名大少,個個實力不弱,而且家族勢力更是了不得。」

問話青年,滿面震驚,不住的搖頭:「這幾個小子完蛋了,竟然招惹了這麼強悍的人物。」

『曼陀羅』滿面欣喜之色,緊緊貼在張嘯身側,晃動著胸前的飽滿,撒嬌道:「大少,我今日被人欺負,你可得替我出頭埃他們這幾個人可是沒有將張大少的名頭放在眼裡呢,剛才還動手欺負我們來著。」

亮眼而飽滿的胸部的肥膩一陣顫動,帶起一道道波線,令四周的男看客狂吃豆腐。

張嘯絲毫未理會粘人的『曼陀羅』,眼睛卻在鳳霞舞身體上流轉了一番:「本大少誠心相邀,為何拒絕我的好意?拒絕也就罷了,竟然當眾毆打我的隨從。難道不知道打狗也要看主人么?」

那張嘯極其的目中無人,不等鳳霞舞張口又徑直說道:「本大少一向憐香惜玉,看你如此貌美,又初來乍到不認識本大少,冒犯本大少之事就此作罷。今日你我有緣相見在這『朗月』橋上,不如本大少作陪好好逛逛這夜流城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