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四十一章 狂刀不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狂刀不狂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就在飛刀臨近胸膛的瞬間,戰逍遙動了,右手灌注滿靈能氣勁輕巧的一握。

不少圍觀的人群等待了半響卻沒有聽到被飛刀射中時的慘嚎和屍體匍匐在地的聲音,只聽到一聲驚呼。

「這、這不可能?」

這是趙立滿面不可置信,極度震驚之下發出的。

「趙立,我待你不薄,你若膽敢手下留情,你是知道本大少手段的。」

此刻的戰逍遙左手背在身後一臉平穩,一柄極薄而小巧的飛刀,正端端的被前伸的右手拿捏住了。

「這,這少年怎麼做到的?這『飛花狂刀』難道真的手下留情了?」

「太不可思議了。」

趙立卻是留手了,可至少也是武聖水準的實力,這一刀竟然被這少年徒手接住,這上面可是帶著十萬斤的巨力。

「小子,我『飛花狂刀』可不是浪的虛名,別怪我在不留情。」

橋面看似寬敞,趙立一抖手就是九柄飛刀,每一柄都帶著六十萬斤的重力,撕扯著空氣,帶起一陣陣音爆之聲,刀身下一片真空。

這飛刀呈現一個扇面,朝著戰逍遙飛射,同時趙立手中一柄匕首擒出,右腳猛然一踏,再度射,前掠的速度竟然極其迅捷,一竄而出,竟然超越了正在飛射的飛刀。

好高明的操控飛刀技術,而且這速度端是不慢。

就在趙立激射到戰逍遙身前之時,先發后至的飛刀速度陡然激增,竟然僅是稍慢於趙立前掠的速度,激射而至。

這一招可是極其高明,飛刀先射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飛刀之上,而後趙立掠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發動突襲,對手不得不將注意力又轉到趙立之上,可而後的飛刀又激射加速而來,這出其不意的一擊絕對會逼迫的對手手忙腳亂。

趙立已經完全將戰逍遙當做了對手,才會使出如此高明的戰鬥技巧。

「天哪,『飛花狂刀』果然強悍,這一招只怕無法化解了。」

饒是周剛,此刻也是滿面擔憂,趙立的速度已經完全超出了周剛眼力的極限,完全看不清了。

「老大小心。」

戰逍遙卻動了,『無光』劍一處,身體飄搖的閃動,魅影迷蹤使出,瞬間就失去了戰逍遙的蹤影,同時手中黑色劍身蜿蜒遊走,整個橋面只有一道素白的光影輕巧的掠動,叮叮叮叮的聲響不絕於耳。

「天哪,好縹緲的身法,好犀利的劍招。這小子、這小子竟然深藏不露,是一名聖階高手。」

「哇,好帥。修為了得,又端是陽光俊秀,對待愛人的心意情比金堅,受不了了,我要是能成為他的女人,死了也願意。」

張嘯眼瞳越張越大,面頰之上的驚愕越聚越濃,實在沒有想到,這白衣少年竟然已經入聖了。

看著戰逍遙那迅捷如同鬼魅般的身影,已經明顯察覺的趙立可能贏的不輕鬆,滿心震撼下,凌冽的殺機呈現。

這下子扮豬吃虎,讓我白白拱手送人十萬極品紫金靈石,這要是說出去這夜流城只把能把自己笑死。一個無名小卒,即便聖階也罷,定然要找個由頭弄死這小子,少不得本大少的親自出馬了。

趙立高超的戰鬥技巧,卻在鬼魅般的速度面前失去了效用,滿心震撼下狂暴的怒氣散發而出。

「小子,聖階低品罷了,力道上可是差距個二三十萬斤,去死吧,飛刀亂舞1

凌厲的氣勁陡然從趙立身上再度狂猛的震顫而出,趙立迅捷的旋轉著身子,一揚手就是十柄飛刀,雙手左右拋飛,漫天的飛刀透體激射以趙立旋轉之處毫無死角四下飛射。

周圍觀斗之人,驚慌失措個個驚呼,防禦寶物、防禦功法同時使出抵禦激射的飛刀。

不少飛刀遠遠飛出十幾丈開外,撞擊在房屋上,氣勁爆裂,房屋豁然就是一個大窟窿。

幾十柄飛刀,相繼撞擊在橋面上,堅硬的石質橋樑震顫不斷,橋面更是被重創出一個個大的凹坑。

此刻戰逍遙擒著輕劍『無光』,劍法端是縹緲俊逸,白色衣衫輕舞,手中劍身猛然攪動,一股旋風以劍身為中心,陡然朝著飛射而來的飛刀襲去。

劍身狂暴的能量,將飛甸,戰逍遙身體化作一道流光,劈開飛刀,朝著趙立刺去。

「游龍刺1

一道黑色虛幻游龍陡然呈現,龍口大張頃刻就將幾十柄飛刀吞沒,龍身蜿蜒遊走朝著旋轉著的趙立襲去。

「天哪,極品功法,擬化形態,竟然是龍態形體。」

「許久都沒有見過極品功法了,這龍簡直就像是活的一般,這少年不簡單哪。」

黑色游龍一出,趙立瞬時就感覺到一股磅的威壓,朝著自己襲來。

逃跑已經慢了,只能硬酣,擊散這靈根力量。

「我就不信你低階修為,力量上比的過我聖階六品。滿天飛花,飛刀蓮花。現。」

此刻漫天的飛刀,凌空翻飛,組成了一朵蓮花形狀,這蓮花旋轉著,越轉越迅速,一股龐然巨力從蓮花上隆隆的釋放而出。

轟!砰!

黑色游龍和蓮花撞擊在一處,磅的大力令整個橋面一陣震顫,實質橋樑已經承受不住,砰的一聲以氣勁力道為中心,炸裂開來。

趙立倉皇使出絕技,蓮花氣勢還未達到頂峰就和游龍撞擊在一處,此刻游龍消散,蓮花消失,石橋塌陷,趙立胸口遭受重擊,身體高高拋飛朝著河面跌落。

戰逍遙踏著飛劍,飛速掠動,就在趙立即將跌落河面之時,戰逍遙一把接住了趙立,朝著河岸掠動。

『飛花狂刀』趙立呆愣著,站在原地,原本以為這少年是來取自己性命的,可這少年竟然是來救助自己。

狂暴的戰鬥讓所有人都震驚了,遠處酒樓上幾個闊少此刻猛然站立而起,驚訝的看著戰鬥的方向。

一個滿是鷹隼眼光的青年,驚訝的說道:「張少的聖階打手,夜流城競技斗場的不敗戰神『飛花狂刀』竟然敗了,敗在了一低階武聖少年手上。這、這少年是誰?去給我查清楚。」

當戰逍遙攙扶著趙立落在河岸邊上之時,圍觀人群猛然熱烈的鼓起掌來。

生死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根本無須管對手的死活,這是生死斗約定俗成的規矩。即便死亡,這由頭也怪不到對手身上。

自己這一生只怕是完了,敗了無所謂,不敗戰神的名號壓抑的自己太累太累,可是此刻卻在張大少重金賭鬥之下敗了,輸了靈石也無所謂,更可怕的是張大少為了爭取臉面的賭鬥,自己竟然敗了。

張大少的為人自己很清楚。回去,自己少不了皮肉之苦,怕是再也沒有資源修鍊,只能一輩子成為張大少操控的暗中死卒,隨時可以丟棄毫無價值的送死炮灰。

趙立滿心挫敗感:「你可以動手了。」

戰逍遙眉頭一凝:「我可從來不喜歡隨意殺人。生死斗?輸了就必須要死么?在我這裡沒這個規矩。」

戰逍遙真的不是濫殺之徒,本是真性情隨意的話語,在一眾人聽來卻又是另一種味道。如此年輕的少年,修為不俗不說,胸懷絕對是大俠風範。

『飛花狂刀』趙立是徹底服了。

「哈哈哈哈,我『飛花狂刀』竟然敗了,竟然敗在一少年之手。」

趙立滿是凄楚的狂笑著。

兩岸的人群群情鼎沸:「『飛花狂刀』敗了,『飛花狂刀』竟然敗了,這少年好生了得,低階聖者力壓高階聖者,力量上竟然碾壓,這、這怎麼可能呢?」

張嘯死死的盯著戰逍遙,憤怒、震驚交織,十萬極品紫金靈石雖然不是很多,可是如此拱手想讓給一個無名小卒還是極其肉疼。

「五十萬極品紫金靈石,我和你賭鬥,生死斗,你可敢接?」

嘩!五十萬。

張嘯是氣急敗壞,無論如何也要弄死這小子。

戰逍遙微微一笑:「賭鬥,雖然有時能夠快速積斂錢財,可是對心性大受影響。我不愛賭,不過既然有人再度白送錢財,我若不收我豈不是更傻。」

張嘯濃烈的蕭殺之意極其明顯,這少年已經得罪了大少,可此刻為何還要再度激怒,贏了大少背後的勢力抬出,如何承受,輸了那可就是賠上了性命。

這少年狂妄過頭了吧。

戰逍遙長發一甩:「你先將十萬極品紫金靈石付了再說。」

張嘯怒了:「本大少,雖然傲囂,可是至少一言九鼎。答應的事情自然作數,你到是敢不敢斗?你若能贏,我自然一併付給你。」

「好!我答應。這麼多人看著,你張大少的臉面應該值當六十萬極品紫金靈石吧。」

張嘯低聲附在一隨從耳邊說道:「去,叫張莊主帶著幾名高手過來,如果我不敵,你讓他想個辦法務必把這個小子給我弄殘廢,能弄死了更好,一切事情我擔著。」

張嘯內力一運轉,一股兇猛的氣勢爆發而出,同時擒出一把寒光閃閃的匕首,徑直攻擊而來,那匕首上一抹濃郁的氣勁層,更令這匕首顯得銳不可當。聖階八品的氣勁狂猛翻湧。

戰逍遙眼神一凝,這張嘯至少聖階八品。力量不下八十萬斤,作用在這小巧的匕首上,加上匕首上那濃郁的靈能氣勁層,輕易就能把一個聖階低階修鍊者四分五裂。

張嘯匕首一挺,腳下連點,動作迅捷的朝戰逍遙攻擊而來。

這大少很強,絕對是一名勁敵,此刻卻也是檢驗自己實力的時候了。近戰武技,我戰逍遙正好陪你玩玩。

戰逍遙腳下急點,收去『無光』,改用雙掌。雙掌蓄勢待發,判サ墓セ鰲A餃搜附蕕納磧埃帶起道道殘影,只把一眾人看得驚愕不已。

河岸邊上的人群更是慌急的四下躲避,騰讓出更大的一片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