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四十二章 一拳之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一拳之威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此刻兩人對戰之處,一眾房屋和樓閣到了霉,狂猛的氣勁激蕩四下飛射,震塌不少房屋。

張嘯動作極為迅捷,匕首揮舞間帶起道道銳利的氣勁,時刺、時撩、時而反手划動,緊緊貼著戰逍遙遊走,戰逍遙步法迅捷,可此刻竟然擺脫不得。

夜流城八傑第二,實力果然不可小噓。

戰逍遙雙目凝視,精神力探放而出,牢牢鎖定那匕首攻擊走向。原本無跡可尋的匕首,在戰逍遙眼中帶起一道詭異的線條,刺、撩、划,每一招都看得極為清楚。

戰逍遙雙掌動了,凝聚全力的一掌猛然揮出,這一掌帶動起磅的氣勢,如一股洶湧而至磅氣勁,席捲著大地朝張嘯攻去。

氣勁還未到,那氣勁帶起的狂風已經吹的張嘯衣衫飄舞。

張嘯眼神一凝,匕首華光大放,更為濃郁的靈能凝聚在匕首之上,朝著掌力凝聚起的氣浪直擊而上,那匕首就猶如一個鑽子,將戰逍遙如山般的掌力氣勁從中間鑽了一個空洞,徑直朝著戰逍遙刺擊而來。

匕首上的力道,將掌力帶起的氣勁盡數化解。戰逍遙眼神一凝,長發一甩,腳下再度動了,身體輕盈的盪起,躲避開了張嘯的攻擊,此刻實力不再保留,以掌化拳,靈能悉數灌注在雙拳之上,再度猛然一拳轟出。這一拳更為凝實,帶起猛烈的呼嘯之聲,空氣瞬間抽空,這一拳宛若一道流光迅捷的轟擊向張嘯。

張嘯,眼神一滯,狂嘯而至的拳風和極其龐大的力道,令人心顫,張嘯不敢直接和這拳風對撞,靈巧的一閃身遠遠的跳了開來。

這一拳,僅是拳風就在地上犁出一道三丈寬、十丈長的溝壑,拳勁的狂風呼嘯擊出三十丈開外,這拳勁才卸去力道,消散在了空氣中。

「看走眼了,這少年拳法竟然也如此剛猛,力量絕對不弱於張大少,可這小子僅僅是武聖低品而已,力量上可是差距幾十萬斤?這怎麼可能?」

戰逍遙此刻的強悍,讓一眾圍觀者極度震顫,完全超越認知的事情,竟然在這少年身上演繹而出。

戰逍遙精神力收回,雙手收回,冰冷的看著張嘯。

張嘯驚呆了,如此年少之人,竟然擁有如此可怕的修鍊,而且那力道絕對超出了自己八品的修為,可這少年僅有著四品的實力而已,力道怎會如此之強。

張嘯眼神一凌,牙齦一咬,從儲物袋中拿出了一口漆黑長盒。

張嘯一把打開盒子,裡面放著一把漆黑長弓,整個弓臂外側滿是突刺,弓臂的握把向內稍稍凹陷,箭桿射出之處是一隻展翅的燕子,弓臂一側是一把尖刺,另一側是帶有利刃的短柄匕首。

觀望的人群一見張嘯拿出了弓箭,紛紛愕然,更是忙不迭的遠遠躲避開去。

戰逍遙眼神一凝,這弓如此造型,必定是既可遠攻又可近戰的兵器,這張嘯近身戰技已經很是不弱,這箭術必定更為了得。

「你可知道這把弓叫什麼?」

「願聞其詳。」

「此弓名叫『追日』,乃是凡塵大陸十大魂器弓箭之一,排行第二。小子,你很厲害,不過能死在這『追日』之下,也是不冤了。」

如此霸氣的弓箭,魂器排行第二,定然不凡。想個辦法弄過來,佔為己有。

出乎意料,這張嘯竟然一手持著弓箭,一手拿著匕首朝著逍遙掠來。

這是什麼個打法,戰逍遙眼神一凌,身體跟著動了,一頭長發飄動,身體輕盈的朝著張嘯迎擊而上。

近的身前,張嘯左手弓箭一挑,弓箭一頭的匕首竟然自下而上向逍遙划來。

戰逍遙心中暗罵道:槽,這是要我斷子絕孫啊,直接攻擊我的『小鳥鳥』。

戰逍遙腳下一點,身體輕盈的往左閃避,張嘯早有算計,右手的匕首直刺而來,這一擊悄無聲息,待到匕首近身之時,那匕首上的氣勁才洶湧爆發出來。

間不容髮,戰逍遙腳下急點,身體暴退,那洶湧的氣勁令人心顫。

強,很強。這大少也不是個遊手好閒之徒。

戰逍遙暴退中眼神一凝,心中暗罵道:一匕首、一弓箭、還有隨時可以射出的箭支,這特么就是三件兵器,這詭異的近身攻擊端是極其了得。

張嘯不俗的攻擊,立刻博得一陣喝彩聲。

張嘯攻勢不停,乘著逍遙身體暴退,力量還未凝聚,再度向戰逍遙攻來。

「欺人太甚。」

戰逍遙怒了,心法瘋狂運轉,一股磅的氣勢爆發而出,一身衣衫翻飛,一頭長發隨風飄舞。

精神力再度探放而出,雙拳緊纂,暴退的身體,在地面一點,身體竟然飛射而出,朝著張嘯射去。

戰逍遙一個踏步,身體凌空而起,張嘯面容一陣冷笑,前掠的身體竟然傾倒,上半身平躺,雙膝在地面滑行,手中長弓高高上撩,弓箭一端的匕首意欲從戰逍遙襠部劃過切割戰逍遙的身體。

戰逍遙眼中,張嘯的身法軌跡、弓箭動作、匕首暗藏的殺著清晰可辨,氣勢磅的戰逍遙,凌空的身體右拳緊纂,猛然一拳向身體下方的張嘯揮出。

就在逍遙揮拳的同時,張嘯不知從何處掏出一隻金色箭支,架在了弓箭之上。弓箭弓背一道流光突然亮起。

戰逍遙心頭暗道:糟糕,是銘文。弓背上刻錄銘文,只怕這大少還有什麼暗動作。

此刻的戰逍遙已經沒有迴轉的餘地,精神力高度集中,全心全意集中在右拳。

就在逍遙右拳砸落之際,張嘯竟然迅猛的射出了一箭,這一箭滿含靈能氣勁,箭支之上氣勁凌凌,兩道銘文的華光流轉,整個箭支裹在白色的氣勁之中,閃耀著陣陣流光,宛如一枚閃耀著金色光華的流星,朝著戰逍遙射去。

這神乎其技的一箭,令所有人意外,戰逍遙計算到了弓箭、計算到了匕首,卻沒想到張嘯竟然在如此近的距離也能快速的射出一箭,而且之前沒有發現張嘯攜帶的有箭支,這箭支計算的晚了一些。

贏你,我就要贏的光明磊落。利用寶器鎧甲,雖然防禦極其強悍,可是我倒要試試我肉身的強悍,到底能夠承受多少力道的攻擊。一個大少都降不住,豈不有辱鳳爺爺的調教。

八十萬斤?加上銘文力量增幅,看這銘文閃爍的光華至少是上品,此刻的力量絕對達到了一百二十萬斤。

戰逍遙眼神一凌,眼神更為專註,右拳帶著咆哮、帶著嗚咽、帶著磅的氣勁朝下砸落,迎擊射向自己的箭矢。

鳳霞舞此刻實在沒有想到,戰逍遙竟然沒有穿戴寶器鎧甲,而是以肉身之力硬憾那射來的箭矢,

這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小子瘋了么?

「不?逍遙?」

鳳霞舞花容失色,不由自主的失聲驚叫。

一眾圍觀者,徹底獃滯了。這完全就是找死的行為。

武者肉身是強悍。可是那是相對於法者而言,而且張大少強悍的實力和狂猛的力道要遠勝戰逍遙,更加恐怖的是張大少開啟了攻擊和迅捷銘文。

饒是專修防禦土系加成的高品聖階,防禦全開都不敢說輕易抵擋一聖階八品的全力攻擊,而此刻這少年竟然如此做法,絕對是瘋了,要麼就是自尋死路。

張嘯,滑動的身體迅捷無比,自戰逍遙拳頭砸落的地方劃過,還未來的及翻身站起,猛然聽到一聲爆裂的炸響,緊接著就是一陣轟隆隆的巨響。

這還沒有結束,腳下的地面猛烈的顫抖起來,張嘯心頭大駭,立時啟動了一件防禦魂器,還來不及回頭查看,一股洶湧的氣浪襲來,撞擊在張嘯的背部,直接將張嘯掀飛了出去。

護體的魂器寶物,竟然生生被震散,好在也在這寶物的防禦下,攻擊力道大大減弱。

張嘯翻飛的身體,眼角餘光只看到戰逍遙砸落的地方盪起一股龐大的煙塵,煙塵之中已經看不清戰逍遙的身影,不知自己這一箭是否已經將那白衣少年射了個洞穿。帶著這個疑問,張嘯的身體遠遠的跌落在了地上。

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張嘯勉強的支撐起身體,緩慢的爬起來,轉過頭去查看戰常

戰逍遙磅的一拳,帶起的氣勁將周圍四十丈之內的房屋徹底震翻,湧起的氣浪將一些攤位的布料帳房吹拂的漫天飛舞,滾滾的煙塵漫天飄散。

遠處觀戰的人群東倒西歪的趴俯在地上。拳頭上的氣勁,在地面砸出一個十五丈見方,深約三丈的坑洞。坑洞內里的堅硬大理石已經成為了粉末,而坑洞周圍滿是一道道裂痕向四下蔓延開去。

那可是真蘭郡主城,街道上都是用極其厚實的大理石鋪設,其堅硬程度可比精鋼。

戰逍遙也沒有想到這一拳竟然強悍如斯,自修鍊以來全力施為的沒有幾次,自己真實的武技力量到底有多強還沒有試過,這一拳的力量連自己都驚訝了。

這難道就是練能者武道力量的真實實力,可自己並沒有銘文,只是肉拳的力量而已,只是這一拳打出之後靈能消耗實在是巨大。

戰逍遙帶著驚訝慢慢站起了身子,整隻右臂有些酸軟外,其餘並無大礙。

驚駭莫名的張嘯,不可置信的看著眼前的一切,震驚的眼神帶著恐慌看向煙塵中心,一雙眼睛滿是驚恐。

煙塵中,一道挺立的身影顯現,一步步的走來。那身影挺拔修長,步伐穩健,哪裡有一絲受傷的痕。

這身影逐漸走出了煙塵,一身白色長衫,一頭飄飛的長發,一雙淡雅如霧又宛如璀璨如星光般的眼眸,挺直好看的鼻樑,線條優美的嘴唇,一張堅毅而清秀的臉龐,帶著一臉平靜,走出了這煙塵。

煙塵隨著夜晚從沒有停止過的風飄散而去,地面上一個圓形坑洞和坑洞周圍龜裂蔓延而出的道道裂縫赫然在望。張嘯帶著滿滿的不可置信,望著一塵不染白衣飄飛的戰逍遙沒有了言語。

整個現場一片靜謐,『飛花狂刀』趙立此刻是徹底拜服,自己輸的不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