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四十三章 陰險攀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陰險攀少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老、老大,當真威猛。每一次都能帶給我極度的震撼。」

戰逍遙微微一笑:「早晚有一天,你們也能做到。」

直到此刻,一眾人都還在驚訝之中,遠處酒樓內的幾個青年,個個站立在窗口沒有了言語。

「攀少,你有把握能打贏這少年么?」

一個相貌英俊卻滿面陰冷氣息的青年,獃滯的望著遠處的戰逍遙微微搖了搖頭。

那陰冷氣息的青年突然張口道:「這小子修為不俗,而且這力量竟然勝出張少,絕對沒有吞噬靈石來提高修為。不是資質極其優秀,就是家族勢力不弱。以張少傲囂的性子,定然會動用宗派力量,來剷除這小子。去告訴張少,查清楚了再低調動手,免得給自己找麻煩。」

明明就是聖階四品的少年,一拳之威,一拳之威。天哪,低品戰勝高品也不是沒有過,可是這白衣少年竟然一拳碾壓張大少犀利的一箭。

張嘯有狂傲的資本,後台勢力強悍不說,自身修為更是不俗,而此刻自己卻敗了,敗在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少年之手。

六十萬極品紫金靈石哪,自己根本就沒有那麼多靈石,這事必須要告訴爹爹,讓爹爹想辦法弄死這少年。

張嘯滿面陰沉,滿是濃烈恨意的眼神悄悄看了一眼人群,自己帶來的跟班心腹,已經不見人影,定然是去找張莊主了。

今日無論如何都要留下這白衣少年。突然遠處飛來一名修鍊者,徑直來到張嘯身旁,在張嘯身旁輕聲耳語。

張嘯豁然驚醒,如此大庭廣眾之下,自己確實太過魯莽,這少年剛剛戰勝自己就突發意外,也有點太過巧合,萬一真有什麼強悍背景,自己也要遭殃。

攀少,果然不愧為夜流城八傑之首,不論心智、修為、城府確實都在我之上,自己太莽撞了。

既然攀少已經在暗中調查這少年,張莊主帶人到了就先潛在暗處,只要拖住他就可以,等查明他身份,在收拾這小子也不遲。

張嘯強壓下胸腹的傷勢,收斂起自己的怒氣,幾個呼吸之間調整好了心態。

看著張嘯的表情,趙立眉頭突然皺起,內心猶豫著。

「本大少輸了,輸得心服口服。之前聽說生死斗,在你這裡沒有比斗輸了要人性命的規矩,我張大少先謝謝了,今日我張嘯做東,請諸位到夜流城最豪華的酒樓小坐為各位壓壓驚如何?本大少姓張名嘯,不知少年如何稱呼?」

這大少轉變之快,令人驚疑。如果不是我修為了得,比試輸了,我很可能已經遭遇毒手。這大少心地陰毒,絕對沒有安什麼好心。想要我死,我戰逍遙也不是隨意讓人擺弄的,也得讓你長點記性。

不等戰逍遙開口,趙立突然走進附在戰逍遙耳邊輕聲道:「這張嘯絕不是什麼善茬,極其在乎臉面,如此舉動只怕別有用意,你好自為之。」

戰逍遙早就想到了張嘯絕非良善之徒,此刻笑了,邪邪一笑:「輸了,我是不想要你的性命,可是你也得付出代價。」

誰都沒有想到,戰逍遙此刻會有如此舉動。本來一場生死斗,能夠如此收場是最好的結局,可這白衣少年似乎沒有打算輕易放過張大少。

那張大少的爹爹可是真蘭郡的副統領,夜流城的大統領,其麾下的護衛就有幾千之餘,何況還與不少中級宗派有著複雜關係,微微張個口就有不少宗派勢力出來找麻煩,不說整日被追殺,至少煩也都能被煩死。

這白衣少年到底想做什麼?

戰逍遙的舉動令一眾人極其不解,唯有鳳霞舞深知戰逍遙的性情,可此刻面對的可是張大少,戰逍遙只不過是落日城小小的副城主,一個不入流武道學院的院長而已。

鳳霞舞也滿是不解,卻沒有輕易張口阻止。

這瘋小子,竟然比想象中還要瘋狂的多,我鳳霞舞就繼續陪著你瘋一回。

看著面色又轉為陰冷的張嘯,戰逍遙再度微微一笑:「有一句話叫做『拳頭硬才是硬道理』,你既然輸了,就該知道規矩,饒你不死已經很是便宜你了。」

這少年話好大,雖然修為了得,可是張大少是誰?沒有一定實力和強悍勢力你敢動張大少?活膩歪了吧。

「小子,風大不怕閃了舌頭,我們張大少你也不打聽打聽,他背後的勢力啟是你能輕易招惹的,敢對我們大少不敬,小子你死定了。」

張嘯的跟班紛紛踏前一步,個個憤怒的瞪著戰逍遙。

不少圍觀者已經紛紛猜測著白衣少年和張大少之間的仇怨,許多人已經認定這白衣少年一定是來尋仇的。

張嘯一聲恥笑:「生死斗又如何,我雖然輸了,可是我忘了告訴你,我張嘯之名,還沒有人敢在我面前傲囂,想要我付出代價,你敢么?」

戰逍遙長發一甩,緩步走進,好奇的問道:「哦,貌似你來頭很大啊,說來聽聽。」

「我張嘯,夜流城大統領皇階一品武者張巨燁之子,夜流城青年八傑排居第二,八傑都是我兄弟,不少中級宗派都要賣我面子,我一句話幾千護衛傾巢出動不說,十幾個中級宗派勢力都肯為我賣命,一般宗派宗主、掌門都要賣給我面子,無人敢動我,你一無名小卒,呵呵,竟然口氣狂傲的想要我付出代價。你是嫌你命長了吧。」

「無人敢動你?是么?那我就動動試試。」

轟!戰逍遙的氣勢徹底狂放,身體鬼魅掠動,速度竟然比之前還要快捷幾分,凌厲狂暴的一拳出其不意的擊打而出。

誰都沒有想到戰逍遙會突然發難,此刻的戰逍遙已經走進張嘯身前不足一丈之餘。

砰,啦啦。

強悍的一拳,打砸在張嘯英俊的下巴上,一顆顆牙齒斷裂和下巴骨骼碎裂的聲音清晰的傳來。

一拳暴起,拳風不停,幾十拳瞬間擊打在了張嘯的下顎之上。

圍觀的人傻了,張嘯的話語一點水分都沒有,憑藉張嘯的身份和自身實力,真的有不少宗派會賣張嘯面子,甚至一些宗派完全就被張嘯暗中操縱著,因為張嘯的爹爹可是真蘭郡的大統領張巨燁,從他那裡可是能夠弄到不少資源。

酒樓上幾名青年再也忍不住了,一青年徑直張口罵道:「馬的,夜流城青年八傑,誰敢在我們面前傲囂,這張少比斗輸了就輸了,可這般欺負人,就等於打我們的臉。即便這小子有著什麼背景,可是如此打臉的姿態,我可是看不下去。」

一旁一臉陰沉的攀少,眼神更加陰冷:「哼!這小子如此狂妄,正好有了動手的借口。走,今日我夜流城八傑的臉面可不能丟。」

張嘯頭顱高揚,一口碎牙和滿嘴血沫拋灑而出,身體騰空飛躍重重的跌落再地。

張嘯頭暈目眩,身體重重的跌落再地都沒有反應過來。腦海里只有一個聲音:特么的,這小子竟然打我,竟然真的敢打我?我特么的可是張大少,這小子怎麼敢?

張嘯的一眾跟班愕然的看著戰逍遙,直到張嘯跌落在地才反應過來,個個狂呼小叫著沖了上來。

一個聖階跟班,眼神冰冷:「小子,你找死。給我殺了他們。」

與此同時,遠處六道身影朝著這裡飛來。

一個相貌冷厲的青年話語遠遠傳來:「小子,你惹錯人了,招惹夜流城八傑的下場只有一個,那就是死。」

「天哪,一、二、三……加上『飛花狂刀』,夜流城八傑竟然全都到了,帶頭的那個青年竟然是攀、攀少,八傑之首,真蘭郡郡主的兒子,夜流城城主家的大少爺。」

「我的天哪,這少年招惹了一個張大少也就罷了,這夜流城八傑哪一個可都是了不得的青年才俊,個個修為不俗,而且家族勢力誰人敢惹?這幾人死定了。」

六名青年衣衫咧咧,姿態傲囂,站在高處俯視著地面的幾人。

張嘯此刻才清醒過來,滿嘴血跡,頭髮散亂,狼狽的爬起身來,惡狠狠的瞪著戰逍遙,表情極度猙獰:「老大,這小子決不能輕饒,我一定要讓他死。」

遠處近百名大少的跟班匯合再一處,朝著這裡湧來,更有近百名宗派模樣統一衣著的修鍊者在一老者的帶領下朝這裡飛來。

街道的另一側,二十名身子威風凌凌盔甲、或是皮甲的護衛朝這裡飛來。

圍觀的人群慌了,紛紛再度遠遠躲避開去,幾名大少的威名他們可是不敢招惹。

瞬息之間,就召集了不少人手,戰逍遙四人立刻被圍困在了場地中央,而趙立站在一側。

整個場地立時空出了一大片。

一名帶隊的護衛立時發現了空中的幾名大少,那帶隊護衛帶領二十名護衛落下地來跪伏在地:「攀少,不知這裡發生了什麼事情,屬下失職,護主不利。」

那陰沉青年,揮了揮手:「你們在遠處候著就好,且待我查明一二,聽我號令。」

「是1

呵呵,正主出現了。這陰測測的攀少,大概就是這八傑之首。我倒,你們能耐我何?

如此大的陣仗,周剛有些招架不住了,除了戰逍遙達到了聖階,自己根本就是一小武師。

「老、老大,怎麼辦?」

戰逍遙微微一笑:「就是郡主親來,我看他又能奈何我?」

!好大的口氣,如此陣仗之下,還能夠淡定自若,這少年到底是何來頭,難不成會是鎮龍城域主那邊來的人?這真蘭郡在中域也就是個小郡而已,中域官府之後或者什麼大能之後怎麼會來這個小郡?

突然,遠處一個青年急速飛來,面滿欣喜的大聲叫嚷著:「大少爺,查到了,查到了。他就是一無名小卒而已。」

既然是無名小卒,那就讓你徹底曝光,膽敢招惹我攀少,你這無名小卒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