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四十四章 見證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四章 見證奇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說,大聲說。」

「是!這白衣少年,名叫戰逍遙,修武學院的一個教習,也就是藥材管理庫看管庫房的,之前好像就是一『廢材』,突然就……。落日城事件好像就是他乾的,據說是什麼逍遙閣的少閣主,不過從來都只是他一個人而已,根本就沒有那什麼逍遙閣,其餘幾人……。」

隨著飛來青年將戰逍遙等一眾人的老底揭穿,此刻戰逍遙的身份才徹底被曝光,落日城事件再度被提及。

一個二流的修武學院就是連城池內一個最不入流的幫派都算不上,而且武道沒落,修武學院已經快要淡出修鍊者的視線,被人滅了也不會在修鍊界掀起絲毫的波瀾,甚至都無法成為修鍊界的談資。

可此刻,卻突然被人提及。

「修武學院?就是那個不入流的只能招收普通人家孩子的武道學院么?」

「什麼,這少年就是修武學院藥材庫的管理教習,竟然是那個落日城力挫群雄的小子,嘖嘖,年少英才埃」

「年少英才又有何用,可惜了了,惹惱了八傑,無人能救。」

男看客紛紛替戰逍遙惋惜著,可不少女修鍊者已經心生仰慕之情了。

年少有為,心懷寬曠,機智敖勇,況且極其重情誼,對那黑色皮甲女子那番話語足矣打動不少少女的心扉。

趙立目不轉睛的看著,強敵環視之下依舊面帶微笑的戰逍遙,內心波瀾起伏。

如此年少英才,修為了得,胸懷寬曠,俠義凌然,決不能被這些無良大少給毀了,既然生死斗已經輸了,我這條命就已經是這少年的了。今日無法善了,也要幫助他走脫。

陰沉青年,八傑之首,此刻滿是老大做派:「哦,你竟然就是戰逍遙,說你是無名小卒,到還有些名氣。可是你今日的做法,實在不妥埃這張嘯誠懇的邀請你,你竟然打碎了他的牙齒,小小一個落日城副城主而已,就算落日城城主來了,見到張嘯都要恭敬三分。你小子,今日不留下些零頭,怕是交代不過去吧。」

要動手,自己倒不懼,周剛修習了逍遙步法,速度定然也不會太慢,在上自己再側,只要沒有皇階高手前來,護著他們逃跑一定不是問題。尚且,自己可是有一件殺手還沒用出呢。

張嘯如此人品,這幾個青年竟然能夠聚在一處,相必人品也好不到哪裡去,如果這八傑人品太差,這八傑之名我就給他好好正正名。

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請來的幫手不少啊,對付我們四人,竟然出動如此多之人,你們八傑可也算是廢材八傑了。」

「小子,很好。狂妄的沒有限度,我會讓你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這落日城副城主,恣意妄為,來我夜流城滋事挑釁,毆打夜流城大統領之子,來人給我打斷他的腿。」

「呦呵,你又是什麼來頭,竟然張口就定了我的罪證,這麼多人看著呢,就算郡主親來,也要問清緣由吧。」

「你所做的一切,我俱都看在眼裡。我爹爹可是真蘭郡郡主,我身為其子自當替我爹爹管理一二。」

這陰沉青年城府之深,可見一般,不直接以郡主之子的名頭來強勢壓人,卻處處指責戰逍遙的不是,將矛頭指向戰逍遙,將自己報復的行為包裹的正義凜然。

跟這些人講道理純粹是扯淡,戰逍遙正欲使出殺手,鳳霞舞徑直張口道:「你就是那什麼攀少?和那張嘯賭鬥之人就是你么?強迫無端女子參與你們豪門大少之間的賭鬥,這行為可有辱八傑之名。我鳳霞舞雖是一介女流,可也是一名修鍊者自有尊嚴,試問維護自己的尊嚴可有過錯。」

一旁的趙立緊接著張口道:「攀少,這少年是被張少逼迫的,這裡的所有人都有目共睹。若不是這少年修為了得,此刻只怕已經身死。」

陰沉青年,面色更是不善,一雙毒蛇般的眼睛惡狠狠的看著趙立。

張嘯卻忍不住了,氣息狂放:「趙立,你個吃裡扒外的東西,我可也是八傑其一,如今八傑之名遭人羞辱,你竟然幫著外人說話,很好,很好。」

趙立面色一緊,頭顱低垂,可仍舊堅持道:「大少,做錯了就是做錯了,今日之事本就錯在你我。」

趙立完全是被迫,此刻竟然將罪責攬在自己身上,其心性也是不錯了。

哼,我倒如此逼迫你們,你們敢不反抗,一旦反抗,定然坐實你們的罪名,到時候趁亂弄死你們,誰人敢指責一二。

陰沉青年猛然張口道:「休要在這裡呱噪,一個圈養的看門狗而已,竟然反咬主人。他們幾人作亂,襲擾夜流城,護城護衛何在,來人將這幾人給我拿下,留口氣就行,城主哪裡我自然會如實說明。」

「是1

這二十名護衛,帶隊之人也就是一個大武師,其餘都是師級水準,顯然護城精銳還未出動。此刻這些護衛,惡狠狠的朝著戰逍遙撲來。

張嘯實在弄不明白,這攀少為何就要讓一眾護衛動手,這打臉之仇無論如何都要親自打回來不可,忍不住張口道:「攀少,直接動手就是了,為何?」

「等他們反抗了,我們在動手也不遲,到時候隨你怎麼玩。」

陰沉青年的話語雖然極輕,可戰逍遙聽得清清楚楚。

這陰沉青年,城府之深,心性之惡毒,遠比這張嘯可怕。

想陰我,嘿嘿,我就如你所願,讓你詭計得逞,我倒你能奈我何。

攀少的用意,大部分人都看得極其明了,即便這攀大少惡意誣陷,只要不反抗去城主府走一遭說個清楚也不會怎麼樣。

戰逍遙這少年,定多吃點苦罷了,一旦反抗那可就是大罪名。希望這瘋小子,分得清輕重。

就在一眾圍觀者議論紛紛之時,戰逍遙動了,狂暴的氣勁陡然狂放,身體迅捷的朝著幾十名護衛衝去。

「小兄弟不可。」

趙立情急之下疾呼,可卻沒有絲毫用處。

此刻戰逍遙的作為,再度超出了一眾人的猜測,令一眾人滿心無奈的搖頭。

「這小子沒救了。」

轟!狂暴的拳風,將十幾名武師,轟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子正等著你動手呢,給我上,拿下這些判賊,張副宗主你們血色宗,極力拿下判賊,這功勞我定當如實稟報爹爹。」

一名白髮老者,嗤之以鼻,只是並未表現出來,微微點了點頭。

張嘯獰笑著,一揮手,一眾跟班和血色宗一干人朝著戰逍遙襲去。

趙立牙齦緊咬,滿心矛盾之下,身體卻動了。

「好,很好。今日夜流城『青年八傑』你趙立從此除名,背叛者,死。」

張嘯惱怒異常,實在無法想通,這『飛花狂刀』為何會背叛自己。不過張嘯也懶得去想,在他眼中趙立只不過是一條狗而已。

此刻夜流城『青年八傑』加上血色宗宗主、幾個聖階副宗主,共計十二名聖階修鍊者,連同一眾跟班、弟子近三百多人,朝著戰逍遙、趙立等人涌去。

戰逍遙淡然一笑:「趙老哥,咱們臨時組個戰團,啟動戰陣,我們今日好生鬧它一鬧。」

「戰陣?開玩笑吧,誰來操控,我可不是陣法師?而且就算啟動戰陣,聖階修鍊者定多中級戰陣水平,能夠抵擋四五個聖階高手的攻擊就不錯了。」

「老哥,反正都要死了,不如搏他一搏,你相信我,就且陪我瘋狂一回如何?」

一句老哥,將趙立的血性激發,與其受人擺布不若臨死前搏他一搏。我『飛花狂刀』終於可以自主一回。

「好!苟且偷生般的活著,不如瀟洒搏殺一會。我趙立的命本就是欠你的。」

趙立是徹底將生死置之度外了,壓根就沒考慮過戰逍遙口中的戰陣在這十幾個聖階高手面前能起到什麼作用。

戰逍遙、周剛、炎龍,加上鳳霞舞和趙立,五人剛好能夠形成最簡單的戰鬥陣法。

這也算是獨行俠戰團第一戰,雖然臨時成員趙立倉促加入,也可謂戰團第一次共同對敵,是該經受一次血與火的洗禮了。

戰逍遙迅速朝著幾人,拋出一塊『坤石』,自己身上則帶著一塊『乾石』。

「天罡,防禦戰陣。」

隨著戰逍遙話語一出,鳳霞舞、小天、周剛雖然動了卻帶著滿腹疑惑呈四角方位站立,周剛舉著盾牌站在最前沿,趙立遲疑著站在側翼一丈后,之後是鳳霞舞和方天驕,而戰逍遙則站在最後,作為戰陣的尾部防禦力量。

這小子,難道是個陣法師,想布置戰陣,可是陣法水平太低,戰陣的能力可是很弱的,能提升百分之二十的威力就不錯了,面對幾百人的攻擊,呵,以戰陣就想對敵,是不是太異想天開了。

看著煞有介事的戰逍遙,趙立雖然滿是疑惑,卻也站在了戰逍遙指定的一處位置上。

「這少年,想幹什麼?竟然想以防禦戰陣來抵禦幾百人的攻擊么?」

「切,這少年是不是狂妄過頭了。修為雖然聖階了,可是陣法水平太低,這戰陣又能加持多少防禦屬性。」

「是啊,戰陣不同於一般陣法,戰陣雖然可以移動,但是陣眼操控之人陣法水平的高低和操控技巧絕對是關鍵,而是修為太低、精神力太弱,戰陣威力並不會多強,這幾個聖階修鍊者幾個轟擊就能轟碎。」

空中幾個法聖狂暴的法術攻擊,已經襲來。

戰逍遙靈能運轉,一道靈能自戰逍遙身體上散發而出,透過『乾石』再度激蕩而出,那靈能分化做四道靈能流,與戰團其餘四人身體上『坤石』遙相呼應。

轟,一道蓬勃的靈能氣勁蕩然擴散開來,戰陣內五人渾身只覺得防禦力和力量陡然增加不少。

趙立滿是不可置信的看著身體上盪起的靈能流,鼓盪起的厚實防禦力,那可是前所未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