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四十七章 郡主之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郡主之怒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接二連三的攻擊頃刻而至,五道身影陡然化作五道流光,朝五個方向飛射。

「想跑,上,給我追,那白衣少年給我留個活口,我定要讓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讓他後悔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我會讓他永遠記住我潘少離的名字,我潘少離之名會永遠成為他的噩夢。精銳護衛和所有聖階高手追擊那白衣少年,其餘人將他們給我抓回來。」

潘少離咬牙切齒,眼神陰沉的可怕,朝著戰逍遙逃竄的方向追去。

『曼陀羅』終於等到機會了,猛然大喝:「追,將那黑衣女子給我抓回來。」

幾百人的隊伍分作五道,分別追擊而去。

追擊小天的隊伍,沒有追出多遠就失去了小天的蹤影,卻在悄無聲息之中不斷損失人手。

周剛是徹底狂牛入羊群,不論是大武師、大法師,各種攻擊擊打在周剛身軀之上,根本就是撓痒痒般。

「哈哈,哈哈痛快,老匹夫,剛才你打我,吃我一盾牌。」

周剛強悍的防禦令人驚訝,可更加不可置信的是那速度,完全如同攻擊武者般的速度,讓一群大法師膽寒。

狂暴的盾牌攻擊面積又大,力量又猛,一群人躲避不及卻被扇飛了出去。

鳳霞舞的詭異長鞭,再次讓『曼陀羅』鬱悶的想哭泣。

本以為破除了戰陣,此刻又有近百人圍攻這『鞭影漫舞』的女子,實在出乎意料的是,詭異的長鞭能攻能守,既可近戰又可遠攻,而且那長鞭之上的力量也極其不弱,移動的速度更是迅捷,遊走之間自己帶去的人手,反而損失不少。

「少主,這少年隊友的實力也是不弱。」

「同階修為確實不弱,但是和那少年一比很弱很弱,不配做那少年的隊友。」

「如果都如同他或者你我一般,這凡塵大陸也許就沒有天之驕子天縱奇才一說了。個個都是神人,或者個個又都是普通人了。」

「咦,炎龍你今日。算了,我們走吧,去下一個郡挑戰,你想要戰鬥,有的是對手。」

鎧甲男微微遲疑卻動了。

咻!

兩道迅捷的黑影在漆黑的夜色中消失。

隊友分散開,戰逍遙成功吸引了十二名精銳護衛和七名青年追來。

來到城池處一處寬敞的空曠之地,戰逍遙已無後顧之憂,此刻鬼魅般的速度依舊不減,可戰逍遙卻不退反進。

正滿心怒意,奮起直追的潘少離正愁抓不到這小子,沒想到這小子卻反轉而來。

正在興奮間,卻見那白衣少年速度陡然再度狂飆,繞開護衛戰陣的幾次攻擊,徑直射向自己。

「這、這、不可能,這小子竟然還隱藏了實力。快、攔住他、給我攔住他。」

潘少離從未如此失態過,之前這白衣少年暴揍自己的畫面依舊清晰,面頰和下頜仍舊疼痛,一張本來英俊的面頰此刻腫脹的不成形。

張嘯徹底懵了,這白衣少年剛才和『飛花狂刀』比試看上去也就比趙立強上那麼一點,和自己比試雖然一拳轟散了自己極其犀利的一擊,可若說這白衣少年赤手空拳硬憾自己一擊而沒有受傷、靈能損耗不大,自己絕對是不信的。

加上剛才連番的戰鬥,尤其是操控戰陣,作為陣眼和操控之人,消耗的靈能和精神力損耗絕對不低,此刻竟然還能有如此速度和洶湧的氣勁,張嘯如何能不驚。

一定是這小子消耗巨大,逃避不掉,臨時爆發想要擒拿一名大少作為人質,以尋求庇護。

對,一定是這樣。

「他不行了,消耗巨大堅持不了多久,不要被他抓住,額……」

張嘯的想法是正確的,此刻戰逍遙確實是靈能枯竭,不過張嘯低估了戰逍遙逍遙步法的凌厲和高超,幾個虛影之下,一眨眼自己竟然已經被滿面邪笑的白衣少年以一柄匕首抵在了喉間。

一精銳護衛慌急道:「住手,他你傷不得。他爹爹可是皇階大能,夜流城大統領。」

爹爹、皇階大能、大統領,這幾個詞戰逍遙今晚可是聽的夠多了。

特么的,拼爹的時代,打不過就搬出爹爹、搬出後台勢力,落日城老子雖然也搬出來了逍遙閣,可是這逍遙閣可是我自己一手創立的,雖然到目前仍舊只有自己一人,有種向我學學。

遠處圍觀的人群之中,一個中年漢子擠開人群,看著諾達狼藉的戰場,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好奇的問道:「這、這怎麼回事?幾個大宗派爭鬥么?這麼大動靜。」

「幾個、哦不,應該算一個狂妄少年,暴揍了夜流城『青年八傑』的幾名大少,又襲擾了護城精銳鐵衛。」

「啥?一個人?少年?暴揍夜流城大少,還襲擾精銳鐵衛?可能么?」

「諾,你自己看。」

那中年漢子好奇的看向對峙中的人影,只是無奈凡人視力和精神力探查有限,加上夜色深沉,根本無法看清具體情形,只得張口向身旁的人打聽著事情的來龍去脈。

「嘖嘖,天方夜譚,簡直是天方夜譚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那戰什麼遙的少年是誰?」

此刻的張嘯可是絲毫不敢動彈,對戰之時自己受傷可是不輕,雖然及時服用了丹藥,可是藥效並不怎麼理想。而且此刻,這白衣少年鋒銳的匕首正緊緊貼在自己的面頰之上。

若沒有絕對把握,張嘯可不敢冒著英俊臉頰被破相的風險,來逃脫。

潘少離腫脹的眼睛,一道陰冷閃過:「不用懼怕,他不敢把張少怎麼樣,給我上,殺了他。」

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哦,是么,你真以為我不敢把他如何,夜流城青年八傑都被我揍了,你覺得我還在乎一個張少么。」

「攀、攀少,使不得,千、千萬使不得,這、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千萬不可用強埃」

張嘯聲音顫抖,慌急的朝著幾名護衛擠眼睛,打著顏色。

不等護衛離開去通風報信,遠處一個威風凌凌的鎧甲男騰著一隻巨大的異獸迅捷飛來,離的尚遠隆隆的話語已經傳來:「小子,住手。」

呱!

一聲狂暴的七星靈丹異獸鳴叫陡然傳來,同時一股狂暴的勁風呼嘯而至,一隻體型龐大,展翅可達三丈的兇猛如鷹般的異獸鋪展著雙翅威風凜凜的懸停在高空之上。

隨著這聲獸鳴的出現,整個戰場頓時悉數停下手來,個個相互凝實戒備,卻再也不敢妄自發動攻擊。

『曼陀羅』一雙幽怨狠毒的眼睛,瞪著鳳霞舞:「副統領來了,你們今日死定了。」

鳳霞舞氣喘吁吁,渾然也沒有想到會惹出強悍的存在。

此刻對戰逍遙慢慢的擔憂之色,眉頭一凝,朝著戰逍遙所在的方位掠去。

「追,不能放過他。」

周剛、趙立、小天、鳳霞舞掠至,戰逍遙身後,個個惶恐的看著空中的皇階大能。

皇階大能的到來令整個戰場滿是壓迫之感,雖然只有一人,可沒有下達命令此刻無人敢妄動分毫。

「小子,我勸你速速放開張少。在我發怒前,給你一次機會申辯。」

威嚴的話語傳來,巨大的鳥背上只能看到一個晃眼的鎧甲一端。

饒是精神力強大的戰逍遙,此刻都無法探視到那鳥背之上人影的樣貌。

原本嘈雜的人群,立刻靜謐下來,滿是崇敬和震顫的看著空中的巨鳥。

「赤影鷹獸,那是赤影鷹獸么,七星六級異獸。竟然被當做了坐騎,來人一定是……」

「來人一定是夜流城的副統領,武道皇階三品的大能。天哪,副統領竟然親自前來了。」

張嘯滿面喜色,急促的叫道:「曹統領,快救救我,這小子,額……」

張嘯的話語還未說完,戰逍遙手中的匕首就是一緊,冰冷的匕首絲毫沒有一絲光線,可那鋒銳張嘯絕對不敢輕視。

「小子,別說我沒給你機會,這是你自找的。」

戰逍遙卻絲毫不懼,朗聲說道:「如果以修為壓迫,我們都不是你的對手。可是看你裝扮至少也是一位有地位有身份之人,難道也如此不講道理,以威壓服人么?」

「大膽狂徒,我給你機會說話,你卻還要脅迫他人,他雖然是我同僚之子,可是我『木詭林』法皇的威嚴和都城夜流城副統領的聲威斷不會輕易庇護他人,你給我如實說來。如若不然,今日毀房、燒殺、夜襲之罪你擔當不起。」

「『木詭林』法皇,一手木屬性法術,招木成林,詭異如妖,這已經是夜流城為數不多的頂尖強者了。」

當圍觀之人還在議論紛紛之時,遠處天空一股更加狂暴霸道的呵斥猛然傳來。

「副統領,事實如此明顯,你還要聽幾個無名小兒呱噪,敢傷我離兒,給我直接拿下。」

聲音剛剛傳來,一道流光身影已經閃現而至,洶湧的怒氣和狂暴的氣息,令整個空間充斥著隆隆的威壓。

所有人眼皮狂跳,心臟急劇跳動,一股強烈的窒息之感如同死亡之前的陰影,讓人冷汗汩汩,渾身顫抖。皇階大能之怒,氣勢強悍如斯。

一個威嚴怒目一身勁裝的魁梧男子,眼神凌冽站在一柄霸氣的飛劍之上,怒氣凌冽的俯視著眾人。

十幾名護衛,陡然惶恐無比,徑直跪拜在地,齊聲吼道:「郡主大人威武。」

圍觀的不少城民更是誠惶誠恐的紛紛躬身行禮,張口恭稱:「拜見郡主大人。」

一眾修鍊者個個面若寒禁,再無一絲一毫的議論之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