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四十八章 自己打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自己打臉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曹副統領,也沒有想到郡主竟然親自前來,忙不迭的驅散了坐騎,騰著飛劍落下地來,恭恭敬敬的跪拜在地,恭敬的說道:「夜流城副統領拜見郡主大人。」

被稱作域主的中年男子,本來惱怒異常,聽聞自己的愛子被人狂毆立時忍耐不住,朝這裡趕來。

沒想到的是,此刻竟然圍聚了不下幾千圍觀者。

郡主那可是真蘭郡高高在上的存在,青年之輩之間的打鬥本就稀鬆平常,被人毆打也是在正常不過,可是在這位極其顧臉面的郡主眼裡,自己調教出來的俊傑愛子被人狂毆那可是直接打自己臉面的事情。何況之前有人稟報了白衣少年的身份,只不過是小小落日城一廢材學院的藥材管理者而已。

修武學院在他眼裡就是『廢材學院』的代名詞,只有一名聖階院長代言人而已,除此之外在沒有一個像樣的修鍊者,那修武學院可是連下三濫不入流幫派都無法比擬的存在。

郡主藐視著眾人,一張威嚴的臉頰滿是冷厲。

潘少離可是欣喜異常,飛到了半空,站在郡主身側:「戰逍遙,郡主親來,你竟然不跪拜,你要為你們幾人的狂妄付出慘重的代價。」

張嘯緊張的心思徹底放鬆下來,自己的爹爹沒來,可是域主大人親自來了,攀少的爹爹怎麼會不幫著攀少。

「小子,你還不放開我,域主大人可是親自來了,你的面子可是夠大的,在狂妄那可是徹底沒有活路可退了。」

域主威嚴氣息的威壓,令周剛腿肚子抽筋,令小天額頭冷汗直冒,鳳霞舞更是沒有想到竟然惹出了如此強悍的一位霸主。

正主親來,戰逍遙淡然一笑,這才收起匕首。

域主話語冰冷:「狂妄小兒,你好大的膽子,你可知罪。」

戰逍遙長發一甩,淡淡一笑:「域主大人,我們幾個初來夜流城,欣賞這美景,卻無端被人逼迫。我們雖然是修武學院的教習,可早早就聽聞域主大人的威名和秉公處事的風骨,域主大人的高深修為,更是令我等敬仰。」

張嘯內心在吐血,牙齒咬得格格作響:「早特么幹嘛去了,我早就給你說過我們背後的勢力,你惹不起。此刻竟然當眾拍馬屁。等死吧。」

戰逍遙並未理會張嘯,張口繼續說道:「我等本來無心生事,可是偏偏有人要自找麻煩。域主大人,我等不過是一低階修鍊者,豈敢唐突域主威名,竟然惹惱域主親臨。罪過,罪過。不過罪責並不在我等,是以我們何罪之有,不如今日之事大事化孝小事化了,平淡的息事寧人罷。也好保全郡主的威名。」

噗!

幾名大少內心在吐血,夜襲夜流城、狂毆大少、襲擾護城護衛,驚動護城精銳鐵衛,竟然還是小事,還想息事寧人。這小子想的也太簡單了吧,打了我等豈能就這般揭過。

這小子傻到沒有腦子了吧。

「哈,哈哈哈哈。本域主執掌真蘭郡五六載,見過無數奇人異事,如你這般狂妄,死到臨頭還不知自己罪過的小傢伙,我攀振督還是第一次見。」

戰逍遙心頭卻道:原來這郡主真名原來叫做攀真毒,要是心腸也如同名字一般歹毒那可就不妙了。

「爹爹,他們幾個有些本事,尤其是那名白衣少年,竟然是一名大師級陣法師。能夠啟動戰陣,這些傑作就是他們乾的。」

攀振督斂去笑意麵色陡然一寒:「你們好大的膽子,你看看這青年,竟然被你毆打的不成人形,狂妄無知,肆意在城內鬧事,毀去房屋,草菅人命。」

潘少離頂著豬頭臉,竟然一紅,內心更是悲憤,對戰逍遙的怒氣簡直是無以復加。

戰逍遙眉頭微鄒,朝前走進幾步,走到了一處燈光照耀之下:「郡主大人,小子真的不想惹事,這裡這麼多人證人,你若還是不信,那我也沒有辦法,欲加之罪何患無辭,既然你想把事情鬧大,我奉陪便是。」

當戰逍遙踏入燈光映照之下,圍觀的人群立時看清了戰逍遙的面容。

一個中年漢子陡然一驚,滿是驚訝的張口說道:「這不是競技斗場,坐我旁邊的小兄弟么,當時還叫我老哥哥來著,怎麼會是他,天哪,竟然惹出了這麼大的麻煩。當時我還以為他就是一普通俗人,竟然是一位了不得的修鍊者。惹惱了域主,這小兄弟完了、完了。」

好狂妄的口氣,都到了這地步,這小子何來的底氣,竟然還叫囂著。

攀振督眼神一凝,王霸之氣陡然飆升,隆隆的氣場猛然擴散開來,一股磅、威嚴、極其浩渺龐大的氣勁頓時朝著戰逍遙壓制而來。

轟!

戰逍遙站立之處十丈之內陡然一片塵土飛揚,這氣勁只是示威,並未帶有實質攻擊,饒是如此已經震撼的滿場一片惶恐。

鳳霞舞滿面恐懼:「逍遙,你瘋了,郡主大人親來,這可不是小事,再要頂撞,如何收常」

鳳霞舞陪著戰逍遙瘋狂了一回,可是沒有想到竟然惹來一個個背後勢力大能,此刻郡主親來,說明事由便可,怎麼還要忤逆域主。

整片區域,雅雀無聲,一眾圍觀者滿心憐憫的看著場中頑強抵抗的戰逍遙。

張嘯、潘少離等一眾大少可是心花怒放,滿心快慰。

逆來順受、從來不是我的性格,你要用強,我豈能讓你如願。今日,我就徹底讓你好好自己打自己的臉。

威壓氣場中,戰逍遙護體氣勁開啟,盪去塵埃,話語振聾發聵,盎然不懼:「攀振督,你身為郡主,好大的官威,以權壓人難道就是你堂堂郡主的風骨,你給我滾過來,好好看看我手裡的拿著的是什麼?」

一個黑色鬼頭形狀的令牌,被戰逍遙擒在手中。

攀振督眼力何其強悍,透過煙塵已經一眼認出了那毫無光澤卻極其猙獰的鬼面令牌。

執法堂執法總使的貼身令牌,這、這、這小子怎麼會?難道落日城執法總使親自接見的就是這少年。我草尼瑪,要老命了。

攀振督靈能陡然一陣紊亂,大腦瞬間短路。威壓氣勁陡然散亂,身軀更是一個寒顫險些一頭栽倒。

攀振督面色瞬間一片蒼白,各種思緒混亂:不可能,絕不可能,執法總使怎麼會接見一個無名小卒,這令牌一定是假的。

可是執法堂本就是極其神秘的執法力量,就連大眾派都不一定能夠知曉,這小子怎麼會知道,而且怎麼會有執法總使的貼身令牌。

如果冒充或者作假那可是滿門滅族的罪責,這少年不可能冒著如此大的風險來假冒。

而且,執法總使去了落日城的事情可是傳得沸沸揚揚的,確實親自接見過一位神秘人物,只是實在沒有想到竟然是這個少年。

怎麼會、怎麼會?不怕萬一,就怕一萬。一切還有迴轉的餘地,萬一做的太絕,真的是這小子,那就是徹底得罪了執法總使,那可是死的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自己的老臉丟了無所謂,特么的老命要是丟了,那特么的就徹底玩完了。

先要確定這少年的身份再說。

攀振督內心如同滾油倒入了涼水,早已經炸開了鍋,一顆小心臟此刻七上八下,仍舊懷有一絲絲僥倖。

攀振督右手猛然一探,一股磅的吸扯之力陡然傳來,那鬼面令牌拿捏不住,隔著幾十丈距離竟然被攀振督隔空吸扯了過去。

攀振督緩慢的翻轉過右手,猙獰恐怖的鬼面令牌正朝著自己齜牙咧嘴。

我了的媽呀,竟然是真的。

瞬間那令牌頓時如同燒紅了的洛鐵般滾燙無比,那鬼面也比剛才更加猙獰恐怖。

攀振布渚統寥肓吮窖,一股涼氣從腳底瞬間直竄頭頂,不由自主的打了個冷擺子。還好剛才只是擺架子,沒有實質性的攻擊氣勁,好生賠罪應該不會惹惱了這來頭不小的人物。

所有人都沒有看清楚那黑色的東西到底是個什麼物體,此刻只看到攀振督身軀急速下墜,落在地上手,兩隻手臂捧著一枚物體,上身微微前傾,腳步快捷的朝著白衣少年邁去。

一張威嚴的臉頰此刻更是精彩絕倫,一絲苦笑、一絲諂媚、一絲懊悔,七分震顫和驚恐交織著。

誰能想到這瞬間的轉變,竟然如此戲劇性。

懵逼和石化都無法形容一眾人的心理,如同說書小說中的奇葩故事竟然在眼前上演,而且又是出自這位白衣少年之身。

攀振督恭恭敬敬的雙手遞上令牌,頭顱低垂,右膝蓋更是重重的直接跪在了地面上。

「真蘭郡郡主攀振督見過大人。」

攀振督隱去了執法堂執法總使的名號,因為這些是機密。

直到此刻攀振督恭敬的聲音和此刻的舉動,讓一群人眼鏡跌落一地,此刻還在雲中霧中,壓根沒有反映過來。

副統領才傲囂而來,更牛逼的郡主大人就親自來了。

剛才還威風凌凌的,瞬間就變作了一個哈巴狗模樣。

比郡主來頭還要大的人物,會是何許人?

這、這到底是個什麼世道?這白衣少年怎麼竟干一些讓人匪夷所思之事。

戰逍遙也有些懵,實在沒有想到這不起眼的令牌竟然具有如此大威懾力,這絕不是執法者佩戴的,絕逼要比執法者的令牌要高几級。

「爹、您這是在做什麼?他就是一無名小卒,你何須如此對他?」

「放肆,立刻給我滾回去,修心問道我都百教你了么?你們幾個成天惹是生非的傢伙立刻給我,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