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五十五章 香艷修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香艷修鍊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老大,你這是做什麼?我、我,感覺下面涼颼颼的。」

戰逍遙眼神凌厲:「你們兩個攻擊我,用足全力,我也會還手,不得動用任何防禦器具和護體氣勁。」

「什麼?不能防禦,老、老大,你不帶這樣折磨我們的吧。你、你、你可是聖階高手了。」

「少廢話。『噬靈決』、『鍛體決』你們已經修鍊不少時日了,是該好好檢驗檢驗你們的修鍊成果了。」

戰逍遙此舉其實有三個目的,一是檢驗兩人和自己不用防禦之下肉身所能夠承受傷害的極限,二是為了更好的利用『鐵臂鋼猿』血液浸泡身體改造肉身,三是為了進一步凝實兩人體內的靈能,減少吞噬靈石的副作用。

戰逍遙不再廢話,以大武師八重之力徑直發動了攻擊。一個時辰之後,周剛和小天渾身滿身血跡,到處皮開肉綻,唯獨戰逍遙毫無損傷。

砰!

兩盆調理好的血浴藥液木桶,落在了地面。

「你們兩個進去吧,運轉『鍛體決』浸泡三個時辰,我還要去調教調教美妞。」

周剛迅速脫的赤條條,噗通一聲跳入了木桶。

「啊!老大、你在這裡面放了什麼?」

周剛如同受驚的小白兔,猛然從木盆中竄入,戰逍遙大手一按,將周剛死死的按在了木盆之中。

戰逍遙淡淡一笑:「鹽巴、辣椒,防止你們的傷口快速癒合,不然這『血轅的效果可就達不到最佳了。」

「老大、你、算你狠。」

周剛齜牙咧嘴的盤膝而坐,運轉起『鍛體決』,小天反倒緊咬著牙齦,眼神堅毅的邁入了其中。

戰逍遙對鳳霞舞的『調教』採取了另一種方式,一種比較溫和的方式,只適合於情侶之間的方式。

威靈山一處空曠而偏僻的山洞之中,戰逍遙布置下幾處高級陣法后,又在山洞之中鋪滿了柔軟的墊子。

鳳霞舞不明所以,臉頰一片緋紅,一顆芳心急速跳動。

「你不是說要『雙修』么?你、你鋪墊子干、幹什麼?」

鳳霞舞臉頰緋紅,話語低不可聞。

「脫衣服?」

「什麼你、哪有你這麼直接的?」

鳳霞舞雙腳一跺,背轉過身嬌羞不已。

「你想什麼呢?我可是正人君子好嗎。真的是一種修鍊方式,你相信我。」

「真的?」

「真的。」

如果不是極其信任戰逍遙,鳳霞舞一度以為戰逍遙這是突然奇想想要來一次野外刺激。

可是看著戰逍遙堅毅而認真的眼神,鳳霞舞這才壓制下嬌羞:「那你吹滅蠟燭,轉過身去。」

我了去個去,這女人啊,哎。又不是沒看過,要是辦事這也不是第一次,還這麼矜持。

漆黑的山洞,怎麼能阻止戰逍遙的視力,當鳳霞舞退下一身緊身皮衣之後,膚如凝脂,上部的碩大和極其飽滿挺翹的臀部更加襯托的腰如細柳,饒是早就看過的戰逍遙此刻鼻血也是翻湧不止。

此時的鳳霞舞幾乎處於半果狀態,任憑戰逍遙布置著一切。

「運轉『噬靈決』,不要阻止你體內的靈能,一切由我來操控。」

戰逍遙搖了搖頭,拋卻了渾濁思想,雙手抵在鳳霞舞後背之上,蓬勃的靈能源源不絕的順著又手倒入鳳霞舞體內,錘鍊壓實著鳳霞舞體內的靈能,將鳳霞舞體內一部分靈能在順著左手運轉回自己的體內,同時不斷凝練壓實,再度倒入鳳霞舞體能。

兩人同時運轉著『噬靈決』不斷吸納著天地靈氣。

這種凝練靈能的方式,是上個月在『時空之匙』內,戰逍遙突然想出的一種辦法。

既可以疏導鳳霞舞體內的靈能,又能凝練壓實自己體內的靈能。

只不過這種做法極其危險,一旦受到干擾或者強行中斷,兩人體內的靈能都將紊亂,靈珠有可能毀滅,輕者修為被毀,重則珠毀人亡。

「好奇妙的感覺,好充沛的靈能,這種修鍊速度竟然比自己單獨運轉『噬靈決』還要快捷。」

「不要說話,潛行修鍊。」

鳳霞舞乖乖的點了點頭,閉上了美眸,可戰逍遙卻一心二用,在鳳霞舞身上大吃特吃著豆腐。

戰逍遙可絲毫不怕靈能運轉出現偏差,因為戰逍遙此時的精神力遠比同階聖階修鍊者強大的太多。

三個時辰后,戰逍遙明顯感覺到鳳霞舞體內的靈能已經爆滿,輕巧的撤回了靈能。

「服下這枚突破丹,專心突破,我替你掠陣。」

「不、不要,你出去、快出去?」

鳳霞舞慌急而堅定的阻止了戰逍遙在一旁掠陣,將戰逍遙趕出了洞外。

山洞內,突然想起了一陣凄慘的呼叫聲。

戰逍遙猛然一震,就欲闖入,忽然鳳霞舞的聲音尖銳的傳來:「不、不要進來。」

鳳霞舞突破之時的異狀令戰逍遙極其震驚,可又不敢在冒然進入。

突破之時極其關鍵,此時強行闖入只怕不妥。

戰逍遙滿心擔憂卻無可奈何,在山洞外來回踱著步子,思緒已經徹底亂了。

好在一個時辰后,山洞內靈能波動徹底消失,戰逍遙這才迅速的進入。

一進入山洞,一股淡淡的腥臭撲鼻而來,鳳霞舞一身黑色污漬陷入了昏迷之中。

怪不得鳳霞舞不允許自己在一旁掠陣,原來是這個原因。

戰逍遙怔住了。

怎麼會這樣,竟然和自己突破之時有些相似,難道鳳霞舞也經歷了鍛體改造之苦,可是怎麼可能?

鳳霞舞只是普通凡人,雖然也修習了『噬靈決』,可是不應該埃

自己好歹是仙族的靈魂,突破之時出現鍛體改造到還說的過去。

不對,不對,自己靈魂雖然是仙族,可是這具軀體可是凡人之軀,自己為何又會出現鍛體改造的情形。

直到此刻,戰逍遙才想起自己一直忽略的一個問題。

自己的『噬靈決』和『逍遙戰技』可是自己自創的仙族功法,來到這凡塵大陸能夠修鍊不說,竟然出現了突破之時鍛體改造現象。

難道這具身軀里還流淌著仙族的血脈?可是怎麼可能?而且絕不可能,這一世的戰逍遙只不過是普通凡人而已。

戰逍遙的思緒再度亂了。

算了,先等鳳霞舞清醒了再說。

戰逍遙抱起鳳霞舞急速的掠出山洞,來到一潭山泉,跳入了其中。

寂靜的林谷,清幽的山泉,一具溫潤妙曼緊緊抱著自己的軀體。

「霞舞?」

「嗯。」

「你、你是什麼時候出現這種情形的?」

「我也不太清楚,好像從黑色森林回來后,突破之時就出現這種情形,而且身軀比以往更加堅韌緊實,我也一直奇怪的緊,想要找尋機會問你,可是。」

「對了,天惠城那個垃圾幫派『斷刀堂』被滅后,我到底出現了何種狀況,竟然昏迷了幾天。這個事情很重要,一絲隱瞞都不可。」

鳳霞舞抬了眼眸,望著稜角分明,一雙明亮眼睛的戰逍遙,這才將那夜的事情述說了一番,只是省去了『忘塵仙子』之事。

「原來是這樣,看來這軀體從未經歷過殺戮,心性不夠堅定才早早出現了心魔之症。但是為何你又會出現和我一樣的情形,難道這一世的戰逍遙身軀里流淌著……要不是你,我那晚說不定會出現什麼狀況。」

戰逍遙徹底沒有了思緒,滿滿的震驚和不可思議。

「逍遙,你再說什麼?」

「額,沒說什麼。」

一向嚴厲、守舊的鳳霞舞竟然為了自己,逾越了她所堅守的紅線,也難怪那一晚之後鳳霞舞會有那樣的反應。

一股莫名的感動感動陡然升起,戰逍遙抬起頭,一雙滿含神情的眼眸深情的望著鳳霞舞。

「霞舞。」

「嗯。」

戰逍遙蠕動著雙唇,卻不知該說些什麼。

霞舞,等機會合適,我一定會將這一切原原本本的都告訴你,只是現在我說出來可能連我自己都不會相信吧。

戰逍遙一低頭,深情的吻住了鳳霞舞的紅唇。

嗚,唔。

片刻的抵擋后,山泉內一片春*情蕩漾開來。

整整一晚過去,戰逍遙才放過鳳霞舞。

「你剛剛突破進人聖階,此時體內靈能消耗殆盡,先不要服用靈丹,先進行血浴鍛體,同時在運轉『噬靈決』,這是絕佳的血浴時機。」

「血浴?嗯,好噁心。」

鳳霞舞雖然有些抗拒,可是跟著回到了山洞。兩人坦誠相對,進入木盆,再度進行修鍊。

幾日後,戰逍遙正指導著小天和鳳霞舞的比斗,一身盔甲的周剛滿面興奮的沖了過來:「嗨,冰刀子,來來來,我們比劃比劃,我可是進階到大武師了。嘿嘿,你那小爪子傷不到我。」

戰逍遙長發一甩,微微一笑:「小天,霞舞,鐵牛就交給你們了,他可是已經進階為大武師了哦,他的防禦足夠你們兩個隨便攻擊了。」

周剛歪著頭顱,疑惑不解:「老大、你什麼意思?」

鳳霞舞微微一笑:「逍遙他說你防禦極強,足矣承受我們的攻擊。他是在誇你。」

「嘿嘿。這還差不多。」

戰逍遙淡然一笑遠去了。

小天嘴角終於露出一絲罕見的微笑,身體閃掠而出,又鬼魅般的消失在周剛眼前,下一刻卻出現在了周剛身後。

唰唰唰,滋啦啦。

一道殘影閃過,小天幾十道爪刺已經揮出。

周剛還未反應過來,後背已經被小天再度攻擊了幾十次,只是周剛防禦的強悍令小天有些咋舌。

周剛傻眼了,突然明白了戰逍遙的話語,一聲悲憤的咆哮猛然傳出:「老大,你坑我,小天他竟然已經是聖階了。」

幾招后,周剛快哭了:「冰刀子,你、你、你竟然也進入聖階了。這不公平,哎,你有本事慢點。」

小天淡淡一笑:「防禦不錯,可惜太慢了。」

半個時辰后,周剛笑了,小天卻眉頭緊皺。

半個時辰來,自己攻擊不下幾百次,可周剛的防禦可謂固若金湯,並沒有取到實質性效果。

「冰刀子,我鐵牛今日和你杠上了,打不疼我我和你沒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