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科幻小說>傲邪戰尊>第五十六章 真武來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真武來人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科幻小說

夜流城外一處偏僻山巔,潘少離背著雙手站立著。

山腰下方几名修鍊者騰著飛劍迅速飛近。

「攀少,你交代的事情我們都辦妥了。那小子的底細已經徹底查清,逍遙閣純屬子虛烏有不說,那不入流的修武學院一個聖階武師都沒有,而且那小子無師無派,僅他一人而已,而且聽說那什麼院長代言人已經消失一個多月了,只有那小子是聖階修為。」

潘少離豁然轉過身來,一張陰沉的臉頰掛上了一抹陰沉的笑意:「好,很好。這下我看這小子怎麼死,依仗著神秘身份竟然敢在太歲頭上動土,簡直是找死,一個人而已面對諸多強敵我看他怎麼死。」

「攀少,這幾日我們已經將落日城的事情再度煽風點火,將戰逍遙的豐功偉績誇讚了一番,將消息側面放了出去,相信已經進入有心人的耳畔了。」

張嘯遲疑了片刻張口道:「攀少,這樣做合不合適,萬一那小子查到是我們做的,會不會?」

「查?他怎麼查?他自己招惹的敵人聞風而至,關我們何事?敵人突襲而至,他有那神秘身份也是白搭,無人能救。」

一青年諂媚的說道:「攀少,我還聽說真武學院的副院長可是帶著一些武教和精英學員朝落日城而去,聽說是針對修武學院去的。」

「真的?」

「千真萬確,昨日我在夜流城還見到了他們,他們學院的服飾可是無人敢隨便穿著。」

攀少離極其興奮:「哈,太好了。把這個消息也放出去,在誇大一些,看能否想辦法吸引出戰逍遙那小子的仇敵,在多幾個敵人同時動手,哈哈,修武學院可以成為過去了。」

張嘯插話道:「攀少,前幾日比斗為何不將那『飛花狂刀』直接給殺了。」

「你傻么,那小子剛走,『飛花狂刀』就出事了,傻子都能想到是我們做的。不過他已經中了血色宗大弟子的凝血法術,想要他死隨時的事情。

對了,將真武學院的事情暗地裡向趙立透露出去,那傢伙一定會前去幫忙,到時候安排一下,在真武學院和修武學院碰撞之時,激化矛盾,引發亂斗。在亂斗中將戰逍遙和趙立給我殺了,將他們的頭顱給我帶來。

還有,那個什麼『鞭影漫舞』的女子,一定要給我留著,那美人絕對算得上真蘭郡的一朵鮮花了,以前怎麼沒有發現在小小的落日城,竟然會有這麼美麗的女子。嘖嘖。」

「攀少英明。」

一青年期期艾艾的張口道:「還有一件事,不知該不該說?」

「今日我心情好,說來聽聽。」

「『斗戰狂人』戰敗了真蘭郡所有的聖階高手,直呼我們真蘭無人。」

潘少離臉頰豁然一斂,一股怒氣陡然飆升:「你是豬么,本大少心情好,你卻給我提這一茬。我在他身上可是輸了幾十萬極品紫金靈石了。馬的,他可是整個凡塵大陸聖階高手排名第六位的傢伙,如果僅僅是按武道聖階來排位,他至少可以排第二。」

「這麼厲害,那武道聖階第一是誰?」

「一個神秘的練能者。只知道他叫神秘男五號,而且是凡塵大陸聖階排位榜第一的傢伙,馬的要不是他,聖階排位榜前五都是我們法術修零了不提這掃興事了,你們趕緊辦事去,記住,一定要做的漂亮些,不要讓人認出你們的模樣。」

「是。攀少放心。」

這一日戰逍遙正在院長辦公室刻錄著銘文,斷嫣蓉處長突然找了過來。

「院長,挑戰書。」

挑戰書?竟然會有人向修武學院下挑戰書?

戰逍遙猛然一愕,穿戴起夜行風衣,才張口道:「進來吧。」

待斷嫣蓉進來后,戰逍遙繼續問道:「挑戰書?誰挑戰誰?」

斷嫣蓉遲疑的說道:「前些時日,您不在,真武學院就派人送來了挑戰書,真武學院的一名即將畢業學員想要挑戰戰逍遙。我壓根就沒放在心上,拒絕了。可是真武學院已經發出了第三份挑戰書,七日前接到的。而且,真武學院放出話來,說修武學院不給面子,下挑戰書連番拒絕,這次不論是否拒絕,明日真武學院的武教將帶隊親自前來。」

戰逍遙二郎腿翹起,眉頭微皺:「明日就是畢業之日,真武學院此時上門,定有深意。」

斷嫣蓉哀聲一嘆:「哎,還不是戰逍遙那小子惹的禍事。」

「哦,關他何事?」

「院長啊,想必你不知道那小子的性子在他五行覺醒后,修為大漲,本來也算是學院一顆重點培養的苗子,可是他竟然到處惹是生非,我想保他也沒保住,不是被學院開除了么。

回歸學院后第一天,竟然痛毆真武學院的學員,那學員潛修幾個月,特此高調的下了挑戰書,以此尋仇。可是被我拒絕,沒曾想他們的副院長竟然親自前來了,是以引來禍事。」

斷嫣蓉話語滿是幽怨之色,一心痛訴著戰逍遙的罪狀:「那真武學院啟是能隨便招惹的,那可是諸多學院中的佼佼者,武道苗子的搖籃。唯有真武學院能夠和法術學院分庭抗禮,在各大學院的比試中不論戰技、戰團、附屬職業比試,真武學院可都是有幾項能夠拿得出手的。

我們修武學院連年比試失利,就快要被人遺忘了。此時真武學院上門,我們如何應對。還有落日城事件,我不知道那小子如何退敵的,可是萬一強敵來襲,我們學院如何相抗,那小子就是個惹事精。這幾個月來我是提心弔膽,就怕強敵來襲,就怕那小子在惹出什麼禍事來。」

斷嫣蓉說的吐沫紛飛,戰逍遙到是哭笑不得:「好了,我知道了,明日如若來人,熱切接待,咱們可不能落了禮數,如若挑戰讓幾名學員隨便上去比斗比斗便是。你操持學院我很放心,你去吧。」

「萬一他們只找戰逍遙,我怕那小子?」

「我一會自會告誡於他,你去吧。」

斷嫣蓉離去后,戰逍遙不僅苦笑:「無門無派無後台,不想惹事被迫應敵卻成了惹事精。這種惹事精,呵呵,那我就惹它個天翻地覆又何妨。」

第二日,戰逍遙正在院長辦公室練習著臂力,卻是王超一臉頹敗的站在了門外。

「院、院長,我有事相求。」

戰逍遙穿戴起夜行風衣,走了出來。

剛剛站定,斷嫣蓉和一眾管理層一臉慌急的從遠處走來。

「院長,不好了,真武學院的來人了,幾十名學員,我們出面他們根本就無視,學員之間的比斗,我們也不好過多干預。他們正在學院門口等候著戰逍遙呢。而且他們放出話來?」

「幾十個學員而已,你們這麼慌急至於么?」

「不是,他們放出話來說戰逍遙若不應戰,就直接派聖階武教挑戰我們學院武教,若再不應敵就直接讓我們關門算了。」

戰逍遙卻毫不在意:「好大的口氣。晾著他們吧,不應戰又如何?我看他們還敢硬闖我修武學院不成。我和王超有話要說,你們先忙自己的去吧,一會還有畢業典禮,不用理會他們。他們若願意請他們參觀參觀我們的畢業典禮也罷。」

「院長,他們都欺負到咱們頭上了,難道還要避而不戰么?」

戰逍遙微微一笑:「人家聖階武教挑戰你們,你們誰能應敵?你們若願意,你們隨便上,我沒意見。」

額,不說修武學院的武教,就是管理層,除了院長代言人之外,哪裡有一個聖階。來找你就是讓你出出頭,你卻讓我們上,我們上去豈不是更丟人。

一眾管理層氣勢陡然一暗,個個長聲嘆氣,灰暗著面頰離去了。

斷嫣蓉滿面悲憤:「我若是有聖階水準我定然前去應戰,可,哎。修武學院、修的什麼武,可嘆,可嘆哪。」

戰逍遙自有自己的考慮和打算。

一眾勁敵還在暗處,僅僅就是個挑戰而已,又沒任何好處,何須前去浪費精力和力氣應戰。有那個時間不如多練習練習戰技來的實在。

「王超,你不是有事么?」

「院長,我今日前來也和今日之事有關。」

「哦,說來聽聽。」

「這件事其實是因我而起,這學期開學之際,真武學院的學員本來是找我的,老大他,哦是戰逍遙他是為了幫我出氣才出手的。今日他前來找戰逍遙挑戰,來者不善,卻都是因為我,我、我想請求院長替戰逍遙出出頭,幫戰逍遙避開這禍端。」

王超的話語,令戰逍遙心頭陡然一熱。

同宿舍幾年,舍友情誼端是厚重,這王超卻也是一位重情重義之人。

「你放心吧,你們都是學院的學生,我不會容忍他人隨意欺辱你們,不過挑戰這件無利可圖還要白費力氣的事情就不用考慮了,晾著他們吧,無趣了他們自然就走了。」

「可是?」

「不用替戰逍遙那小子擔心,他不會應戰的。」

王超蠕動著厚實的嘴唇,微微一嘆,卻沒有了話語,轉身朝遠處走去。

學院大門口,已經圍堵滿了幾百名即將畢業的修武學院高年級班學員,越來越多的學員還朝這裡聚集而來。

門口三名威武的短髮漢子,帶著十幾名青年學員站在門口。個個一身統一制式金色紋理鑲嵌白色主基調的服飾,三名領頭模樣的青年其衣衫更是剪裁得體,襯托的身軀挺拔、魁梧,且衣衫布料不看就不是凡品,遠比修武學院的黑色制式衣衫要高檔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