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五十七章 真武叫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七章 真武叫囂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今日是畢業大典,所有修武學院的學員都是一身黑色制式服裝,雖然材質低廉了一些,可是款式到是極為新穎,和武者的氣質到極其相配。

一名少年,站在最前沿,卻是開學之時前來找茬之人。

那少年,手中威武長槍往地面輕輕一紮,大理石地面頓時出現一個圓形窟窿,長槍穩穩的扎入內里。

「廢材學院,就是廢材學院,一點待客之道都沒有,不敢應戰最起碼也該好生款待一二,如此目中無人豈不讓人笑掉大牙。我趙虎,真武學院高年級班修為最低的一名學員,潛修三個月,特來挑戰那戰逍遙。他不敢應戰也罷,我現在,此刻向你們修武學院的學員挑戰,你們可有人敢應戰的。」

一眾學員,擁有凡器的並不多,羅子騎靠著家族勢力早早就獲取了一把,此刻尚有些底氣,臨近畢業被人欺負到頭上,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實在說不過去。

可是在開學之際,就和這長槍青年比試過一次,12班學員除了戰逍遙無人能敵。

此刻趙虎,竟然說他是真武學院最差的一名學員,如果自己上去比試輸了,不說自己,就是12班、不是整個高年級班都顏面無存,再說大了些,修武學院的顏面也要被拂。可若不戰,任由這青年叫囂、辱罵,不僅內心悲憤,同樣是顏面掃地。

一圈高年級學員,雖然滿心羞憤,可是卻深知自己和真武學院之間的差距。

大部分學員都是貧困普通人家,資質不俗,才進入了收費低廉的修武學院。

修鍊一途,可不是光靠資質的,各種材料可都是需要靈石換取,光是為了獵取靈丹都要耗廢不少時日,用在修鍊上的時間更是較少。

那威風凌凌的長槍,一看就是一柄凡器。和自己手中還拿著精鋼兵器一比,就已經不是一個檔次,自己手中的兵器簡直土的掉渣,何況開學之時,這少年就顯露了一手可擬化形態的不凡武技,根本就不在一個檔次,更別提上去比鬥了。

趙虎鄙視了一眾學員:「哎,修武學院幾萬名學員,高年級班的至少幾千名吧,難道沒有一個敢應戰的么?你們害不害臊。」

三位帶隊青年直是搖頭,其中一人徑直張口道:「修武,修武,修出來的全是廢物,懦夫。我呸。」

真武學院的學員笑作一團。

這青年赤果果的侮辱,修武學院一眾學員滿心氣憤。

羅子騎再也忍耐不住:「你是何人?我們修武學院還輪不到你們來叫囂,在這裡放肆。」

那青年突然就動了,一柄流星錘突然就出現,寒光閃耀的鏈條詭異挽動,一顆拳頭般大小滿是尖刺的球體嗚嗚呼嘯著朝著羅子騎頭頂砸來。

流星錘力量威猛,球體前端竟然帶起了一片凝實氣勁,如同一顆彗星,拖著長長的氣勁流陡然劃過。

突兀的攻擊,令羅子騎措手不及當球體臨頭之際都未來得及採取應變之法。

陡然,那鐵鏈猛然一收,流星錘攻擊走勢頓時改變。

砰!

大理石地面一陣震顫,流星錘球體部分已經徹底砸入大理石地板。

「敢叫囂也有要本事,沒本事夾著尾巴呆一邊去。」

那青年極其蔑視的看了一眼羅子騎,流星錘手柄輕輕一抖,三丈長的鐵鏈游蛇一般靈動游轉,流星錘頓時倒翻而回,輕巧的落在地面,竟然毫無聲息,沒有蹭破一絲一毫大理石紋面。

羅子騎艱難的吞咽了口唾沫:「大武師,這青年竟然是大武師修為了。」

那青年高揚著頭顱,極其傲囂的笑了:「高年級班學員,目前武師五重,讓諸位見笑了。」

那青年雖然招式並不如何華麗,可是出手之迅速,流星錘力道控制之巧妙,讓人嘆服。

「趙虎,不得無禮。」

豁然遠處天空之中,一個相貌堂堂,一身同樣真武學院裝扮勁裝著身的短髮精幹半百老者,威風凌凌的站立,威嚴的話語令眾人陡然一驚。

「副院長,副院長竟然來了。」

真武學院的學員立時恭恭敬敬的一躬身,朝著空中那老者行禮。

「章閣老,章閣老,哎呀,您老大老遠的怎麼來到了我落日城,怎麼也不提前知會一聲,我也好有個準備,款待一二。」

正在一眾學員錯愕驚訝之際,遠處六道迅捷的身影騰著飛劍射,朝著空中的老者追來。

來人竟然是謝懷城和鐵曄等落日城一眾官員。

謝懷城帶著一眾屬下,騰著飛劍站在下方,個個恭敬有加。

空中的老者微微轉身,滿面疑惑:「你是何人?竟然認得我?」

謝懷城滿面微笑,訕訕的笑著:「在下乃是落日城城主,聽聞下屬稟報章閣老來到了我落日城,在下久仰閣老威名,特來冒昧拜見。」

那老者波瀾不驚,極其平淡的說道:「哦,原來你就是落日城城主啊,可是看你的神采和打扮完全不像傳言之中模樣埃

落日城被襲事件可是傳的沸沸揚揚,我怎麼聽說堂堂一名落日城城主竟然被幾年的同僚逼迫的毫無招架之力,甚至還被心腹臨陣倒戈脅迫成為人質。

如此丟臉之事,斷不是你這位神采奕奕之人。一定是傳言太過浮誇。」

謝懷城頓時滿面通紅,心頭惱怒,暗自喝罵:死老頭,哪壺不開提哪壺,王懷遠藏匿之深,背後勢力之大,你怎麼不說呢。特么的,一來就揭我傷疤,這老頭完全就是一副自我為中心的傢伙,要不是聽聞你名頭不小,修為不俗,身份之尊貴,老子才懶得來拜見。

謝懷城卻不能表現出來,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我本來不想來這小小的落日城,只是路過,聽聞我學院修為最差的學員想要來挑戰修武學院,一時好奇就過來看看。你們何須勞師動眾,你們既然已經來了,不如就隨我一同看看我真武學院學員的風采如何?」

謝懷城老臉頓時愕然,滿心鬱悶,一心想罵娘。

這章閣老,明顯是來打臉修武學院臉面的。路過落日城大張旗鼓,氣息大放,留了個背影后才消失,下屬們被驚動這才打探一番,才知道是這老頭來了。

如此高調竟然說不想來這落日城,為何又在落日城內露出身影。老子不來,你在登門給個臉色,草,我能不來么。

此刻來了,你竟然要我陪你觀看真武學院學院風采,這風采從何而來,指不定就是靠欺壓修武學院學院、武教而來。

雖說修武學院的神秘院長一次也未見過,可是落日城事件后,極其看好戰逍遙的資質和心性,自己為了拉攏戰逍遙而贈送了副城主令牌,萬一要是讓這老頭知道了我謝懷城竟然讓一個少年做副城主,豈不是要成為滿城笑話。

自己可是落日城城主,修武學院可是在自己的地盤上,真要被真武學院打臉,自己的臉面一樣難堪。

若不答應,人家都已經放出話來。鬱悶。

謝懷城滿心忐忑,一副極其不好的預感瀰漫心頭。

「章閣老,您可是中域學院管理協會的閣老,真武學院的副院長,您老相邀我怎敢拒絕。今日,定當放下一切緊急事務陪著閣老。」

那老者微微點了點頭。

修武學院的學員們可是驚訝的無以復加,真武學院的副院長來頭竟然不小,落日城的城主竟然都要給面子,成為陪襯。

反觀真武學院的學員,此時更是趾高氣昂,個個高高在上般的看著一眾修武學院的學員。

空中的老者掃視了一圈,竟然沒有發現一名修武學院的管理層前來迎接的,眉頭微皺:「修武學院的架子不小啊,你落日城城主親來都無人迎接么?看來這修武學院真是不堪到這種地步了,毫無禮數可言。」

謝懷城立時慌急,轉過頭來低聲道:「千萬不可將戰逍遙身為副城主之事說出去,鐵曄你和那小子熟絡快去找尋那小子,還有立刻通知學院,讓他們做好準備,大人物來了,切不可怠慢。」

不一刻,斷嫣蓉帶著一眾管礫有的武教、教習,浩浩蕩蕩慌急的迎了出來,就連肖明銳在內,只要是修武學院佔有職位的都被斷嫣蓉叫了出來,迎接大人物的到來。

從真武學院畢業的鳳霞舞,可是極其清楚真武學院副院長的修為和為人的。

章龍泉,真武學院副院長,七年前就已經聖階八品修為,沒想到幾年不見竟然榮升為中域學院管理協會閣老。

沒有一定修為和威望斷然不可能晉陞為學院管理協會閣老之職的,整個中域學院管理協會除了會長、副會長之外,只有三名閣老,各由中域三大中級宗派之中的前三宗派其宗主兼任。

整個凡塵大陸,學院十幾所,雖說學院只是培養修鍊者的第一個搖籃,可是能夠晉陞為學院管理協會的閣老其實力絕對不會弱。

一位閣老可是極其具有發言權的,本就沒落的修武學院,如果得罪了一位閣老,差不多就和關門大吉不遠了。

當極其幹練和老成的斷嫣蓉得知來人名號之後,竟然亂了方寸。院長早已消失無蹤,突然冒出來的院長代言人掌管學院以來,基本就是甩手掌柜,昨日還答應下來,自會處理。今日竟然也消失無蹤。

斷嫣蓉如何不亂,可是此刻只能硬著頭皮前來迎接。

「修武學院,管理層教務處處長斷嫣蓉,拜見學院管理協會閣老。」

一眾管理層和武教、教習,深深一躬身,朝著老者行了一禮。

修武學院的學員們瞪大了雙眼,沒人敢有絲毫的言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