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同人競技>傲邪戰尊>第五十八章 閉院之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八章 閉院之危

小說:傲邪戰尊| 作者:圜圜兒| 類別:同人競技

空中的老者這才微微點了點頭,朝地面落下。

謝懷城此刻很是尷尬,堂堂一位城主此刻竟然成為了跟班一般,帶著一眾官員和護衛恭敬的跟在章龍泉身後。

一眾真武學院的學員,滿目崇拜的看著威風凌凌落在地面的章龍泉,再度躬身行禮,口中朗聲齊呼:「副院長好。」

「行了,走吧,我們去看看這名號『極其響亮』的修武學院。」

章龍泉刻意將『極其響亮』四個字說的極重,言語間更是濃濃的鄙視嘲諷之意。

忽然,章龍泉前行的身子頓時頓住,極其不悅的張口問道:「咦,你們學院的副院長呢?怎麼沒有前來拜見?還有鳳院長他怎麼沒來?」

斷嫣蓉身軀猛然一顫:「閣老,院長他、他。」

現在的院長就是戰逍遙那小子,如果讓戰逍遙前來,見著了這位極其傲慢自我的閣老,只怕會惹出事端。

這閣老的身份可和官府不同,執法堂管轄不到,而且是修鍊界中級宗派前三宗派的宗主才有資格擔任。

鳳霞舞只能趕緊替斷嫣蓉解圍:「老師,好久不見,您還是這般威風凌凌。我們院長他,他臨時有事外出,不知您老到來,還請老師多多海涵。」

章龍泉猛然看向人群之中的鳳霞舞,雙目一凝,面色這才緩解下來:「呀,竟然是霞舞,在學院之時你就是那時的院花。這幾年未見,你出落的越發*漂亮了。而且竟然當上了一名武教。只是,以你的資質完全可以饒學院任職,怎麼會跑到這麼一所垃圾學院任教?」

章龍泉徑直走近鳳霞舞,一眾武教和教習忙不迭的自動閃開一條通道,讓出了位置。

鳳霞舞淺淺一笑:「老師教導過,修鍊一途就是修心,在哪裡任教又有何妨,心中堅持道義自然也可修鍊得道,問鼎仙庭。」

章龍泉左手背在背後,右手擼*著鬍鬚,滿面笑意盈盈:「甚好,甚好。不愧是我金龍銀鞭調教過的學員。幾年未見,你的修為應該達到大武師了吧。來來來,讓我看看,你的修為可有進步,你那鞭法可有精進?」

「老師說笑了,我修為低下,身為您的學員,我怎敢和老師動手呢。」

「哈哈,還是霞舞會說話,這話語讓老夫極其受用。走吧,帶我參觀參觀你們的修武學院。」

真武學院的幾名青年豁然一驚:「修武學院竟然有如此貌美的武教,嘖嘖。這在真武學院也算的上是極品美女了。」

「呃,她竟然就是鳳霞舞學姐,傳言果然不假,哦,真人比傳言更為絕色,嘖嘖,竟然有幸見到了霞舞學姐。」

「是啊,自七年前鳳霞舞學姐畢業離開真武學院后,『冷艷如霞妙曼如舞』的名字再沒有任何一個美女敢自持。」

幾名青年雙眼貪戀的在鳳霞舞身體上不斷流轉。

「放肆,霞舞學姐可曾是副院長的得意學員,你們給我尊重些。」

一名俊朗的青年一聲冷喝,一眾真武學員個個立馬嚴肅起來,再無一絲不敬。

那俊朗青年朝著鳳霞舞微微拱手:「霞舞學妹,幾年未見,可還好么,我可是日日夜夜挂念著你呢。」

「你?你是?」

「呵呵,學妹可真會開玩笑,幾年不見竟然就不認識我了,我劉文力。」

「啊,原來是文力兄長,文力兄長資質非凡,可是恩師的得意學員,更是恩師的得意弟子,兄長的威名真武學院誰人不知,誰人不曉。前程似錦,美女佳人可是對你念念不忘,你何須記得我一平庸的女子呢。」

「學妹,太過自謙了。學妹的氣質容貌,放眼整個凡塵大陸只怕也是排前之位,對了,學妹你怎麼會屈居這小小的修武學院呢?」

鳳霞舞淡然一笑,並未在理會那個俊朗青年。

……

「嗯,這學院倒還寬闊,這學員到是不少。只是,各處建築很是寒酸埃對了,你們一名學員一年收取的費用是多少來著?」

「不瞞老師,我們的學員一年的費用是一千普通下品靈石。」

「什麼?這麼低?我就聽聞修武學院是一所貧民學院,我還不相信,原來是真的。如此算下來,你們這幾萬名學員,一年的總費用也就幾百塊極品紫金靈石了。」

鳳霞舞微微點了點頭:「老師有所不知,我們修武學院之所以收費低廉,就是想讓更多的普通世人家庭的孩子五行覺醒后,能有機會進行修鍊,幫助他們踏入修鍊之途,光耀我武道。」

章龍泉面色頓時變得嚴肅,心情沉重的說道:「是啊,光耀武道這一點倒是和我們真武學院一個心思,哎,若是靠這些貧困家庭的孩子妄想在修鍊一途有所建樹,光耀武道怕是沒指望了。算了,不提也罷。對了,鳳院長他還好么?」

鳳霞舞身軀陡然一顫,話語哽咽:「鳳爺爺他,他已經去了。」

「什麼?哎,可惜啊,可惜。當年鳳斷山那老東西年輕之時就很有威名了,當時可是震顫整個凡塵大陸青年界的。哎,怎麼說沒就沒了。」

說話間,浩浩蕩蕩的一群人,走到了校常

此刻校場上,觀禮台早已布滿猩紅的地毯,結業典禮儀式的現場已經布置妥當。

章龍泉微微一頓:「算了,算了,我今日路過此處,恰巧聽聞我們學院的學員過來挑戰,特來看看。看你們這布置,應該是結業典禮吧。不如就在這結業典禮前,兩個學院搞個切磋比試,也好讓我老師看看你調教出來的學員。」

章龍泉說完,大刺刺的朝著校場觀禮台走去,徑直步入原本院長的座位坐了下來。

段嫣然立刻會意,立刻讓武教和教習組織各班學院去了。

頃刻之間,校場上就端端正正的坐滿了學員,真武學院的學員則享受到了貴賓待遇,分成兩排坐在觀禮台的位置,反倒讓修武學院一眾管理層坐在了他們身後。

入院以來,戰逍遙都未曾穿戴過早就發放的修武學院制式制服。

此刻卻一絲不苟的穿戴著黑色制服,別著學院院徽,緊緻的長衫,完全呈現一幅流線型,既方便動手打鬥,又極為襯託身材。

戰逍遙和王超、周剛、杜海泉等聚攏在一起,端坐在12班的位置之上。

羅子騎看著觀禮台上,大刺刺端坐在院長位置的章龍泉,眼神滿是落寞。

戰逍遙淡然一笑:「喂,羅子騎,今日可是畢業大典?不就是真武來人了么,至於么?」

「哎,丟人埃期待著畢業,可今日竟然被真武的給……,我們修武學院的畢業大典,我崇拜的院長代言人消失不見,竟然讓真武學院的副院長做了院長的位置,讓一眾真武的學員觀看。想想就很鬱悶。」

「額,你想多了。院長他可能臨時有事,這麼重要的日子,他不會不來的。再說,真武的來就來唄,是我們畢業出師,你就把他們當空氣好了。」

鳳霞舞作為12班的武教,此刻端坐在12班最前沿,轉過身來低聲說道:「逍遙,今日可不能在恣意妄為,那傢伙來頭不小,事關修武學院的前途,一會你們可要好好表現。」

戰逍遙好笑的點了點頭,鳳霞舞這才放心的轉過身去。

此刻觀禮台上,斷嫣蓉站在發言台上,開始一通慷慨激昂的講話,之後又邀請了謝懷城、章龍泉等一一大肆鼓舞了一番。

章龍泉講話之時,一副修鍊者大能的風範,一番頗含說教的說辭倒也極其鼓舞人心。不外乎是,武道精神、匡扶正義、俠義勇為等等大義凌然的話語。

「武道沒落,法術精髓被發掘的淋漓盡致。即便是我皇階一品,也不是同階法術者的對手。」

轟,章龍泉的話語讓整個學院一片嘩然。

如果學院任何一個武教或者教習說這句話,可能大家都會覺得有些自掃威風之意,可是身為學院管理協會的閣老,管理者幾十所學院的傢伙來說這句話,那麼這話語的分量和權威性可就不一樣了。

「我今日來,是有目的的。那就是代表學院管理協會考驗修武學院。雖然修武、真武都是武道學院,但是修武學院已經沒落到即將關門的地步,我希望我們武道學院再不要出『廢物』,你們修武學院也不是廢物學院的代名詞。我今日來拿出你們的真實實力,讓我金龍銀鞭開開眼,說服學院協會管理層。若不然,你們修武學院就不用在開門了。」

轟!整個學院的學員和武教再度爆燃起一片愕然的議論。

戰逍遙驚呆了,實在沒有想到,這老頭竟然是帶著這個目的而來。

謝懷城震驚之餘,卻再也不敢有輕視之意,好歹修武學院可是在自己的地域之內,自己也是武道修鍊者,武道昌盛自己的面頰之上也有光彩。但若,修武學院關門大吉,立時會在修鍊界成為一方談資,一方笑柄。

章龍泉嗤然一笑:「好了,下面進行比試。我們以武論道,三場比試,我會派出真武學院最好的三名學員,如果你們不能勝出一場,那麼修武學院明日就解散。」

章龍泉話語一出,整個校場一片嘩然。一些傲囂的學員還不清楚章龍泉身份,徑直張口喊道:「解散,憑什麼,你說解散就解散么?」

「是啊,憑你一句話說解散就解散么?你算老幾?」

「放肆。」

章龍泉面頰一寒,身體猛然站立而起,卻背負著雙手,不見任何動作凌冽的氣勢陡然爆發,一股無形氣勁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轟然激發而出。

轟!

那名學員毫無防備之間,身體已經被擊中,一股龐然之力卻無任何攻擊氣勁撞擊而來。

砰砰砰砰。

那學員身體如同出趟炮彈斜飛而出,巨力之下,那學員的身體連番撞斷數十根粗大的樹榦,直接飛掠出六十多丈之外。

那名學員驚恐之下,陡然一聲尖叫,勃然的壓力壓制下竟然絲毫動彈不得,除了托著長長尾音的尖叫之外,毫無它法。

就在那學員身體即將撞擊地面之際,身體卻詭異的被一股柔和之力托著懸浮在空中。

還未等那名學員緩過氣來,章龍泉右手猛然一抬,手掌之上一股龐大的吸扯之力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