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四章 醒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章 醒來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伊娜覺得自己這些年消耗掉的力量似乎回來了不少——純凈的靈魂果然比那些含有雜質的靈魂要補的多!

她的飛船墜毀的時候,她拼掉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去保持飛船的完整性;再加上在地球上遊盪的這些年,因為進出一些詭異的地方,力量又損耗掉不少,所以為了維持自身的消耗,她吸收了不少非正常死亡的靈魂。只是那些靈魂里要麼帶有怨念,要麼帶有恐懼,要麼就是很濃烈的暴躁之力。將靈魂吸收之後,她還要分神去剔除這些雜質,這樣才能保證她的意識力不會被那些吸收的靈魂所影響。

就好比武俠小說中的練功,如果練的太多太雜,就容易走火入魔一樣,阿諾星人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自己的意識力被污染。而被污染的後果,就是成為一個精分的意識力,擁有多面人格,喜怒不定,地球人俗稱——蛇神病!

伊娜不想當蛇精病,所以她一直在尋找純凈的、可供她吸收的純凈靈魂,沒想到無意中遇見了林芳。林芳是活人,即便是她病死了,那也是正常死亡,她的靈魂伊娜是不能動的。

誘惑力巨大的美餐就在面前,伊娜怎麼可能抵得住誘惑?所以她耍了一點點小心機,跟林芳做完交易之後就把人弄死了!

是的,林芳的車禍是伊娜造成的,或者說,是伊娜策劃的。她用了自己的意識力,讓林芳被王曉磊的車撞上,更讓她在落地的時候,直接被撞破頭,讓那顆腫瘤崩裂后化成血水流出來一部分,這樣醫生在做手術的過程中,就會發現林芳大腦的病灶,從而可以及時的做腫瘤摘除手術。

其實,伊娜是可以救林芳的,但她放棄了——去掉那顆巨大的腫瘤是頂耗意識的活兒,她的每一絲意識都是很珍貴的,怎麼可能輕易消耗掉?再說了,出力沒好處拿,這可不是伊娜的做事風格!

對於林芳的死,伊娜沒有任何愧疚感,不管過程如何,林芳是註定要死的,她用自己的靈魂給女兒換一個未來,真的是死而瞑目。所以,伊娜融合林芳靈魂的時候,沒有感受到任何阻力。

林芳徹底死了,伊娜進去占坑。融合靈魂及控制林芳的身體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中,伊娜是第一次占人軀殼,她不敢大意,用強大的意識力將林芳整個靈魂全都包裹進大腦中,隔絕了儀器的探測——所以林芳腦死亡了!

半年的時間對於不停吸收的伊娜來說只是短短一瞬,但是對於別人來說,卻是一個相當漫長和煎熬的過程。

「不行,今天說什麼都要給我們一個結果。」

女人的大嗓門響徹整個病房,她指著床上的林芳,憤恨的眼神卻看著鄭,「她就是一個活死人,躺在醫院一天,那就是千兒八百的花銷。從出事到現在,你說說,是醫藥費我們沒有給,還是賠償金我們拖延了?但凡事總有個度吧?別說我們王家只是小有積蓄,就是有個金山銀山,也架不住她這樣耗埃她要是一輩子醒不過來,你們是不是就準備訛我們家一輩子?」

說話的女人是王曉磊的媽媽劉愛芝,先前她都打主意放棄對林芳的治療,但是被鄭給擋了。現在半年過去了,林芳依舊未醒,她說啥也不願意再出錢了,拉著家人將過來探病的鄭高旭夫妻倆堵在病房裡,囔囔著要個了斷。

病房裡,王曉磊的爸媽和他們家的三個親戚,鄭夫妻倆,醫生和護士一堆,全擠在一塊。門口處還圍了不少看熱鬧的,時不時的議論兩句。

鄭其實平日里挺愛笑的,她長的漂亮,大眼雙眼皮,圓臉上配一張櫻桃唇,有一股古代大家閨秀的美。然而此刻她卻木著一張臉,整個人看著有種不怒自威的范兒。

「什麼叫訛你們?林芳變成現在這樣還不是因為你家的好兒子,難道她的醫療費不該你們家出?」

「我們家咋沒出錢?」

劉愛芝一蹦三尺高,將兜里的繳費單掏出厚厚一沓子,「你自己看看,這不是我們家出的錢?說句不好聽的,在咱們這地方,撞死個人才賠多少錢,六七十萬都頂天了,我們家當初可是賠了你們九十萬。反正我們王家已經仁至義盡了,以後這住院費,我們不會再出一分錢,你們要是願意治,錢你們自己出。」

高旭冷笑一聲,對著劉愛芝道,「話不能這麼說,當初你們賠錢,無非是想著人沒有撞死,私下和解能讓你們兒子少受點罪。現在他被判了緩刑,你們是不是覺得事情就完了,這邊就可以撒手不管了?」

「我們也沒說撒手不管啊,這不是跟你們商量嗎。」

王曉磊的爸爸王志國想打圓場,卻高旭給堵了回去。

「你們這是商量的態度?」

「就這態度,你能咋地?」劉愛芝叉腰耍橫。

「你們準備耍無賴里是吧?」

一言不合,一群人就吵了起來,你一言我一語,一聲高過一聲,整個病房就像是菜市場,吸引了越來越多的病友過來看熱鬧。

伊娜剛把包裹在大腦中的意識力撤去,潮水般的嘈雜聲就從耳朵里涌了進來,刺的她一陣腦仁疼。

「呃……」

微弱的聲響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伊娜努力睜開眼睛,白色天花板有些刺眼——這就是人類的視角嗎,好像也沒有比作為意識體時差多少埃

她想抬手,卻感覺身體好重,沒有以前的輕盈感。果然,身體對於阿諾星人來說就是一種負累,也不知道她爸媽當初為什麼那麼喜歡玩借殼重生的遊戲。因為不停的借不同的軀體體驗生活,導致她從小就沒有爹媽管,沒有父母疼,唉,真是不負責任的父母!

伊娜回過神來,就看到一群人在吵個不停,可能他們吵的太投入了,所以誰也沒有注意到她醒了。嗓子乾的說不出話,伊娜只得動動手指,製造一點存在感。

「桄榔——」

「——」

「嘩啦啦——」

不鏽鋼的餐盒,大瓶的礦泉水,精緻的玻璃杯重重的掉在地板上,里啪啦一陣響,砸的所有人都停止了動作和聲音,目光齊刷刷的看向雜訊的來源處——林芳病床的床頭!

然後,所有人都看到,已經昏迷不醒六個月的植物人,此刻竟然翻著白眼看著他們,一臉的嫌棄——你們吵到病人了知道嗎!

小夥伴們都驚呆了,這是啥情況?

「我去!!!1

「我!!!1

「我日!!!1

「植物人——自己醒了!!!1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