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十四章 奇(有福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四章 奇(有福利)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帝都解放軍軍區總醫院

窗外灰濛濛的天飄著雪花,不用開窗就能感受到那股寒意;室內空調開著,即便是只穿著薄薄的病人服也不覺得冷。

陸景軒面無表情的躺在病床上,被子蓋住一側身子,重傷的右腿裸露在外面,任由一群醫生盯著他的傷口研究了半晌。

陸爸爸陸振華和陸媽媽周潔站在床頭,兩口子握著彼此的手,緊張的觀察著醫生的反應。

「張教授,景軒的腿……」

周潔不敢問了,生怕聽到不好的回答。

三天前拒絕截肢的陸景軒被從雲市送到這裡,經過專家會診,一致認為截肢是最好的選擇。可是他不知道犯了什麼執拗勁兒,就是不讓。

當時陸景軒眼中含淚,看著來勸的親朋家人,啞著嗓子說道,「我是軍人,沒了腿,我還算是軍人嗎?」

一句話說的所有人幾乎淚目,兩相僵持不下去時,先前因為陸景軒出事而被刺激住院的陸老爺子醒了,他老人家最終拍板,手術不做了!

「景軒是好是壞,我們陸家……受著1

不做手術,不意味著要放棄治療。負責陸景軒的張教授給他配了最好的葯,每天更換。頭兩天情況都正常,到了第三天,來換藥的小護士一打開紗布就驚呆了,急急按了床鈴呼叫張教授。

「張教授快來,有情況1

這個世界上每天都會有奇發生,真正能夠見證奇的人卻少之又少。張教授扶著眼鏡,幾乎趴在陸景軒的腿上,仔仔細細的觀察著。雖然他很不願意相信,但是他必須承認,陸景軒的腿,在以超乎常理的速度癒合著。

「這真是奇!奇啊1

陸爸爸陸媽媽聞言當場紅了眼——感謝老天爺開眼,感謝諸天神佛庇佑!

當事人陸景軒卻面無表情,嘴唇一如既往緊緊抿著,唯有濃密的長睫毛顫了幾顫,表明他的內心並不如表面那樣平靜。

陸媽媽周潔心急,「張教授,景軒的腿是不是保住了?他什麼時候能好?」

「這個不能肯定,還要繼續觀察觀察。」張教授是個醫學瘋子,不管他此刻內心多麼好奇,多麼想切下一點「樣本」帶回去研究,他都不能表現出來,因為陸家的人,他惹不起!

明的不行就只能來暗的!

張教授親自動手重新給陸景軒換了葯,仔仔細細的包好紗布,又將換下來的臟紗布扔進托盤,這才慎重的交代,「陸少這種情況實屬罕見,我建議再次給他做一個細緻的全身檢查,以防意外1

「行,張教授你安排吧,只要景軒能好,我們一定配合1

病房裡的人如潮水般退出去,小護士納悶的看著張教授離開的背影,他竟然搶了她的活兒計,親自端著托盤……

人都走了,周潔擦擦眼睛坐在床頭,伸手給陸景軒剝桔子。陸爸爸親自動手將被子掖好,蓋住兒子裸露在外的腿。

「景軒,你覺得身體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陸景軒看向媽媽,聲音難得的低柔。「媽,你別擔心,我沒事的!爺爺那裡還需要人照顧,你不用管我。」

說完視線又轉向另一側的陸振華,「爸,市裡工作多,你也趕緊去忙吧1

話音才落,陸振華的手機就響了,看了一眼來電提醒,是辦公室的電話。

「那行,先讓你媽陪你,我忙完再過來。」

陸爸爸對工作兢兢業業,一旦有事絕對是工作第一,家庭第二。陸媽媽和陸景軒知道他的為人,自然不會有意見,目送他離開。

陸媽媽將剝好的桔子掰成一瓣一瓣的,細細的剃掉上面的脈絡,喂到陸景軒嘴邊,狀似不經意的說道,「昨天裴燕回來了1

陸景軒本來張開的嘴瞬間合上,撇頭閉眼,桔子也不吃了。

陸媽媽沒想到兒子竟然這麼大反應,似乎從四年前開始,景軒和裴燕的關係就變了,以前的青梅竹馬變成了誰也不見誰的陌生人。這樣說似乎也不恰當,應該說凡是有裴燕的地方,絕對看不見陸景軒的人影兒。時間久了,所有人都看出來,陸景軒在躲裴燕!

「那個……」

陸媽媽斟酌了一下,還是把話說了出來,「她知道你受傷了,想過來看看你1

銳利的視線射過來,竟然還帶著一股讓周潔心顫的恨意。她喉頭一緊,不敢再開口。

半晌,陸景軒才收回目光,冷冷的道,「不見!媽,我只說一次,我與她之間早就結束了1

結束了,以後就再也不見了!

陸媽媽長嘆一口氣,「你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咱們家跟裴家人對你們倆都是樂見其成的,究竟是為什麼?」

為什麼說散就散了?

陸景軒不吭聲,慘白的俊臉上漸漸浮起一道道青筋,回憶如同淬著毒的箭,將他萬箭穿心……

不知道過了多久,周潔發現陸景軒的呼吸漸漸平穩下來——他睡著了!盯著兒子即便是睡著也帥的不要不要的俊顏,她拿著手機猶豫再三,終是編了一條簡訊發了出去……

陸景軒陷在一片迷霧之中,四周什麼都看不見,唯有前方不遠處似有似無的晃動著一個身影,他想走過去看清楚,卻發現自己渾身是血,動彈不得。

一道勾人的、虛無縹緲的美妙聲音傳過來,如同小蛇一般鑽進他的耳朵里——不要截肢哦……不要截肢哦……你會好的……

傳說中海妖的歌聲能迷惑人的心智,陸景軒不知道海妖的歌聲究竟是什麼樣的,但是他,卻被現下的聲音所迷惑了。

「不對,我是在夢裡,這不是真的1夢中的他滿頭是汗,同樣的夢境已經出現好多次了,每次只要一睡著就會做這個夢,究竟是無意識的想象還是不可說的預兆,陸景軒猜不出來。

他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腿,以往只要這樣做,夢就會被打斷。但是這次,似乎不管用了。

人影漸漸走過來,是女子的體態,隨之而來的是一股若有似乎的香氣,很好聞,不同於他曾聞過的任何一種味道。

他安靜下來,視線緊緊的盯著那道倩影,白霧一直繚繞在她的身上,若隱若現間,一條雪白的臂膀攀過來,勾住他的脖子,白花花的高聳突破白霧貼上他的胸膛,顫巍巍的櫻桃誘惑著他……

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所蹤,柔軟的嬌軀貼著他堅硬的胸膛,這感覺就像要飛入天堂。陸景軒呼吸漸重,腦中僅剩的一絲清明提醒著他要做點什麼。他想推開她,卻發現自己的手已經無意識的攬住了她的腰肢,盈盈一握,觸感滑膩,令他愛不釋手。

「嗯~~~」

白霧遮掩的臉上出現兩瓣誘人的紅唇,紅唇輕啟,淺淺的低吟從中傳出,

陸景軒腦子裡最後那根弦「啪」的一聲徹底斷裂,他低頭吻上去……

白霧忽然變濃,懷裡的人被籠罩著不知所蹤,銀鈴般的笑從四面八方傳來過,帶著一絲調皮的輕斥——「你想的美哦~~~」

想的美~~~想的美~~~

餘音回蕩,身下突然出現一個黑洞,身體不受控制的往下掉落……

陸景軒猛的睜開了眼,視線掃了一圈發現還是在病房裡,只不過除了他之外再無他人。他悵然若失的吐出一口濁氣——又是那個夢,比起先前,似乎又多出不少情節。

他伸手探進被子裡面——胯間熱騰騰的支棱著一個物事,又疼又麻又癢的感覺襲來,彷彿在控訴他打斷了它的好事。

陸景軒無奈的握住它,想把它壓下去,卻驚訝的感受到手中的尺寸似乎不同以往。

「這是——」

他急急的掀了被子,撐著上半身看過去。足足半晌,他「砰」的一聲落回床上,眼裡卻閃著亮晶晶的光,嘴角越勾越大,最後露出一口大白牙,痛快的笑聲從胸腔里震動著傳出來。

「這不是夢1

……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