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十五章 魔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十五章 魔瓶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時間過的飛快,眨眼就到了2009年的春節。陽曆的一月二十二,是陰曆的臘月二十七,陸景軒在這一天出院了。若一個人進醫院是橫著被抬來,最後卻全須全尾的自己走出去,這肯定算是幸事一件。

張教授頗為遺憾的目送陸景軒一家人離開,他研究了小兩個月,也沒有發現陸景軒傷口癒合神速的秘密。旁敲側擊好多次,那小子竟像是悶葫蘆,一點有用的信息也沒有套出來。

「如果不是體質特殊,那便是外力影響,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有何等奇遇,竟然能化腐生肌,讓細胞再生。如果能夠研究出來一點皮毛,那可真是……」

陸景軒自是不知道張教授所想,他在家裡過了個熱熱鬧鬧的新年,活蹦亂跳的樣子讓人再次確認,他是真的好了,而且沒有留下任何後遺症。

關於後遺症這個問題,陸景軒其實是有隱瞞的,但他覺得那方面的變化完全屬於私人秘密,沒有必要宣揚出去,所以對誰都沒提。只是每次洗澡的時候,他會撥弄著某個物體反覆確認——他家兄弟終於「長個子」了!

初七剛過,陸景軒就打電話請求回部隊。陸老爺子經此一事,自然不敢再放唯一的孫子去冒險,執拗的要將他從西南軍區調回帝都。

書房裡,陸景軒挺拔的身姿站的筆直,俊臉因為久不訓練而由小麥色恢復成了正常膚色,看著水嫩不少;星眸閃閃暗含利光,鼻樑高挺卻無高傲之意,唇間一抹笑自信且飛揚,看的陸老爺子也是暗贊不已——真真是風華正茂的好兒郎,不愧是陸家子孫。

「爺爺,我必須回去。」

陸景軒打定主意絕不更改,他要想探查真相就必須回去,而這件事只能他自己去辦。

陸老爺子長嘆一聲,蒼老的聲音依舊氣勢十足。「咱們陸家是以軍功起家,大小關係全在軍中,你雖是陸家子孫,但要想在那裡闖出一片天地,還要有真本事才行。景軒,爺爺以前希望你能幹一番事業,挑起陸家的擔子,但現在,爺爺只希望你能平安順遂,爺爺年紀大了,經不起白髮人送黑髮人的打擊,你明白嗎?」

陸景軒沉默半晌,慎重的向陸老爺子保證,「爺爺放心,我一定不會讓自己再置身於危險之中1

過了正月十五,陸景軒終於返回部隊。周揚看到完好無缺的他哭的稀里嘩啦,被戰友們逮著好一通笑話。李友亮得了指令,不敢再給陸景軒派危險任務,倒是讓他多出不少時間去調查一些事情。

唯一讓陸景軒鬱悶的是,自他傷好之後就再也沒有夢見過那個女人和她惑人的聲音。夢見的時候拚命壓制慾望,夢不見了又拚命的想,陸景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此後經年,那高聳的雪白,滑膩的觸感和殷紅的唇總是在不經意間在他腦海里回放,讓他像著魔一般,越陷越深……

身在洛城的林芳最近很忙,她想自己開一家店,如此一來便沒有足夠的時間照顧筱筱,所以她狠狠心給女兒報了幼兒園的春季班,還美其名曰讓孩子提前熟悉一下團體生活。這不,過了十五,幼兒園就要開學了!

林芳選的學校是她所住小區附近的一家口碑不錯的私立學校,叫陽光幼兒園,學費在洛城來說比較高,一學期七千八;而普通的公立幼兒園,一學期學費才三千左右。

林筱筱是個亦靜亦動的小美女,玩起來可以很瘋,靜下來也可以很淑女。對於上學這件事,她並不是特別懂,只覺得幼兒園裡有很多好玩的玩具,還有很多可以一起玩的小朋友,所以她第一天去的時候非常興奮,跟林芳說過再見之後就衝進玩具堆里開始撒歡兒了,一聲沒哭,頭都不帶回的。

林芳回到家的時候坐在客廳愣了半晌,眼淚不受控制的就流下來——女兒為什麼沒有像別的孩子一樣哭著抱著媽媽不撒手呢,感覺被忽視了該腫么破?

掉金豆子的林芳心裡清楚,這不是自己的情緒,應該是原主潛意識的惦念——可憐天下當媽的心啊!

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很快林芳就滿血復活了。女兒的事情先放一邊,她現在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抓起茶几上毫不起眼的藥王魔瓶,林芳將新買的幾樣中藥材先後丟進去。蓋上蓋子,搖一搖,晃一晃,再轉動一下瓶身,打開蓋子,倒出來的便是均勻的粉末。若是瓶子里加點水再把藥材丟進去,倒出來的便是黏糊糊的糊狀藥膏。

林芳動用意識力感受了一下,發現從魔瓶里出來的東西,藥效明顯比不處理的中藥材好太多,裡面的雜質全部被剔除,只留下最精純的部分;而經過她的實驗,她發現粉末的精純度明顯要高於藥膏。

「為什麼會這樣?」林芳抱著魔瓶在屋子裡來回走動,百思不得其解。

藥王魔瓶能夠提純植物的這一特性是筱筱無意間發現的。那時候她從雲市回來已經三天了,才想起給女兒的禮物還未送出去——風狼獸的蛋!

風狼獸在星際中屬於魔獸體系中的修行一派,可不停的進化,進化過程則需要消耗大量的天材地寶,但若修至大成,則可成為至尊,隨意穿梭星際。所以修行魔獸大多數性子高傲,很難被馴化。

都說物以類聚人以群分,意識體與魔獸體系屬於八竿子打不著的派系,生存的星球也是隔了無數的空間蟲洞,所以林芳從沒有見過真正的魔獸,更沒有見過風狼獸。

她之所以能得到這顆蛋,也是因為在宇宙流浪時機緣巧合救了人。那人是個感恩的,偏生沒什麼拿的出手的謝禮,於是就咬牙忍痛割愛,將此蛋送與她,並告知了來歷。

長大的魔獸難以馴化,但若是還未出殼的魔獸,費些功夫倒是能夠辦到——只需將蛋每日帶在身邊,再每天以一滴精血伺之,等到魔獸破殼而出,自然會與喂它的人產生心靈聯繫。

筱筱很喜歡這顆像小皮球一樣圓滾滾的蛋,睡覺也抱著不撒手。還好魔獸蛋都很堅硬,摔都摔不碎,要不然以閨女的小體格,晚上一個翻身就能壓一床的蛋花。

林芳知道筱筱怕疼怕血,所以每天晚上等她熟睡之後才拿針在她左手食指上扎一下,擠一滴血滴到風狼獸的蛋上,以此幫閨女建立與風狼獸的聯繫。

蛋蛋給了閨女,拿回來的藥王魔瓶就放在茶几上當花瓶。三天前,筱筱抱著蛋在沙發周圍玩耍,一不下心把魔瓶撞到了地上。林芳唬了一跳,怕瓶子碎了扎到閨女,連忙跑過去查看,卻見瓶中玫瑰散了一地,而魔瓶完好無損。只是地板上水漬呈現出嬌艷的紅色,濃郁的玫瑰香芬填滿了整座屋子。

「怎麼回事?」

……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