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二十六章 暗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六章 暗戀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年少時,你是否思慕暗戀過某個人,為他輾轉反側,為他柔腸千轉,只敢遠遠看著,默默關注,卻從不敢開口表白?

林芳有過這樣一段暗戀,純純的、苦苦的、壓在心底,含在舌尖,每每品嘗,卻又能從中汲取一絲絲甘甜。

十八歲,她考上帝都財經大學,其後四年大學生活里,她有三年半的時間心心念念的全都是季沐贇——學霸季沐贇,校草季沐贇,籃球隊長季沐贇,學生會主席季沐贇……

情不知所起,卻又一往而深。

可以說,當年的季沐贇霸佔了林芳的所有心房,哪怕後來她離開帝都,又很實際的嫁給了張毅,可在她內心最深處,她念念不忘的,依然是季沐贇……

看著眼前跟大學時期無甚差別的季沐贇,林芳幾不可聞的嘆了一口氣——是世界太小了還是生活處處有狗血,在洛城這樣的小地方竟然還能見到原主大學時期的暗戀對象?

既然遇上了總要打個招呼。林芳站正了身體,很是優雅的揮手,「季沐贇,好久不見1

季沐贇的一口大白牙閃的人眼都花了,很有磁性的聲音里含著愉悅,「咱們畢業都八年了,可不是好久沒見嘛!倒是你,比上大學的時候更漂亮了,我差點沒認出來1

林芳笑笑沒接這話茬,反問道,「我記得你畢業之後留在了帝都,怎麼跑洛城來了?」

「我表弟是洛城的,後天他結婚,我來當伴郎1

能當伴郎伴娘的,都是未婚的。

在原主的記憶里,大學臨畢業時,季沐贇帶女朋友秦珍媛回家去見父母,儼然一副畢業就結婚的架勢。當時原主知道后被打擊的不輕,拿到畢業證就離開了帝都,明顯是要避走他鄉遺忘情傷——雖然她的情傷是單戀!

不過,不管是之前的暗戀還是情傷,那都是原主的事。現在的林芳,才不在乎季沐贇的感情動態。

她笑著道了恭喜,復又說道,「時間挺晚了,我還要回家,就不跟你敘舊了。」

季沐贇連忙掏出手機,修長的手指頭在屏幕上敲了幾下。「咱們互相留個電話吧,以後也方便聯繫1

林芳給他留了電話,沒兩秒鐘,手機就響起來,陌生的號碼,來電提醒顯示歸屬地為帝都。

季沐贇呵呵一笑,「我打的,你存一下,我在洛城能待三四天,抽空咱們聚聚。」

林芳本不想答應,又轉念一想,也許人家只是客套一下,自己倒也不必當真。於是笑著應下,道了再見後轉身離開。

她是走的瀟洒,自然沒看見季沐贇一直站在原地盯著她玲瓏的背影出神。或許她知道了,也不會當一回事——原主多少年的破桃花了,難道還指望了她這個後來者再接手養出顆桃子不成?

林芳出了俱樂部攔住計程車徑直回了家,這廂俱樂部的大廳里一隻手拍在季沐贇肩膀上,將他的思緒拉了回來。

「沐贇,那妞是誰呀,看著正點的很呀1

「別瞎說。」季沐贇拉掉好友陸飛的爪子,輕聲回道,「你沒認出來嗎,那是咱們大學同學,林芳。」

陸飛渾不在意的「哦」了一聲,過了兩秒鐘又似想起什麼,急忙問道,「林芳?靠,該不會是市場營銷專業暗戀了你四年的那個林芳吧?」

季沐贇沒應聲,陸飛就知道自己說對了,他一把攬住季沐贇的肩膀,特八卦的叫道,「靠靠靠,還真是呀?!那妞當年暗戀你暗戀到所有人都知道,偏偏她還揣著不說破,以為掩飾的很好。」

陸飛上大學時就是跳脫的性子,在社會上混了這麼久依然還是大大咧咧,說話又快又直接。

季沐贇拿他沒辦法,只好跟他講,「你可別亂說,都多少年前的事情了,提它作甚?」

「行,我不提了。」陸飛跟著季沐贇走向電梯,安靜了沒兩秒鐘又開始叨逼叨。「不過話又說回來,林芳比著上學時可是漂亮太多了,氣質也不一樣。這也就是你眼尖,要是讓我遇見,我還真認不出來。」

季沐贇瞥了他一眼,心想何止你認不出來,我也是差點就錯過了。

電梯來了,兩人走進去直接上了八樓的客房區休息。躺在床上的時候,季沐贇還是沒忍住掏出了手機,給剛才新存的那個號碼發了一條短息——到家了嗎?

此時林芳還在計程車上,看著手機上的簡訊,出於禮貌她準備回復一下。可沒打兩個字呢,另一條信息又過來了——你這些年過得好嗎?

這是打算簡訊敘舊?

林芳想了想,把編輯好的信息給刪了,一個字沒回直接關機……

第二天也就是周六,林芳吃完飯帶著筱筱去升龍跆拳道館體驗課程。

負責她們體驗課程的是一個男教練,叫陳銘。他長著一張娃娃臉,看著才二十多點,腰間卻系著黑帶。

道館的教練名人榜上介紹,陳銘是H省一流大學H大的體育學院武術專業畢業,主修跆拳道,而且在校期間就獲過不少大獎。畢業后被聘請到升龍做教練,因為他長得好且教的好,所以很受學員的喜歡。

陳銘領著林芳和筱筱先在場內轉了一圈,滿足了一下筱筱的好奇心,然後才對林芳道,「林小姐,今天的體驗課一共分三個步驟,第一是測你和小姑娘的身體基礎和柔韌性,第二是講跆拳道的基本禮儀及規則,第三是體驗跆拳道的基本動作。這三項耗費時間並不長,大約一個多小時,你看可以嗎?」

林芳沒啥意見,筱筱這會兒還興奮著,自然也沒有意見。陳銘帶著她們去了體測室,剛走到門口林芳的電話就響了。

她說了聲不好意思,走到一邊準備接電話。電話是季沐贇打的,林芳猶豫了一下接了。

季沐贇先是問了她忙不忙,然後直接邀請她中午一起吃飯。

林芳想也沒想就拒絕了,「不好意思啊季沐贇,我跟女兒在跆拳道館做體驗,中午可能沒時間。」

電話那邊的季沐贇似是被噎住了,半晌才道,「你結婚了?」

林芳翻了個白眼,這不是廢話嗎?

「是啊,早八百年就結了1然後又離了!不過後面一句她不準備說,反正不管結婚還是離婚,都跟季沐贇沒關係!

季沐贇似乎不這麼想,電話里傳來他低沉的聲音,他說,「林芳,你把我忘了嗎?」

林芳被問的一臉懵逼——槽,這是什麼情況?

……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