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二十八章 玉葫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八章 玉葫蘆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你不是說有東西還給我嗎,是什麼?」

季沐贇並沒有接話,依舊是盯著林芳的臉瞧。他長的本就俊秀,一雙桃花眼更是勾人的緊。就像老牌帥哥梁朝偉的電眼,他要是深情款款的放電,試問哪個女孩子能抵得過他那十萬伏的電壓?

林芳尷尬的瞥開眼,雖然季沐贇的眼神殺確實很讓人心動,可她早就已經打定主意不接手原主的破桃花,所以季沐贇這番作態倒像是媚眼拋給了瞎子——白費勁兒!

「咳咳,那個季沐贇,咱有事就說事,別對著我亂放電1

這下輪到季沐贇被嗆住了,他忍了半晌終於「咳咳」笑出來,帶著懷念的語調說道,「幾年沒見,你倒是比著上學時候開朗不少1

換做學生時代的林芳,是絕對不敢這樣跟季沐贇說話的,她只會紅著臉眼藏愛意的望著他,即便兩人偶爾說句話,她表現的也是一本正經的淑女樣,從不會跟他開玩笑。

林芳聳聳肩,「沒辦法,人都是會變的。」

季沐贇贊同的點頭,「我也變了不少。這些年你過的怎麼樣?你說你都有女兒了,多大了?」

林芳真不想跟他閑話家常,雖然同學一場,但到底沒什麼特別的感情。可看著季沐贇拉開的架勢,她要是不陪著嘮嘮,今天這一頓飯甭想吃安穩了。

「過的挺好的,到五月我女兒就四歲了。你呢,這些年應該過的不錯吧?」

「嗯,還不錯。你應該知道我大學時期就跟幾個同學一起弄了個遊戲公司,這些年發展的挺好。」

頓了頓,季沐贇一條胳膊搭到靠近林芳的椅子的椅背上,桃花眼眨了幾眨,又開始放電,同時就連說話聲音也低了幾分,帶著惋惜和柔情說道,「就是這些年老想起你1

林芳瞬間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季沐贇……」她咬牙切齒的低喊,「咱們倆好像沒關係吧1

話音剛落她的手就被一隻溫暖有力的大手握住,季沐贇不知怎地竟已經挨著她坐下,一張俊臉湊過來直接跟她面對面。

「沒關係?嗯?」季沐贇好像很生氣,皮笑肉不笑的再度握緊了手,薄薄的唇幾乎要挨到林芳的臉上。

「林芳,當年的事情你真的忘的一乾二淨了?還是說那夜我不夠賣力,你連你的第一個男人都記不得了?1

what?

晴天霹靂!天雷滾滾!

林芳被雷的外焦里嫩,她愣在那裡,連掙扎都忘記了,一雙圓滾滾的貓眼裡全是不敢置信——原主跟前夫張毅第一次做的時候,是有落紅的!也因為這個,張毅才會沒選其她女人,最後娶了原主。

林芳捋了一遍記憶,狠狠的甩開季沐贇的大爪子,「你胡說八道什麼?」

「我是胡說八道嗎?那這個東西你可還記得?」季沐贇從上衣口袋裡掏出一個飾品盒放到桌子上。

林芳狐疑的打開了盒子,裡面的紅色絲絨布襯著一枚玉葫蘆吊墜,吊墜只有兩粒花生仁大小,玉質則是滋潤細膩的羊脂白玉,毫無瑕疵,一看就知道不便宜。

林芳認識這玉葫蘆,在原主的記憶里,她生來就沒有爸媽,被人送到福利院的時候渾身上下除了一條綠色的棉花小包被和紅色的肚兜之外,就剩脖子里用紅繩掛著的這枚玉葫蘆了。

後來她長大后聽福利院的楊院長說,當時把她送來的人有三個,有人想悄悄拿了那玉葫蘆去換錢,另外兩個人不同意,說它指不定是孩子找到親生父母的憑證,若是拿了,孩子以後想尋根兒也沒個證據。

也因此,原主林芳很是寶貝這個玉葫蘆,想著以後靠它找到爸媽,所以一直貼身戴著。大學臨畢業時,這個玉葫蘆不翼而飛,林芳找了好久沒找到,哭了幾天後就認命了。

誰曾想這個玉葫蘆會在多年之後以此方式現身!

林芳怔怔的看著玉葫蘆,好半晌才看向季沐贇,「它怎麼會在你那裡?」

季沐贇氣的一扭頭,悶悶的道,「這可是你親手送我的1

林芳待要再問,敲門聲卻在此時響起。林芳應了聲,服務員推門進來,將做好的三個菜擺在桌子上。

「還有一菜一湯,馬上就好,兩位請稍等一下。」

服務員退出了房間將門關好。經過這一打岔林芳反倒不知道該怎麼問了,雖然都是原主的前塵往事,但現在她才是林芳,有些事情不弄清楚,她心裡也有疙瘩。

季沐贇卻拿起筷子涮洗乾淨遞給林芳,「先吃飯吧,都一點了,你也該餓了1

林芳現在是一點胃口都沒有了,可是看著季沐贇不打算開口的樣子,她只能把所有的疑問憋心裡,食不知味的吃著。

「難道她真跟他有什麼?可是記憶里根本沒有這一段呀1

林芳把腦子裡的存貨翻了個底朝天,也沒翻出任何關於她跟季沐贇「啪啪啪」的場景。按說女人對自己的第一次都是記憶深刻的,若真是有什麼,不該一點蛛絲馬跡都沒有留呀!

她這廂絞盡腦汁,那邊季沐贇也吃的心不在焉,他看著坐在身邊的林芳,盯著她殷紅的唇,思緒早就飄回到了八年前的那一個夜……

畢業前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論文答辯,通過了這一關,才能拿到畢業證和學位證。所以,當論文答辯結束后,林芳同宿舍的三個女生決定去狂歡,不醉不歸。

按年齡排輩,林芳是宿舍的二姐,姐妹狂歡,她自然也是要饒個女生去了三里屯酒吧街,選了學生最常去的Night。

雞尾酒、啤酒喝著不過癮,最後大姐余青青又點了洋酒,而且還不兌軟飲。洋酒喝了上頭,四個女生本來酒量就一般,兩瓶洋酒懟下去,幾乎都倒了。也就林芳還支點事兒,愣是撐著最後的清明將小姐妹送進了計程車,她卻在關車門前斷片兒了。

林芳喝醉酒有個特點,不撒潑不亂跑也不出酒,特別乖的站在原地說英語,而且還能表現的跟正常人一樣隨意聊天——但這些事情在她酒醒之後完全沒記憶。

季沐贇當晚跟幾個好哥們在Night的隔壁喝酒,出來的時候就看見林芳站在計程車邊,正低著頭對計程車司機狂飆英語,當時司機都懵逼了,指著林芳大聲吼著「你到底上車不上車」。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