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第二十九章 憶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十九章 憶

小說:軍少仙妻太撩人| 作者:晨年舊詩| 類別:其他小說

零二年的那會兒,酒吧街頭「撿屍」這種事還沒有流行開,但女生喝醉酒在外也是很不安全的,季沐贇本來不打算管閑事,但想著到底是同校同學,要是真出事了他心裡也過意不去,於是上前問情況。

林芳特別正常的看著他,口齒清晰的問道,「季沐贇,她們喝醉了,你能不能送她們回宿舍?」

季沐贇不想送,因為秦珍媛剛才還在給他打電話,說她到鉑爵酒店了。彼時季沐贇和秦珍媛談戀愛已經談了兩年,拉手親吻摸摸抱抱都做了,就剩最後一步。她說到酒店等他,傻子都知道接下來要發生什麼。

季沐贇問道,「不是還有你嗎,為什麼不跟著一起回去?」

林芳揚起一個特別純真的笑,「我沒勁兒了1

季沐贇:「……」

這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樣子讓他好想轉身就走,但他到底還是有紳士風度的,也沒跟林芳多說廢話,讓同行的張智成送余青青她們三個回去。計程車連司機在內最多坐五個人,此時人員已滿,林芳就留下來等下一輛。

另外三個男生都有點小心思,不等季沐贇說什麼,呼啦啦的上了隨後而來的計程車,招呼都不帶打的就呼嘯而去,獨留季沐贇跟林芳在一處。

林芳對季沐贇有情,這件事明眼人都知道,季沐贇心裡也明白。但他選了秦珍媛,自然不會再跟別的女人搞曖昧,無論林芳的暗戀多麼痴情,在他心裡,這都跟他沒關係。

「季沐贇。」

林芳的手拍在季沐贇的肩膀上,然後又順著他的肩往背上滑下去,最後停在了結實挺翹的臀部。

「我想住酒店1

季沐贇拉開她的胳膊扔一旁,眼裡含著譏誚,「隨便你住哪裡1

林芳不死心的又想將手搭上去,卻被季沐贇一把抓祝林芳也不抵抗,整個身體都往季沐贇懷裡鑽,「可是我想睡你,怎麼辦?」

季沐贇一陣惡寒,說實話,也不是沒有女生對他投懷送抱,但像林芳這樣明目張的說想睡他的還真是絕無僅有。

「林芳——」

季沐贇推開她的衫,「你能不能要點臉1

林芳歪著頭,眼神純凈的望著他,嘟著嘴問道,「要臉了你就讓睡嗎?」

季沐贇:「……」

這已經是他今天晚上第二次被林芳噎的說不出話了。不知怎地,他覺得現在的林芳跟平時不太一樣,不裝淑女了,反倒是更大膽,更直接,還更……色!

這個新鮮的認知讓季沐贇有了興奮的感覺,特別是當林芳再次貼上來的時候,她的手直接環住了他的腰,柔塞的胸膛,小腹往下凹凸契合,這感覺真的是相當——刺激!

季沐贇一直認為自己是個很自律的男人,他跟秦珍媛談了兩年戀愛也沒有進行到最後一步,其中固然有秦珍媛矜持拒絕的原因,還有一部分則是他的生理反應沒有那麼強烈,所以才能一直憋著沒下手。

可現在,慾望像潮水一樣湧來,季沐贇突然就憋不住了。他拉住林芳的手,招呼了一輛計程車,直奔離這裡最近的漢庭酒店……

交錢開房,刷卡開門,季沐贇進門第一件事就是將林芳抵在門上,含住了她性感的紅唇。

酒精的味道刺激著彼此,林芳更暈了,季沐贇則覺得自己醉了——明明晚上沒喝多少酒!

「林芳1

他離開她的唇,手卻已經摸到了她的衣服里握住胸前的渾圓,「現在後悔還來得及1

林芳依然笑的像個孩子,她搖搖頭,捧住季沐贇的臉輕聲道,「我想這樣1

胸前驟然疼了一下,她不高興的噘嘴,「你弄疼我了1

季沐贇額頭抵著她的額頭,低喃道,「我也很疼1他空出一隻手拉著她的手往下,卻不料被小妮子給掙開了。

只見她從脖子里取下一枚玉葫蘆送到他面前,亮閃閃的眼睛里全是邀功的笑意,「這是我的寶貝,我把它送給你,以後我就是你的了!我的身體……我的心……都是你的1

「嚓1

季沐贇彷彿聽到自己的心裂開了一道縫,他慢慢握緊了玉葫蘆,灼灼的目光一直盯著林芳的眼睛。

她有一雙漂亮的貓眼兒!

此刻,他從那雙眼睛里看到的,全是自己!

季沐贇突然就動了,她扛起林芳走向那張潔白的大床……

春宵苦短,一夜癲狂!

季沐贇從沉睡中醒來時,屋內一片漆黑,遮光窗帘擋住了所有的光線,讓人不知何時何辰。他開了床頭燈,光線灑下來,打在懷裡的林芳的臉上。

季沐贇支起胳膊細細端詳,她的皮膚挺白,眼睫毛也不短,鼻尖翹翹的,最引人的還是那唇,本來就性感,現在又微腫著,一看就是被人狠狠的疼愛過。

他又想要了!

忍了幾忍,到底還是忍住了。他下床準備穿衣,兩人的衣服扔的到處都是,穿了半天,卻不找到自己的白襯衣在哪裡。最後還是掀開了被子,才看見襯衣壓在林芳臀下。

他小心翼翼的將衣服抽出來,正準備穿上卻看見下擺上的點點紅梅,除此之外上面還沾了別的可疑的水漬。

他知道那紅色代表什麼,到底沒忍住笑出了聲,看林芳的眼神不由的又柔了幾分。本來想著將襯衣珍藏,但實在沒有衣服換,季沐贇只能穿上皺巴巴的襯衣,將有特殊痕的下擺扎進褲腰裡。收拾妥當,他才從褲兜里掏出一夜沒動靜的手機——他早就關機了!

想了又想,季沐贇到底還是沒有在這個時候開機。他將林芳的衣服疊好放在柜子上,又俯身吻了一下她的額頭,這才揣著那枚玉葫蘆離開了房間。

林芳這一覺一直睡到中午一點多才醒,醒時她就覺得不對勁,整個人跟軟麵條一樣,頭疼的厲害不說,渾身都疼。最關鍵的是,她不知道自己是咋跑酒店來了!

記憶斷片兒,什麼都想不起來。

林芳探了探自己的額頭,燙手的厲害……掀開被子,渾身上下光溜溜的……她咬著牙將手探到身下,入手一片黏膩……

完了!!!

清白沒有了!!!

林芳終於忍不住,「哇」的哭起來,撕心裂肺……

Ps:書友們,我是晨年舊詩,推薦一款免費小說App,支持小說下載、聽書、零廣告、多種閱讀模式。請您關注微信公眾號:dazhuzaiyuedu書友們快關注起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