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1 五惡爛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01 五惡爛人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我爸是個五惡爛人,吃喝嫖賭抽樣樣精通。每次在外面輸了錢喝醉酒後回來都跟我媽要錢,只要我媽敢皺一下眉頭就肯定會被我爸一頓暴打。

最嚴重一次,我爸用酒瓶砸了我媽的腦袋。玻璃渣子直接把我媽的眼睛扎瞎了一隻,當時血流的到處都是,我媽瘋了一樣的喊著自己真是瞎了眼……

那天,我媽跑了。丟下了年僅十歲的我,從那以後,我爸喝酒的次數更頻繁,每次回來都會把氣撒我頭上,我左手的小拇指就被他給打斷了。

要不是雯姐及時送我去醫院,可能我這輩子都會落一個終身殘疾。

雯姐是一個比我媽小几歲的閨蜜,自從我媽跑了她就經常來看我,給我送吃的,周末帶我去玩。三十幾歲的她到現在都是單身。

後來的一天,我放學回家發現雯姐的電車在我家門口。我很開心,雯姐又來看我了,所以我很興奮的推門跑回了家。

可是,當我進了家門以後。卻突然聽到屋裡傳來雯姐的一聲慘叫,接著她大聲喊著:不要,不要……

當時我第一反應就是家裡進賊了。

可就在我剛打算出門喊人報警的時候,屋內忽然傳出我爸罵人的聲音:臭*,還他媽敢咬老子!

怎麼是我爸?我慌了神的急忙衝進了屋裡。

我愣了。眼前的一切在我幼小的心靈抹上了一層陰影,當時我爸正逼迫雯姐妥協,雯姐渾身特別狼狽,頭髮也十分凌亂,眼淚婆沙的躺在地上,半邊臉都紅腫了起來,顯然是被我爸打的。

聽到我進門的聲音,雯姐驚恐的睜大了眼睛向我看來,她痛苦的大喊,拚命的掙扎,可根本就反抗不了力氣大如牛的我爸,所以只能是對我苦苦哀求,讓我推開我爸。

哪一刻我心裡忽然浮現出了我媽被打的畫面。我恨我爸,我恨他的無情,打跑了我媽,現在又來欺負唯一一個對我好的人。

我怕,我怕雯姐被我爸欺負了以後也會跑,會躲我家遠遠的,再也不回來看我。

那一瞬間,我淚流滿臉。衝到我爸身前用我細小的腿腳推搡我爸,讓他停下來,不要再欺負雯姐了。

可我爸根本不為所動,甚至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后一腳把我踹到了旁邊。天知道他用了多大的力氣,那時我捂著肚子根本就起不來,只知道趴在地上慌了神的哭。

「呸1我爸惡狠狠的朝旁邊吐了口唾沫,低頭沖著雯姐發出野獸般的低吼,兩巴掌抽在雯姐臉上還大罵幾聲臭*……

雯姐的兩條白腿被我爸打的青一塊紫一塊的。尤其是上身,被我爸的大手狠狠打的儘是淤青,疼的雯姐眼淚嘩嘩的往下流,空洞的眼神露出了絕望。

眼看我爸就要快得逞了,我從地上跛著腿爬起來朝雯姐看了過去。她哭,我也哭,淚水朦朧了眼睛,我特別害怕失去雯姐。

怎麼辦!怎麼辦!我無助的爬過去,大聲求著我爸,企圖他能夠清醒,能夠有一點點人性放過雯姐。

可在我爸眼裡,我的哀求顯然成為了他煩心的絆腳石。他一隻手推著雯姐,另一隻手反手就抽了我一個耳光。

我「啪」的一下被打的倒在了地上。臉上火辣辣的疼,耳朵里也跟著發出嗡嗡的響聲。

就在我被他打倒再地的瞬間,我看到了放在桌上的剪刀。如果我用剪刀扎我爸一下,他肯定能放開雯姐吧?

想到這些,我的手開始顫抖,因為我不敢!

突然,緩了幾口氣的雯姐再一次掙紮起來。只不過這次我爸沒有打她,而是一把揪住雯姐的頭髮,狠狠往地上磕了幾下。雯姐直接被磕的翻了白眼,差一點就昏過去,再也沒有力氣掙扎了。

只是嘴裡還發出微弱的聲音:小封,救我……

聽到雯姐的聲音,我顫抖的雙手突然一把抓起了剪刀,整個人都哆嗦了起來。一步步的舉起剪刀從背後走向我爸。

他雖然是我爸,可我對他一點感情都沒有。在我眼裡他就是個只會賭博、喝酒打我媽的畜生。現在打跑了我媽又來打我,這還不夠,竟然還欺負唯一對我好的雯姐。

雯姐在我心裡比我爸的地位高的很多。所以,我一狠心,閉上了眼睛,雙手抓著剪刀猛的衝過去刺進了我爸的後背。

「噗呲」

剪刀刺進了我爸的身體,鮮血頓時順著剪刀開始往下流。我爸先是慘叫了幾聲,緊接著倒在地上抽搐,就像過年殺豬一樣凄慘。

不知怎麼,我眼睜睜看著我爸。除了心裡特別害怕以外,我沒有心疼。只是,我不知道他會不會死掉。

雯姐也被嚇壞了。她胡亂用衣服裹住自己的身子,衝過來一把抱住了我。我渾身都在顫抖,可能是嚇壞了,但雯姐抱住我的瞬間,我感受到了溫暖和安全感。

沒有了我爸的抵擋,雯姐很快報了警。跟著120也來了,我和雯姐也被帶到了警察局,雖然我爸強姦未遂,但也受了傷。

警察問雯姐是誰扎了我爸一剪刀的時候,雯姐毫不猶猿隼矗還把我護在了身後。

但只有十幾歲的我,咬著牙推開了雯姐,對警察說道,「叔叔,我爸是我扎的,跟雯姐無關1

「小封1雯姐從身後一把抱住了我,哽咽著看著我。

不過還好,我爸涉嫌強J未遂,而我年齡也校我家這片的警察都知道我爸什麼德行,最後也沒說坐牢的事情就讓雯姐帶我回家了。

從這天開始,雯姐把我接到了她家,讓我跟她住在一起。

當天晚上,雯姐跟我一塊躺在床上,關了燈以後雯姐突然問我,「小封,你今天為什麼要救雯姐?」

聽到雯姐的這話,我想都沒想就開口說道,「雯姐你是我唯一的親人了,我……」

後面的話我都還沒說,雯姐突然一把從旁邊抱住了我。我能感覺到她哭了,涼涼的淚水落在了我的胳膊上,她喃喃說著,「小封長大了!是男子漢了,知道保護姐了1

我伸出手給雯姐擦掉眼淚,用異常成熟的口氣說了聲,「姐,別哭了。小封是男子漢,一輩子都會保護你的1

「嗯,姐知道,姐相信你。」

雯姐緊緊的抱著我,伸手摸了摸我的臉,特別心疼的問了句,「還疼么?」

我搖搖頭,翻過身面對雯姐,借著微弱的光線看到雯姐一直在盯著我,所以我咬了咬嘴唇說不疼了,我都是男子漢了,早不疼了。說著,我被雯姐的手摸到了臉腫的哪一塊,下意識還發出「滋」的一聲,其實是真疼。

雯姐被我這「滋」的一聲給逗樂了。她先是嘆了口氣,接著又把自己的臉跟我的臉貼在一塊,親昵的說了一聲,「小封今天真勇敢,長大以後肯定是個好男人,不會像你爸一樣……」

提到我爸,雯姐明顯有點后怕,我看到她的目光都有點獃滯。而且我能感受到她的心跳都加快了,於是趕緊換了話題,像是挺好奇的問我今天在公安局,為什麼要承認是我扎了我爸。

我沒有回答,只是死死咬著牙,捏緊了拳頭低聲說道,「他活該……」

看到我情緒的變化,雯姐急忙不許我在說下去了。這時,她用手指輕輕點了下我的額頭,笑吟吟問我,「小封想要什麼獎勵,雯姐一定答應你1

我一怔,很認真的問雯姐,「真的什麼都可以嗎?」

雯姐苦笑著說,「只要是姐能給你的,一定答應你。」

「姐,你真好。」我抽出胳膊反抱住雯姐,很小聲的說,「我想讓姐親我一口。」

說出這句話以後,我想過幾種可能。雯姐也許會生氣、拒絕。但我沒想到雯姐只是微微一愣就笑著、特大方的說「好」,然後往我嘴上貼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