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3 第一次謊言
小說:| 作者:| 類別:

003 第一次謊言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聽到趙龍的這句話,我心頭不禁一片黯然。我爸的那件事始終是我心頭的陰影,無論多少年過去,始終都是。

不過,趙龍說的倒是沒錯。我是真的敢捅!

在這麼多年雯姐不斷的教育下,我學會了跟人講道理。但用趙龍的話說,我骨子裡就是個瘋子,對付廠老闆這種人,也壓根不用講道理。

「趙龍,按住他1我低聲說道。

趙龍發出「嘖嘖」兩聲,用力把廠老闆按在了地上。我看他被趙龍控制,直接抽出他一隻手,握緊了改錐狠狠扎了上去。

就聽見「啊1的一聲慘叫。豆大的汗水順著廠老闆的額頭滾落了下來,其實我也好不到哪去,咬著牙渾身都哆嗦著顫抖,但還是一聲不吭的繼續扎了兩下。

「我賠錢!賠錢……」終於,廠老闆忍住不住鑽心的疼痛,從牙縫裡擠出幾個字,拿了兩萬塊錢遞給趙龍。

趙龍拿著錢,沖我使了個眼色。我哆嗦著鬆開廠老闆的時候才發現自己連站都站不穩了。趙龍罵了句「草1一隻手扶著我往外走,上了車后狠狠踩了幾腳油門奔著醫院去了。

一路上我臉色蒼白,接連抽了幾支煙才漸漸緩和了不少。這時,趙龍從邊上叭叭的罵了我兩句,「不是哥說你瘋子,今天這事哥能給你辦妥,你丫的非要自己過來一趟。」

說完,趙龍把自己嘴裡的半截煙塞到我嘴裡,嘆了口氣關切的問道,「咋了?扎人的感覺鬧心不?」

「是挺噁心人。」我扭過頭朝趙龍苦笑一聲,「我說過,不讓任何人欺負雯姐。」

「得了,別跟哥講你的愛情故事。」趙龍開著車,還忍不住埋汰我兩句,「雯姐對咱是挺不錯。瘋子,哥問一句,你給哥說句實誠話,你不是真想娶了她吧?」

我聽趙龍這麼問,頓時一怔。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該怎麼說,最終還是選擇了沉默。

其實我不是不想跟趙龍說實話,他跟我從小光屁股長大,沒啥是不能說的。不過我現在確實不知道怎麼想的,我只知道雯姐在我心裡的地位很重,很重。

很快我倆到了醫院,趙龍把錢往我懷裡一塞,接著白了我一眼咧咧嘴說,「麻溜把錢去交了!哥先撤了哈,忙活一天我都沒拉活兒呢。」

趙龍不是一個勤快人,平時不睡到十一二點都不帶起床的。現在他突然著急要去拉活,我頓時就覺得有點不對勁,一把拉住了他胳膊。

「滾蛋!你龍哥不好這口,趕緊鬆開。」趙龍咧咧嘴,故意推開了我。

我想都沒想,毫不猶豫的攔在他車前,盯著他眼睛問了一句,「你幹啥去?」

聽我這麼一問,趙龍使勁咳嗽了兩聲,臉色有點難看訕笑著沖我說,「麻溜滾蛋,非得叫哥難看是吧?」

原來,趙龍是把他全部的錢都給雯姐交了住院費。現在全身上下只有五十塊錢加油錢,要是再不去拉點活兒,明天就得餓死。

聽他這麼一說,我眼圈一下跟著就紅了。不等我開口說話,趙龍使勁踹了我一腳,罵我矯情,也攔住了我想給他二百塊錢的想法,讓我先交住院費,剩下我們兩個大男人有手有腳還能餓死不成?

他說,瘋子你馬上就瘠薄要高考了,別為這事兒揪心。好好複習,有啥事考完再說。

說完,趙龍用力拍著我肩膀,臨走時還寬慰我,讓我別把今天這事兒放心上,廠老闆理虧,指定不敢報警。

是句實在的,這會兒我心裡頭亂的很。所以趙龍說啥就是啥,我也覺得他的話有道理,估摸著廠老闆不會報警。

送走了趙龍,我把所有的錢都交了住院費。這時,醫生通知我,雯姐醒了。

進病房的時候,我還故意調整了自己的狀態。深呼吸了兩下,也沒打算把我和趙龍去廠里的事兒跟雯姐說,免得她擔心、責備我。

看到我進了病房,雯姐臉色蒼白的一下坐了起來。可能是用力過猛抻到了傷口,疼的雯姐一下用手捂住了腦袋。

「姐,你快躺會兒吧1我趕緊扶著雯姐,讓她靠在病床上。

雯姐只是微微緩了一下,就轉過頭一臉內疚的看著我說道,「小封,姐沒事兒。我就是不小心摔倒碰了一下……」

「姐……」

我忍不住哽咽著喊了雯姐一聲,其實我想說我都知道了,但話到了嘴邊又給硬生生咽了下去,只能說我複習差不多了,不用擔心我高考。

這時,醫生從外面走進來給雯姐換輸液瓶。雯姐臉色蒼白的輕咬著嘴唇,說自己沒啥事,要求出院。

醫生聽了這話忍不住愣了一下,轉頭白了雯姐一眼才開口說,「你家這什麼情況?剛交了兩萬塊錢住院費,我把你治療單子都報上去了,你就想出院?」

醫生這句話說完,我心裡忍不住跟著一顫。

果然,雯姐聽到我交了兩萬的住院費直接就愣住了。她驚愕的看了醫生一眼,隨即轉過身子問我,哪來的那麼多錢交住院費?

被雯姐質問,我很想說,這錢是趙龍借給我的!

可我長這麼大從沒有跟雯姐撒過謊。以前是,現在也是,所以我沒敢去看雯姐的眼睛,心底一沉,扭頭就走到了病房外面。

剛一出門,我的眼淚就忍不住嘩嘩往下掉。

我心痛雯姐的可憐,她當初就是因為沒有了父母才背井離鄉來的我們石市。遇到了我媽以後才算落戶在了這邊,本應該是結婚嫁人的年紀卻發生了我爸那件事。甚至我想,雯姐至今不結婚,可能就是那件事在她心底留下了一輩子的陰影,讓她覺得婚姻並不可靠。

現在自己又被人欺負受了這麼重的傷,還把這事兒憋在心裡沒人訴苦。如果我告訴她,這錢是我跟趙龍打了廠老闆才索要的賠款,雯姐一定會非常生氣的。

因為,自從我爸那件事以後。雯姐覺得我下手黑,沒輕重,所以再三教育我,不讓我跟人動手。

就我從病房出來的這麼一小會兒,雯姐一直在喊我的名字。她一定是感覺到了我的異樣,就連喊我名字的聲音都變得沙啞、急切。

我擦乾了眼淚,強擠出一絲笑容走回病房,「姐,我在呢。剛才接了個……」

我話還沒來及說完,剛一抬頭就跟雯姐那銳利的目光碰在了一起。她的目光正直勾勾的盯著我看,充滿著希望,希望我不要騙她。

所以我話說了一半便忍不住低下了頭,像小時候做錯事接受懲罰的樣子,很小聲的喃喃說道,「雯姐,我錯了……」

「小封,你跟姐說實話,這錢到底怎麼來的?」

雯姐的聲音由急促變得不安。很可能在她心裡,我一定是做了什麼不對的事情,要麼我一個學生去哪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弄到兩萬塊錢。

可是,可是如果雯姐知道這錢的來路,一定會罵我,以她的脾氣也肯定會讓我把錢給送回去,甚至給廠老闆賠禮道歉。

雯姐的想法很簡單,別人做錯了事就應該別人主動承認錯誤。而我用了極端的方式逼迫別人認錯,那反而相反的是我做錯了事情。

但是這筆錢,我是堅決不能還回去的。何況,沒了錢雯姐的住院費怎麼辦?

一瞬間,我抬起頭看向雯姐,心底也已然做出了決定。

「雯姐,錢是趙龍攢的,他借給我的。」

當我說出這句話的瞬間,內心極為複雜。但為了雯姐的傷,我只能選擇善意的欺騙。甚至我想等雯姐出院了,再告訴她實情,接受懲罰吧!

可是,偏偏就在我話剛說出口的下一秒,就連雯姐都沒來得及說話的時候,一條趙龍給我發的簡訊猶如一道晴天霹靂狠狠劈在我的心頭。

「瘋子,哥去自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