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4 得罪人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04 得罪人了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趙龍竟然去自首了?

看到他給我發的這條簡訊,頓時間我頭皮一陣發麻。心口像是壓了塊巨大的石頭讓我喘不過氣。今天我和趙龍的行為完全構成了綁架勒索的罪名,如果這個時候去自首……

我不敢想象後果,直覺的後背脊骨一陣發涼,眼圈都跟著發熱。這件事完全是因我而起的,我怎麼能讓趙龍背這個黑鍋。

主意是我出的,事兒是我做的。就算是坐牢,也應該是我。

一瞬間,我雙手開始顫抖。緊緊咬著嘴唇轉頭看向了病床上的雯姐,此時雯姐也覺察出了我的異樣,緊緊皺了皺眉頭急切的問了我一句,「小封,你怎麼了?」

「我……」

話到了嘴邊卻又硬生生咽了回去。我沒在猶豫,也沒顧得上雯姐的疑問,撂下一句「雯姐,我出去一趟。」然後跑了出去,我一路上狂奔不止,一路上不停的給趙龍打電話,可一個都沒有打通,他竟然關機了。

一遍又一遍的打著電話,我心急如焚,而剛好這時天陰沉沉,開始飄起了毛毛細雨。

幸好我們縣醫院距離公安局並不是太遠,沒有十分鐘我已經站在了公安局門口。

我滿臉雨水,紅著眼圈大聲喊著趙龍的名字,漸漸我的聲音哽咽了起來,可始終沒有找到趙龍。

這時,一位身穿警服的人剛好從大廳走出來,懷裡抱著一摞文件。我以為他就是受理案件的警察,所以毫不猶豫,一頭沖了過去,大聲喊著,「人是我打的,錢也是我要的,你們放了趙龍1

「嗯?」這名警察看向我,不禁皺起了眉頭。

我慌了,以為他不相信我的話。就在我剛打算解釋自己才是犯罪者的時候。突然,一個我熟悉的聲音從大廳內傳出來,嘴裡還嘀咕著,「竟然沒有報警,不應該礙…」

是趙龍的聲音!

聽到聲音我立刻轉頭看了過去。果然,真的是趙龍。瞬間,我興奮的咧著嘴沖他大喊了一聲,「趙龍1

趙龍聽到我的聲音明顯愣了一下。當他抬起頭看到是我的時候,下意識皺起了眉頭,沖我大聲罵了起來,「我操,瘋子你來干雞毛?」

看到趙龍生龍活虎的站在我的眼前,一點也不像是被抓走去坐牢的樣子。我陰沉著臉,快步走過去一拳打他臉上,咬著牙狠狠的罵道,「你他媽什麼意思?這事兒跟你有關係嗎?」

「瘋子,你是不是真他媽瘋了1趙龍瞪著大眼珠子,一隻手捂著臉沖我咆哮起來,「你他媽打我干叼?」

我沒有理會,沒有解釋。只是認真的盯著趙龍的眼睛,一字一頓的沖他說,「事兒是我出的,要自首,也輪不到你1

趙龍沉默了……

良久,趙龍眼圈含著眼淚,一手摟住我的肩膀,還是平時那副大大咧咧的樣子,沖我嘿嘿乾笑兩聲說,「瘋子,哥知道你啥意思。你別急赤白臉的跟我鬧,我趙龍沒爹沒媽沒有牽挂,就算坐牢也還能省幾頓飯錢呢,你說是這個理不?」

「更何況……」趙龍咧了咧嘴,伸手擦了把嘴角的血跡,沖我樂了樂說,「我要說那廠老闆沒報警,你信不?」

趙龍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我瞅著他的眼睛,很認真的問道,「真的?」

「廢話,老子騙你有飯吃啊?」趙龍瞥了我一眼,冷哼一聲又沖我罵道,「你下手真瘠薄黑,老子跟你有仇是咋的?」

我一看趙龍這幅德行,才信了。不過,我挺納悶那廠老闆怎麼想的,難道真就打算咽了這口氣放過我跟趙龍?

就在我皺起眉頭跟趙龍討論這件事的時候。剛剛被我攔住的警察卻悄悄走了過來。剛好趙龍站在我對面也看到了這個警察,直接一摟我胳膊嬉皮笑臉的沖警察說,「警察叔叔沒事哈,我兄弟喝大了1

說著,趙龍拽著我就往外走,說這他媽可是公安局,一會兒再真把咱倆給逮了!

我倆從公安局出來的時候天更陰,雨下的也漸漸大了起來,街道上也沒什麼行人。

我想了想問趙龍,「你說,那廠老闆為什麼不報警?」

「我瘠薄那知道,我又……」趙龍的話說了一半,他突然一拉我胳膊,大吼,「瘋子,快跑1

我還沒反應過勁呢。邊上一輛麵包車「吱」的一聲停在我倆身前。緊跟著車門刷的一下被人拉開,從裡面跑下來四五個人,手裡都還拿著傢伙。

一看這陣仗,趙龍緊拉著我往後跑。這會兒我再傻也明白怎麼回事兒了,趕緊撒腿就跑。

可能是反應的有點慢半拍,我剛轉過身想跑就覺得後背上一陣火辣辣的疼。而且邊上的趙龍直接就被人踹了一腳,差點就趴在地上。

趙龍其實挺壯的,要真打起來,三個我也不是他的對手。

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我倆被人圍住了。這會兒我才看清楚,圍起來我倆的足足有五六個人,個個手裡都拿著傢伙事。

對面兒有個像是帶頭的人,歲數估摸著跟我和趙龍差不多大。留著個小平頭,鼻子邊上有道刀疤,一雙小眼睛露出一股子狠辣勁。

就這個人,看了我跟趙龍一眼,伸手一指就罵,「操他嗎,就他倆1

這時趙龍猛的把我拉在他身後,瞪著眼大罵了一句,「張浩然,我操你嗎1

很明顯,趙龍是認識這個帶頭的小子,叫張浩然。我心都涼了半截,看樣子趙龍跟這個叫張浩然的肯定有過磕絆,要不人也不能上來就干我倆。

對面兒人多,而且都拿著傢伙。尤其是那個叫張浩然的下手最黑,拎著棒子就往我臉上呼,我跟趙龍起初還能還手反抗幾下,可隨著兩棍子砸到我胳膊上就疼得我抱住了腦袋,別說反抗了,動都沒敢再動一下。

張浩然帶著人把我跟趙龍里啪啦一頓胖揍。尤其是趙龍,剛剛嘴賤罵了句髒話,現在臉都被打的腫了起來。

我還尋思著,打完了就該撤了吧!這個仇老子算是記下了,等哪天肯定陰這個張浩然一把。

可就在這時,張浩然竟然從車上拿出繩子讓人把我和趙龍捆了起來,然後丟在車上,一腳油門就走了。

我懵了!張浩然綁走我跟趙龍想幹什麼?

就這時,趙龍也漸漸清醒了起來。這麼多年就是改不了嘴硬的臭毛病,都被人綁起來了,還衝張浩然大罵了起來,什麼難聽罵什麼!

漸漸的,我發現張浩然的一張臉都變得陰沉。

不過,我從趙龍剛剛的話里也知道了一點關於這個張浩然的事。張浩然是我們這個歲數中挺有名兒的一個混子,而且跟著燕趙大街的拐子李混的,拐子李手底下有幾家足療店,養著一幫打手,在整個燕趙大街也算是大痞子了。

只不過,趙龍說他跟張浩然沒有仇,更沒有得罪過拐子李。

那張浩然怎麼就突然針對上了我和趙龍?

實在是想不明白!

一路上張浩然把車開的特別快,不管趙龍怎麼罵他,張浩然也沒在動手。差不多有七八分鐘的樣子,麵包車停在了附近岸下村的一個倒閉的鞋廠裡面。

裡面黑漆馬虎的,張浩然把我跟趙龍扔進車間以後還出去特意打了個電話。等他再次進來的時候,車間裡面的燈也被突然打開了。

瞬間,刺眼的光芒照射過來,一時間我壓根睜不開眼睛!

大約持續了有幾十秒以後,我漸漸睜開了眼睛,多少也能看清楚一些東西了。

然而就在這時,我愕然發現張浩然的時候,身後跟著一個人。

很顯然,趙龍此時也看清楚了張浩然背後的那個人,一張臉被氣得通紅,咬牙切齒的罵道,「你奶奶個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