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5 我有個條件
小說:| 作者:| 類別:

005 我有個條件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面對趙龍咬牙切齒的咒罵,站在張浩然身後的人不但沒有生氣,反而輕飄飄的笑了起來,指著趙龍慢悠悠的說了句,「趙龍啊趙龍,沒想到這麼幾年過去了,你混成了這幅逼樣兒1

輕嘆了口氣,他搖搖頭就要轉身離去,臉上掛滿了嘲諷、不屑和失望的表情。

這個人我認識,以前上學時候就跟趙龍是老熟人了。叫賈志海,從學校混的也不錯,跟趙龍是死對頭。但是賈志海家裡條件不好,他還有個妹妹叫賈聰,學習不錯,為了供賈聰上學,賈志海初中沒念完就退學了。

前陣子趙龍還跟我提過賈志海,說他這幾年混的不錯,尤其是最近一段時間在燕趙大街那邊一帶經常活動。

沒想到,今天趙龍竟然以這樣的方式跟賈志海見面了!

我了解趙龍,這小子從小爭強好勝,又是急脾氣。被賈志海激成這樣,肯定得急眼。

果不其然,看到賈志海眼裡露出那種十分不屑的眼神,趙龍頓時就火了,張嘴就罵,各種髒話不斷,問候了賈志海十八代祖宗。

本已經馬上要離開車間的賈志海,就在趙龍罵他的時候,也停住了腳步。一張臉愈發黑的可怕,但他並沒有像趙龍一樣發火,只是揮了揮手,旁邊七八個人拎起來棒子就把趙龍掄翻在了地上。

趙龍被打的滿臉是血,卻還是猙獰著一張臉,大眼珠子死死盯著賈志海。

「趙龍1我大吼一聲。又轉過頭死死看著賈志海,緊緊咬著牙齒怒聲罵道,「賈志海你別太過分了1

「我過分了嗎?」賈志海伸手指著自己的鼻子,十分意外的笑起來,一步步走過去,蹲在趙龍跟前開口說道,「早幾把幹啥了?你們打人訛錢的時候想過自己過分么?」

我一聽這話,頓時就愣了一下。

媽的,原來雯姐的廠老闆沒有選擇報警並不是怕了我和趙龍。他只是請了拐子李,花了多少錢不知道,但目的就是報復我和趙龍。

這比報警更可怕!拐子李的名聲如雷貫耳,一向兇殘、沒有人性。

我慌了。

我們縣城大大小小的混子也有不少,但為什麼廠老闆偏偏找上了拐子李報復我跟趙龍?

原因很簡單,拐子李敢把人弄殘、弄廢!

想到這些,我不禁渾身顫抖。如果換成別人,我或許還不敢肯定敢把我跟趙龍怎麼樣,可現在拐子李派來了賈志海跟陳浩然,這倆人都是近兩年拐子李的得力手下。何況,趙龍跟賈志海還有矛盾。

我哆嗦著,一點點轉過頭看向趙龍。要不是為了幫我,趙龍也不會被捲入這件事當中,趙龍是我唯一的兄弟,如果真出了事,我會內疚一輩子的。

反正事情已經出了,橫豎也是死。大不了,賈志海把我腿打斷,我還真就不信他敢弄死我!

恍恍惚惚的,我的目光看向了賈志海,額頭上豆大的汗水嘩嘩的止不住的往下流,雙手也跟著顫抖。但我硬是咬著牙抗住了,聲音不大但十分堅定的沖賈志海說了句,「放了趙龍!這事跟他一點關係沒有,訛錢打人都是我乾的1

「哦?1

我的這句話很明顯的讓賈志海感覺到了十分意外,見他目光微微閃爍了兩下,隨即笑著看向了我,「那你知道不知道,趙老闆出十萬塊錢買你這條爛命吶?」

十萬!?

我傻眼了,但我傻眼的不是廠老闆出十萬塊錢,而是因為賈志海的下半句話,是買命!

廠老闆就因為我捅了他兩改錐,就想弄死我?

「噗通」

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被嚇得臉色慘白慘白的。但無論我怎樣喘氣,始終都覺得胸口憋得難受。甚至我這一刻想到了雯姐,如果她知道我出事了,一定會很難過吧?

我說過,我要一輩子保護雯姐!

我說過,我長大了要娶雯姐當老婆!

一瞬間,我覺得自己像個小丑,渾身無力。

突然,一直盯著我看的賈志海哈哈大笑起來,笑的特別誇張,眼淚都笑的擠了出來,「我跟你開個玩笑,看把你嚇得那個幾把樣兒,真以為你的爛命值十萬塊錢吶?想啥呢你?」

「賈志海,我草泥馬1趙龍瞪大了眼睛,滿臉是血的沖賈志海咆哮一聲。

「呦呦呦,還有勁兒罵我呢?」賈志海不屑的冷笑起來。

這時,一直站在旁邊看熱鬧的張浩然皺了皺眉頭,走向賈志海,聲音有些不滿的開口說道,「差不多得了,別忘了正事兒1

聽到張浩然的話,賈志海有點兒不大高興。但他沒有表現出來,對於張浩然,他還是有點畏懼的。

五分鐘以後,我和趙龍分別被賈志海的人扶著坐了起來。賈志海往嘴裡叼了支煙,眯起眼睛沖趙龍說道,「趙龍吶,你說咱倆好歹也同學一常你看今天這事鬧的,多不愉快是吧?之前打你呢,確實是趙老闆的意思。咱是給李爺打工的,李爺也不能收了錢不辦事對吧?」

賈志海樂呵呵的遞給趙龍一支煙,還給他點著,「其實趙老闆那人心眼兒挺小的,老是吵吵著要報警,抓你跟劉封去坐牢。哎,也就是咱李爺心軟,覺著你是個好苗子,把你給保住了,明白了吧?」

「我呸……」

趙龍鄙夷的抬頭看了賈志海一眼,張嘴就罵了句,「你他媽給老子叭叭了半天,合著就是想讓老子給拐子李當狗唄?」

趙龍咧了咧嘴說,「你回去告訴拐子李哈!少幾把做夢了。」

趙龍的話一說出口,賈志海臉色刷的一下就變了,「趙龍,你別給臉不要!真以為老子不敢廢了你是吧?」說完這話,賈志海一把從旁邊人手裡奪過棍子,作勢就要打斷趙龍的腿。

就這時,我看張浩然眉頭一皺,「你忘了李爺怎麼跟你說的了是吧?」

「我……」

聽到張浩然的聲音,賈志海停止了手裡的動作。臉色氣得發黑,但一句話沒敢說,只是狠狠罵了句「操1也不知道罵給誰聽的。

張浩然沒理賈志海,頗有范的親子給我和趙龍解開了繩子。他沉默了半響后意味深長的看了我和趙龍一眼才開口說道,「趙龍,李爺欣賞你小子不假。不過我勸你一句,別賽臉!人都是有底線的,你剛才那句話我當沒有聽到,你再好好考慮考慮,想想還住院的那個女人,你倆可能無所謂。但我覺得這小子挺在乎那個女人的吧?」

張浩然說到這,伸手揉了揉鼻子,笑吟吟的把目光轉向了我,「趙老闆可一直都惦記著她呢。你想想,如果你倆沒有點靠山,保不齊那天那個女的出點什麼事兒,多不好?是不是?」

「張浩然,你什麼意思?」

我憤怒的抬起頭看向張浩然。他這句話很明顯,如果我跟趙龍不給拐子李當狗的話,很可能他們會拿雯姐威脅。

只是我想不明白,趙龍一個窮逼跑黑車的,怎麼就被拐子李盯上了呢?

至於我,我知道自己幾斤幾兩,壓根不可能被拐子李那種大人物看上。

張浩然沒有回答我的話,不過旁邊的趙龍急了眼。他知道雯姐在我心裡的地位,作為兄弟,尤其是趙龍這種沒心沒肺的人,我看他的一雙眼都快噴出火了,恨不得把張浩然一口咬死。

可能也是怕我擔心,趙龍黑著一張臉還安慰我,說只要他趙龍還活著,肯定不能讓他們碰我雯姐一指頭,還說除非今天自己死了,否則肯定把拐子李給整死!

趙龍越是這麼說,張浩然的臉色就越差。就像剛剛張浩然說的一樣,地位懸殊的時候別賽臉,人的忍耐都是有底線的。

我很清楚的認識到了這一點。所以我沒等趙龍繼續發飆就猛的抬起頭看向了張浩然。

「你跟李爺說一聲,我跟趙龍答應跟他了!不過,我有個條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