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6 初見拐子李
小說:| 作者:| 類別:

006 初見拐子李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瘋子,你他媽腦袋讓門擠了?」

趙龍見我竟然真的答應了張浩然,一雙眼瞪得老大,聲音都跟著變了。他只不過是擔心我被張浩然還有拐子李那幫人給坑了,畢竟我社會閱歷還不如趙龍多呢。

但是!

我用眼神示意趙龍安著,既然我敢答應張浩然,就肯定是有我自己的想法。

另一邊,張浩然聽了我的這句話后頓時皺起了眉頭,聲音有些不悅的開口說道,「就你,還敢跟李爺談條件呢?」

「呵呵呵……」

賈志海從旁邊冷笑起來,從他的目光中我放佛就是個死人一樣。

不過,張浩然沉默了半響。還是微微點頭,邊掏手機邊對我說,「成,我給李爺打個電話。至於什麼後果,自己想清楚。」

「你打吧1我微微一笑。其實我都是裝的,我也不確定拐子李會不會答應我的條件,只不過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我好像沒有更好的辦法,與其被人牽著鼻子走,倒不如自己給自己從死路中爭取出一條活路。

幾分鐘以後,張浩然從外面走進來。進門后他的目光就始終在盯著我看,一直走到我身邊才露出一絲冷笑,「恭喜你!李爺說了,愛幾把跟就跟!不想跟,就幾把滾蛋!機會是給你們了,還賽臉是吧?」

果然,拐子李的回復跟我想的差不多。不過,這也正合我意。

我裝出一副驚恐的樣子,顫抖的抬起頭用哀求的眼神看向張浩然,很小聲的問了句,「浩然哥,我能不能多句嘴問問你!趙龍身上是鑲金子了么?咋就偏偏想收了趙龍呢?」

聽了我這句話,張浩然不假思索的看了我一眼,隨即微微一笑說道,「很簡單。趙龍並不比大海差多少……」

說到這,張浩然的目光悠悠的瞥了眼旁邊的賈志海。賈志海臉色極差,忍不住冷哼一聲,轉頭走出了車間。看兩人的關係,好像也好不到哪去。

不過,剛剛張浩然的這句話,也正是我要的。

這個時候,我已經對自己的想法堅定了不少。

趙龍始終都還在旁邊看著我,看他一臉著急的樣子我真沒忍住在心裡罵了句「沒腦子」,而後,我慢條斯理的沖張浩然說道,「這就對了,你們也知道趙龍下手挺黑的,而且他這人無父無母,一人吃飽全家不餓,萬一真干點什麼事兒,是不是都挺不好的?」

我故意頓了頓,嘆了口氣看向張浩然,「再說啦!李爺那麼大年紀了,肯定也有兒女啥的對吧?」

「你威脅我?」張浩然眼睛眯成了一條線,「信不信我現在就能整死你?」

是啊!如果我逼急了張浩然,他是真的能把我跟趙龍整死。真到那時,我剛剛說的那些,不都是扯淡了么。

更何況,就是給我一百個膽子,我也不敢真的對拐子李的家人有任何想法!除非我是真的不想活了。

哦,不對!就是真的不想活了也不能招惹拐子李這樣的惡魔!

就在這時,張浩然兜里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張浩然冷冷的看了我一眼后直接當著我的面就接了電話。

應該是拐子李打來的,張浩然也沒有避諱。

車間裡邊還算安靜,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包括趙龍,這貨一直咬著嘴唇,眼珠子盯著張浩然就沒有動過,很可能是我剛剛那句話把他給點著了吧?趙龍要真急了,我相信他真的敢做我剛剛說的那件事。

而此時,我額頭的汗水再也忍不住嘩嘩的往下流……

張浩然接通了電話后先是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李爺」,接著電話那頭傳出一聲慵懶的聲音,很平淡,就問了一句,「什麼反應啊?」

「回李爺。」張浩然的目光再次投向了我,他長長的舒了口氣跟拐子李說,「是第二種反應!李爺,接下來要怎麼做?」

電話那頭明顯沉默了一會兒才出聲,「這孩子有點意思,帶他來見我吧1說完,拐子李掛斷了電話。

這一次,張浩然看向我的眼神都變了。

我心中也微微鬆了口氣。這賭的第一步,算是成功了。可一想到等會兒還要見拐子李,原本微微喜悅的心再次沉寂下來。

其實我這麼做都是有原因的。雯姐養育我的這些年,吃了多少苦我心裡很清楚。從小就生活在一個這樣的家庭中,我的思想也比較成熟。如果不想以後的日子過的平庸,無非就兩種選擇。

像我們這樣沒有手藝、學歷的人。除了運氣逆天中個彩票外就只能是干點一般人不敢幹的事兒,古人說「富貴險中求」並不是騙人。

我的想法也很簡單,就是想讓雯姐過上好的生活,不用再為了生活整天跟別人低三下四的說話,尤其是這次的事情,如果雯姐真的被廠老闆糟蹋了,我會內疚一輩子。

其實有些時候人真的都是被現實逼出來的。

十分鐘以後,我和趙龍再一次被張浩然帶上了車,一路上誰都沒有說話,但張浩然對待我和趙龍的態度明顯有所改變,還甩給我一包煙。

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其實我是害怕,害怕拐子李。

但,該來的總是要來的!

張浩然把車開到了燕趙大街的一家足療店門口,他撇撇嘴沖我使了個眼色,「進去吧!李爺等著你呢。」

「呼……」

我長出了口氣。站在足療店門口抬起頭看了眼天上的太陽,長這麼大我從來沒有覺得太陽原來也這麼好看,甚至我很想多看一眼。

因為我怕啊,我怕自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多麼悲壯的想法!正當我眯眼觀賞太陽的時候,趙龍從邊上也跟著我停了下來,仰起頭使勁眯著眼跟著我一塊看太陽。

我不禁嘆了口氣,趙龍真不愧是我兄弟。這個時候想法都完全一樣,一向沒心沒肺的趙龍竟然也有點腦子,怕自己看不到第二天的太陽了。

看他一副認真的樣子,我真不忍心打擾。但我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問了趙龍一句,「龍哥,看啥呢?」

「槽,嫦娥啊1趙龍無比認真的看了我一眼,拿手指了指太陽挺詫異的問我,「你不是看嫦娥呢?」

我……

我真的很想一腳踹趙龍臉上,他媽你家嫦娥都住在太陽上吶?

見我跟趙龍站在足療店門口不動了,張浩然一臉不悅的走過來用力推了我一把說,「趕緊滾進去1

都這時候了,趙龍竟然還一臉抱怨,「著什麼急吶,我就想再看一眼嫦娥。萬一我倆都死裡邊了呢?」

我……

我真不知道趙龍是裝的還是真的傻。不過也能原諒,這貨學習一直差勁,分不清嫦娥住月亮還是太陽我也能理解。

看到張浩然不耐煩了,我拉了趙龍一把,才推開門進了足療店。

這家足療店據說是拐子李起家的地方,一共三層。一樓是正規的足療,二樓是單獨隔開的房間,幹什麼用大家都心知肚明,至於三樓,是拐子李的辦公室還有接待朋友的地方。

按照張浩然說的,拐子李這會兒應該在接待室跟朋友們搓麻將,所以我跟趙龍直接爬上了三樓,找到了接待室。

接待室挺大的,離得老遠就聽見裡頭一陣陣搓麻將的聲音。到了門口,我長出了口氣推門就往裡走。

這時,趙龍竟然攔了我一把,他沉著臉率先推開門走了進去,把我護在身後。

接待室一共三張桌子,其中拐子李一幫人正在正門口對過的桌子上搓麻將,一圈四個人大概都在四十歲左右的樣子,他們聽見有人進來也沒抬頭看一眼。

進了門后,我每走一步都覺得步伐十分沉重,就像是在一步步走向深淵。

我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沒有賭對。

走近后,我才感覺出來自己後背竟然已經被汗水濕透了。接待室開著空調,如果一般人進來甚至還會覺得有點涼。

「李爺1我顫抖的,鼓起了勇氣喊了一聲。

聽到我的喊聲,其中一個四十歲左右的中年男人朝我看了過來,嘴角還叼著煙。留著個平頭,滿臉疙瘩,眼睛還賊拉小,但陰沉可怕。

他只是輕飄飄的瞥了我一眼,我就覺得一股子壓力,頓時緊咬住了牙齒。

我知道,他就是拐子李!

但我沒敢在說話,他除了剛剛那一個眼神,就再也沒看我一眼。我跟趙龍一直站在旁邊等著,差不多有五分鐘左右的功夫吧,拐子李他們一圈麻將搓完才伸了個懶腰說,「不玩了,老了,總是坐著腰都疼。」

接著他站起來活動了活動身體,從我身邊過去的時候連看都沒看我一眼,只是用很隨意的口氣問了句,「你就叫劉封吧?」

面對拐子李本人,我連裝鎮定都裝不出來,急忙說,「李爺,我就是劉封。」

拐子李再次瞥了我一眼,嘴裡也應付的「嗯」了一聲。然後從兜里掏出來一個黑乎乎的東西。

直到他用這個東西指向了我,我才看清楚。

那一剎那,我腿肚子發軟,差點就給跪下。

因為,拐子李指向我的東西,竟然是一把手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