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07 傷心的雯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007 傷心的雯姐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那黑洞洞的槍口正指著我的太陽穴。我不敢動,甚至眼珠子都不敢動一下。旁邊的趙龍猛的倒吸了口涼氣,我看他額頭上的汗水也跟著嘩嘩的往下流,臉上的肌肉跟著抽搐起來。

我哆嗦了,不知道拐子李這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不敢想,腦子裡一片空白。儘管我來之前做足了思想準備也沒想到拐子李會這麼狠,不過也是,我一個小孩都敢威脅拐子李,也難怪他會生氣。

就在這時,看到我跟趙龍一臉驚慌失措的樣子。拐子李不怒反笑,手中緊握的手槍一下收了回去,接著我就聽見「啪嗒」一聲,拐子李竟然用手槍點了支煙。

槽,手槍居然是只打火機!

拐子李沖著我森然一笑,「你不是有話跟我說嘛?怎麼啞巴了?」

我緊張的咳嗽了兩聲,伸手擦去額頭上的汗,這才鎮定了一下沖拐子李說道,「李爺,我也不是跟您談條件。就是想讓您幫幫我,要不我也實在沒轍了1

說罷話,我抬頭眨眨眼看著拐子李。剛剛他嚇唬我跟趙龍其實意思也很明顯,所以我趕忙改了口,不說談條件,而是我求拐子李。

聽我這麼一說,拐子李才抬頭瞥了我一眼,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說吧!什麼想法?」

拐子李低頭喝了口茶水,等待著我開出能讓他心動的條件。

我也確實佩服拐子李的心勁兒,要換別人憑什麼相信我跟趙龍兩個屌孩子能開出讓他這種身份人心動的條件。不過拐子李卻選擇了聽一聽,雖然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但這對我來說確實是一個機會。

知道拐子李短時間內不會為難我,但我還是難以鎮定,就連說話都不是特別利索。

我說,「李爺,我是這麼想的,您看行不。我想讓您幫我搞一份廠老闆這些年偷稅漏稅的犯罪證據,不過您放心。要是有人問我從哪來的這份東西,我就說撿的,反正我一個小孩子也沒有能力搞到這些1

拐子李慢悠悠的喝著茶水,就好像我說的這些與他無關。接著他翻了翻眼皮,不緊不慢的問我,「這就完啦?」

我輕點頭說,「嗯,完了李爺。」

「呵呵」拐子李擱下茶杯,把玩著自己手上的菩提珠,聲音不大的問我,「我憑什麼要幫你呢?」

我就知道拐子李會這麼問,不過也在情理之中。我訕笑一聲說道,「李爺,謝謝您瞧得起我跟趙龍,我倆肯定也不能白在您這吃飯,肯定得送一份禮物。」

「哦?」拐子李似乎是來了興趣,「投名狀吶?」

聽聞這話,我心裡隨之一顫。自古以來投名狀都不是什麼好東西,一般都是人命。

不等我答話,拐子李便不耐煩的擺擺手說,「行了,都走吧。你說的那事兒我儘力,不過我挺想知道你小子幹嘛要把趙老闆坑死?」

見拐子李答應了下來,我心頭一陣竊喜。

聽他再次提到那個想禍害雯姐的廠老闆,一股恨意頓時油然而生,我緊捏著拳頭狠聲說道,「他差一點禍害了我姐,不怕賊偷就怕賊惦記,我必須要整垮他1

說罷話,我突然感覺到旁邊趙龍使勁掐了我一把,還衝我使了個眼色。

我沒理會趙龍,只是想了想再次沖拐子李暗聲說道,「李爺,您是玩社會的明白人。我們兄弟倆狗幾把不是,要是白吃了您的飯還不幹活兒,那您不得把我倆活埋了呀1

說罷話,我眼巴巴的看著拐子李。其實我只是想表明自己的立場,只要拐子李把廠老闆的犯罪證據給了我,那我肯定會給他一個滿意的答覆,只要是我用心,肯定能知道拐子李想要什麼。

不過拐子李竟然沒說什麼,只是站起身活動了活動腰桿,感嘆了一句,「老嘍,身體真是不行了,玩這麼兩把就腰疼。」

言外之意就是下了逐客令。我也不傻,跟拐子李客套了兩句就跟趙龍離開了足療店。

剛一出門,趙龍狠狠一巴掌就拍我腦袋上了,瞪著大眼珠子沒好氣的瞥了我一眼罵道,「你個傻叉1

我一臉懵逼,「咋了,龍哥?」

趙龍吸了吸鼻子,四下看了兩眼低聲抱怨道,「你跟老王八說雯姐的事兒干雞毛,怕他不知道你最在乎的人是誰吶?保不齊那天用雯姐威脅你給他干點臟事兒,我看你咋整。」

說罷話,趙龍甩給我支煙。

我笑了笑,原來趙龍擔心這個,這不是也不傻嘛。

抽了口煙,我滿臉苦笑的看著趙龍問他,「你覺得拐子李敢用咱倆,會不查你我的底子么?與其讓他自己查出來,倒不如痛快一點說明白。跟他這種吃人不吐骨頭的玩意兒打交道,還是得裝點傻!你那點小聰明,人家一眼就識破了,白痴1

趙龍摸了摸後腦勺,像模像樣的訕笑道,「好像真是這麼回事。」接著又是一腳狠踹我屁股上罵道,「你丫的罵誰白痴呢?我就知道你小子從小鬼點子多,要麼你沒看我一直都不說話么?」

我搖搖頭,吐出一口渾濁的氣。伸手摟住趙龍的肩膀低聲喃喃道,「走了龍哥,回家。」

二十分鐘以後,我跟趙龍到了縣醫院。一路上我倆也串通好了,堅決不能告訴雯姐我們訛錢的事兒,雯姐如果堅持問的話,就說住院費是趙龍借的。

到了病房門口,我跟趙龍對視一眼。齊齊的吸了口氣涼氣才推開門進去。

聽到動靜,雯姐下意識的轉過頭。當她看清楚是我跟趙龍回來的時候,臉色一下緩和下來,可還是焦急的沖我問了一聲,「小封,你怎麼一直不接姐的電話啊?」

聽到雯姐的話,我下意識「氨了一聲。趕忙從兜里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二十多個未接電話,全都是雯姐的。其中還有五六條簡訊,讓我看到了馬上回電話,雯姐在擔心我。

看到這些未接電話和簡訊,不禁一股內疚感席捲全身。可當時我看到趙龍的簡訊,真的是慌了,所以才沒來及跟雯姐說一聲。

不過這些我肯定不能跟雯姐說,所以我像小時候一樣低下了頭,心裡更多的還是內疚,雯姐這些年來始終把我當成她的親人來照顧,我卻連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

此刻,當我看到雯姐那一臉憔悴、蒼白的面容時候。更加堅定了要整垮廠老闆的決心,這件事也只有拐子李能幫我,只要能拿到廠老闆的犯罪證據,讓我付出什麼代價也願意。

想著想著,我走了神兒。

雯姐看我進門后也不說話,反而是露出了滿臉的內疚。她心疼的撫摸著我的腦袋,甜笑著說,「好啦!小封,姐又沒有怪你。但是你得記住,下次再出門,一定要先跟我說一聲,好嗎?」

望著雯姐那期待的眼神,我輕點頭「嗯」了一聲,並解釋說,「姐,趙龍車給壞半道上了,還拉著人呢。我聽他挺著急,就忘了跟你說……」

「小傻瓜。」雯姐嗤笑一聲,認真的盯著我的眼睛忽然問道,「那你告訴姐,住院的錢,到底是怎麼來的啊?」

果然,雯姐對這筆錢還是不放心。也難怪,在雯姐眼中我始終是個好孩子,但她也清楚本性難移,我骨子裡有著一股子倔勁,這次她挨了打我肯定不會無動於衷。

不管雯姐怎麼問,怎樣猜測。我和趙龍都矢口否認,就說這點錢是趙龍借給我的,是他跑黑車的積蓄,還管別的朋友借了一點。

結果,我跟趙龍剛解釋完。雯姐拿出手機翻出一張照片擺在我眼前。

雯姐嘆了口氣,苦著一張臉有些失望的喃喃自語,「小封,你傷了姐的心了知道嗎?姐以為你會誠實的跟我說實話……」

看到那張照片,我心頭狂顫,眼皮都劇烈跳動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