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10 幼兒園貝貝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 幼兒園貝貝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其實只要是干過點違法亂紀那種事的人都知道,這時候聽到警察兩個字渾身都不自在,膽小點的都得哆嗦幾下。

像拐子李這樣的大痞子經常跟警察打交道,自然是習慣了。他擺擺手讓賈志海先出去,接著跟我說,好好看看資料,他去看看警察過來是什麼事兒。

拐子李前腳走,趙龍後腳就開始罵街,什麼話難聽罵什麼話。我實在是聽不下去了才讓他閉了嘴。

趙龍一臉不悅的指著資料說,「他跟幾把搶地方有啥不一樣的?」

在趙龍眼裡這趟活兒就是去打架,嚇唬人。反正就是想辦法把幼兒園的校長給趕走,不過我倒是覺著拐子李不可能沒有派人去過。最起碼得讓賈志海那點人去試試。

總之到最後肯定是拿不下來,這才把這事兒交給了我跟趙龍。

資料我足足看了有四五遍,裡面介紹說這家幼兒園的校長認識點痞子,要是硬碰硬的話,還得得罪人。

剛好這時候,拐子李回來了。問我資料看的怎麼樣了,外面的警察就是過來例行檢查一下,讓我也別擔心。

我猶豫了一下,抬眼看著拐子李問,「李爺,這塊地方咱最多出多少?」

「這個數,最多了1拐子李伸出五根手指頭,「五萬1

我輕點頭,「成,我知道了李爺。」說罷話,我扯上趙龍一塊從足療店離開了,臨走的時候,我瞅見張浩然還在大廳跟女技師嘮嗑,我從邊上過的時候張了張嘴想問他點事兒,可轉念想想,還是拉幾把倒吧!

出了門以後,趙龍仰起脖子長長吐了口氣,嘴裡還叨叨著說,「給人當狗真不爽,太幾把鬧心了。」

我轉頭看了他一眼,「狗怎麼了?瞧不上主人的時候照樣能咬死他1

說罷話,我跟趙龍走到車上花了快半個小時的時間才到了拐子李說的這家幼兒園門口,這個時候才剛剛中午,幼兒園裡外都挺安靜,只有院子中間有個老師模樣的女孩在掃地。

看年齡估計也就比我大個一兩歲的樣兒,瞅著挺清純。一頭短髮、臉上倆酒窩,看著白凈,還穿著雙白帆布鞋,尤其是身高,我覺著怎麼也得一米七。

我抽了抽鼻子,轉頭問趙龍,「你去還是我去?」

趙龍一愣,撇撇嘴白了我一眼說,「瞅你那點出息,看見小姑娘就走不動道啦?」

話剛說完,趙龍歪了歪脖子,還知道整理一下自己的衣領子然後走過去打招呼,「嗨嘍美女,加個微信撒?」

小姑娘正專心致志的掃地,突然邊上多了個一臉橫肉的傢伙,頓時嚇得花容失色。

但趙龍沒有惡意,也沒動,臉上始終保持著那點比哭還難看的微笑。

小姑娘緩了幾口氣,眨了眨眼賊拉謹慎的看著趙龍,「你好,你是……」

得,趙龍指不定怎麼解釋自己的身份呢。不過這次來是辦正事的,可不能任著趙龍瞎胡鬧。

我趕忙過去推開了趙龍,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沖小姑娘說道,「那啥美女,別害怕昂。我們是來看學校的,家裡有小孩該上幼兒園了。我這當哥哥的,就想過來看看那個幼兒園合適點。」

說罷話,我看到這姑娘臉色緩和了不少,也不像那麼謹慎了,還挺熱情的介紹了一下自己,說要帶著我們轉轉學校。

小姑娘叫貝貝,是這家幼兒園的一名幼師。剛好屬狗,比我大一歲。

貝貝一看就是那種剛不上學的小姑娘,知道我跟趙龍是來看學校的就特別熱情。只不過我總覺得貝貝對趙龍挺害怕的,估計是趙龍胳膊露出來的哪一點紋身。

幼兒園不大,但是我看的很仔細,基本上一個多小時才轉完。臨走時,貝貝還主動留了我的微信,說是有什麼事兒,微信聯繫就行。

等出了幼兒園,趙龍狠狠瞪了我一眼,挺沒好氣的說,「瘋子你真畜生。」

「我咋了?龍哥……」吸了吸鼻子,我一臉無辜的看著趙龍。

「咋了?」趙龍捏緊了拳頭沖我舉起來,瞪著大眼珠子沖我吼,「你說咋了?我看上個小姑娘容易嘛我……」

我……

趙龍一句話確實給我整的無語,我就覺得好冤枉,我又沒有主動要貝貝的微信,明明是人家姑娘主動加的我好吧?

而且,我也沒那點心思。我說是看幼兒園還真的就是為了看幼兒園。結果趙龍不信我這一番說辭,而且越說越來勁,一腳就往我屁股上踢,嘴裡還罵著我。

最後趙龍也折騰累了,一屁股坐在地上甩給我根煙,撇了撇嘴問我,「那你說說,瞅了那麼半天,瞅出點花兒沒有!?」

點著煙,我使勁抽了幾口。

這家幼兒園不算大,但是地理位置不錯。拐子李既然早就看中了,那我猜肯定派人來過。而且剛剛跟貝貝一塊轉幼兒園的時候我也側旁敲擊過這個事兒。

從貝貝嘴裡我知道,前段時間確實是來過一撥人。跟校長談過,說是出錢買了這塊地方,讓幼兒園搬遷,不過校長不同意,而且覺得錢給的也少,連談的機會都沒有給對方。

後來那點人開始恐嚇、製造混亂。當時嚇壞了不少的小孩,家長們也都跟著反映情況,校長也報了警,一口氣抓走了好幾個鬧事的小混混。

從那次以後,貝貝說就再也沒有人來過了。

果然,跟我猜測的相差無幾。無論是張浩然還是賈志海,兩個人雖然都挺能打,是拐子李的左膀右臂,就是我總覺得這倆人屬於沒有啥腦子的人。

用趙龍的話評價這倆人,那就是腦仁子都跟蛋蛋混在一塊了,能有智商才怪呢。

我挺贊成這麼個說法,樂了樂說趙龍,「你不也一樣么?」

說罷話,我聽見邊上趙龍使勁捏著拳頭,「嘎巴嘎巴」的聲音,他滿臉陰笑,沖我擠眉弄眼的,「那你要不要試試沒腦子人的拳頭礙…」

「龍哥,龍哥,我錯了……」我趕緊笑著給趙龍道歉。

開玩笑,就是兩個我加一塊也夠嗆打得過趙龍。這玩意的胳膊比我腿都快粗一圈了,也不知道一天天凈吃啥,長得跟個豬一樣。

接著又鬧騰了一會兒,趙龍一直把我打到屈服。往醫院走的時候,趙龍問我,到底想到什麼好主意沒有。

我神秘莫測的笑了下故意說,「想到啦!但我就是不告訴你……」

趙龍一聽,下意識罵了句「操」接著說,「我他媽還不想知道呢,走了,哥拉活兒去了。」說完,趙龍拉開車門就坐了進去。

我剛轉身要走,突然趙龍又從後邊喊了我一嗓子。我轉身,然後一包煙「啪」狠狠甩在我臉上。

「哈哈哈哈哈……」趙龍興奮的大笑,「過癮1然後一腳油門消失在了大街上。

我瞅著剛剛的趙龍眼屎都快笑出來了,砸我一下,真有那麼爽么?

我想了想,可能你自己永遠都不知道一個智障在想些什麼!

回到醫院,我給雯姐買了點飯,然後陪她聊天。其實每天能看到雯姐,看到她笑,看到她一切都好,我就足夠開心了。

我在這個世上沒有啥親人了。雯姐算一個,剩下一個就是趙龍。

一直在醫院陪雯姐到晚上七點多,後來實在是擰不過雯姐,她堅持讓我回家複習,我本來想告訴她的,這兩條我都沒上學,也不打算高考了。

可話到了嘴邊,我實在是難以說出口。

考個好的大學,是雯姐對我一直以來的期望。

我又怎麼忍心說出傷害她的話?

一時間,我糾結萬分,苦惱的拉開病房門出去蹲著狠狠抽了兩根煙。當煙霧飄飄然然的從頭頂消散的剎那,我忽然覺得,自己挺累的。

自己正默默的抽著煙,無比惆悵的時候。突然,兜裡邊手機響了。

「滴,滴滴……」

專屬段友的聲音是我手機的鈴聲,我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是趙龍。

我順手接了電話,「喂,幹嘛?」

電話那頭,忽然傳出來趙龍呼哧呼哧喘粗氣的聲音,聽著挺慌又急,像是有什麼急事一樣。

「瘋子,你猜我拉活兒碰到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