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13 女孩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013 女孩的請求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從我看到這個人的瞬間,我忽然有一計從心底萌發。

離得老遠,我仔細看了兩眼發現那個做幼師的貝貝確實是自己一個人在溜達才使勁喊了幾聲,然後沖她跑了過去。

聽到我的喊聲貝貝還愣了下,她扭頭四處看了看才把目光落在了我身上,她一臉驚訝的看著我,「是你呀?」

我撓撓頭笑著「嗯」了一聲,然後說,「挺巧的,沒想到我出來溜達還能碰見你。」

「嗯,可不唄。」貝貝挺無所謂的笑了笑,接著她低著頭,看起來挺不開心的樣子,漫無目的的溜達著。

說實話我還挺緊張,跟女生聊天不是我的擅長。所以我倆一直溜達了幾分鐘誰都沒有說話,還是貝貝率先打破了這份沉默,問我考慮好她們學校了嗎。

我說,「還在考慮呢,考慮好了我跟你微信說。」

說罷話,貝貝輕輕點頭「嗯」了一聲又開始沉默了。

我看她的樣子像是失戀的感覺,自己大晚上出來溜達,還心情不好,總是低著頭,跟白天看到她的時候感覺上差的挺多的。

溜達了幾分鐘,我故意找了幾個話題聊著,畢竟我是個男生,得主動一點。更何況,我是想從人家嘴裡套出來他們校長的電話號碼的。

期間,我了解到貝貝確實是心情不好,她自己也承認了。只是原因沒說,可能是覺得我倆不熟吧!不過後來還問我有沒有對象,我半開玩笑的說沒有,但是看見你,我就覺得自己戀愛了。

說罷話,我都覺得自己虛偽。

沒料到,貝貝卻笑了笑,伸手捋了下頭髮苦澀的說道,「怎麼說呢?當你用心的時候卻反而看清楚了一個人,也挺好的,呵呵……」

不知道貝貝怎麼了,但我總覺得肯定是跟她對象有關係,也有可能是前任啥的。

又沉默了一小會兒,我又扯了會兒別的才開口跟她要了下校長的電話號碼。貝貝毫不猶豫就給了我,可能是心情不好也懶得想太多吧。

見她這樣,我其實還挺想安慰她幾句的,不過我知道現在的處境,想了想還是拿到了我想要的手機號碼,隨便客套了兩句就走了。

一直等到走出去很遠,已經離開了夜市。這邊有個子龍廣場,樹蔭下也沒什麼人。我捧著手機盯著幼兒園校長的手機號漸漸愣了幾眼。

吸了幾口冷氣,我反覆質問自己,究竟要不要這麼做。

說到底,我也還只是一個不到二十歲的孩子。論成熟,我或許比同齡人成熟很多,想的比較遠。可真的跟拐子李那種人相比,我覺得自己就像只螞蟻。

風,挺涼的。

我蹲在地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煙,心情煩躁。腦海里也想了很多,包括這麼做的結果,也或許幼兒園的校長壓根不會理我,可不管怎麼樣,我都想試試,我窮怕了,如果手裡有點錢了,我可能不用真的走這條路。

我有預感,如果我跟著拐子李下去,遲早有一天也會變成我最噁心的那種人,無惡不作!

但是,我真的不想做那樣的人,包括現在做的事兒,我也不想。可有時候不是你想不想做的問題,因為現實就是這樣,你打不倒現實,就只能屈服於現實。

漸漸地,我始終是戰勝不了自己的哪點小心思。

最終,我還是掏出手機撥出了號碼,電話那邊響了很久才有人接通,聲音比較懶散,像是睡了的樣子。

我故意壓著點嗓子,讓聲音變得沙啞,開門見山的說,「你是藍精靈幼兒園的校長吧?」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下,慵懶的聲音響起,「我是。有什麼事兒嗎?」

「有人想要對付你,你知道吧?」我低著頭,四處看了兩眼,來回踱步。

很顯然,電話那頭的校長可能是不相信,也可能是覺得我是個神經病,隨便敷衍了兩句就想把電話給掛了。不過,我提了一句前些日子有人想讓他般學校的事情,校長才漸漸打起了精神,問我是誰。

我告訴他,不用管我是誰,如果不想搬走的話,就給我一筆錢,我有辦法保住他的學校,至於這筆錢是多少,自己看著辦,但一定不能太少。

其實,我只不過是第一次幹這種事,年齡也校張嘴就要十萬八萬的,我可能自己都得哆嗦,張不出口不說,我長這麼大都沒見過那麼多錢,而且也害怕校長報警,數目太大,真的會抓我的。

我以為,校長會考慮一下,或者是繼續問我是誰,憑什麼說會保住他的問題。可沒料到,校長突然發飆了,罵我愛誰誰,無論是誰也動不了他的幼兒園。暴怒中,還提了一句,說Z縣的鴻二爺是他干兄弟啥的……

鴻二爺。

這個人我聽過,拐子李跟鴻二爺的地位差不多多少,如果較真起來,我覺得鴻二爺的地位更高一點。

只不過,拐子李是老城區燕趙大街的大痞子,而鴻二爺原名叫劉鴻,是新城區搞汽車園的大痞子,倆人水平線都不一樣。

但有一點,都是蹲過幾年局子出來的老江湖,大痞子。

所以聽到這家不起眼的幼兒園校長竟然跟鴻二爺是干兄弟的消息,我也沒管是不是真的,直接就打消了自己要錢的念頭。如果是真的,我三條命也惹不起鴻二爺,何況人家有鴻二爺撐腰,肯定也瞧不上我一個孩子說保住他幼兒園的說法埃

只不過,雖然我打消了明目張敲詐他的想法,但不說明我不敢動他的幼兒園。因為我沒有退路,既然沒錢拿,就肯定得順從拐子李的意思,拿下幼兒園的地方。

我的想法很簡單,今天在幼兒園轉了一圈我發現了不少問題。張浩然他們之前肯定都是動粗,但是從來都沒想到過,幼兒園的消防措施根本不過關。

現在滿大街都是安全,消防,四個能力必須背過才能上班的社會。他一個小小的幼兒園居然連個滅火器都沒有。這不就是幹掉他最好的辦法嗎?

第二天一大早,我給拐子李打了通電話,讓他該找關係找關係,花點錢估計也能把那片地方拿下來。

大早上的,拐子李被我一個電話整的懵圈了,還衝我發火,說幼兒園還正常上學呢,你告訴我下午就倒閉?

此刻,我正站在大街上。看著三四輛消防部隊的車駛向了幼兒園……

我人畜無害的笑了笑,對著電話中的拐子李說道,「是啊,李爺。你就趕緊找關係吧……」

說罷話,拐子李沉默了半響后直接掛斷了電話。我知道,他雖然有疑慮,不過也肯定會相信我的話,估計現在已經開始找關係了。

好歹怎麼說拐子李也在老城區混了這麼些年,要連點關係都沒有,那等於是白混了。

等著掛斷了電話,我還發了個朋友圈:今天陽光真好,心情不錯。

沒兩分鐘,趙龍給我評論,「你他媽眼瞎啊1

我吸了吸鼻子,抬起頭看了兩眼。

呃,好像真的是陰天……

但我就是心情好,就得說是晴天,誰也管不著。

正說著,我的微信突然滴的響了一聲,我下意識打開看了起來,本以為是趙龍那王八蛋給我發的信息,可沒料到我打開后竟然看到是昨天晚上遇到的貝貝。

貝貝發來一行字,「你能幫我個忙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