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18 傲嬌的靜靜
小說:| 作者:| 類別:

018 傲嬌的靜靜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很快我到了醫院,這一路上自從我看到拐子李給我的那張欠條上的人名,心裡就一直在犯怵,別說我了,就連拐子李現在的地位也惹不起欠條上的這位爺,可拐子李竟然讓我去要這個帳。

真是他媽老狐狸。我心中暗暗罵道,如果我萬一真能要回來,那最好,很可能會得到拐子李的重用。可萬一我不但要不回來還被人收拾了,那拐子李也不會管我,畢竟外面的人根本都不知道拐子李最近剛收的一個小弟,只要拐子李到時候不承認、不管我,估計我這輩子就完了。

站在縣醫院的大門口,我深吸了幾口氣,決定要賬的事兒暫時先不告訴趙龍,反正這件事也不是一天兩天就能辦成的,先看看情況再說。

從醫院門口隨便買了點吃的,這都大半天了,我連頓飯都沒吃。趁著現在有點時間,湊合在病房對付一口得了。

到了病房門口,我本打算推門進去的時候忽然發現病房裡面坐著另外一個女孩。貝貝這時候應該是醒了,要不然這個女孩也不會坐在旁邊削蘋果。

而趙龍,則是坐在另外一張床上,眼巴巴的瞅著貝貝,愣是一點表情都沒有。

我推門進去,勉強露出一絲笑容看了眼貝貝說,「貝貝,醒了?」

看我進門,正在削蘋果的女孩抬起頭往這邊瞥了幾下,而且滿眼的疑惑問我,「你就是劉封?」

「嗯埃」我吸了吸鼻子朝這個女孩點點頭示意一下。接著我轉頭看向趙龍,意思是問他,這個女孩是誰。

結果,趙龍沒搭理我,有點垂頭喪氣的看著貝貝。

貝貝這會兒雖然醒了,可情緒還是不太穩定,目光閃爍著那種獃滯的眼神,見到我進來,連句話也沒說。

整個病房的氣氛特別尷尬,我努努嘴,走到削蘋果女孩的旁邊關心的問了句,「貝貝好點了不?」

女孩依舊沒有理我,一直低著頭削蘋果。

一直等她削完了蘋果,這才站起身來白了我一眼有點嫌棄的說道,「你還有事沒?沒事趕緊走,以後離我家貝貝遠點。」

說罷話,女孩重新拿起來蘋果,切下來一塊輕輕餵給了貝貝。

我愣住了,問她啥意思,貝貝可是我救下來送到醫院的。

沒料到,女孩一聽我這話卻冷哼了一聲。等到她喂完了貝貝直接站起身來伸手指著我鼻子毫不客氣的呵斥道,「你走不走?不走我搖人了。」

瞅著這個女孩那傲氣的眼神,我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大罵了一句,「愛*咋地咋地,恩將仇報也不是你這麼個事兒。」

說罷話,我氣呼呼的一屁股坐在了趙龍邊上。

女孩見我坐下還是不肯走,頓時也來了勁兒,一股人上人的感覺,沖我劈頭蓋臉一頓罵,「你給我好好說話行不行?誰恩將仇報了,就你們這種低級流氓,還想打我姐妹的主意,真是屌絲。」

說罷話,女孩眼神十分不屑的撇了我一眼。

我一下火了,「我好心好意送貝貝來醫院,你怎麼說話呢?」

要不是看她是個女孩子,我估摸著早一拳論上去了。

吼完這句話,我氣呼呼的重新坐下來。這時才想起來,旁邊還坐著趙龍,我拿胳膊碰了他一下,伸手解開脖領子上的紐扣,然後沒好氣的瞥了趙龍兩眼,「你腦袋讓豬吃啦?幫我說句話能咋地?」

趙龍嘴唇輕輕蠕動了幾下,就好像要張嘴說話了。突然,病房的門叭的一下被人推開,接著我就瞅見四五個小青年朝裡邊看了兩眼。

這幾個小青年打扮的都挺時尚,個個瘦的跟竹竿兒似的,而且都是一身名牌,腰間要麼是賓士鑰匙、要麼就是路虎鑰匙。我只是瞥了兩眼就說,「,都是富二代唄?」

幾個富二代聽見我說話都只是瞥了我兩眼,估計是看我一身衣服連一百塊錢都超不過,所以也沒當回事。其中一個染著銀頭髮,耳朵上帶著顆耳釘的小青年嘴裡嚼著口香糖,嬉皮笑臉的沖削蘋果的那個女孩吹了聲口哨說,「咋了靜靜,喊我們上來幹啥啊?」

那個叫靜靜的女孩低頭又餵了貝貝一口蘋果,連眼皮都沒抬一下,隨意擺擺手指了指我跟趙龍挺不悅的說了句,「把這倆流氓都給我趕走,老騷擾我跟貝貝。」

「」帶耳釘的小青年瞄了我一眼,這才扒拉開門走進來。身後跟著其他幾個富二代,帶耳釘的青年走到我邊上才停下來,指了指病房門口來了句,「幹啥呢還不走,等我們哥幾個請你出去吶?」

我吸了吸鼻子沒理會這個耳釘青年,而是徑直站起來走向靜靜,認認真真的跟她說,「首先,我跟我兄弟不是流氓。其次,我倆也沒有纏著貝貝的意思,是你一進門就流氓長流氓短的。姐妹們,這麼整真心沒勁。」

說罷話,我轉過頭看了眼趙龍,剛想說一塊走。突然,邊上那個帶耳釘的青年臉色一沉,指著我罵道,「你他媽怎麼跟我女朋友說話呢?」

本來,我都要帶著趙龍走了。卻沒想到這個青年一次次的賽臉,我不想理他卻被他誤會為我不敢惹他。

「我去你媽的。」

反手我就是一耳光,狠狠抽到耳釘青年的臉上。接著伸手掰住他指向我的手指,狠狠往邊上吐了口唾沫沖他森然一笑,「別瘠薄給我指指點點的,賽臉還削你,知道不?」

說罷話,我狠狠瞪了眼兩側躍躍欲動的其他富二代。

其實,我沒想把事情搞大,既然人家不歡迎咱。那咱直接消失,趙龍也是瞎了眼,偏偏喜歡上這樣的女孩,白白惹了一身的騷,早知道這樣,我也不會答應貝貝假裝她男朋友了。

怪不得貝貝跟我說,她身邊的男性朋友都不適合假扮她的對象,原來都是富二代吶。

我自嘲的搖頭苦笑了一聲,自己也是賊幾把賤。這件事原本跟我半毛錢的關係都沒有,現在卻被人當成流氓趕了出去。

好吧,反正我也跟她們不屬於一類人,走就走吧。

我撇撇嘴,喊了趙龍一聲,讓他跟我一塊趕緊走。趙龍站起身,目光不舍的瞄了還躺在病床上的貝貝一眼。

我伸手拉了趙龍一把,「行了,別瘠薄看了。」

說罷話,我倆就要離開。

可就在我剛走到病房門口的時候,突然聽到身後一陣亂糟糟的腳步聲。緊接著就聽到趙龍罵了句髒話,人影輕閃,順手從旁邊抄起了剛剛削蘋果的水果刀。

就在我轉過身的剎那才明白,原來這幫富二代是想偷襲我跟趙龍。

可他們沒想到,一直以來都沒說話的趙龍突然發狠,抓起來水果刀瞪著大眼狠狠刺向了耳釘男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