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19 金絲眼鏡男
小說:| 作者:| 類別:

019 金絲眼鏡男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趙龍肯定是因為貝貝的事兒才受了這麼大的刺激。從剛才我進門就覺得趙龍的狀態不大對,丫的一句話也不說,肯定是心裡邊憋著火,現在估計也是受夠了這幫人的冷嘲熱諷,沒忍住竟然下死手。

我怕趙龍真的惹出大事,慌忙從旁邊攔住了他。可趙龍瞪著大眼珠子沖那幫富二代叫罵,恨不得親手撕爛他們。

就在這時,一直坐在床邊的靜靜臉色有些擔憂的瞄了我跟趙龍一眼,冷哼哼的甩了句,「他爸可是衡水市裡邊當官的,你們惹得起么?」

說罷話,靜靜傲慢的撇了我一眼,繼續喂蘋果給貝貝。可沒料到,這個時候貝貝竟然清醒了一些,她抬起頭看了眼趙龍,竟小聲對靜靜說,「靜姐,你讓他倆走吧。」

聽著貝貝的口氣,我緩了口氣轉頭看了她一眼。我知道,貝貝沒有嫌棄我跟趙龍的意思,要麼之前也不會找到我幫她了。

可靜靜卻不是這麼想,或許在她聽來,貝貝是不想看到我跟趙龍。所以,靜靜再次開口,讓我跟趙龍麻溜滾蛋消失。

趙龍喘著粗氣,瞪著大眼睛呼哧呼哧的有些氣不過。可被我攔著,他也沒有在作出什麼出格的動作。至於那幫富二代,那裡見過趙龍這種上來就要人命的樣子,一個個閉口不言不敢吱聲,但我知道他們肯定不服氣。

說實話,雖然我不怕這幫富二代。要是賽臉,我一準的削他們。可我打心眼裡不想跟這種人有任何瓜葛,膩歪不說,背景還大,也壓根不是我跟趙龍能惹起的。

就說剛才那個帶耳釘的青年,沒想到他爹竟然是衡水市當官的。我們石市離著衡水那麼近,真有點什麼事兒,估計人家一個電話就能把我跟趙龍送進局子蹲幾天。

從醫院出來,趙龍也漸漸恢復了本性。他摸出煙甩給我一根,還挺沒好氣的埋怨我,問我為什麼剛才非得攔著我。

點著煙,我不假思索的開口說道,「你沒聽見么?人家老子是衡水市當官的,你瞅瞅咱倆是有幾個腦袋,跟人家拼的起不?」

我知道趙龍覺得憋屈,難道我心裡就好受么。這種事,擱誰身上也不好受,可在不好受也得忍著。這人活著,得看清現實,知道自己幾斤幾兩。

我低著頭悶抽了幾口煙,指著前邊的一輛寶馬車吸了吸鼻子對趙龍說道,「像這種車,人家一出生就有。咱們奮鬥一輩子不見得能買得起,這就是差距,懂么?」

我這麼說,不只是在說給趙龍聽,也是說給我自己聽。有些人,我們註定是惹不起。像我跟趙龍這種社會最底層的人,要想人前顯貴,那必須人後遭罪。

抽完煙,我樂了樂伸手摟住趙龍的肩膀。安慰他別想太多了,我知道他是過不了貝貝那道坎,所以我才不斷跟他說,好姑娘多的是,沒必要一棵樹上弔死。

說罷話,我卻沒料到趙龍翻了翻白眼,懟我一句,「操,說我別一棵樹上弔死。你自己個不也這樣啊?」

我……

我被趙龍懟的愣是一句話沒說出來。甚至心裡有些隱隱作痛,其實我都明白,我對雯姐有那種感情是不對的,她只是我的親人,我只要對她好就行,沒必要佔有。

況且,雯姐也一定不會同意吧!

我跟趙龍正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突然,我微信連續響了幾聲。我掏出來瞅了兩眼,貝貝給我發微通道歉,說靜靜把我們當成欺負她的流氓了,其實靜靜不是那樣的人,讓我們別在意。

我瞅著微信撇撇嘴,直接把手機甩給了趙龍。

趙龍接住手機也沒看,抬頭問了句,「誰啊?」

我抽了抽鼻子笑道,「把你弔死的那棵樹。」

「你才死……」趙龍話說到一半突然咽了回去。眼珠子瞪得賊大,臉上瞬間笑開了花,「真的?」

瞅著趙龍那副春光滿面的樣子,我人畜無害的笑道,「你特么瞎啊,不會自己看吶。」

「奧,奧,好。」趙龍敷衍了一聲,低頭開始翻弄手機。

其實,我也是打心眼裡替我這個傻兄弟高興。好歹怎麼說,趙龍也不是一點希望都沒有,至少也比我強吧。

想到自己,想到雯姐。我不禁露出一絲苦笑,輕輕搖頭。隨即,我朝趙龍喊了聲,我進去看看雯姐,你自己在這聊吧。然後我自己一個人去了雯姐的病房。

雯姐還是老樣子,看見我來頓時有些不高興。說這都快要高考了,你又過來幹什麼,我自己也不是行動不便,何況再有一兩天就要出院了。

聽到雯姐跟我提及高考,我的心猛地抽搐了起來。多少次我都想開口告訴雯姐,我不考了,考上大學又能怎樣?現在大學生滿地都是,不照樣是找不到工作嗎?即便是有工作,有幾個能賺大錢的?

何況,老死在一家單位,每天兩條一線的上下班我也熬不祝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生活,一點激情都沒有。

但每次話到了嘴邊,我望著雯姐那熾熱的目光,充滿期待的眼神。卻又把話咽了回去,我想象不到雯姐知道我放棄高考的想法後會怎樣,我也不忍心卻傷害雯姐。

正說著,突然病房門外有人敲門。

我以為是護士,立即走過去打開了病房的門,卻沒想到是一個看起來三十多歲的男人,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瞅見我后先是愣了下,隨即一臉和善的笑道,「你就是小封吧?我聽你姨說過你。」

我滿臉疑惑的盯著這個男人,「你是?」

「奧,奧。」這男人趕緊給我介紹自己,說是跟雯姐在醫院認識的。倆人這兩天沒事兒了就聚在一塊聊聊天,偶爾也一塊吃個飯,就當是在醫院裡無聊打發下時間。

金絲眼鏡男指了指牆上的鐘錶,咧開嘴沖雯姐笑著說,「小雯,這不是又快吃飯了。我問問你吃什麼。」

我站在邊上,看見雯姐跟金絲眼鏡男有說有笑的樣子。心裡忍不住一陣劇痛,尤其是剛剛金絲眼鏡男的哪句「我聽你姨說過你」

這句話讓我心底一涼。

我又何嘗不明白,雯姐都這個年齡了還沒結婚,好不容易遇到個能聊的來的男人,又怎麼會反感?

只是,只是我沒想到這一天來的太突然了,我一時間無法接受。淚水瞬間侵吞了我的眼眶,隨時都能滾落出來似的。

此時此刻,我站在這裡像是有些多餘。

此時此刻,我心如刀絞般的疼痛。

我強忍著,忍著不讓淚水掉出來,趁著雯姐正跟金絲眼鏡男說話,我扭頭消失在了病房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