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1 狂踩富二代
小說:| 作者:| 類別:

021 狂踩富二代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剛好從車上下來的人也看到了我跟趙龍,見到是我們兩個,耳釘青年狠狠往邊上吐了口唾沫說,「真噁心,怎麼走到哪都能碰見你們兩個……」

曹爽就站在我旁邊,聽到耳釘青年的話后先是愣了起來,接著偷偷拽了拽我胳膊,很小聲的問我,「劉封,你認識張馳呀?」

「張馳?」我滿臉疑惑的看著曹爽,下意識說道,「不認識礙…」

「哦。」曹爽點點頭,但還是有些疑惑。其實我比她更疑惑,就問她誰是張馳,結果,曹爽驚訝的看著我,伸手指著剛剛從奧迪車上下來的耳釘青年說,「他就是張馳。」

頓時,我驚訝的看向耳釘青年,沒想到曹爽竟然都知道他的名諱。

接下來,曹爽簡單的給我介紹了下這個張馳。他爸是衡水市當官的,衡水是個地級市,山高皇帝遠也沒什麼管,但是油水不少。這個張馳經常出沒在市裡,跟一幫富二代、官二代經常混在一起。

像是我們這麼大的人,稍微有點門道的都知道張馳。據曹爽說,也不知道張馳為什麼會出現在我們縣城裡邊。

曹爽這麼跟我說,我心裡邊多少也有點數了。

說罷話,我重新抬起頭打量了一下這個張馳。囂張跋扈、說的應該就是他這種人了,不知天高地厚仗著自己有個牛逼點的爹走到哪都橫的不行。

不過,我惹不起。

至少是現在我跟趙龍惹不起的存在。不過想想剛剛在醫院我還抽過他一個耳光,頓時心裡邊還有點小後悔的勁兒。這種人肯定心眼小,當著其他人被我打了耳光,要能咽下去這口氣才算怪了。

只不過我比較納悶,在醫院的時候張馳對於靜靜的話百依百順。難不成,張馳在追靜靜,而那個靜靜也是某個大官家的千金?

我越往下想越覺得很有可能。不過這跟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趙龍已經跟張馳是*擦火石了。我擔心趙龍爆脾氣上來真把張馳給暴揍一頓,到那時我跟趙龍肯吃不了兜著走。

我們倆自己倒是無所謂,可我還有雯姐,我不想讓她擔心。但如果我出事,她肯定會知道的,也會傷心。

這就是我們這種混在社會底層小人物的想法。惹了不該惹的,或許人家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我。

趙龍見我一個勁的攔著他,還狠狠瞪了我兩眼,說這個小白臉就是瘠薄欠揍,說話欠欠的,就好像所有人都欠他似的。

但無論趙龍多麼憤怒,我堅決不讓他動手,趙龍也肯定不會動。

我深吸了口氣,儘力壓著自己心底的火氣走到張馳跟前,伸手摸了摸鼻子笑著說,「張馳張大少是吧?」

張馳森然一笑,「我的名字不是你這種垃圾能叫的,別瞎瘠薄攀親戚。」

張馳說罷話,雙手抱著肩靠在奧迪車後面。他隨手戴了副墨鏡,瞅了眼曹爽,問她這事怎麼處理,用不用給交警大隊的領導直接打個電話過來。

很明顯,張馳故意顯擺,覺得自己老子是當官的,只要是相關部門都會給幾分薄面。

可能曹爽也是頭一次碰見這種事。嚇得臉色有點不太好,她下意識往我身邊靠了靠才說,「我給保險公司打電話了,他們馬上到,該多少錢賠你多少錢。」

曹爽這句話說完,對面張馳不樂意了。他微微低下頭,另一隻手輕輕摘下了墨鏡,冷冷的盯著曹爽問道,「你聽不明白啊?美女,我問你怎麼陪我1

說實話,曹爽長相一般。我壓根就不相信張馳這種整天在女人堆裡面混的人會看上曹爽。那就只有一種可能,曹爽跟我在一塊,估計張馳以為是我對象才故意這麼戲弄。

但曹爽那裡聽得出來張馳這句話的意思。竟然還傻傻的說道,「該怎麼賠償你那是保險公司的事兒礙…」

曹爽這話剛說完。站在張馳身邊另外的一個青年立馬就不樂意了,伸手指著曹爽就罵到,「靠。你他媽是不是傻逼啊?馳哥的意思是讓你撅起來,開好房等他,讓你試試我們馳哥的雄風啊1

「你……」

曹爽被氣得使勁跺了跺腳,眼圈泛紅。

一個女孩子被好幾個男人當街這般戲弄,又有誰能忍得住不覺得委屈。可委屈又能怎樣,自己又惹不起,那隻能是忍著了。

看到曹爽臉色緋紅、眼圈泛紅。剛剛叫嚷的青年再次哈哈大笑起來,竟然說什麼我們馳哥還沒掏出來就把你嚇哭啦?那要是真讓你試試,不得使勁哇哇大哭求饒才怪呢,是不是哥幾個?

頓時,周圍一片鬨笑,從奧迪車上下來的幾個青年紛紛看向曹爽。

曹爽從小在自己家裡也算得上是千金了。她那裡受過這樣的委屈,瞬間眼淚就奪眶而出,氣的渾身發抖。

突然,就在幾個青年還沉浸在剛剛大笑的氛圍中的時候。突然,一整個板磚「」的一聲砸到最先開始起鬨的那個青年臉上。

鮮血、尖叫轟然而起!

頓時,包括張馳在內的一眾人紛紛呆住了。臉上各種各樣的表情,有恐慌,有驚訝,有憤怒……

不錯,剛剛的板磚正是我讓趙龍扔出去的。

這幫人難為我和趙龍也就算了。我倆大小夥子挨幾句罵、踹兩腳也都無所謂。可他們竟然對曹爽一個女孩子家說出了那種羞辱般的話,這是我忍不了的。

別說是曹爽,換成任意一個女孩子我都會出手教訓張馳這幫人。並不是我見義勇為啥的,只不過是我瞧不上張馳這幫人,嫌他們噁心。

既然已經出手,那就乾脆一點。

我從地上重新撿起來已經摔斷的板磚繼續又拍向了另外一個青年。趙龍下手比我黑,兩板磚下去就得讓對方一腦袋瓜子血。

曹爽這會兒都在後邊看愣了,嚇得臉色慘白,一句話都不敢說。

幾分鐘以後,我跟趙龍拎著板磚站在張馳邊上。張馳滿臉鐵青,氣的腮幫子都鼓了起來,但他敢怒不敢言,至少現在是這樣,也許他說錯一句話,很可能也被我跟趙龍狠狠拍一頓。

有點得不償失。

所以,張馳選擇了沉默。但他的一雙眼睛卻充滿著憤怒,像是隨時都能把我燒死。

我從兜里摸出煙往張馳嘴裡塞了一根,人畜無害的笑了笑問他,「便宜煙抽著苦不苦?」

張馳臉部的肌肉抽動了兩下說,「苦。」

我訕笑一聲,抬頭瞥了他一眼說,「苦就對了,你給我把它抽完。抽完了好好想想,我們就是這種人,誰都不慣著。我剛剛在醫院跟你說過吧?你賽臉,我還抽你1

我說罷話,摸出打火機給自己也點了支煙,狠狠抽了兩口,目光盯著張馳。

張馳氣的渾身哆嗦了兩下,接著他「呸」的一聲把我塞給他的煙吐了出去。接著從兜里摸出來自己的煙叼上,滿臉兇狠的沖我森然一笑,「我不知道你跟誰混的,我勸你有種現在就整死我,要不我能玩死你,信不信?」

聽到張馳的威脅,我挺無所謂的笑笑,告訴他我是跟老天爺混的,你別逼我,真以為我不敢整死你是吧?

張馳的話確實把我的倔勁兒給激起來了。

說罷話,我拉開阿特茲的車門坐進去,猛的往後倒了幾米。接著又使勁轟了腳油門沖著張馳就撞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