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2 你哭著對我說
小說:| 作者:| 類別:

022 你哭著對我說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說實話,張馳的一番話確實是給我惹的有點毛。可當我真的轟著油門撞過去的瞬間,腦門上的汗水嘩的就開始往下掉。

我急踩了剎車,就在距離張馳不到半米的距離,我停了下來。

這一刻,我不知道該怎樣說。是理智,還是慫了。無論怎樣說我都默認,說句大實話,我惹不起張馳也是真的。

人,總歸是要認清現實的。

可偏偏會有人問,明知道自己惹不起還動手,明知道自己惹不起還裝犢子。

不,這不是裝犢子。我不說瞎話,確實惹不起。可並不代表我沒有脾氣,年輕人嘛,無論誰惹了我,我一準干回去幾巴掌。

至於後果,愛誰誰,愛咋咋。

瞅我停下了車,曹爽站在旁邊使勁拍打著車窗,讓我冷靜,千萬別衝動!

至於張馳,我懷疑他都快尿褲子了。

官二代、富二代咋了?碰見真正不要命的還不是怕的要死。

可惜他錯了,我真的不敢撞他。

漸漸的,張馳緩了幾口氣,額頭上也布滿了汗水。我盯著他一言不發,直接打開了旁邊的車門,歪著脖子沖曹爽跟趙龍吼了一聲,「上車1

曹爽愣了,有點沒反應過勁來。還是趙龍連推帶拽的才把曹爽給弄到了車上。緊接著我一腳油門,消失在了這條街上。

半響,曹爽喃喃的問道,「我們,我們算逃逸了么?」

其實,我也不清楚。但以我對張馳這種人的了解,他不會報警啥的,但肯定會對我進行瘋狂的報復。

反正打都打了,愛咋就咋吧!我全都接著。

二十分鐘以後,我把車停在了曹爽說的飯店門口。此時,門口已經聚集了不少男男女女,看樣子也都是我們這個歲數的青年。

看到我開的這輛車停下后,一群人頓時擁簇著走過來,各種抱怨一聲接一聲的問曹爽,怎麼今天這麼晚才來。

曹爽臉色依舊不太好,可能是剛剛受到了驚嚇。她簡單的跟眾人解釋了一下剛剛發生的事情。忽然,她指了指我跟那些人不知道說了些什麼。

但我發覺,那些人忽然紛紛把目光投向了我。就好像剛剛曹爽跟他們說我倆的關係似的,不就是同學么,也沒什麼特殊的。

我往那邊瞥了一眼,也沒說話。蹲在樹坑邊上繼續跟趙龍抽煙,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估摸著有那麼三四分鐘的功夫,曹爽突然走過來跟我說,今天不吃飯了,想回去休息,讓我開車把她送回去吧。

曹爽說罷話,竟然彎下腰來拉我的胳膊。我下意識挺自然的往邊上躲了躲,人畜無害的沖曹爽笑著說,「那成,我送你回去。」說完,我四處扭頭瞥了兩眼,看見邊上有賣米線啥的。其實我有想給曹爽買點飯回去讓她吃點,可就沖她剛剛那彎腰拉我胳膊的動作,我又打消了這個念頭。

可能是看我四處瞟了兩眼像是再找吃的,曹爽慘笑著說,「別看了,我吃不慣這些東西。我家裡還有吃的,回去我隨便吃點吧。」

說罷話,曹爽拉開車門坐進了副駕駛,腦袋還依在旁邊的玻璃上。

我都準備走了,可突然發現少了個人。

我四處瞅了兩眼,這才看見趙龍正蹲在剛才那個樹坑還繼續抽煙呢。我沒好氣的罵了他兩句,讓他上車。可沒料到,趙龍卻壞兮兮的沖我笑著說,「那啥我就不去了哈,我去買包煙然後在這等你。」

王八蛋……

我暗罵一聲,轉頭看著依在玻璃上的曹爽。她就像是有什麼心事似的,臉上始終掛著憂鬱的表情,看樣子也不像是剛剛嚇到的樣子,跟之前笑呵呵的樣子也更加不同。

這女人心,真是海底針吶。

我不禁感嘆一句,剛好餘光瞄到曹爽沒有系安全帶。出於安全考慮,我也沒多想,下意識伸手就去幫她拉安全帶了,期間我的身子斜靠向了曹爽的身子。

我發誓,我是真的沒有多想。

可偏偏這個時候,曹爽竟然閉上了眼睛。

呃……

我悄悄抽回了身子,臉上寫滿了尷尬。為了打破這份尷尬的氣氛,我打開了車上的音樂。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我打開音樂后竟然播放了一首「同桌的你」

一路無話,陪伴我和曹爽的只有那悠悠的旋律。聽到這首同桌的你,我腦袋中不禁想起了初中時為了幫我補課而調座位跟我同桌的曹爽。

隨著音樂聲,時間悄然流逝。

不多時,我按照曹爽的指示走到了她家小區門口。曹爽讓我把車靠邊停,隨即她解開安全帶側過身跟我面對面。

雖然這一刻誰都沒有說話,可這麼近距離跟曹爽面對面的看著對方,我的心跳忽然加速了N倍。

甚至,我都能覺出來我的臉開始發燙了,就連說話都有些結巴,目光也不敢跟曹爽一直對視,漸漸的,我低下了頭。

「呃,沒事我就先走了哈。你自己開車進去應該沒事兒吧……」

說罷話,我吸了吸鼻子看向曹爽。

曹爽沒有答話,盯著我又沉默了幾秒鐘后她忽然從隨身攜帶的包裡面掏出一張紙遞給我。

那是一張同學錄,一張我寫給曹爽的同學錄。

上面一句話是我當時贈送曹爽的「願我們的友誼天長地久。」

我接過同學錄,抬頭卻發現曹爽早已經淚流滿臉。

我驚訝的看向曹爽,有些乾澀的笑著,「你,你怎麼哭了。」

曹爽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卻反問道,「你說我哭什麼?」

我……

我確實是真的不知道曹爽在哭什麼,如果知道的話,我肯定不會讓她哭的。而且,我最害怕女孩子哭了,她們哭,我就會心亂,會煩躁,會不知所措。

可接下來,曹爽竟然一下抱住了我。我推都沒有推開,曹爽硬生生靠在我懷裡喃喃道,「你憑什麼,憑什麼要對我好。」

曹爽哭著卻對著我笑,「上學哪會就是你,我說我肚子疼,你就要背著我回家,二十多里的路,你背著我愣是走了兩個多小時……」

聽著曹爽一件又一件事的講起來,我聽的都入迷了。如果不是曹爽提,我差點都給忘沒了。

好不容易等到曹爽講完了,她卻再一次問我,憑什麼對她好?

說罷話,她的眼睛就一直盯著我,充滿著期待。

而我,卻說了一句特傻逼的話。

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