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3 陳天賜
小說:| 作者:| 類別:

023 陳天賜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我想了想,特認真的對曹爽說,「我在學雷鋒做好事埃初中時候我還撿了一條快死的野貓抱著在被窩睡了一個晚上呢,更別說你是我同學啦……」

我剩下的話都還沒說完,就看到曹爽的一張臉都綠了。

接著,接著我就被她罵了,把我趕下車說我混蛋,恨我一輩子。

我摸了摸後腦勺嘿嘿傻笑了兩下,我說的都是實話,初中時候雯姐就是這樣教育我的,多做好事,同學之間要互相幫助。

雖然我說的都是實話,可曹爽的那一抹眼淚,整的我心底挺不舒服。如果我剛剛順勢說些好聽的,極有可能我現在已經抱得美人歸了。

但那只是如果。

曹爽不知道,固執的我早已在心底埋藏了一份孤獨的感情,這份感情從我捅傷了我爸那天起,就萌芽了。

站在馬路牙子上我親眼看著曹爽的車駛入小區,我這才不自覺的呲牙笑了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笑什麼,可能真的是傻了吧。

我從兜里摸出來手機給趙龍打一通電話,二十分鐘后,趙龍開著他那輛破車接上了我。

剛上車,趙龍撇撇嘴瞟了我兩眼說,「咋的,連門都沒讓你進吶?」

趙龍屬於那種吃飽了撐的多管閑事,我從旁邊摸出改錐,呲牙咧嘴的沖趙龍冷笑著說,「鐵子,信不信我讓改錐進你的後門啊?」

趙龍狠狠瞟了我一眼罵道,「槽,你狠。我不問了,活該你單身。」

我單身,好像你也單身吧?

一路上我跟趙龍互懟,嘴壓根都沒閑著。等著趙龍把我送回了家,這貨就跟太陽打西邊出來似的,勤快的跑去拉活了,說是要多賺錢,給貝貝買點她愛吃的東西。

我站在門口咂咂嘴,眼瞅著趙龍樂的屁顛屁顛的開車消失后才搖搖頭喃喃說,「愛情這東西,真是害人。」

說罷話,我關好門回到了屋裡。

猶豫了片刻,我還是翻出拐子李的電話給他打了過去,通話的嘟嘟聲響起來的時候我心裡還特別奇怪的希望拐子李別接我的電話。

可偏偏響了沒有兩聲,拐子李接了。

電話那頭沙啞的聲音響起,「什麼事兒啊?」

我頓了頓,這才問起了拐子李我一直想問的事情。

自從拐子李把U盤給了我,我自己也研究了下現在我們縣城當官的那些人,空閑的時候也查了些資料。可那都是表面上的東西,要想知道誰當官正直一點,還是得問拐子李他們這種人。

等我問完后,電話那頭明顯的沉默了一會才說話,「你小子想的倒挺多。趙德生不是什麼角兒,你直接拿著證據到公安局舉報就成,別的事兒你甭管。」

說罷話,拐子李給我掛了電話。

電話掛斷後還不到一分鐘,一條信息來了。是拐子李的,提醒我別忘了正經事。

我知道,他說的是要賬的事兒。可我一想起欠條上的人名,腿肚子都特么跟著哆嗦,這帳怎麼要?

我甩甩腦袋,罷了,還是想辦我自己的正事兒。

我自己個一個人坐在屋裡不斷的抽煙,直到我半包煙都抽光了才停了下來。自己琢磨了半天,我還是給趙龍把電話打了過去,趙龍聽了我的想法后,說馬上就到。

說是馬上就到,可我足足等了半個小時趙龍才過來。

看到趙龍進門,我歪著膀子嘴裡叼著最後半支煙,眯著眼睛訕笑道,「沒想到這麼快就用得著你老同學了。」

說罷話,我問趙龍,存沒存吳昱樺的電話號碼。

趙龍「呃」的愣了下,低頭翻了翻手機說,「存了,我給他打一個?」

我沉默了會兒,直接點頭「嗯」然後看了眼趙龍,等會兒把二晨也叫上。

趙龍點點頭,開始給吳昱樺打了電話,緊接著又撥通了二晨的電話。一個小時后,我跟趙龍開著破車接上了二晨,我們三個人一塊去了上次吃燒烤的攤位,剛好這個時候吳昱樺也到了,依舊是一身阿迪運動裝,跟我們三個坐在一起格外的扎眼。

人到齊了,無非就是開整。哥幾個吹著牛逼,聊著黃段子消磨時間。

這大概就是男人們聚在一起唯一的幾個話題了。我看後來喝的差不多了,不多不少誰也沒醉。

清了清嗓子,我把U盤拿出來遞給了吳昱樺。我跟他說,讓他把這個東西交給他們局長,很有可能吳昱樺會升職。至於這個東西從哪來的,我告訴吳昱樺,就說是撿的,或者是你自己花了很長一段時間搜集的,無論怎麼說,反正別說是我給的就成。

我說罷話,吳昱樺的眼珠子胡亂轉悠了幾圈,隨手把U盤揣進了兜里,端起來酒杯就跟我幹了。

吳昱樺很聰明,從始至終都沒有問我一句關於U盤的事情。

這頓酒一直喝到了深夜,我讓趙龍送吳昱樺回單位。剩下我跟二晨則是溜達著往回走,路上我跟二晨隨便扯了幾句話。

直至後來,我突然問他,「二晨,你知道陳天賜么?」

聽到陳天賜的名字,二晨渾身顫抖了一下。接著像是酒醒了大半,舌頭都有點打結了問我,「瘋子,你問他幹嘛……」

其實,我是故意問二晨的。但我又怕把要賬這件事說出來以後會嚇跑二晨,所以我猶豫了半響,才決定試試。畢竟二晨也是孤家寡人一個,辦什麼事兒都方便。

我沉默了半響,有點半開玩笑似的吸了吸鼻子沖二晨說,「陳天賜欠我錢,五十萬呢。」

說罷話,我故意斜著眼睛看二晨啥反應。

可我沒料到,二晨撇了撇嘴壓根就沒信我,還絮絮叨叨的跟我開玩笑說,「我說他還欠我一百萬呢,你信不瘋子?」

說實話,如果換做我是二晨我也不信。先不說真假,我自己也得有五十萬借給陳天賜才行。

夜,漸漸深了。

我跟二晨繼續漫無目的的溜達著,二晨早就吵吵著說困了。可我卻一絲倦意都沒有,反而異常精神,因為我知道,想要出這筆賬簡直是比登天還難。

陳天賜是誰,他老子是我們縣城老城區數一數二的開發商。整個小商品市場和金河物流、金河小區、金河加油站都是他家的產業。

想要出這筆賬雖然比登天還難,甚至我可以選擇放棄。

但我沒有,我只是想試試,想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能力。

漸漸的,我跟二晨已經從燒烤攤走到了西關村附近。這邊特別偏僻,據說都要拆遷了。

可偏偏就在這偏僻的西關村,突然響起了一陣鏟車的聲音。緊接著一行人從前面的街口出現,手中拎著各種刀槍棍棒,朝著這個村中唯一的幾個釘子戶的方向走去。

漆黑的夜色中,我總覺得人群中最前面的那個人的影子十分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