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4 我的詭計
小說:| 作者:| 類別:

024 我的詭計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在這漆黑的夜色中,我帶著二晨從旁邊悄悄跟了過去。前面那幫凶神惡煞般的人拎著傢伙事兒就衝進了那些釘子戶的家中。

我在身後看的清楚,最前面帶頭的那個人就是張浩然。

以前我只知道張浩然是拐子李手底下最紅的一個人,但一直不知道原因。今天見到了這一幕,我忽然明白了拐子李為什麼要選擇讓我去收賬的原因。

這個時候。張浩然已經帶著人踹開了其中一戶人家。一幫人瘋狂的湧進去,連兩分鐘時間都沒到就聽到了屋裡面傳出來老人孩子的尖叫、啼哭聲。隨後還傳出一個男人的怒吼,大喊大叫的說難道沒有王法了嗎?

看到這一幕,我心中特別不是滋味,或許是有些不太適應。但我明白,這個社會就是一個弱肉強食的社會,當你踏入這個社會,便要學會適應一切自己以前不適應的事物,因為不會有人來給你機會,適應你,除非是死人。

就像是雯姐那件事,如果哪天不是我跟趙龍一塊去了廠里鬧事而是選擇忍了。那我敢十分肯定的說,只要雯姐還敢回到廠里,肯定會被欺負的更狠。

因為你選擇了忍,可在對方眼中就是懦弱。因為你懦弱,所以註定要被欺負。

就像是眼前的這家釘子戶,按照正常的拆遷賠償你不接受,當村子里其他人家都搬走了,你還是不肯妥協。那麼好辦,一直打你到肯搬家為止,甚至之前說好的價格也肯定給不了你。

這種人雖然可憐,但同樣可恨。

人心不足蛇吞象這句話應在他們身上一點都不虛。

眼瞅著張浩然帶人一連掀翻了兩戶人家,鬧的是雞犬不寧,哭聲一片。直到第三戶人家的時候,張浩然遭到了反抗,村民拿著菜刀胡亂沖著張浩然砍了幾下,可壓根沒有威風兩分鐘便被打翻在了地上。

張浩然光著膀子,胳膊上紋著一隻狼頭。從旁邊人手中接過來一把砍刀,耗住地上的人就是一頓砍,雖然不是砍到了要害處,可那人基本上是體無完膚了。

後來,我看到這戶人家的女主人拿著手機像是想報警,可依舊是被張浩然給發現了。隨著兩個人把想要報警的女人拽出來,張浩然的嘴角勾勒出一絲陰森的笑容,沖女人說道,「你,想報警對吧?」

很顯然,女人已經被嚇壞了,面對著幾十號混子都拎著刀槍棍棒,又扭頭看到自己老公已經受了重傷倒在了血泊中,女人面容蒼白,渾身顫抖,甚至嚇得小便失禁了……

儘管如此,張浩然卻沒有一絲憐香惜玉,沒有因為她是女人而手軟。

女人的一條胳膊被拽直,張浩然吸了吸鼻子,狠狠一刀剁了下去。

這一幕,我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但耳朵中卻聽到了久久不停的哀鳴慘叫。待我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看到女人的右手從手腕的地方,折了。

鮮血流了一地,女人倒在地上渾身抽搐。

這時,我和二晨的酒也醒了大半。就聽見二晨在旁邊氣的牙齒咬的咯吱咯吱響,緊緊捏著拳頭罵了句,「畜生……」

張浩然確實心狠,確實畜生。連女人都肯下這麼狠的手,但我不得不承認,他比我更適合走這條路。

也只能說,拐子李看人看的很准。如果是讓我來做這件事,我肯定做不到。甚至壓根解決不掉這幾個釘子戶。

但,我有我的優點。

眼瞅著張浩然逼迫這戶人家簽了合同,然後他帶人繼續往下一家開始掃蕩。頓時,我心生一計,想了想后直接掏出來手機給趙龍編輯了一條信息發過去。

張浩然這邊行動很快,只要是遇到反抗的,下手都一樣很慘。一連一個多小時過去了,張浩然只剩下了最後一家釘子戶需要解決。

我看了眼時間,心底有些焦急。可就在我剛剛重新抬起頭的時候,村口處一輛警車拉著警笛嗡嗡的沖了過來,速度特別快。

看到警車,我不禁露出了笑容。

警車裡面做的正是吳昱樺和趙龍,我剛剛給趙龍發簡訊,就是讓他跟吳昱樺要身衣服,然後以最快的速度來西關村。

看到警車居然來了,二晨不禁驚訝的說道,「他們竟然出警了。幹這種事不是都收了好處的嗎,怎麼可能來抓人?」

看來,二晨懂得還不少。可那隻不過是他理解的概念。隨即,我把自己的計劃告訴了二晨,二晨聽后不禁吸了口涼氣瞥了我一眼說,「瘋子,你的計劃太瘋狂了。」

二晨說罷話,我撇撇嘴也沒搭理他。只說,慢慢看戲吧!

我跟二晨說話的功夫,趙龍已經把警車開到了張浩然他們不遠的地方。我琢磨著張浩然認識趙龍,所以就讓他在車上守著,然後吳昱樺自己下車,滿臉嚴肅,憤怒的表情走向民戶。

聽到警笛的聲音,又看到由遠及近最終停在自己不浴U藕迫壞拿紀凡喚皺了起來,張浩然清楚的記得,自己出門前拐子李就跟他說過了,該打點的已經打點好了,放心大膽的去拆遷,只要不搞出人命就行。但有一點,必須今天晚上把這幾個釘子戶給拆完。

否則,張浩然就不用回去見拐子李了。

所以現在看到身穿一身警服的吳昱樺,張浩然的一張臉都綠了。吳昱樺在路上也肯定知道了張浩然的身份,所以見面后連話都沒說,就像兩個老熟人一樣。吳昱樺摸出手銬子冷眼看向張浩然,「有什麼需要解釋的嗎?」

張浩然森然一笑,「你覺得我需要解釋嗎!?」

「廢話真多。」吳昱樺眼皮都沒抬一下,直接將手銬拷在張浩然的手腕,就要帶上車弄走。

看到自己的大哥要被帶走,旁邊人一片嘈雜。但無論怎麼起鬨,卻沒有一個人敢動手,畢竟吳昱樺穿的那一身衣服可不是鬧著玩的。

張浩然挺無所謂的擺擺手,滿臉不屑的冷哼一聲說道,「大家都別動,配合他。我看今天他能把我帶到哪1

張浩然說罷話,我下意識從兜里掏出來手機。

因為,時機到了,剛剛成熟。

我一臉人畜無害的笑著,翻出一個不太熟悉的手機號碼撥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