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5 我失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025 我失算了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片刻之後,吳昱樺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不錯,我撥出去的號碼,正是吳昱樺的。很快,他接通了,按照我之前給趙龍發簡訊說好的演戲,吳昱樺大笑著沖電話喊了聲,「瘋子,請我喝酒吶?」

我這邊笑著,跟吳昱樺隨便扯了幾句,說是打算請他一塊喝酒。隨即,吳昱樺頓了頓跟我說,這會兒正出任務呢,去不了。

我說話的時候故意說的很大聲,就是為了讓那邊的張浩然聽到。只要張浩然聽到了,就肯定知道我跟吳昱樺認識,到了那個時候,張浩然會給我打電話,或者是聯繫拐子李,然後再聯繫我,既然我跟抓他的警察認識,讓我說說情放他一馬還是沒問題的。

這是我的計劃,目前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中。

半響后,我掛斷了電話。只是說讓吳昱樺好好工作,有空了一塊喝酒。

掛掉電話后,我跟二晨趴在原地等,我在等張浩然或者是拐子李聯繫我。

另一邊,吳昱樺已經把張浩然帶上了車,甚至帶走以後他故意開車很慢,為的就是給張浩然時間,讓他聯繫我,到那時我賣他一個人情就放過他。

可沒料到,一直等到吳昱樺把警車開回了局裡,也沒見到張浩然提出要打電話的意思。

估摸有一個小時以後,我接到了吳昱樺的電話。他問我搞什麼鬼,張浩然不但沒有說打電話,反而一臉不屑的問吳昱樺,是不是認識劉封這個廢物。

吳昱樺沒否認,說確實認識。

說罷話,張浩然卻冷呵呵的笑了笑便沒再說話。

因為已經到了局裡,肯定就不能在按照計劃行事。吳昱樺沒辦法只能是假戲真做,一切按照規矩辦事,直接把張浩然給拘留了,然後把這件事往上報了。

聽到這一消息,我不禁有些失落。本以為自己的計劃萬無一失,順帶手的可以賣給張浩然一份人情,可沒想到在張浩然心中對我如此不屑一顧。

不屑就不屑吧!既然這樣,張浩然就註定要為他自己的高傲買單。

一夜無事,我琢磨著怎麼著第二天拐子李也得花錢去把張浩然贖出來。可沒想到,第二天一大早,吳昱樺的電話就給我打了過來。

看到吳昱樺的電話,我心裡頭頓時咯一聲,一股子不好的預感湧上頭。

微微猶豫了下,我接了電話,問吳昱樺怎麼了?

結果,電話剛剛接通,吳昱樺的叫罵聲就將我的聲音壓了下去。各種難聽的話不堪入耳,但這都不是重點,因為我聽到了一句打死我都不敢相信的話。

「我被開除了1

這是吳昱樺親口告訴我的,說完他便掛了電話,我慌忙打回去,卻發現對方已經關機了。

這一通電話直接把我的倦意一掃而空,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吳昱樺的電話打不通,我又趕緊聯繫二晨。平時二晨跟吳昱樺還有聯繫,或許知道吳昱樺住在哪也不一定。

二晨的電話打通后,我趕緊問他在哪,讓他來找我,帶我去吳昱樺住的地方找他。

結果,二晨嘆了口氣說,「算了吧瘋子。他現在快崩潰了,誰都不想見。」

聽到這話我心中一沉,趕緊問二晨,「這是怎麼回事,你知道不知道?」

電話那邊沉默了一會兒,二晨聲音不大的說道,「我知道,今天早上我出門碰見他了。」

說罷話,二晨把吳昱樺被開除的事兒一五一十全都告訴了我。

原來,昨天晚上吳昱樺將張浩然抓回去之後沒多久,張浩然便給放了出來。但即便是那個時候,也已經是半夜了,吳昱樺並不知情。

但是第二天一大早,吳昱樺被領導叫到了辦公室里,別的事兒沒有,就因為昨天吳昱樺擅自出警,嚴重違反了規矩,所以直接被開除了。

但吳昱樺的其他同事卻告訴吳昱樺,昨天半夜的時候,拐子李親自來了一趟。直接是跟副局碰的面,好像兩個人之前有什麼約定。結果吳昱樺出鏡抓了張浩然,等於是打了他們副局的臉,所以這才把吳昱樺給開除了。

聽到這裡,我終於明白為什麼昨天晚上張浩然被抓的時候那麼有持無恐了。

原來,拐子李是真的早已經買通了關係。

聽到這一消息,我蔫了。沒想到自己搬石頭砸了自己的腳,我以為我的計劃可以順利,可我還是低估了張浩然,低估了拐子李。

一瞬間,我特別煩躁。剛剛拜託吳昱樺幫我把舉報趙德生的U盤交上去,現在我卻親手害了人家。

頓時,我十分內疚。蹲坐在家裡我一根接一根的抽煙,其實如果這個時候我去求一下拐子李,或許還可以讓吳昱樺恢復工作。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臉有沒有那麼大而已。

剛好,偏偏在這個時間趙龍的電話打了進來。

我沒接,是沒臉接。直至一個,兩個,三個……

二十分鐘后,趙龍一腳踹開了我家的門。

我抬起頭,剛好跟走進門的趙龍對視一眼。趙龍煩躁的抓了把頭髮,瞪著眼珠子朝我罵了句,「你個慫瓜,沒聽見給你打電話啊?」

看到趙龍,我不禁心頭一暖。

我雙手捂住臉,慘笑一聲說道,「我這不是沒臉見你嗎。」

「少幾把廢話。」趙龍一屁股坐在我邊上,甩給我支煙大聲嚷道,「別特么給我喪著臉,我以為是多大滴事兒呢,不就是丟了工作么,再找一個就完了,窮瘠薄叭叭啥玩意叭叭。」

我知道趙龍說的是吳昱樺。可人家丟工作也是因為我丟的,何況那可是吃皇糧的工作,哪有那麼容易找到。

我苦笑一聲搖搖頭,沖趙龍說道,「算了趙龍,這事兒怪我。」

「咋滴怪你?」趙龍瞬間瞪眼,提高了嗓門,「都瘠薄自家兄弟,說這個就沒意思了昂,瘋子。」

說罷話,趙龍伸手摟住我的脖子,拍打著他自己的胸脯說道,「沒事兒,出了啥事兒有你龍哥扛著呢,知道不瘋子?」

我扭過頭瞥了趙龍一眼,眼圈頓時紅了。

我剛要張口說話,可突然就在這個時候拐子李的電話卻打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