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6 威懾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026 威懾力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看到拐子李給我打進來電話,我不禁吸了口涼氣。趙龍這會兒也從旁邊探頭看了一眼,問我,「你幹嘛不接?」

說罷話,趙龍作勢就伸手,要幫我接電話。

我往旁邊躲了躲,吸了吸鼻子乾笑一聲,「龍,說實話我挺怵的慌。」

這時,拐子李的第二通電話緊接著又打了進來。

其實,我說的都是實話。我確實害怕了,我怕拐子李知道是我坑的張浩然,那樣的話拐子李能整死我。

換句話說,我這叫吃裡爬外吧。

趙龍盯著電話沉默了一會兒。半響,他使勁拍著大腿嚷嚷道,「接吧!怕個卵子,都特么倆肩膀扛個腦袋,有個球好慫的你1

我抽了抽鼻子,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

話是這麼說,可事兒真到了這一步,也由不得我怕。其實吧,我也不是真的想坑張浩然,他們都比我混的時間長,都是跟著拐子李的,以後也難免在一起打交道。我就琢磨著,讓張浩然欠我個人情,以後少給我使絆子,就挺好。

想著想著,我又鬱悶了。

「操他嗎的,都幾把什麼事兒埃」我煩躁的罵了兩句。接著,抓起桌子上的煙盒就往外拿煙。

結果,煙盒空了,整整一包煙被我一個小時抽光了。這會兒也沒洗臉刷牙,頭髮也亂糟糟的,整個人一點精神都沒有。

趙龍瞥了我一眼,沒好氣的問了句,「抽光了?一盒吶?」

我煩躁不堪的點點頭,說「嗯,抽完了。」緊接著,我伸手去拿趙龍的煙,打算繼續抽。

可沒料到,就在我的手剛伸過去拿煙的時候。趙龍突然暴怒,從腳底下抽出來拖鞋就往我頭上扇,啪啪的響,拖鞋上的土濺的我一臉都是。

我哄著眼珠子沖趙龍吼道,「你特么瘋了啊?」

「滾蛋,別他嗎搭理我。」趙龍氣呼呼的轉過身去,自己個點了支煙開始大口大口的抽,看樣子,是真的生氣了。

我用手抹了把臉,感覺臭烘烘的,還全都是泥點子。

我知道趙龍是跟我賭氣,所以我沒理他這茬。一直等我擦乾淨了臉,抽著黑乎乎的毛巾,我下意識的問了句,「你特么走路來的啊,拖鞋上全都是泥。」

我說罷話,還下意識往趙龍的腳上看了兩眼,懷疑他時不時踩著泥來的。

可結果,趙龍卻狠狠瞪了我兩眼,癟著嘴說,「你家廁所啥幾把樣你不知道啊?尿到邊上了可不全都是泥。」

我……

媽的,頓時我一陣噁心。

十分鐘后,我洗臉出來。可總覺得身上還是一股子尿騷味,走到哪都覺得味道挺大的。

我剛打算張口罵趙龍,他太特么缺德了。

結果,我還沒說話。趙龍沉著臉沖我指了指手機說,「剛才我替你接了,李爺說讓你過去一趟。」

說罷話,趙龍頓了頓,又繼續把沒說完的話繼續說了出來,他滿臉擔憂的看著我,「聽口氣,好像有點生氣了。」

聽趙龍這麼一說,我只覺得胸口堵的難受。

半響,我長舒了口氣,叼上一支煙沖趙龍樂了樂說,「一會兒你拿上我的手機,要是我下不來的話。你就把我手機里的錄音全交給公安局,舉報拐子李這個狗日的。」

我說罷話,趙龍愣了。使勁眨著眼睛罵道,「槽,太壞了你,還錄音吶?嘖嘖,不過哥喜歡……」

這都什麼時候了,趙龍還有心情跟我開玩笑。從第一次接觸拐子李的時候,我就偷偷摸摸的錄音了,怕的就是有這麼一天。

可能是看出來我臉上表情不對了。趙龍依舊樂呵呵的從邊上摟住我,安慰我說,「瞅你一臉喪樣?沒事兒昂,我琢磨肯定是有別的事兒找你……」

我沒吱聲,只是輕點頭。隨後,趙龍開車,路上他還問我,這事兒要不要喊上二晨一塊去,多少有個照應。

如果擱到平時,我肯定得拉上二晨一起。可現在我要見的是拐子李,且不說拐子李知道不知道昨晚那事兒是我設的套,如果萬一知道,就算喊上三個二晨,也都得躺著出來。

不知不覺,趙龍開著車已經晃悠到了拐子李的足療店門口。

這裡,我一共來了四次,每一次來,感覺都不同。很有可能,我這是最後一次來了。

我站在門口,內心抽搐了半天才鼓起勇氣走了進去。趙龍就跟在我身後邊,無論我怎麼勸,他都堅持跟我進來。

所以我一直說,趙龍是個傻逼。

我特么都要折了,你跟著我進來幹啥?

這是我在門口沖趙龍吼出的最後一句話。

可趙龍卻認認真真的回了我一句,「就特么憑你是老子兄弟……」

趙龍說罷話,我眼圈紅了。

這麼多年了,除了雯姐就屬趙龍這個傻兄弟對我最好,從來我跟我計較,不管我對錯,都永遠站在我這邊,即使我現在都快被人幹了,他依然是義無反顧的跟著我進了足療店。

說實話,我從進了足療店的大門以後,就沒有想著能完整的出去。

很快,我跟趙龍上了三樓。

這一次,場面挺大的。拐子李坐在大廳的中間,兩側邊上站著張浩然、賈志海等人,剩下的基本上都是一些下面的混子,地位跟張浩然他們差遠了。

看到這次人到的挺齊,我內心再一次絕望了。

我走過去,低三下四的叫了聲,「李爺。」隨即,趙龍跟在我後邊也叫了一聲,「李爺。」

拐子李習慣性的把玩著他那串菩提珠,眼珠子盯著我看了幾眼。看得我心驚肉跳的,腦門上全特么都是虛汗。

我低著頭,連拐子李的眼睛都不敢去看。但我總覺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在看我。

這時,拐子李冷不丁的開口說道,「劉封,我這屋有那麼熱嗎?」

「不,不熱埃」我深吸了口氣,勉強苦笑著說,「可能剛才路上走的著急了,還沒緩過勁呢。」

「嗯,那你坐下緩緩。」拐子李意味深長的看了我兩眼,接著眼珠子掃了一遍在場的每一個人。

突然,他嘆了口氣……

「小封吶,你過來看看這個人你認識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