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7 方成虎
小說:| 作者:| 類別:

027 方成虎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聽到拐子李的這一句話,我的心頓時提到了嗓子眼,該不會是給我看吳昱樺的照片吧?

我低聲「嗯」了下。感覺自己渾渾噩噩的走了過去。這時,拐子李從桌上拿起了一張照片,遞給我看。

此刻,我的心的狂跳,眼睛一點點抬了起來。

我以為,照片上的人百分之百的是吳昱樺。

可……可下一秒我愣住了。照片上的人是個三十多歲的男人,帶著一副金絲眼鏡,看起來挺斯文的樣子,穿著一身西裝。

看到照片上的人不是吳昱樺,我心中頓時鬆了口氣,同時心中也泛起了疑惑,難道拐子李真的不知道昨晚坑張浩然的人是我么。

於情於理,抓走張浩然的人跟我認識。按照拐子李多疑的性格,肯定會問我一句。但他到現在連提都沒有提,讓我有些琢磨不透。

不過,照片上的人我不認識。

只是,只是有那麼一點點眼熟,好像是在哪裡見過似的。

見我臉上表情千變萬化,拐子李緊鎖眉頭,聲音有一絲掩飾不住的慌亂,出聲問道,「怎麼?你認識他?」

我搖搖頭,如實回答道,「不認識。不過,瞅著挺眼熟的,好像是在哪見過。」

說罷話,我便開始仔細回憶。到底在哪見過這個人呢!?

這時,拐子李輕描淡寫的「嗯」了一聲。接著把照片放在桌上,讓我好好想一想,到底是不是見過。

我則是努力的回想……金絲眼鏡,金絲眼鏡。

對!

就是他!就是那個在醫院追我雯姐的男人,我跟他見過,還說過兩句話。頓時,我睜大了眼睛,告訴拐子李,在醫院見過。

說罷話,我心頭不禁疑惑起來。這個看似平庸的男人,怎會跟拐子李扯上關係,難道說是欠拐子李的錢么。

倒是不等我開口詢問,拐子李皺著眉頭,眼睛緊緊盯著我問道,「你真不認識他?連名字都不知道?」

拐子李說罷話,我輕點頭,說我真不認識,只是見過一面。

這時,拐子李呼了口氣,擺擺手說不認識就算了。隨即,話鋒一轉,說今天把大家叫到一塊,是有事安排。

我見拐子李是一點昨晚的事兒也沒提,這才漸漸放寬了心。

接下來的事兒就簡單多了。拐子李讓我把收賬的事兒讓給賈志海去收,說是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我做。

我楞了楞,下意識鬆了口氣。要賬那點活我本來就犯怵,對方可是陳天賜,這筆賬屬實不好收回來。

所以,讓我交給賈志海去做,心裡反倒是樂開了花。

只是我沒有想到,拐子李讓我以後跟著張浩然,說是有個工程需要做。張浩然人手不夠,讓我跟趙龍一塊跟著過去,幫襯著點,要是有事也不能慫,出了什麼事兒,拐子李兜著。

聽拐子李這麼一說,我咂咂嘴問道,「李爺,啥工程啊還需要動手?」

拐子李輕咳了聲,也沒多解釋,只是說,「新城區汽車園的鴻二爺你知道吧?這塊地皮他也看上了,只是沒有爭過我,被咱們拿了下來。我估計他肯定會去工地找麻煩,所以讓你跟趙龍哥倆跟著浩然一塊去,我放心一點。」

說罷話,拐子李的電話響了。他擺擺手,示意我們沒啥事就散了吧。

臨走時候,張浩然過來要了我的電話號碼,說有什麼事兒會給我打電話,讓我24小時保持手機暢通。

面對張浩然,我心生一絲懼意。可能是因為昨天晚上的事兒吧,我沒跟他多說話,隨便扯了兩句面上的事兒就跟趙龍一塊離開了。

走出足療店,我想了想跟趙龍說,「走,去醫院。」

說罷話,趙龍竟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腦袋,滿臉驚訝,賤兮兮的笑著說,「瘋子,你咋知道我想去醫院看貝貝的?」

我……

我特么半仙兒啊?

所以我也沒理他,等著到了醫院。我跟他說,各自走各自的。你去看你的貝貝,我去看我的雯姐,再見!

總之,趙龍這傻犢子把身上所有的錢都買了吃的,一臉興奮的沖著貝貝的病房走了過去。而我,搖晃著腦袋去了雯姐的病房。

剛剛,我相信拐子李不會是平白無故的問我金絲眼鏡男那件事。既然他問我了,肯定是有事兒,他不說,我也不好問。

到了病房,雯姐剛好自己一個人在書。見我來了,雯姐下意識皺緊了眉頭呵斥我,「小封,我跟你怎麼說的。讓你在家複習,你怎麼又過來了。」

面對雯姐,我始終是個孩子。

我摸了摸後腦勺,乾笑著沖雯姐說,「我複習完了,這不沒事兒就過來轉一趟唄,怕你無聊。」

說罷話,我鬼頭鬼腦的四處看了兩眼,略帶醋意的問雯姐,「姐,那個帶金絲眼鏡的人沒找你啊?」

「什麼金絲眼鏡礙…」雯姐「噗嗤」一聲笑了,沒好氣的用手指頭點著我腦袋掩嘴淺笑,「別亂給別人取外號,人家有名字,叫方成虎,今天他出院了。」

我故意「哦」了一聲。心底卻牢牢記住了這個名字,方成虎。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查一查他到底是什麼人。

不只是因為拐子李問到了他,主要是這個方成虎跟我雯姐走的也挺近,怕雯姐被騙。往往外表斯文的人,其實內心都賊拉禽獸。

我一直從雯姐的病房且待了一會兒。雯姐說,打算明天就出院,還讓我別管了,她自己打個車回去,反正東西也不多。

從雯姐這出來后,我給趙龍打了通電話,告訴他我在縣醫院門口等著,讓他快點。

掛斷了電話,我邊從走廊往外走,邊摸出煙叼在了嘴裡。

突然,一個不合時宜的女性聲音在我背後響了起來,「您好,咱們這裡是醫院,不允許抽煙的。」

聽到聲音,我不禁怔了一下,是曹爽的聲音。

這時,曹爽也像是認出了我。見我越走越快,曹爽從背後使勁喊了我幾聲,還一路小跑跟著我,我越走越急,就怕曹爽跟上來。

想起那天的事兒,我覺得再跟曹爽見面,肯定挺尷尬的。

走出了住院部,我猛跑了幾步,一直跑到了縣醫院門口才看不到了曹爽。這時,我才使勁喘了幾口氣。

媽的,抽支煙都這麼難。

自言自語的說罷話,我下意識把剛剛的煙重新叼在嘴裡,連點都還沒點著,兜里的手機又響了。

我下意識咒罵了一句,「特么的,誰這麼會挑時候……」

邊咒罵,我邊掏出來手機要接。

可上面的來電顯示,讓我心臟猛的跳動起來,怎麼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