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8 鴻二爺的報復
小說:| 作者:| 類別:

028 鴻二爺的報復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盯著手機屏幕上的名字,我使勁深呼吸了幾口,隨即按下了接聽鍵。

很快,電話中的對面傳出來吳昱樺的聲音。起初,我還挺納悶,吳昱樺現在應該恨死我了,連來往都不樂意跟我來往,怎麼還會突然給我打電話過來。

可此刻,吳昱樺的聲音卻有一絲壓抑不住的興奮,先是喊了一聲瘋子,接著告訴我說,領導查清楚了趙德生的犯罪證據,甚至還順藤摸瓜的查出來一些其他的事情,所以領導十分高興,讓吳昱樺恢復了工作崗位……

聽到這一消息,我還挺吃驚的。沒想到吳昱樺會突然恢復了工作,只是不知道他以後還會不會有什麼事兒都幫我。

雖然心裡邊這麼想,但我嘴上卻恭喜吳昱樺。我訕笑著說道,「得而復失,恭喜了埃」

吳昱樺聽得出來我口氣不大對,他尷尬的笑了兩聲才跟我說,「之前不好意思啊瘋子,我這人就這一點不好,脾氣太沖了,之前說的話你也別往心裡去哈。改天請你跟趙龍吃飯,咱們不醉不歸。」

吳昱樺說罷話,我不假思索的笑著應了下來,「好啊,不過得是我跟趙龍請你,你丟工作這事兒也幾把怨我。」

「說啥呢,瘋子。」吳昱樺頓了頓,換了種口氣跟我說道,「一碼事歸一碼事哈。我吳昱樺也不是小心眼的人,現在這狗幾把社會你也知道,為利益翻臉的親兄弟都一抓一把。何況咱們這些平凡人了,你說是不是這個理兒啊瘋子?」

聽罷話,我輕點頭,「嗯,可不是唄。」接著,我沉默了半響,覺得還是有必要說跟吳昱樺把話都說開了,那樣對誰都好。

我吸了吸鼻子,一本正經的對著電話說道,「那啥。以後咱們一碼事歸一碼事,誰都不容易。要是我跟趙龍再有事找你,也得分輕重的幫忙,也不能讓你遭難。」

我這些話的意思其實吳昱樺都懂,也剛好就是他心裡邊想卻不好意思開口的話。很簡答,以後有什麼事兒找吳昱樺,我們肯定得給好處,而且他也要看輕重的幫我們,說白了,就是劃清界限,跟我們不是一路人,也防止再次被我們連累。

至於這一次,他能給我主動打這個電話,就說明我們兩清了,互不相欠。

接著,我跟吳昱樺又互相吹了會牛逼,瞎幾把扯了一會兒才掛斷了電話。

因為剛才打著電話沒有網路,等我掛了電話以後,微信突然響了一下,有個女的加我。起初,我以為只是做微商的,也就沒搭理她,直接忽視了。

可沒一會兒,微信再次響了幾聲。剛剛那個微信加了我好幾次,每次都附加消息,說找我有正事兒,同意一下。

瞅著手機我樂了樂,心想該不會是有美女看上我了想養著我吧?

自己跟這瞎幾把樂呵了兩下,我順手點了接受。很快,她竟然給我發過來一大串的消息。

本來我真的以為是廣告,可我越往下看越是覺得不對勁……

等等!

我沒看那一大串的消息,而是直接發過去了一句話,「你誰啊?」

對方等了一小會兒,才給我回了一句:曹爽。

看到曹爽兩個字,我下意識皺起了眉頭,也沒想,直接就想把她拉黑。可就在這個時候,曹爽給我發來兩個哭的表情,順帶了一句話:劉封,你真就一點老同學之情也不顧啦?

瞅著曹爽這條消息,我真是挺無奈的嘆了口氣。本想著不理她的,可我看到她給我發的那倆哭的表情,心裡就忍不住心軟。

我最大的缺點就是害怕女孩子哭,雖然曹爽發的只是表情,可我看了心裡還是不得勁。

我想了想,挺簡單的給她回了一句,「要不是顧及同學之情,我早把你拉黑了。」

回完這條微信,我直接把手機揣進了兜里,壓根就沒想著再回復曹爽。如果是上學那會兒知道她喜歡我,我沒準會跟她搞對象。但現在才說,已經有點晚了,我實在是沒那個心思。

如果說在大街上看到恩愛的小情侶結伴而行我不羨慕的話,那是假的。可我羨慕,也只是想跟雯姐一塊手拉手的逛街。

想到雯姐,我不禁露出一絲苦笑。她都要戀愛了,那還有機會跟我手拉手的逛街。

越想心裡就越是難受。男人心裡難受就喜歡抽煙,就好像抽煙真的能解愁似的,我也不例外,摸出煙給自己點了一支。

剛抽兩口,突然兜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我一想到可能是曹爽打來的,便沒有接。她能找到我微信,肯定也有我的手機號碼,也許是見我不回她微信了,才直接給我打的電話。

一遍,兩遍,三遍……

我已經抽完了兩支煙。可就在我剛打算進醫院去找趙龍的哪一個轉身的瞬間,我竟然看到曹爽正一路小跑的往醫院門口這邊跑來,身邊還有另外幾個護士,看樣子是挺急的,估計是有什麼事兒吧。

看到這一幕,我臉忽然變得賊燙賊燙的,真幾把丟人,是我自戀了。

曹爽正忙著工作呢,怎麼可能會一直給我打電話。何況,現在我兜里的手機也一直在向吶……

知道不是曹爽,我這才趕緊掏出來手機看了一眼。這一看差點沒把我嚇壞,四五個電話其中有兩個都是拐子李給我打來的,後面幾個電話,外加兩條簡訊是張浩然給我打的。

我吸了口涼氣,不假思索的就給拐子李回了過去。

嘟嘟嘟……

拐子李的電話正在通話中,我掛斷後,這才給張浩然回了過去。我想著電話接通后想解釋一下的,畢竟拐子李都親自給我打電話了,肯定是有事兒。

結果,電話剛接通,張浩然憤怒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我操他嗎你大爺,劉封你是不是讓車撞死了。打他媽好幾個電話也不接,李爺給你打也不接,是不是翅膀硬了,要不要老子給你正正圈啊?馬勒戈壁的……」

張浩然連珠炮似的把我罵的半天都接不上一句話。一直等他解氣了,罵完了,我才用不大高興的口氣解釋說剛才有事兒,沒聽見。

聽出來我有些不大高興,張浩然冷笑一聲罵道,「怎麼著啊劉封,還鬧情緒了是唄?」

我抽了抽鼻子,敷衍著說,「我那敢跟你鬧情緒呀,你那麼厲害,我多害怕埃」

說罷話,我訕笑了兩聲,問張浩然,到底啥事?

張浩然氣呼呼的喘著粗氣,「滾蛋。少幾把跟我扯犢子。你給我麻溜點過來,喊上趙龍,工地上有人找麻煩了。」

呃!?

聽到張浩然的這番話我不禁愣了,這才剛接手工地,就有人鬧事。這特么得是多少人眼紅拐子李拿下了這片地方。

我心裡正想的時候,張浩然再次催促我,讓我速度點。

我敷衍的應付了兩聲,也是多嘴問了一句,「找事的人吶?」

很快,電話中傳出張浩然幽幽的聲音,「新區汽車園鴻二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