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29 難兄難弟
小說:| 作者:| 類別:

029 難兄難弟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新區汽車園鴻二爺。

從張浩然嘴裡聽到這幾個字,我渾身不禁輕顫了兩下。鴻二爺的名頭比拐子李更要響亮一下,在新區混的也是數一數二的人,最主要的是我之前還坑過他手下的人,這要是被他發現了,後果不堪設想。

但現在張浩然的電話都打過來了,我不能說不去,何況還是拐子李安排的我跟張浩然一塊處理工地上的事兒,說是讓我跟張浩然多學著點。

心裡頭想著亂七八糟的事兒,但我嘴上卻不敢慢了。不等張浩然說完話,我直接搭腔,爽快的一口答應了下來說,「成,我現在就給趙龍打電話,我倆馬上就到哈。」

說罷話,我拿著手機就朝醫院裡面走,去找趙龍。

電話那頭,張浩然有些煩躁的應了聲,說道,「那就快點,別給我墨跡,我不喜歡等人。」

張浩然說完這話直接就給我掛斷了電話,連個給我說話的機會都沒有。我撇撇嘴,沖著手機罵了句髒話,心想你丫的瞧不起誰呢,不就是多跟著拐子李混了幾天么,就這麼狂。不過我無所謂,把手機揣進兜里后才慢慢往貝貝的病房那邊晃悠。

我一路上四處張望,就怕再跟曹爽碰面。以前覺得縣醫院挺大的,找個人都費勁。可現在我忽然覺得縣醫院賊拉小,走到哪都能碰見曹爽。

很快,我到了貝貝的病房門口。從門上的玻璃我先是往裡面瞄了兩眼,發現屋裡只有趙龍跟貝貝兩個人在聊天,我頓時鬆了口氣才推門進去。

我也搞不清楚自己為啥挺反感那個貝貝的那個閨蜜,叫靜靜。總之,我看見靜靜沒在,就覺得自己特別的輕鬆。

推開門我走到病房裡頭,剛好貝貝聽到動靜,往門口瞅了兩眼。我笑著跟貝貝打了聲招呼,「嗨,大美女。」

貝貝臉色還是不大好,嘴唇有些發白的微微笑了一下,「劉封啊,你快進來吧,靜靜不在。」

說罷話,貝貝使勁掙扎著想要坐起來。趙龍見狀,連忙就伸手過去扶她的脖子,可貝貝卻咬著嘴唇搖搖頭沖趙龍說,「我沒事兒,你不用管我啊趙龍,我自己可以的。」

接著,貝貝拒絕了趙龍要扶自己的好意,然後一點點掙扎著靠在了床邊上。

趙龍渾濁的吐了口氣,有些難過的看了眼貝貝,嘆了口氣道,「你說說你,多傻礙…」

趙龍說完,忍不住把頭轉向了旁邊。貝貝卻一臉輕鬆的笑著道,「傻就傻唄。不過以前那個最傻的我已經死過一次了,以後我要重新活,做嶄新的自己1

說出這句話的同時,貝貝的眼角再次落下了兩行淚水。

我不合時宜的站在病床邊上,伸手摸了摸鼻子,故意輕咳嗽了兩聲半開玩笑的說道,「那啥,你倆回頭在培養感情哈。」說罷,我拍了下趙龍的肩頭小聲說道,「你出來一下,快點。」

聽到我的話,趙龍虎逼似的抬起眼問道,「啥事兒啊?有屁快放,我得多陪陪我家大公主。」

一邊說話,趙龍還低著頭嘿嘿傻笑,另一隻手使勁撓了撓後腦勺。旁邊的貝貝臉色瞬間緋紅,低聲嘀咕了句,「什麼啊你,別瞎說,誰是你家的……」

看著趙龍跟貝貝倆人有點打情罵俏的意思,我實在是有點不太忍心打擾。本來都到了嘴邊的話,卻又硬生生的給咽了下去,我盯著趙龍沉默了一會兒,告訴他沒事兒,陪貝貝聊天吧。

說罷話,我隨便找了個理由搪塞了過去。接著,我離開了病房,打算自己一個人打車去工地找張浩然。

趙龍是我兄弟,我忒了解他了。這麼多年他搞了幾個對象,就是從來沒見他對任何一個女孩有對貝貝一半這麼好。沖他對貝貝這股勁,我猜九成是真的喜歡上了貝貝。

我邊朝醫院外邊走邊笑,他要真能追上貝貝,也是他積了八輩子的福氣。

這時,我已經走到了醫院門口。自己給自己默默的點了支煙,等著計程車。甚至,我已經想好了見到張浩然後怎樣給趙龍解釋來不了的原因……

可就在這時。突然,我後背被人一把摟祝

他站在我的右邊,沒心沒肺的乾笑了兩聲,接著一拳懟在我的胸口,接著笑罵道,「瘋子你個傻逼,到底出啥幾把事兒了,看把你摧殘的,賊雞兒丑。」

我轉過頭,盯著趙龍使勁笑出了聲。

趙龍一怔,眉頭跟著使勁皺了皺,下意識伸手摸了摸我的額頭。隨即自言自語道,「咦,也沒發燒埃怎麼感覺你像吃錯藥似的……」

我一把推開趙龍的狗爪子,忍不住笑罵道,「滾蛋,你才吃錯藥了。」說完,我使勁抽了口煙問趙龍,「你幹啥?趕緊滾回去陪你未來媳婦兒去。」

「操1趙龍使勁「呸」了一聲。接著使勁捏了捏拳頭,呲牙咧嘴一臉壞笑的沖著我冷笑著說道,「小瘋子可以啊現在,都敢跟我說話時候帶把兒了,能耐了哈。」

趙龍盯著我,拳頭捏的嘎巴響,我以為他又要揍我。可結果,趙龍的一張臉就像是多雲轉晴似的,隨即咧開嘴沖我笑起來,「媽的,看你後邊這話說的我心裡邊美滋滋的,我今個饒了你。」

伸手指著我鼻子,趙龍哈哈笑了兩聲,轉身就去開車了。

看著趙龍離去的背影,我不禁訕笑一聲,哎,我這個傻兄弟。

幾分鐘后,趙龍開著他那輛破車重新回到了醫院門口。我上車,趙龍一腳油門沖了出去,不過沒幾秒鐘他滿臉懵逼的瞅著我問道,「咱,去哪啊?」

我不禁撇撇嘴罵道,「你個傻逼……」

說罷話,我給他指路。趙龍也沒有回罵我,就只嘿嘿笑了兩聲,跟著我這個人工導航開始走。走到一半的時候,趙龍忽然平靜的開口道,「瘋子,以後別跟哥裝那沒用的知道不?你撅屁股我都知道你拉什麼屎,你真以為我能好好陪著貝貝不管你吶?」

趙龍摸了摸鼻子,右手離開了方向盤,指著自己鼻子罵道,「我他媽不是那種人。在幾把說了,你走那會兒我就猜到了,你小子絕對有事。」隨即,趙龍滿臉得意的瞅著我樂道,「說吧,到底啥事兒?」

我轉過頭盯著趙龍,模仿之前張浩然的口氣,我也幽幽的開口說道,「新城區汽車園的鴻二爺,來工地找麻煩了……」

我話還沒說完,就突然聽到一道急剎車的聲音,再然後,趙龍特么的差點翻車。

我的腦袋狠狠一下碰到了旁邊的車頂,疼得我眼淚都快流出來了。我大口喘著粗氣緩了幾秒鐘才捂著自己腦袋上被碰出來的大疙瘩朝趙龍罵道,「我特么草你大爺的……」

我話還沒說完,趙龍也沒顧上自己鼻子都流血了。他黑著臉,沖我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噓……

我忍不住翻眼瞪著他,「噓什麼噓,幹啥?」

趙龍沒有答話,只是伸手指向我們車頭的正前方。之間前面不遠處正好是張浩然所在的工地,但是此刻已經被十幾輛車外帶三兩推土機堵住了大門。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渾身哆嗦起來咬著牙罵道,「媽的,這麼狠……」

剛巧不巧,這時我兜里的手機再一次響了起來。

我低頭看去,不禁皺起了眉頭,打來電話的人竟然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