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30 暴怒的張浩然
小說:| 作者:| 類別:

030 暴怒的張浩然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是吳昱樺!

我跟吳昱樺之前已經打過一次電話,也把事兒都扯的明明白白了。現在他給我打電話,或許是給我說個好消息,趙德生被判刑了吧。

盯著電話,我滿腹感慨。如果一開始不是趙德生,我此刻應該還是一個在緊張複習的待考的高中生,可這一切都是因為趙德生欺負雯姐開始,變了。

我一天天再長大,可社會卻一步步的摧殘我,緊逼我。

我仰起頭,長吸了口氣,按下了接聽鍵。

我問道,「什麼事兒啊?是不是……」

「出事兒了,瘋子。」吳昱樺慌亂的聲音打斷了我的話。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喘著粗氣,聲音都有些微微顫抖,「趙,趙德生跑了……」

「你說幾把啥!?」

聽到吳昱樺的這句「趙德生跑了。」我手裡的手機「啪嗒」掉在了地上,同一時間,吳昱樺還在喊我,但具體說了幾句什麼話我沒有聽清楚。

趙龍正盯著不遠處的工地張望,他轉頭看到我手機都給掉在了地上,臉色頓時拉了下來,沉聲問道,「咋了?瘋子,出啥事了?」

我轉過頭,用力咬著牙齒沖趙龍說道,「趙德生跑了,吳昱樺說沒抓到。」

「槽1趙龍頓時坐直了身子,眼珠子瞪得賊大,滿臉詫異的表情,「怎,怎麼就他娘的給跑了?局裡那麼多人都是吃白飯長大滴吶?」

我這會兒也已經從震驚、憤怒中恢復了過來。重新撿起來手機跟吳昱樺了解了一下情況。我每問一句話,身體都在顫抖一次。

為了扳倒趙德生,我花費了多少時間?

好不容易從拐子李手裡拿到了趙德生的犯罪證據交給了吳昱樺,現在居然給跑了?那我之前做的一切不都是功虧一簣了吶。

馬勒個巴子的。

氣得我使勁罵了兩句髒話,吳昱樺跟我說,趙德生應該是提前得到了消息。等吳昱樺他們出警抓人的時候,趙德生早都收拾好東西帶著老婆孩子跑了,緊跟著局裡打電話查了各個高速路口、機嘗車站。

結果發現,趙德生一家人早在半個小時前坐飛機去了廣州。那邊跟我們這裡距離太遠,吳昱樺他們一個縣城的局,還沒有權利能直接聯繫廣州那邊的人,除非是這邊市局發話才行。

聽吳昱樺說罷話,我面如死灰,自言自語的喃喃道,「跑了,再也找不到人了吧……」

一瞬間,我心底像是發翻了五味瓶。各種酸、苦、辣、甘、鹹的味道都有。趙德生是雯姐一直以來的心病,我以為自己已經扳倒了趙德生,抓到以後就能解決好雯姐的心病,可現在沒想到,趙德生竟然跑了。這要是讓雯姐知道了,心病會更嚴重的。

越想越生氣,我攥緊了拳頭狠狠往旁邊的門框砸了一拳,牙齒都被自己咬的咯吱咯吱的響。

可沒料到,沉默了半響的吳昱樺忽然開口了。他聲音很小,充滿著失落與自責,「瘋子,趙德生走了以後,在他家裡發現一張紙條,說是他自己以後還會回來的。而且,而且……」

吳昱樺猶豫了下,收回了後半句話。

我冷笑不止,「而且他拿雯姐威脅我了吧?」說罷話,我咬著牙沖吳昱樺說道,「鐵子,想辦法,必須抓住他。我不想讓我姐身邊有任何的危險,你懂吧?」

吳昱樺嘆了口氣,只是無力的跟我承諾,「行瘋子,我儘力吧……」

一句儘力,說明吳昱樺沒有太大的把握。不過也是,吳昱樺只是一個剛剛恢復工作的小人物,抓趙德生這種事兒,他管不了。

不過,要是打聽點消息,應該挺簡單了吧。

我想了想,又跟吳昱樺簡單交代了幾句,無非就是希望他能幫我多上點心,注意點趙德生的動向,一旦發現了他的蹤跡,第一時間告訴我。

我堅決不允許這個人,再回來惦記雯姐,雯姐也遭受不起傷害了。

掛掉了電話,我雙手使勁搓了搓臉。接著,我深吸了口氣,從趙龍車的後備箱拿出來傢伙。

趙龍瞥了我兩眼,森然一笑道,「瘋子,咋想的?」

我叼起一支煙,笑笑說道,「沒想啥,走吧。幹活兒了,趙德生跑了就跑了,我就不信他能躲一輩子,還能躲得過警察嘛?」

說罷話,我故意露出一臉人畜無害的笑容。其實,也只不過是安慰自己,欺騙自己,趙德生躲不了多久的。

但往往事情沒有我想象的這麼簡單,我單純的認為趙德生是跑路,可沒有想到過了些日子,趙德生竟然回來了……

趙德生回來后做了件瘋狂的事情,也從此改變了我跟趙龍的命運。當然,這都是后話,現在的我跟趙龍也沒有想到。

下了車后,趙龍也從後備箱摸出傢伙,跟著我走向了工地,去找張浩然匯合。

過去的時候,我給張浩然打了通電話,他告訴我先走後門。我跟趙龍繞了一大圈才進去,張浩然正打電話,看樣子像是在搖人,畢竟他身邊現在只有七八個人,算上我跟趙龍,也超不過十個人。

這會兒天也漸漸擦黑,張浩然領著我們這一幫人守在工地上。工地的工人早都已經走光了,剩下我們這點人蹲在一處剛剛開槽的樓上,張浩然使勁嘬了幾口煙,發狠的咬著牙拎起來一把片刀就帶著我們朝工地的大門走去。

除了我跟趙龍,剩下的那點人也都是歲數跟我們差不多的年輕人。年輕就是資本,就是狂。隨著張浩然的帶領,我們直接跟來鬧事兒的那點人碰面了。

雙方距離挺近的,就一道門。張浩然一腳踩在邊上的一個攪拌機上,眯著小眼睛瞅著對面,「來,你們誰是領頭的?出來跟我嘮嘮。」

這個功夫,我瞄了幾眼我旁邊的人。個頂個的都描龍畫鳳的,幾乎每個人身上都有幾塊紋身,也包括趙龍在內。

對面人不少,但一片亂糟糟的,也不知道凈說了點啥。張浩然的話說完后等了一會兒,也沒見領頭的人走出來。

可能是不屑吧。

張浩然一定也是這麼覺得,所以他臉色鐵青,使勁從攪拌機上蹦下來拎著片刀指向了對面的人張嘴罵道,「草你們姥姥的,沒人敢吱聲了吶?那個是領頭的,給老子滾出來……」

這一次,對面的人再次發出一陣亂糟糟的聲音。突然,也不知道誰瞎幾把喊了幾聲,接著我一眼就看到了對面的幾輛推土機,轟隆隆的朝著我們這邊推了過來。

見狀,張浩然氣的臉都綠了,對面的人很顯然是不把他放在眼裡吶。

張浩然率先拎著片刀站在過道上,一雙眼睛布滿了血絲大吼了起來,「誰他媽敢動老子的工地?來啊!先從老子身上碾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