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32 硬骨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032 硬骨頭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看著趙龍胳膊上淌出來的鮮血,我使勁咬著牙,隨即從旁邊搶過一個人手中的砍刀,破口大罵了兩句,瘋了似的沖了過去,照著最前面那個人的腦袋就砍了下去。

本來趙龍這幾下就已經把對面給嚇唬住了,現在我又不要命似的砍過去。頓時,那邊的人紛紛露出驚恐的眼神,四散而去,撒腿就跑。

這些人說白了肯定不是鴻二爺手底下的人,估計就是臨時雇的一些小混混。這些小混混沒有定性,誰出錢就給誰辦事兒,現在看見我跟趙龍開始玩命,嚇得都跑了也正常。

但是,還有四五個人沒跑。其中一個下意識就掏出手機,估計是想給鴻二爺打電話。

我見狀,使勁扭頭瞪了張浩然兩眼,憤怒的吼道,「浩哥,你就在那看著是不?」

我說罷話,又使勁轉過頭看了眼趙龍。趙龍眼圈泛紅,大口喘著粗氣,臉頰兩側流淌著汗水,說不緊張是吹牛逼的,可趙龍依舊咬著牙,跟對方對峙。

張浩然這會兒才如夢初醒般的瞪大了眼睛,使勁往旁邊吐了口唾沫,招呼上旁邊的人,沖著對面僅剩的四五個人圍了上去。

我們這邊有了士氣,大傢伙紛紛叫嚷著沖了過去。五分鐘不到,對面剩餘的幾個人已經滿身是血,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遠處一看,就像是一朵玫瑰花,四五個人倒在了血泊中。

此時,我長長的出了口氣。頓時感覺渾身一陣乏力,手裡拎著的刀也當一聲掉在了地上。我摸出煙遞給趙龍一支,隨後我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大口的抽煙,看著對方傻笑起來。

趙龍伸手抹了把滿臉的汗水,用力嘬了口煙乾笑一聲道,「麻痹的,嚇死我了。」

我瞥了眼站在不遠處正給拐子李打電話邀功的張浩然,頓時氣不打一處來。我扔掉煙屁股使勁踩滅,這才慢慢沖張浩然走了過去。

剛好,這時候張浩然掛斷了電話。臉上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不帶想的,肯定是拐子李誇獎他了。

看我來勢洶洶,張浩然半眯著眼看向我,很小聲的說道,「瘋子,待會兒你跟趙龍來車上找我哈,念叨點事兒。」

說罷話,張浩然便開始指揮剩下的一些人收拾現場,讓人打120把這幾個人扔到醫院,至於那些推土機,則被張浩然派人開走了。

我過來找他,不單單是為了錢。說白了,我是咽不下那口氣。剛剛我跟趙龍就差跟對方拚命了,可他張浩然在幹啥?站在邊上給特么我加油助威么?

我去你大爺的,老子不是欠你的,憑什麼給你賣命。

估摸著趙龍也是瞅我臉色不大對勁,我順著張浩然走過的路往他車上走的時候,趙龍也拍拍屁股跟了過來。半路上,還伸手拉拽著我胳膊,低聲問道,「咋了?你想整張浩然?」

我撇撇嘴冷笑著說,「你別管了,在這等我會兒。」

說罷話,我大步朝著張浩然走去。趙龍就站在原地,他思索了幾秒鐘,像是罵了句髒話,又急匆匆的朝我這邊跟過來。

張浩然這會兒剛好打開車門坐進了一輛斯柯達明銳轎車裡頭。我順手拉開了他駕駛的位置一頭鑽進去,剛好鑰匙就插在車上,我打著火,狠踩油門就往工地外面沖了出去。

張浩然滿臉疑惑,臉色也有點不太好看,扭頭盯著我問道,「瘋子,你這是幾個意思?」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我吸了吸鼻子淡淡的開口,「我不想讓你當著你小弟的面兒難看。理解吧,浩哥?」

我最後喊出浩哥兩個字的時候,故意壓重了語氣。張浩然怔了下,冷冷的盯著我沒在說話。

我把車子開得飛快,駛出工地後幾百米以後才停了下來。

此時,張浩然摸出兩支煙遞給我跟趙龍一人一支,低著頭摸了把鼻子乾笑道,「瘋子,哥知道你心裡頭不好受,覺得委屈了點是吧?」

我接過煙,徑直給自己和趙龍點著。最後才給張浩然點著,我意味深長的笑了笑,板著臉沒說話,直到狠狠嘬了兩口煙后我才慢悠悠的開口,「浩哥,我叫你一聲浩哥是尊你。李爺安排我們兄弟倆跟著你吃口飯,但沒讓你給我倆收屍,你說是不是?今天這事兒我不說出來心裡不得勁,你也甭惱,也別怪弟弟說話直,要是今天對面那點人真的嚇唬不住,你信不信我這個傻兄弟真的就點液化氣罐了?」

說罷話,我瞥了眼後排座上的趙龍。

緊接著,張浩然揉了揉腦門乾笑一聲,很明顯的假笑,估計是覺得我吹牛逼。他抬起頭靠在座椅上,半眯著眼朝我笑道,「幾個意思啊瘋子,你把哥當成剛開始混的小痞子了吧?不說趙龍敢不敢點液化氣罐,我借他倆膽,他敢殺人不?」

張浩然這番話分明就是打心眼裡瞧不起我跟趙龍。點液化氣罐不單單自己死,甚至一下就把對面十多個人給炸死了。如果真有這個膽,那趙龍敢不敢殺人?

他張浩然就是這個意思,什麼*玩意。我聽完后就惱了,從衣服裡頭摸出來改錐就扔給了趙龍。

接著,我從駕駛的位置上下來。兩手趴在窗戶框上,朝著後排的趙龍人畜無害的笑道,「浩哥說借你倆膽,你敢不敢吶?」

我說罷話,趙龍就跟沒聽見似的。手裡握著那把改錐把玩著,過了幾秒鐘。趙龍猛的握緊了改錐,眼珠子瞬間瞪得賊拉大,呼吸也粗重起來,大吼一聲,「人我不敢殺,你要說弄死只耗子,就特么跟玩似的1

一邊吼著,趙龍手也沒有閑著,狠狠把改錐插進了張浩然的后肩膀。張浩然頓時「氨的慘叫幾聲,伸手捂著肩膀靠在了座椅上。

趙龍是特么真狠,扎完一改錐還想繼續扎第二下。我趕忙從旁邊攔住了趙龍,接著把張浩然從座位上拉下來狠狠瞟了他兩眼才說,「浩哥,今天這事兒平了哈。你說給兩萬塊錢,我也不要了,消受不起。你留著看病吧,從現在開始我們哥倆跟你沒有半點關係,你好自為之。」

說罷話,我拽起趙龍就朝縣裡走。半路上,趙龍十分疑惑的問我,傷了張浩然還跑了,拐子李能放過咱倆么?

聽到這話,我吸了吸鼻子抬頭看了眼天空長嘆了口氣……

「賭唄……」我乾笑著看了眼趙龍。

趙龍倒是無所謂,伸手搓了兩下樂呵呵的說道,「愛*咋咋,大不了就是扎兩個窟窿唄。」

趙龍說罷話,掏出來手機就開始聊微信。不帶想的,肯定是給貝貝聊的。我從旁邊笑了笑沒說話,貝貝那種人跟趙龍不太般配,完全不是一個世界的人,聊到最後也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我搖頭長嘆了口氣,正這時我手機突然響了。拿起來看了兩眼,是雯姐打來的電話。

我剛說要接了,突然前邊一輛紅色的轎車猛的停在了我跟趙龍的不遠處,朝著我倆這邊的車窗款款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