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34 多事之秋
小說:| 作者:| 類別:

034 多事之秋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我吸了吸鼻子徑直跟雯姐走進了屋裡。雯姐關好門坐在沙發上,滿臉笑意的望著我,那種眼神充滿著甜蜜,我越是看越是心涼,該不會是雯姐真的決定跟這個方成虎在一起了吧。

儘管我心裡頭特別不爽,但我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如果,我是說如果雯姐是真的決定了跟方成虎戀愛,那我也只能是送上祝福。想想也是,雯姐這麼多年為了照顧我從來沒有戀愛,更別說結婚了。

現在她能找到自己喜歡的人,我確實應該祝福才是。

我長長地舒了口氣,眨吧眨吧眼睛看著雯姐,我訕笑著說道,「姐,啥事你說吧。我聽著呢。」

說罷話,我坐直了身體,等著雯姐宣布。

可沒想到,雯姐突然「噗嗤」一聲笑了。緊接著她有意無意的往窗外的曹爽身上瞟了兩眼,掩嘴淺笑著說,「小封,你喜歡人家曹爽嗎?」

「啊!?」

我徹底愣了,有點措手不及。沒有想到雯姐竟然問我喜歡不喜歡曹爽。我下意識的扭頭往外看了兩眼,曹爽正勤快的收拾菜,掃地、倒垃圾。

說實在的,人家曹爽確實不錯。長得又不醜,身材是很棒,家庭條件也不賴,工作也穩定。可怎麼看,都跟我這種人完全不匹配吶。

我抽了抽鼻子,尷尬的笑著說,「姐,說啥呢你。我跟曹爽就是老同學。」

「是嗎?」雯姐掩嘴淺笑,「那為什麼人家曹爽在醫院故意申請調崗,調到我的病房了呀。還重新給我消毒,每天一早一晚都親自給我量體溫,送葯。每次我輸液睡著醒了以後都是曹爽在身邊陪著我。我問你,還有那個同學像她這樣呀?」

呃……

一時間我被雯姐的話擋懷齷襖礎U故泅閫芬淮胃我談這些問題,但是我不想聊。我抬起頭獃獃的望著雯姐,其實我很想說,姐你忘了小時候答應我的了嗎,長大了嫁給我。

可是,可現在怎麼變了。

心裡像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無論怎麼寬慰自己都挪不開。頓時間,壓抑、憋屈紛紛湧進心頭。我咬了咬牙抬頭看向雯姐笑著說,「姐,真的。你就別管了吧,我跟曹爽真的只是同學關係,沒想那麼多。」

我說罷話,雙手使勁搓了搓臉。雯姐以為我是害羞了,輕笑了幾聲勸我,「行了小封。姐就是問問你,曹爽是個好姑娘,該追究追,要是能娶她做老婆,是你修的福分,知道吧?」

說罷話,雯姐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原本還帶有笑容的一張臉變得有些難看。她失落的嘆了口氣,目光有些渾濁,「小封吶,咱家條件不好……」

聽到雯姐這麼一說,我的心像是被刀扎了一樣的難受。條件不好不是雯姐的錯,雯姐只是我媽媽以前的一個閨蜜,能把我養大已經很不容易了,現在我長大了,應該報答雯姐,努力讓她過上好日子。

我打斷了雯姐的話,雯姐或許也只是忽然間的惆悵。她調整了幾分鐘,接著又抬起頭看了我兩眼說道,「對了小封,姐跟你商量點事兒。」

跟我商量?我嬉笑著看了眼雯姐,「只要不是曹爽的事兒,姐你說吧。」

我說罷話,雯姐使勁白了我兩眼,隨即她幽幽的說道,「現在你也長大了,馬上要上大學了。咱家開銷也越來越大,我在醫院這幾天也想了想,打算從咱們縣城的小商品市場的夜市上擺個攤,自己也算是做點小買賣。聽說一到了晚上,夜市上人挺多的,比打工賺的多。」

我聽后,尋思了一下說,「行埃好事兒。」

話說到這,雯姐的臉竟然有一絲絲緋紅,但稍縱即逝。雯姐伸手捋了捋耳邊的垂髮,故意掩飾她害羞的那一抹神色。

原來,雯姐跟我說,在小商品市場擺攤得找關係,沒關係的話分不到一塊好的地方。不過剛好方成虎像是有點小關係,也沒花錢就給找到一塊最好的位置,而且連租金都是半價。

方成虎幫了雯姐這麼大的忙,雯姐覺得特別感謝方成虎,這才邀請他到家裡來吃飯的。

每次提到方成虎,我心裡邊就酸酸的有些醋意。甚至現在聽到這個消息后,我開始懷疑方成虎究竟是幹啥的,怎麼隨便一個電話就拿到了夜市的地方。

我的疑問,雯姐自然也是問過方成虎。但方成虎自己解釋說,以前自己是一個龐大商會的,後來老闆倒台了,賠了錢,低下的人也都散了。方成虎自己在我們縣城也待了幾年,多少也有點關係,何況是小商品市場的攤位也不是特別緊張,所以才給拿下了。

疑問沒了,攤位解決了。雯姐其實已經開始準備了,打算過幾天就開始出攤,就做那種十元小火鍋。

從屋裡出來后,趙龍也買完酒回來。可能是因為走路多的原因,趙龍自己扎的自己那一塊暗暗發紅,可能是血冒出來了。曹爽是護士,自然也看的清楚,還偷偷避開雯姐,給趙龍簡單包紮了一下,然後用衣服蓋起來,也看不到。

剛剛包紮完,我們三個坐在桌子邊上。剛巧,方成虎也收拾好了坐在了我們旁邊。不過他坐下后,目光輕飄飄的瞟了趙龍幾眼。

方成虎轉頭看了眼雯姐還沒出來,他笑呵呵的問我,「小封,回家之前你們是不是跟人打架了?」

啊?我嚇了一跳,趕緊抬起頭看了眼方成虎。我說,「沒有埃」接著就看到方成虎的眼神輕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麼。臉上浮現出一抹笑意,說哦,那我看錯了,沒事兒。

又等了一會兒,雯姐炒了好幾個菜出來,打開啤酒後還讓我跟趙龍陪著方成虎少喝了一點。一箱啤酒,我跟趙龍一人就喝了一瓶,多了雯姐不讓。剩下的全都是方成虎自己喝了,說是開心,很久沒有這麼高興過了。

一頓飯吃了三個多小時,期間方成虎也跟雯姐聊了聊去夜市擺攤的事兒。說是要進貨的話,找他一個朋友就行,設備和蔬菜、肉食啥的都有。說罷話,還把電話也給了雯姐,雯姐顯得也很高興,一個勁兒的跟方成虎說謝謝。

吃飽收拾完以後都晚上十點多了,雯姐擔心曹爽小姑娘一個人回家不安全,讓我跟趙龍一塊去送送人家。

至於方成虎,自己打車走了。

從家裡出來后,我們三個坐在曹爽的車上。曹爽漫不經心的開著車,車上放著幾首有些傷感的音樂。我坐在後邊隱約看到曹爽的手機一直在亮,但她開的靜音,聽不到聲音。

「曹爽。」我輕叫了一聲。原本車上的氣氛就有些尷尬,我指了指她手機說,「你手機亮著呢,是不是有人給你打電話呢。」

我說罷話,吸了吸鼻子看了曹爽兩眼。忽然,曹爽把車停在了路邊,她扭頭過盯著我看了兩眼。

借著外面的一抹光線,我瞅見曹爽輕咬著嘴唇,她猶豫了幾秒鐘后開口說道,「劉封,其實今天是我的生日。我朋友們都在等著我呢,你說我去不去?」

我幾乎是不假思索的回答道,「去啊,肯定得去。」

趙龍也從邊上搭腔,滿臉詫異的表情瞅著曹爽問了幾句,「咦,你咋不早說呢,我跟瘋子都沒準備上禮物,多特么尷尬……」

趙龍說罷話后,曹爽輕輕搖搖頭,「我沒想著要誰的禮物。我就想問劉封一句,我過生日,你能陪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