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38 再遇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038 再遇故人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自從看到趙龍急眼的哪一刻開始,我就知道超子今天指定得折了。就在趙龍沖著超子肚子紮下去的時候,我看到那個叫超子的人臉色發白,嚇得急忙打滾,下意識用胳膊擋了一下趙龍手裡的改錐。

趙龍下手忒黑,速度也快。超子的胳膊壓根就沒有擋住趙龍手中的改錐,頓時就聽見一聲慘叫,趙龍手裡的改錐狠狠扎進了超子的大腿上。

鮮血瞬間浸紅了超子的褲子,一片刺眼的血紅色。超子雙手捂住大腿,疼的滿頭大汗,像條狗似的在地上翻滾,口中還呼喊著,「威哥,威哥救救我……」

我輕輕側頭看了李威兩眼。李威並沒有表現出太憤怒的表情,但臉色挺難看的,目光一直盯著地上的超子。

半響,李威淡淡的開口說道,「打人不打臉,罵人不罵媽。超子,你活該。」

說罷話,李威轉過頭盯著我和趙龍看了兩眼,語氣有些生硬的說道,「兄弟,我的人你也打了,面兒也踩了,小爽你也帶走了。現在差不多該走了吧?」

接著,李威頓了頓,嘴角忍不住抽搐了兩下說道,「記住我說的話,我今天讓你們走不是怕你。我是為了小爽,我不想在她面前動粗。你們走吧1

說罷話,李威閃開了身子讓出一條路。李威都這麼說了,原本還蠢蠢欲動想動手的幾個男生紛紛避開,沒有一個人敢攔著我跟趙龍。

趙龍手握改錐狠狠朝著地上的超子罵道,「沒教養的玩意兒,今天老子就當替你爹給你上堂課,以後記住了哈,惹不得的別賽臉,罵人家媽,高低肯定削你一頓1

罵完這句話,趙龍用自己的衣服使勁擦了下改錐。擦乾淨上面的血跡以後趙龍滿臉無所謂的揣進了兜里,臨走的時候,還忍不住瞟了李威兩眼,不過趙龍一句話沒說。

確實,李威今天的做法確實讓我挺吃驚的。我先是搶了他喜歡的女人,又當著面打了他的小弟,還踩了他的面兒。要是換成一般人,估計早特么急了要跟我拚命了。

但是李威沒有,他挺能忍的。除了臉色黑沉以外,似乎看不出什麼憤怒,也不知道這小子心裡頭到底怎麼想的。反正我就是覺得,越是這樣的人就越是可怕,城府太深。

從KTV出來以後,趙龍還使勁往回看了看。這時,一直都沒說話的曹爽鐵青著臉看向趙龍咬了咬嘴唇說道,「龍哥,別看了。李威說今天讓咱們走,就肯定不會動手的,我多少還是了解他點的。」

曹爽說罷話,一臉內疚的嘆了口氣。隨即,她轉過頭看了我兩眼,順手按了下車鑰匙。我跟趙龍、曹爽一塊進了車裡,我依舊是坐在了後面。

曹爽沒有發動車子,車裡面異常的安靜,誰都沒有說話。

「劉封,今天的事兒,你怪我嗎?」

曹爽率先打破了沉默,她看向我的一雙眼睛寫滿了內疚和歉意。甚至盯著我看了幾秒鐘后,眼眶中竟然泛起了淚花。

「唉。」我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沒事兒,我又沒有那麼小心眼兒,對吧?我心大著呢。」

說罷話,我故意安慰了曹爽兩句。我說過,我特么最受不了女人哭,無論什麼事兒,只要女人哭了,我立刻就服軟。

當然曹爽並不知道我這麼一個弱點。她輕輕擦掉了眼角擠出來的一絲淚水,使勁咬了咬嘴唇,身體突然轉過來對著我,聲音不大卻很認真的說道,「那,那我可以嗎?」

曹爽這話一說出口,邊上的趙龍跟條件反射似的,立馬打了個噴嚏。還賤呼呼的揉了揉鼻子,自言自語道,「他奶奶的,怎麼就感冒了……」

我明白曹爽這句話的意思,不過我沒有說話。沉默了片刻,我又覺得不說話有點不太好,這才幹笑了兩聲對曹爽說,「我可是窮的連自己都養活不起,你想好了不?」

聽到我這句話,曹爽幾乎是不假思索的馬上回答道,「我想好了,我都願意。」

「傻妮子。」我低聲呢喃了一聲,接著用一副嬉皮笑臉的模樣沖曹爽說道,「行了,回頭再說,先走吧。」

說罷話,我沒有再繼續看曹爽,而是把腦袋扭到了旁邊,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行人和汽車,只是為了躲避那不必要的尷尬眼神。

見狀,曹爽愣了半響。她足足沉默了有十幾秒鐘的功夫才慢慢擦乾了眼淚,坐直了身子發動汽車。

一路上我們誰都沒有說話,一直到曹爽把我跟趙龍送回了家。臨走的時候,曹爽也沒再提那件事,還挺熱情的跟雯姐聊了兩句才開車離開。

曹爽前腳剛走,雯姐就在我旁邊自言自語的盯著曹爽離開的方向喃喃說道,「多好的孩子,哎……」

聽著雯姐的這句話,我心中頓時泛起了異樣的感覺,酸酸的,說不出到底是什麼感覺,反正挺不得勁兒的。

晚上,趙龍留在我家吃了飯才走。他說趁這幾天沒事兒抓緊拉點活兒,要不非得餓死不行。臨走的時候,趙龍拉著我出了家門才問我,無非就是張浩然的事兒,問我打算怎麼處理。

我想了想說,「沒事兒,反正他不敢跟拐子李說這事兒。要不就自己忍了,要麼就報復咱們唄。」

我撇撇嘴,一臉無所謂的看著趙龍又說,「反正咱不怕。他要是報復咱們最好,到時候有了理由不去辦事兒,拐子李問起來,咱就說挨打了,他也挑不出理來。」

聽完我這番話,趙龍還低著頭思考了思考。最後,這貨使勁拍了我肩膀兩下,咧著嘴大聲說,「成,反正雞八咱不怕報復。他張浩然敢找事兒,我非得再捅他倆大窟窿,要不然他不知道社會人多大腳……」

每次說到正事兒,趙龍都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說白了就是啥事也不過腦子,就知道逞英雄。

可誰讓趙龍是我兄弟了,傻兄弟也是我兄弟,是我龍哥。

送走了趙龍,我回到家以後又跟雯姐聊了聊夜市出攤的事兒。後來,接下來的兩三天都沒什麼事兒,趙龍無非就是每天拉點活兒,賺了錢就往醫院跑,給貝貝送各種吃的,後來貝貝出院趙龍也屁顛屁顛跑去接了,只不過沒有接到,貝貝讓她閨蜜給接走了。反正,只要是趙龍去醫院的時候,一般都是二晨繼續開車出去拉活。

直到兩三天後的這天晚上,雯姐準備好了設備和東西。方成虎也開著一輛車過來了,加上趙龍的破車,我們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去了夜市開始擺攤。

一直忙活了兩個多小時才把攤位給支起來。因為有趙龍跟二晨的幫忙,雯姐往我手裡塞了一百塊錢,讓我趕緊帶著他倆去旁邊找個飯店吃點飯,還說讓方成虎也一起過去。

不過,方成虎覺得跟我們幾個孩子在一塊也挺沒勁,就留下來幫雯姐了。剩下我們哥三個商量了一下,打算從旁邊找個小火鍋吃點喝點得了。

下定了主意,我們三個就從小商品市場溜達。可能是剛剛晚上八點,夜市才剛剛上人。我們三個轉了一大圈,剛巧從小商品邊上的一家酒吧門口經過的時候。

突然,我無意間看到剛剛從酒吧出來的兩個女的,其中一個挺眼熟的。就在倆女孩身後,還跟著七八個男的,其中一個走的挺快,一邊走一邊伸手去拉拽最前面的那個女孩。

原本我們三個都要走過酒吧門口了,可我身邊的趙龍卻突然大罵了句髒話沖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