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0 賈志海的故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040 賈志海的故事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聽到聲音,我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睜開了眼睛朝前看去。當我看清楚來人是誰的知道,不禁微微錯愕了起來。

喊住手的人竟然是沒怎麼打過交道的賈志海,拐子李手下的第二紅人。

我驚訝的望著賈志海,結巴的顫抖道,「海,海哥……」

賈志海微*我點頭示意沒事兒。隨即,賈志海低沉著臉瞪了旁邊的張弛幾眼,出聲呵斥道,「都雞八給老子滾蛋,一個個都特么活不耐煩了是吧?」

賈志海跟我歲數差不多大,可他臉上有道刀疤,整個人看起來有些陰霾,更像是個狠人。所以張弛看到賈志海后,竟然一時間沒有說話。

那些站在旁邊圍成個圈的人,都是剛剛為了錢、為了討好張弛才動手的。現在看到小狠人賈志海,那些人飛快的四散離去了。

看到原地不動的張弛,賈志海眉頭使勁皺了皺,有些不爽的問道,「你特么還不滾是吧?」

「你,你知道我是誰么?」張弛面色冷峻,他氣的使勁哆嗦了幾下,佯裝生氣的站在原地,鼓起了胸膛。

賈志海眯著眼睛嘿嘿冷笑,「我管你是誰,我就問你,是不是不肯滾蛋?是,不是?」

張弛見賈志海唬不住賈志海,氣的臉色鐵青咬著牙說道,「我爸叫張建忠,你敢動我一個指頭,我馬上送你坐牢信不信?」

張弛說罷話,像是鼓足了勇氣,瞪了瞪眼睛盯著賈志海。

賈志海「噗嗤」一聲笑了。接著面容變色,滿眼不屑的哈哈大笑,「張建忠吶?你早說,我認識你爸1

呼……

張弛明顯鬆了口氣,以為自己老爸的名頭能夠嚇得住賈志海。可他沒有料到,僅僅在下一秒后,賈志海嗤笑著喃喃說,「我記得我小時候你爸就是個出糞的,咋樣,現在還沒改行呢?」

賈志海說罷話,氣的旁邊的張弛粉臉變黑,就像是臉上陰了天似的。

「放你個屁……」張弛緊咬牙齒罵道,「你他媽的才是出糞的。」

面對著憤怒無比的張弛,賈志海像是索然無味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尖。接著,他往前走了兩步,站在跟張馳不到半米的距離,賈志海咧開嘴笑著說,「行了,張大少。我知道你爹是衡水市二把手,可你給老子看清楚了,這他媽是正縣,你爹是觸手怪吶?我就不信還能管到這邊來,他手有那麼長么?」

說罷話,賈志海走到我眼前,沉重的盯著我嘆了口氣出聲問道,「老弟,吱一聲,還沒死吧?」

我抬起頭看著賈志海,露出滿嘴鮮血的牙齒慘笑道,「快了,你晚來五分鐘,我肯定不能站著跟你說話。」

「呵呵,沒事兒。」賈志海輕輕拍打著我肩膀。接著,他轉過身忽然摟住張弛的肩膀,聲音很小的也不知道嘀咕了兩句什麼。瞬間,我就看到張弛的臉越來越黑,眼珠子還時不時的往我這邊瞟了兩眼,差不多兩分鐘的功夫,張弛咬了咬牙,帶著人上車就走。

臨走的時候,張弛頓了頓,忍不住看向不遠處的陳靜聲音不大的問道,「靜靜,你跟不跟我走?」

我沒去看陳靜什麼表情,也沒聽到陳靜說什麼話。反正之後張弛狠狠摔打著車門,接著上車揚長而去。

盯著張弛的車尾燈,我狠狠捏緊了拳頭。

五分鐘之後,賈志海帶著我跟趙龍去了附近的一家診所包紮。索性我跟趙龍都不是很嚴重,不過趙龍的後腦勺縫合了三針,其餘的都是皮外傷。

因為剛剛走的著急,貝貝現在一直在給趙龍打電話。縫合完后的趙龍迫不及待的出去給貝貝回了一個電話。

我覺得,貝貝很有可能會跟趙龍這個傻帽在一起。

趙龍出去以後,屋裡邊就剩下了我跟賈志海。賈志海摸出煙甩給我一支,他笑了笑問我,「頭一次被人干成這樣吧?」

我嘬了口煙,抬起眼皮看著賈志海點點頭。其實,我心裡現在想的最多的就是報復,養好了傷,我跟趙龍掘地三尺也得找到張弛,整死他個王八蛋。

「呵呵,別想那些沒用的了,你聽我的。」

賈志海吸了吸鼻子,眼珠子盯著我。半響,他眯著眼看向窗外,跟我呢喃了一句,「你跟趙龍最近有點太跳了,你聽我的,別想著報仇了。你玩不過張弛,人家有錢有權,真整急眼了,花錢僱人都能弄死你還不知道怎麼死的,你信不信?」

我癟著嘴吧抽動了兩下,但始終沒有出聲。我承認賈志海說的話沒錯,我玩不過張弛,他隨便玩一晚上的錢都是趙龍拉一個月的活兒都賺不到的。

看我微微有些失落,賈志海出言相勸。說有些人出生的起跑線就比咱們這種人高百倍,你不能這麼比,要不你非得想死不可。

說罷話,賈志海抽了兩口煙,給我講了個故事。

故事是賈志海自己,從小他就沒有爸媽,一直是他奶奶拉扯他跟他妹妹長大的。期初還能供得起上學,可上了初中以後,他奶奶的身體也不太好,經常吃藥,手裡的錢也漸漸用光了,維持一個人上學都十分困難。

由於生活所迫,一向比較早熟的賈志海直接輟學出去打工跟他奶奶一塊供著自己的妹妹上學。這麼幾年滾打摸爬的堅持下來,賈志海是只要有錢賺都肯定干,哪怕是撿屎都行,但無論什麼時候,只要是有人敢欺負自己妹妹賈聰,賈志海就肯定會報復,會讓對方很慘。

講完這個故事,賈志海眼中竟然泛起一絲淚花。他訕笑著看了我兩眼問道,「說了這麼多,我就想告訴你。不管你窮不窮,活著就得有信念,我的信念就是我妹妹,那你呢劉封,你有沒有?」

「信念……」

我碎碎叨叨的念著這兩個字,可無論我怎麼想,腦海中顯出來的只有雯姐的身影。我吐了口渾濁的氣,慘笑著說,「我的信念是我姐,跟你差不多吧。」

「呵呵……」賈志海笑著揉了揉眼睛。接著他長出了口氣,眼神中閃爍著光芒咧開嘴笑著問道,「你就不好奇我今天為什麼要幫你嗎?」

賈志海說罷話,我不由得一愣。

很快,我擺著頭訕笑道,「你要不想說,我問也白問吶。」

「你是真沒勁兒。」賈志海沒好氣的白了我兩眼,聲音不大的說道,「哎,你跟趙龍不應該得罪張浩然的。」

我不假思索的問道,「怎麼了,海哥。」

說罷話,我皺了皺眉頭。看賈志海的樣子,肯定是有什麼事兒。所以,我盯著賈志海,等著他說。

賈志海抽了最後一口煙,狠狠的吐了出去,「張浩然那小子陰的很,你倆前腳得罪了他,他後腳就把你倆給擺了一道。你可能還不知道吧?現在新區鴻二爺的人正滿大街的找你吶。」

什麼!?

我不禁錯愕,吃驚的看著賈志海問道,「海哥,什麼意思?」

「還能有什麼意思。你忘了你給李爺拿下的那片幼兒園地方了是吧?」賈志海瞥了我兩眼,提醒我說,「幼兒園園長就是鴻二爺的人,關係還不淺呢。張浩然這次就是把你賣了,現在你知道為什麼鴻二爺的人滿大街找你了吧?」

賈志海說罷話,我剛想問他怎麼辦的時候。賈志海突然手機響了,接著他做出一個「噓」的噤聲動作,「別說話,是李爺。」

賈志海皺著眉頭接了電話,語氣歡快的說道,「喂,李爺。啥事兒?」

兩分鐘后,賈志海掛斷了電話,目光緊鎖著我,臉色愈來愈黑。他沉默了半響,喉嚨裡面發出咕咚一聲,有些無力的問道

「你是不是把李爺的侄子給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