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2 最終決定
小說:| 作者:| 類別:

042 最終決定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是李爺的電話……

這句話從我口中說出來以後,趙龍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半響都沒憋出來一句話。二晨就站在旁邊,說無論我們想怎麼整,都肯定跟我倆一起。

就這麼一會兒的功夫,電話都打進來三四遍了,每一遍都讓我心驚肉跳的,也不敢接電話。

趙龍深吸了口氣,趴在窗戶邊上抽了口煙咬著牙問我,「瘋子,你說句話,整不整?不整咱就跑,遲了可就完蛋了。」

「怎麼就完蛋了?」我疑惑的轉過頭盯著趙龍。

趙龍狠白了我兩眼說,「你傻啊?賈志海知道咱倆在這,這會兒拐子李正滿大街找咱們呢,你敢說賈志海不會把咱們給賣了?真被抓住,哭都來不及了。」

說罷話,趙龍緊攥著手裡的改錐。說如果不想跑,想整的話,那他肯定第一個上,都特么倆肩膀架著一個腦袋,誰比誰厲害多少?

我搖搖頭,說整是沒法整,光是拐子李手底下就有二三十個小弟,這要是加上新區的鴻二爺,估計我倆連縣城都沒出就被人給逮住了。要不然,還是跑吧,咱也不用賈志海給買的車票,自己重新買一張,往東北那邊跑。

可我這句話說完,雯姐的影子忽然出現在我心裡。就算我能跑的了,可雯姐怎麼辦,拐子李他們那種人沒有人性,真保不齊找不到我了會拿雯姐出氣。

我發過誓,現在長大了,不允許任何人欺負雯姐,我得保護她。

其實,我這想法挺可笑的。我現在連自己都保護不了,還談什麼保護雯姐。只不過,我只是在想,哪怕我保護不了雯姐,最起碼也不能連累她吧。

想到這些,我心如亂麻。就在這家診所我們三個一根接一根的抽煙,過了有十幾分鐘左右,我抬起頭,沉著臉看向趙龍說道,「龍,要不你跟二晨先走吧。我留下來,我特么就不信拐子李能把我咋樣了。」

說罷話,我心底酸酸的挺難受,也挺矛盾的。我害怕趙龍真的走了,可如果他拒絕,我又不想連累他跟二晨。

人活著,就是這麼矛盾,有時候想法也很自私。

不過,十多年的兄弟了。我心裡怎麼想,趙龍心知肚明,他嘬了兩口煙紅著眼睛瞪了我一眼,「瘋子,你這麼說就沒勁兒了,你哥我啥雞八時候干過這樣的事兒。」

哎……

我煩躁的使勁抓了抓腦袋。這時,拐子李的電話再一次給我打了過來,我盯著手機,長長的吐出一口渾濁的氣,緊緊咬著牙說道,「他特么又打過來了……」

此刻,趙龍目光渾濁的望著我眨巴了兩下,訕笑一聲說道,「接吧。哥知道你放下不雯姐,沒事兒,哥不怪你。」

「趙龍……」我眼圈泛起了紅光。

「草。」趙龍咧咧嘴笑道,「老雞八這麼整就沒意思了埃你看二晨,他說啥了不?」說罷話,趙龍轉頭看了眼一直杵在旁邊的二晨,「大晨子,你過來,我跟你說點事兒。」

趙龍走過去,伸手摟住二晨就朝著屋外走。我知道,趙龍肯定是跟二晨說我的決定去了,之所以選擇出去,也是給我一個空間,讓我心裡沒有任何包袱的打這一通電話。

沉默了幾秒鐘,我深吸了幾口氣,按下了接聽鍵。

儘管我一直在平復自己煩躁的心情,企圖讓自己靜下心來跟拐子李說話。可當電話接通的那一剎那,我的心砰砰的開始亂跳起來,本來安分下來的情緒再一次燥了起來。

我壓著口氣喊了聲,「李爺,啥事兒啊,你還親自打個電話。」

我尋思著,先裝傻,真沒準萬一給我打電話不是為了這事呢。可我想多了,我話剛說完,電話那頭的拐子李陰森森的聲音便傳了出來,「有個叫李威的,你還記得吧?」

講真的,當我聽到李威這兩個字的時候,身子明顯的都跟著顫抖了兩下。

我緊咬著牙,「嗯」了一聲。緊接著,電話那頭拐子李平淡的繼續說道,「那成。你直接過來吧,我在足療店等你,來的路上最好先想想怎麼跟我解釋。」

嘟嘟嘟……

我目光空洞的盯著自己手裡的手機。拐子李沒有威脅我,也沒有我想象中的憤怒。甚至他連拿雯姐威脅我別跑啊這種事都沒有跟我提,我吸了吸鼻子,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在我心裡,拐子李是那種城府比較深,辦事兒比較狠的人。也從來不跟你墨跡,簡單明了的跟你說清楚,如果我不去,肯定沒好結果。

我怎麼覺得,拐子李越是沒有拿雯姐威脅我,我好像就越害怕他惦記雯姐。我不相信自己有多大的面子或者本事能得到拐子李的庇護,我惹的可是他親侄子李威,要是連這點面兒都不給找回來,以後拐子李也就不用在混下去了。

依我對拐子李目前的了解和從張浩然、賈志海嘴裡聽來的事兒。如果這一次換成是張浩然,拐子李依舊是會廢了張浩然,他這種人眼裡沒有情義,除非我能給得起他利益。

但,我跟趙龍只是個狗籃子。

我緊攥著手機苦笑著搖搖頭。借著屋外淡淡的光線,我摸出來煙來叼在嘴裡,不知不覺,趙龍跟二晨走到了我身邊。

都這個時候了,趙龍還嬉皮笑臉的用手摟住我的肩膀,使勁把頭往外伸,「瞅啥呢你,看見嫦娥了?」

「嫦娥你大爺……」我苦笑著雷了趙龍一拳。

十分鐘以後,二晨開車載著我跟趙龍。一路上我們誰都沒有說話,只有趙龍一直在低著頭聊天,像是最後再跟貝貝告別似的。

臨到足療店的時候,趙龍終於收起了手機,仰頭大吼一聲,「特么的老子十八年後又一條好漢1

趙龍這句話讓我心裡狠狠難受了一下。如果不是擔心雯姐受到連累,或許現在我跟趙龍早都跑遠了吧。

停好了車,二晨憂心仲仲的轉頭看向我,「瘋子,到了。」

我抬起頭,外面的足療店燈火通明。門口還停著幾輛路虎車,看到這幾輛車我不禁皺了皺眉頭,在我的記憶中這些車應該不是拐子李的。

「這幾個路虎,是咱們縣的不?」我緊張的看了眼趙龍。

趙龍扒開車門往外瞅了一眼車牌,頓時猛的吸了口冷氣,臉色大變的說道,「這特么是新區鴻二爺的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