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3 給我侄子跪下
小說:| 作者:| 類別:

043 給我侄子跪下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嘶……」

新區鴻二爺的車出現在拐子李的足療店絕非是偶然。我猛吸了口氣,一顆不安分的心再次開始猛跳起來。說句實在的,沒有人不怕死不怕廢,我也一樣,此時此刻我的兩腿就跟灌滿鉛似的,沉重的一步都不敢往前邁。

二晨熄了火,鎖好車門和窗戶。他轉過身子緊張的問道,「瘋子,龍哥。要不,我帶你倆跑吧?」

跑?哪有那麼簡單,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廟的道理我還是懂的,跟一幫沒有人性的傢伙玩心眼,我能被玩死。

從未經歷過這樣的事,我緊張的渾身發抖,嘴唇都跟著哆嗦了幾下。不要覺得我膽小,這種事擱誰身上估計也得嚇壞了,裡面的人可不是跟你玩,被逮住了,後果一定好不到哪去。

趙龍臉色略顯蒼白,有種從未有過的清醒。他從車上摸出來兩把改錐,伸手遞給我一把,讓我拿著藏在身上。而我卻苦笑著搖搖頭,說現在拿這個玩意已經沒啥意義了,這不是跟別人干仗那把改錐嚇唬嚇唬人就好使,既然鴻二爺跟拐子李能聚到一起,我覺得肯定是達成了什麼協議。

至於怎麼協商的我不清楚,或許是一人拿我半條命吧。

一時半會我腿軟的根本不敢下車,儘管是我來之前已經想好了、決定了。無論他們把我怎麼樣都行,只要不霍霍雯姐,我感謝他們八輩祖宗。

一根接一根的抽煙,二晨也不敢開窗戶,生怕被足療店的人給看到把我們拽下去。幾分鐘后,車裡已經待不下去了,到處都是煙味兒,我們三個一個勁的咳嗽、熏得都流著眼淚,可我還是大口大口的抽著最後一支煙。

或許只有抽煙才能舒緩我心中緊張的情緒。

最終,煙抽完了,時間也過去了半個小時。

我率先第一個打開車門,接著是趙龍、二晨。看到二晨也跟著下車,我哆嗦了幾下低聲吼道問道,「你特么跟著下來幹啥?」

二晨微微一愣,可隨即他苦苦一笑說,「瘋子。從上學我就跟著趙龍一塊瞎混,勉強也算是兄弟了吧?你倆啥脾氣我都知道,不是那種虛頭巴腦的人,我樂意跟著你倆玩,願意融到你倆的小圈子裡。既然都是兄弟了,有啥事也一塊扛著吧,甭管今晚咱哥仨能不能完整的出來,我是沒所謂,孤家寡人一個。」

說罷話,二晨硬生生從趙龍兜里摸出來一把改錐藏在了自己衣服裡面。他傻呵呵的笑著,「沒事兒龍哥,要整我陪你一起,非得把他們都特么扎漏氣了。」

趙龍撇撇嘴巴,歪著脖子看了二晨兩眼,接著他點點頭,消沉的呢喃一句,「行吶,患難見真情,沒毛病老鐵,你這兄弟我認了。」

我擱在旁邊瞅著趙龍跟二晨熱巴巴的聊著。忽然間,我想到了吳昱樺,跟他也認識這麼些年了,兄弟談不上,自從上次那事兒以後,勉強也算是個朋友。

我琢磨了下,趕忙攔住了剛打算進門的趙龍跟二晨。我吸了吸鼻子,有種破罐子破摔的意思,「等會兒,我先給吳昱樺打個電話,沒準今晚咱能完整的出來。」

接著,我把我的想法跟趙龍和二晨說了一遍。倆人聽后,率先是二晨問了句,吳昱樺能答應不?接著是趙龍,說咱們都特么要廢了,以後啥也給不了吳昱樺,人家憑啥幫咱,估計也不樂意吧,畢竟有了上次那件事,差點把他工作都給整沒了。

確實,我也不敢保證吳昱樺百分百幫忙。不過我覺得既然都已經這樣了,倒不如試試。萬一,我說萬一有戲的話,咱們肯定會欠他一份人情,以後想辦法還給他就行了。

別看我歲數小,我也知道,這年頭就數人情不好還。

我都這麼說了,趙龍也沒在反駁。我掏出來手機直接給吳昱樺打了過去,很快那邊接了,我也沒客套,就問吳昱樺放不方便說話。

電話那頭沉默了幾秒后,吳昱樺聲音不大的說道,「什麼事兒,說吧。我今晚值班。」

我頓了頓,換了一副低微點的口氣,「一會兒得請你幫個忙了,你放心。只要計劃順利我們仨能完整的出來,就當是我欠你份人情……」

說罷話,我跟吳昱樺講了一下我的計劃。

我本以為吳昱樺會直接同意或者拒絕。可沒成想,吳昱樺淡淡的說道,「我考慮下吧。」

這句話把我聽得是一愣,整的我心裡沒底了。如果吳昱樺不同意幫忙,我也就不抱什麼希望了,可他卻告訴我考慮一下,我特么咬死他的心都有了。

掛斷了電話,我深吸了兩口氣抬頭看了眼足療店門頭上的幾個閃爍著霓虹燈的大字,接著我走在前面,我們三個進了電梯,去三樓。

在電梯中的時候,我連大氣也不敢出。每上一層,我的心都跟著撲騰,一直等到電梯在三樓停了,我的心就像是卡在了嗓子眼似的,隨時都特么能掉出來。

「叮……」

電梯的門開了,我深吸了口氣,顫抖著邁開腿走了出去。出了電梯門的瞬間,我感到一股涼意,這時我才發現自己的衣服已經濕了,不只是我,就連趙龍跟二晨都滿頭大汗,後背濕漉漉的。

我們三個從電梯出來,立刻被拐子李的人給注意到了。他們拿著對講機說了兩句話,接著朝我走來。我善意的朝那人笑了笑,儘管我自己都能感覺的到自己的笑容是那麼的不自然。

那人是張浩然的小弟,他滿臉冷意的瞥了我兩眼,指著拐子李的辦公室冷冷的說道,「怎麼才特么來,我以為你嚇尿褲子了呢。」

「草泥馬,跟誰倆呢?」趙龍立刻瞪著眼珠子怒罵道,但我看他已經是強弩之末,一點平時的霸氣都沒了。

趙龍瞪眼的瞬間,二晨的手下意識摸進了褲兜,隨時都準備掏出來改錐幫這個馬仔改善一下身體的排風系統。

馬仔平時也就是張浩然的一條狗,也沒啥本事。趙龍這麼一瞪眼,他也老實了,半句話都沒再說。

我們三個走到拐子李的辦公室門口。透過門縫,我看到拐子李正坐在他的位置上,手裡把玩著他的那條菩提。旁邊坐著一個看起來怎麼也得有二百來斤的胖子,長的賊拉白,只不過半邊臉上紋著一尊鬼面,青面獠牙,兇殘血腥的紋身。

尤其是咧嘴笑起來的時候,臉上的鬼面都隨之張開了血盆大口,兇殘滲人。

看到這一幕,我不禁打了個哆嗦。難道眼前的這個人,就是新區的鴻二爺嗎。

我喉嚨里發出咕咚一聲,我不爭氣的咽了口唾液。可能是太緊張了,汗水流進了眼睛我都沒注意到。這時,我鼓足了勇氣敲了兩下門,顫抖著叫了聲,「李爺……」

拐子李沉著臉,聲音夾雜著一絲怒氣,「滾進來吧。」

得到了拐子李的允許,我這才推開門輕輕走了進去,我身後趙龍、二晨也依次進門。可就在我們三個剛走進門的瞬間,站在旁邊的張浩然拎起來酒瓶就朝我臉上甩了過來,嘴裡啵啵的罵道,「狗幾把籃子,聽不懂話是吧?讓特么你們滾著進來1

我沒敢躲,也沒力氣藕迫凰Τ隼吹鈉孔余氐囊簧,在我腦袋上碎開了。

鮮血,一股熱乎乎的液體順著我額頭往下流。一直都在我身後的趙龍蹭的一下就火了,摸出來改錐就要動手。我咬著牙,強忍著疼痛拉住了趙龍,我低聲顫抖的說道,「哥。別,別動手……」

「瘋子1趙龍眼圈泛紅的望著我,他滿眼不忍的低聲罵道,「我操他嗎的……」

我知道,趙龍是心疼我。可現在不是發火的時候,如果敢在這動手,可能趙龍今天就慘了,至於什麼程度,我不清楚。

拉住了趙龍沒讓他動手,我使勁咬著牙甩了甩腦袋。我眼前一片模糊,看什麼東西都朦朧的一片,腦袋裡面嗡嗡的響著,也不知道是不是耳鳴。

隱約間,我看到拐子李臉色陰沉著臉,指了指不遠處的李威,沖我淡淡的說道:

「來,先給我侄子跪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