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044 都給老子住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044 都給老子住手

小說:我曾混過的日子| 作者:俗人袈裟| 類別:其他小說

不遠處的李威滿臉得意的盯著我,嘴角慢慢揚起,勾勒出一絲傲人的微笑,「我早說過,你們玩不過我的。怎麼滴,現在信了吧?」

不錯,論背景我跟趙龍肯定玩不過李威。可要是論狠勁,我特么能甩他三條街。我緊咬著牙,半倚半靠的側著身子被趙龍扶著。我使勁甩著腦袋,盡量讓自己保持清醒。

「李爺,我們錯了。我真不知道李威是你侄子,你就把我們當成個屁給放了吧。」我氣餒的垂下頭低聲說道,目光壓根都沒看抬頭去看拐子李。

拐子李沒有說話,我這句話說完之後。李威回頭跟其他人要了根棒子,他用棒子頂著我的腦袋囂張的罵著,「草泥馬,你聽不懂話是吧?讓特么你跪下1

「跪你媽……」趙龍咬牙切齒的在我身後忍不住怒罵,一張臉氣的發黑。我靠在他身上直覺的他在顫抖。

趙龍的聲音不大,可距離我只有一米遠的李威卻是聽得清清楚楚。他狠狠的瞪了眼趙龍,手裡的棒子唰的一聲從我耳邊甩出一道風。接著就聽見趙龍「氨的慘叫一聲,李威手裡的棒子已經狠狠砸在了趙龍的耳朵和側臉上。

一瞬間,趙龍的耳朵通紅。側面的臉上霎時間露出來一道棒子砸過的血櫻就看到趙龍劇烈的顫抖著雙手,眼珠子血紅到隨時都能噴出火來似的。

「龍哥,別說了。」二晨從身邊拉拽住趙龍,一直將趙龍推到自己的身後。

李威這會兒也來勁了,估計是當著拐子李的面好耍耍威風。他拎著棒子,怒目切齒的指著二晨吼道,「滾開1

二晨一動不動,著臉護在趙龍身前。

李威見二晨不為所動,頓時勃然大怒,很明顯他的威懾力不夠。我們三個就沒有一個人會怕他的,所以他這才氣急敗壞的拎著棒子狠狠往二晨身上猛砸了幾下。

二晨也夠硬,沒給趙龍丟人,愣是一聲不吭。

突然,坐在最裡面的拐子李制止道,「夠了1

李威一頭霧水的轉過頭看了眼拐子李,「李叔?」

拐子李輕輕擺擺手,示意李威退到旁邊去。接著他風輕雲淡的撇了我們三個一眼。而後將目光看向一直沒有吭聲的鬼面大漢,拐子李臉上掛滿著謙和的微笑,「鬼哥,事情能不能讓步?我直接把人給你帶來了。」

說罷話,拐子李一直就盯著鬼面大漢,似乎對方的一舉一動能夠影響到拐子李的情緒似的。

鬼面大漢端起茶杯,輕輕喝了口茶,眼神上下飄了兩下。接著,鬼面大漢有些不滿的說道,「拐三,你敢不敢讓我問這個幾個孩子兩個問題?」

鬼面大漢突然提出這要求,拐子李竟然有些自顧不暇的哆嗦了兩下。他打著馬虎眼,說沒什麼好問的,這樣吧,鬼哥你回去跟鴻二爺說一聲,我讓出來工程一半的款項,這總行吧?

雖然我不知道拐子李跟這個鬼面大漢在聊些什麼,可從拐子李的態度來看。他肯定對鬼面大漢忌憚三分,而且,鬼面大漢竟然像是鴻二爺手下的人,這要是鴻二爺本人來了,不得嚇死拐子李。

忽然間,我懂了。拐子李跟鴻二爺壓根不在一個層次上,拐子李最大的產業也就是有幾家足療店。可新區的鴻二爺,可是有一片汽車園,其中有二十多家4S店,各大品牌的車都有,一年的收入不知道超過拐子李多少倍。

一時間,誰更勝一籌,我一目了然。

如果我能抱緊鬼面大漢的大腿,興許我今天不會被拐子李整死在這裡。想到這些,我緊緊咬著牙猛的抬起頭看向了鬼面大漢,「大哥,我有話跟你說……」

「哦?」鬼面大漢不禁有些意外的看向了我。他指了指自己的鼻子,獰笑道,「你確定是跟我說?」

我執著的點點頭,緊咬牙關說道,「大哥,我確定。」

「呵呵。」鬼面大漢意味深長的看了我兩眼,自言自語道,「有點意思。」

說罷話,鬼面大漢還故意看了眼旁邊的拐子李。我這會兒也抬頭看了眼拐子李,這是我今天第一次抬頭看他。

果然,跟我猜測的相似。拐子李滿頭大汗,他的一雙眼盯向我的時候充滿著連綿不絕的恨意,恨不得一把掐死我。

鬼面大漢也屬實不給拐子李台階下,他笑吟吟的點頭,說今天就聽一聽我有什麼話跟他說。說罷話,他走下來,蹲在我身前。

我剛要說話,鬼面大漢笑吟吟的指著我說道,「小夥子,我先跟你講好哈。別給我打什麼小算盤,你心裡那點小九九我都懂,你要是還覺得有必要跟我說,那你自己考慮好後果。路都是自己走出來的,是生是死各安天命,懂不懂?」

很明顯,鬼面大漢是明擺著告訴我,無論我說與不說,他都不會把我從拐子李這裡保下來。如果我說了,惹怒了拐子李,很可能後果會更慘。

我獰笑一聲,心說如果我不說出來,後果就一定會很好嗎。

這個社會沒人跟你講情分,就像是之前的趙德生。我當初跟趙龍一塊去找他的時候,就已經抱著魚死網破的想法了,我這種人最不怕的就是吃虧,可就算是死,我也得拉你一塊下水。

可能就是天生的擰,我深知胳膊擰不過大腿,即便是我整不死拐子李,也得噁心噁心他,讓他知道知道,打死一隻蒼蠅很容易,可不被蒼蠅屍體噁心到卻很難。

於是,我毫不猶豫的把手機掏出來,翻出來我偷偷錄音的那一段放給了鬼面大漢聽。

錄音很清晰,拐子李讓我抓緊時間搞定幼兒園那片地方,不擇手段。說白了,我只是想讓鬼面大漢清楚,幼兒園的地方,是拐子李蓄謀已久的。

不過,憑藉鬼面大漢的手段,我不相信他不清楚。或許是為了不撕破臉吧。

聽完錄音后,鬼面大漢並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變化。他意味深長的看了我一眼,用只有我們兩個才能聽到的話說道,「小夥子,你今天要能不折,以後的走這條路指定比他遠」鬼面大漢瞟了兩眼拐子李。

此刻,拐子李的一張臉已經陰沉無比。我相信他如果不是礙於鬼面大漢在這,肯定早把我挫骨揚灰了。

只不過,剛剛鬼面大漢的一番話,說的我是心跳加速。我從來沒有想過要混這條路,即便是之前給拐子李辦事,也只不過是委曲求全,為了拿到趙德生的犯罪證據。

我深呼了口氣,咬著牙看向鬼面大漢,懇求道,「大哥,你把我們帶走吧……」

我說罷話,露出乞求般的眼神,乞求鬼面大漢能把我們三個帶走。

鬼面大漢盯著我,搖了搖頭撂下一句「你不該給我聽這段錄音的。」說罷話,他徑直走回了自己的位置,連看都沒在看我一眼。

見鬼面大漢一句話沒說,也沒什麼情緒變化。拐子李緊繃的一張臉終於才舒開了。他鷹瞵鶚視的盯著我看了幾秒鐘,隨即也沒再理我。

五分鐘后,鬼面大漢跟拐子李談妥了事宜。等到鬼面大漢前腳走,拐子李後腳憤憤不安的從茶几下面抽出一把一米多長的*遞給李威,「操他嗎的小雞八崽子,給我把他手剁了1

李威接過*,眼皮猛跳了幾下沖著我走過來。我哆嗦了幾下,下意識往後退,趙龍跟二晨紛紛擋在我身子前邊,我們三個互相依靠著,我甚至能夠感覺的出來我們三個一起在顫抖。

說句實在的,這一刻我後悔了。我覺得自己特別傻逼,真不應該把錄音拿給鬼面大漢聽,我特么還覺得他能保下我的,真是太天真,太可笑了。

李威猛吸了兩口氣,他眼含凌厲,目光陰沉的拎著*一步步走向我。同一時間,張浩然還得意洋洋的派人過來分別拽開我們三個。

我們三個分別被人按死在地上,趙龍瘋了似的嘶吼、咆哮。一雙眼睛都快瞪出來了,滿嘴的髒話、草著拐子李的全家老校

我心灰意冷,絕望的看了眼一直站在門口邊上的賈志海。他面無表情的望著我,似乎他也後悔了,不該為了我得罪張弛那些人。

此時,李威已經拎著刀站在了我身前。他額頭布滿了汗水,滴落在我的臉上。

我哆嗦著、咬著牙、蒼白著一張臉閉上了眼睛。甚至,我現在已經感覺這雙手不是我的了,就好像已經被剁掉似的。

這一刻,沒有人能承受的了。我的心理防線早已經坍塌,我望著趙龍,他放棄了反抗,在最後的絕望關頭,他淚流滿臉咬破了嘴唇的望著我發出一絲沙啞的聲音,「瘋子……」

突然,就在趙龍話音剛落的瞬間。門外悄無聲息的走進來一個人,來人進門後用一種無法抗拒、藐視天下卻又平淡的口氣說道:

「都給老子住手1